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正法念处经卷第六十四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身念处品第七之一
尔时世尊游王舍城。在那罗帝婆罗门聚落。告诸比丘。我今为汝说身念处。初善中善后善。善义善味。纯备具足。清净梵行。所谓身念处法门。汝今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诸比丘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告诸比丘云何名为身念处法门。所谓内身循身观。比丘观已。则不住于魔之境界。能舍烦恼。如实观身。既得知见证如是法。我说是人。涅槃所摄。如是比丘。实见身已。不为诸恶之所乱也。能断眼耳鼻舌身意。内染及外色声香味触法。如是循身观。能到涅槃。如是比丘。眼虽见色。不生分别。不起染欲欢喜之心。如实观身。此身唯有发毛爪齿。薄皮脂血。筋肉骨髓。生藏熟藏。黄白痰癊。冷热风病。大肠小肠。屎尿不净。肝胆肠胃。脂髓精血。涕唾目泪。头顶髑髅。如是观身。随顺系念。若如是念。则不著色声香味触外境界也。初观眼色。如实见眼。但是肉抟。四大所成。云何行者。如实观眼观于眼根。此肉坚分。内有觉法。是名眼根肉抟内地界也。复观眼根肉抟之中。内有觉法。目泪湿等。是名眼根肉抟之中内水界也。复观眼根。肉搏之中。内有觉法。有暖有热。是名眼根肉搏之中内火界也。复观眼根。肉抟之中。内风轻动。是名眼根肉抟之中内风界也。于内风界。如实观察。耳鼻舌身。随顺观察。亦复如是。如是观已。于可爱色不生乐著。不为爱境之所破坏。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如此身者。念念生灭。生老病死。此身如幻。空无所有。无实无坚。如水泡沫。众苦集处。众苦所依。众苦之藏。如是身中无有少乐。一切皆苦。一切无常。一切破坏。衰变之法。磨灭不净。复次修行者。观身循身观。如是身者。孰为其本。云何顺行。谁为救护。云何而住是比丘如实观察。复作是念。如是身者。以业为本。由业顺行。业为能救。若集善业。生天人中。恶业相应。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如是身者。不净不坚。无常不住。如是比丘。如实观身。于爱欲中不复生念。

复次修行者。如实观眼。如阎浮提人所有眼根。有虚空处。得见色像。余方所见如是不耶。若诸弟子或闻我所说或以天眼智慧观察。阎浮提人见色之时。有眼有色。有明有空无碍有意念心。五因缘故。而得见色。郁单越人。则不如是。设无空处。亦得见色。犹如鱼等水中见色。郁单越人。于山障外彻见无碍。亦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耳之所闻。爱不爱声。近则了了。远则不了。大远不闻。郁单越人。则不如是。是比丘如实观于郁单越人。耳之所闻。若近若远。若大若小。若爱不爱。以报胜故。而皆能闻。譬如日光。近远粗细。若净不净。光明悉照。郁单越人。所闻音声。亦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鼻根所闻。郁单越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郁单越人。以报胜故。但闻众香。不闻臭气。譬如水乳同置一器。鹅王饮之。但饮乳汁。其水犹存。郁单越人。亦复如是。但闻众香。不闻臭气。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舌所得味。郁单越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阎浮提人上中下食。郁单越人。则不如是。郁单越人。无我所心。常自行善。自然粳米。其食一味。阎浮提人。则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种种色身。郁单越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阎浮提人种种色身。郁单越人。则不如是。以善业故。纯一色身。道等身等。其色犹如阎浮檀金。其身圆直。柔软端正。其报不比阎浮提人。阎浮提人。无量种业。其行不同。是故则有无量种身无量种色。如是比丘。于二天下人世界中。随顺观已。次观第三弗婆提国。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所有诸入。与弗婆提人诸入所见。为同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于黑闇中。亦见众色。如阎浮提中猫虎兕马角鸱之属。无光明处能见众色。弗婆提人。亦复如是。于夜闇中如眼境界。能见一切粗细众色。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阎浮提人。如前所说。如阎浮提人所闻之音。弗婆提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闻怖畏声。耳识所缘。尽一箭道。以福德故。不闻远处怖畏之声。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已。观三天下众生住处。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鼻识所缘。弗婆提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昼所闻香。鼻识嗅已。夜亦如是。以报胜故。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舌识知味。如是弗婆提人。所得之味。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一食赊卢迦。三日不饥。弗婆提人。乃至命终。身无病恼。以法胜故。若临命终。遇病五日。尔乃命终。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身之形相。弗婆提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其身圆满。如尼俱陀树。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于三天下如实观已。观于第四瞿陀尼人所住之处。云何瞿陀尼人缘身境界。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眼识所缘。山壁无碍。如于颇梨琉璃之中见众色像。瞿陀尼人。亦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中。郁单越中。弗婆提中。三天下人。闻声差别。瞿陀尼人耳识缘声。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眼识闻声。如阎浮提中蛇虺之类。眼中闻声。瞿陀尼人。亦复如是。如隔障碍。闻众音声。见众色像。亦复如是。以法胜故。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弗婆提人。鼻识缘香。瞿陀尼人。如是不耶。瞿陀尼人嗅香法异。眼等别缘。云何瞿陀尼人。鼻识缘香。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若眼见色。即亦知香。若眼不见。亦闻其香。以法胜故。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瞿陀尼人。舌识缘味。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食于稗子。饮于牛味。如阎浮提人饮甘[这-言+蔗]酒。蒲桃之酒。瞿陀尼人。饮牛五味。能令惛醉。亦复如是。瞿陀尼人。食于稗子。如阎浮提人食粳粮饭。充足饱满。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瞿陀尼人身之量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其身长短。半多罗树。如业相似。自业色身。

复次修行者。思惟观察四天下中。何等住处。性等相似。意等相似。行等相似。互对观察。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下众生心意。无有一人心意相似。无有一人行等相似。无有一人身等相似。一切无有一人相似。是名比丘随顺观身。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四天下人。颇有一人无业无因。来生不耶。无业藏耶。无业流转耶。颇有不行习欲法耶。如是比丘。不见一人无业藏者。无有一人无业而生。无有一人无业流转。无有一人不习欲法。随所作业。或善或不善。随业受报。无有一人不为怨亲中人所摄。是名修行者随顺观身。

复次随顺观身。云何集业而得天身。云何天中受五欲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诸众生。生四天王天处。受天五欲。眼视美色。不知厌足。或细或粗。自以天眼。见万由旬。若化神通。能见无量百千由旬。如是修行者。观天无量善业势力。四天王天。所见色貌。皆悉可爱。心生爱乐。不见恶色。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四天王天。耳闻音声。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王天。若闻天声。甚可爱乐。若以报耳。闻三千由旬。若化神通。则能闻于二万由旬。所闻音声。皆可爱乐。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四天王天。鼻闻香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王天自报鼻根。闻于众香二百由旬。若化神通。闻于百千由旬之香。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四天王天舌根充满。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王天。舌根无厌。亦无不爱。如业所得。以善业故。于味不厌。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诸天身耶。若粗若细。若速疾行。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诸天身。有大势力。神通微细。于一手中。置五百天。在手而住。各令诸天身不妨碍。亦不迫隘。譬如一室燃五百灯。其灯光明。不相逼迫。诸天手中。置五百天。亦复如是。不迮不妨。

复次诸天。若化大身。无量由旬。若好若丑。若有见者。或怖不怖。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速行天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速行天。一眴目顷。能行无量百千由旬。还至本处。随天忆念所往之处。无所障碍。若有所欲。皆悉具足。无能夺者。于一切处所得之物。皆悉自在。于他无畏。无能为碍。天境界乐。念念增长。以善业故。受五欲乐。是名行者随顺观身。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三十三天身耶。云何缘于境界受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三十三天。如四天王天受境界乐。三十三天受于爱色声香味触。胜四天王天。足一千倍。何以故。三十三天。所作之业。胜爱大力可爱乐故。胜于四天王天所作业故。以三十三天所作业胜。是故四天王天。不及上天。如是三十三天。所受乐胜。不可具说。是名修行者随顺观身。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地狱。地狱众生所受之身。谓活地狱。黑绳地狱。大合地狱。叫唤地狱。大叫唤地狱。焦热地狱。大焦热地狱。阿鼻地狱。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诸众生所作之业。不可爱业。不喜乐业。不善之业。谓三种业。于身口意。造集业故。堕地狱中。集恶业故。受地狱苦。于地狱中。受诸剧苦。乃至恶业不尽。终不得脱。是名修行者随顺身观。

复次修行者。作是思惟。作何等业。堕于地狱。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此众生。习近杀害。乐习增长。以是因缘。堕活地狱。又见众生。习近杀生偷盗。喜乐习近。增长斯恶。以此因缘。堕黑绳地狱。又见众生。习近杀生偷盗邪淫。习近喜乐。增长斯恶。以是因缘。堕众合地狱。又见众生。习近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习近喜乐。增长斯恶。以是因缘。堕叫唤地狱。又见众生。杀生偷盗邪淫妄语。劝人饮酒。以是因缘。堕大叫唤地狱。又见众生。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邪见。以是因缘。堕焦热地狱。又见众生。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以酒饮人。邪见不信。或破比丘比丘尼戒。以是因缘。堕大焦热地狱。又见众生。作五逆业。五种恶业。以是因缘。堕阿鼻地狱。云何五逆。若有众生。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若以恶心出佛身血。如是五种大恶业故。堕阿鼻地狱。思惟如是地狱业报。于诸众生。起悲愍心。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众生堕饿鬼道。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无量饿鬼。以悭嫉故。堕饿鬼中。在于地下五百由旬。无量饿鬼。恶食无食。或食不净。互相食啖。饥渴所逼。受大苦恼。上雨大火。以烧其身。此诸饿鬼。随恶业故。受如是苦。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畜生道。彼见无量种种畜生。略说三处。一者水行。所谓鱼等。二者陆行。所谓象马牛羊獐鹿猪等。三者空行。所谓无量众飞鸟等。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于畜生。有几种生。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诸畜生。有四种生。何等为四。一者胎生。所谓象马水牛牛羊之类。二者卵生。所谓蛇蚖鹅鸭鸡雉种种众鸟。三者湿生。蚤虱蚊子之类。四者化生。如长面龙等。是修行者。如实观畜生已。若天若人。若地狱饿鬼畜生。不见一处不为恩爱别离所恼。一切众生。轮转生死。或作怨家。或为亲友。无有一处不生不灭。如是比丘。于生死处不生爱心。如是心不喜乐。如是厌离不随。如是破坏。如是灭法。不可久住。一切众生众苦之处。是故比丘生死之中。多苦少味。无常破坏。当应厌离。厌离生死便得解脱。如是那罗帝婆罗门聚落比丘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内身。于此身中。分分不净。如实见身。念念思惟。从头至足。循身观察。是修行者。初观头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头髑髅。以为四分。于头骨内。自有虫行。名曰脑行。游行骨内。生于脑中。或行或住。常食此脑。于髑髅中。复有诸虫。住髑髅中。若行若食。还食髑髅。复有发虫。住于骨外。食于毛根。以虫嗔故。令发堕落。复有耳虫。住在耳中。食耳中肉。以虫嗔故。令人耳痛。或令耳聋。复有鼻虫。住在鼻中。食鼻中肉。以虫嗔故。能令其人饮食不美。脑涎流下。虫食脑涎是故令人饮食不美。复有脂虫。生在脂中。住于脂中。常食人脂。以虫嗔故。令人头痛。复有续虫。生于节间。有名身虫。住在交牙。以虫嗔故。令人脉痛。犹如针刺。复有诸虫。名曰食涎。住舌根中。以虫嗔故。令人口燥。复有诸虫。名牙根虫。住于牙根。以虫嗔故。令人牙疼。是名内修行者循身身观。是十种虫。住于头中。

复次修行者。观身循身。观头肉中。有几骨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髑髅骨。头有四分。额骨颊骨。合有三分。鼻骨一分。交牙二骨。颐有一骨。牙齿合有三十二骨。齿根亦尔。咽喉二骨。如是项中。有十五骨。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云何头肉。以食增长。和合有觉。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于头肉。则有四分。两颊二分。咽喉及舌肉段一分。上下两唇。及其两耳。皮肉四分。其舌根者。名为脉肉。贪嗜上膳乐于六味。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有何等虫。住在何处。作何等业。或病或安。彼以闻慧。或以天眼。初观咽喉。咽喉有虫。名曰食涎。咀嚼食时。犹如呕吐。唌唾和杂。欲咽之时。与脑涎合。喉中涎虫。共食此食。以自活命。若虫增长。令人嗽病。若多食腻。或多食甜。或食重食。或食醋食。或食冷食。虫则增长。令人咽喉生于疾病。观涎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唾虫。能消诸唾。或能为病。或令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消唾虫。住咽喉中。若人不食。如上腻等。虫则安隐。能消于唾。于十脉中。流出美味。安隐受乐。若人多唾。虫则得病。以虫病故。则吐冷沫。吐冷沫故。胸中成病。观唾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吐虫。云何令人安隐疾病。住在何处。食何等食。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于吐虫住人身中。住于十脉流注之处。若人食时。如是之虫。从十脉中。踊身上行。至咽喉中。即令人吐。令人生于五种呕吐。何等为五。一者风吐。二者阴吐。三者唾吐。四者杂吐。五者蝇吐。若虫安隐。食则调顺。入于腹中。云何吐虫。生于风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食轻冷。若无腻食。则发风病。令人大小便利难通。眼不能睡。风入咽喉风动吐虫。以此过故。是名风吐。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吐虫令人吐阴。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人食辛。碱热和合。令人发热。恼于吐虫。从其住处动而上行。令人吐阴。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吐虫。令人吐唾。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人食于甜冷重食腻滑之食。或食已睡眠。令唾增长。唾增长故。唾虫增长。为咽喉病。令身沉重。则有冷唾。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吐虫。生于杂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食轻冷无腻之食。辛酢碱食滑冷重腻。能令吐虫行咽喉中。以是三过。能令人吐。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蝇吐。令人呕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蝇食不净故。蝇入咽喉。令吐虫动。则便大吐。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醉味虫。行于舌端。乃至命脉。于其中间。或行或住。微细无足。若食美食。虫则惛醉增长。若食不美。虫则萎弱。此虫食时。如蜂食花。微细甜味。以用作蜜。嗜味虫食。亦复如是。然其所食。虽复微细。亦得充足。若虫得味。我亦如是。得此食味。若虫忆食。我亦忆食。若我不食。如是醉虫。则亦病苦。不得安隐。观醉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观放逸虫。云何此虫为我病恼。或作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放逸虫。住于顶上。若至脑门。令人疾病。若至顶上。令人生疮。若至咽喉。犹如蚁子。满咽喉中。若住本处。病则不生。是名观于放逸之虫。观放逸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贪嗜六味之虫。云何病恼。云何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六味虫所贪嗜者。我亦贪嗜。随此味虫所不嗜者。我亦不便。若得热病。虫亦先得。如是热病。以是过故。令于病人所食不美。无有食味。观味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抒气虫。住于顶下。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抒气虫。以嗔恚故。食脑作孔。或咽喉痛。或咽喉塞。咽喉风噎。生于死苦。此抒气虫。共咽喉中一切诸虫。皆悉撩乱。生诸病恼。此抒气虫。常为唾覆。其虫短小。有面有足。观抒气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憎味虫。住于头下咽喉根中。云何此虫为我病恼。或作安隐。彼见此虫。憎嫉诸味。唯嗜一味。或嗜甜味。憎于余味。或嗜酢味。憎于余味。或嗜辛味。憎于余味。或嗜碱味。憎于余味。或嗜苦味。憎于余味。或嗜醈味。憎于余味。随所憎味。我亦憎之。随虫所嗜。我亦嗜之。舌端有脉。随顺于味。令舌干燥。以虫嗔故。令舌[病-丙+习][病-丙+习]而肿。或令咽喉即得嗽病。若不嗔恚。咽喉则无如上诸病。观憎味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见嗜睡虫。其形微细。状如牖尘。住一切脉。流行趣味。住骨髓内。或住肉内。或髑髅内。或在颊内。或齿骨内。或咽骨中。或在耳中。或在眼中。或在鼻中。或在须发。此嗜睡虫。风吹流转。若此虫病。若虫疲极。住于心中。心如莲花。昼则开张。无日光故。夜则还合。心亦如是。虫住其中。多取境界。诸根疲极。虫则睡眠。虫睡眠故。人亦睡眠。一切众生。悉有睡眠。若此睡虫。昼日疲极。人亦睡眠。观睡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见有肿虫行于身中。或住头中。或住项中。行于血中。或行脂中。其身微细。随饮血处。则有肿起[病-丙+习][病-丙+习]而疼。或在面上。或在项上。或在咽喉。或在脑门。或在余处。所在之处。能令生肿。若住筋中。则无病苦。观肿虫已。如实知身。如是那罗帝婆罗门长者聚落比丘修行者。观虫种类。从于头中。舌耳脑门。毛孔发中。皮肉骨血筋脉之中。如实观之。既观察已。于舌味中。生厌离心。于后生处。不复爱味。于无量无边由旬爱缚味海。能生厌离。以厌离故。不为食爱之所乱恼。不复亲近豪贵长者。离于多欲。于食知足。取得支身。以是义故。不嫉他人。得供养利。不乐多言。不乐住寺。不起身慢。不生色慢。不恃衣服而生憍慢。不恃袈裟钵盂而生憍慢。不恃弟子而生憍慢。不恃聚落而生憍慢。不恃亲里而生憍慢。独一无贪。远离尘垢。住寂静处。近于涅槃。若贪嗜美味。没于味海。为魔所摄。去涅槃远。是修行者。观诸虫已。于味厌离。不贪饮食。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如实观于脊骨。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脊有四十五骨胸十四骨。左右胁肋各十二骨。节亦如是。胞骨亦然。如是分别。观骨节已。复观从肩至髋。几分肉脔。如是左右。各十二脔。作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有几许筋。连缀系缚。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左右胁。除于皮肉。一百细筋。以为缠缚。观筋缠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此身。从膊至髋。有几许脂。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自见己身。以食因缘。脂则增长。以食因缘。令脂损减。极羸瘦人。摩伽陀等。有五两脂。既观察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我此身。有几许水。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自见身中。有十掬水。从毛孔出。名之为汗。于诸根中。眼则出泪。名为湿界。以食因缘。脂血增长。观身水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其身中。几许粪秽。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有七掬屎。有六掬唾。作此观已。如实知身。

复有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我身中。几许痰癊及尿。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五掬黄癊。尿有四掬。除其病时。或增或减。如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我身中几许脂髓。不净秽精。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十二掬脂。髓有一掬。精有一掬。如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其身中有几许风。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身空处有三掬风。如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其身中几脉常流。饮食消化。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有十三脉。若脉流注。令身肥悦。譬如[木*絜]槔汲水。流注溉灌。令其增长。身脉溉灌。亦复如是。何等十三。一名命流脉。二名随顺流脉。三名水流脉。四名汗流脉。五名尿流脉。六名粪流脉。七名十流脉。八名汁流脉。九名肉流脉。十名脂流脉。十一名骨流脉。十二名髓流脉。十三名精流脉。观流脉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如彼流脉。与谁为本。令身肥悦。复有诸虫。处处遍行。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命流脉。心为其本。随顺流脉。两胁为本。水流脉者。生脏齶心以为根本。汗流脉者。毛根及脂以为根本。尿流脉者。根胞为本。粪流脉者。熟藏下门为本。十流脉者。咽喉及心以为其本。汁流脉者。肺为其本。肉脂流脉者。筋皮为本。骨流脉者。一切续节为本。髓精流脉者。卵及身根为本。如是行者。观流脉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身循身观。有何等虫。何处流行。或为疾病。或为安隐。从于髋骨。乃至遍身。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十种虫。至于肝肺。人则得病。何等为十。一名食毛虫。二名孔穴行虫。三名禅都摩罗虫。四名赤虫。五者食汁虫。六名毛灯虫。七名嗔血虫。八名食血虫。九名[病-丙+习][病-丙+习]虫。十名酢虫。此诸虫等。其形微细。无足无目。行于血中。痛痒为相。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一一诸虫。在于身中。为何所作。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食毛虫。若起嗔恚。能啖须眉。皆令堕落。令人癞病。若孔行虫而起嗔恚。行于血中。令身粗涩顽痹无知。若禅都摩罗虫。流行血中。或在鼻中。或在口中。令人口鼻皆悉臭恶。若其赤虫而起嗔恚。行于血中。能令其人咽喉生疮。若食汁虫而起嗔恚。行于血中。令人身体作青痶痪。或黑或黄。痶痪之病。若毛灯虫。起于嗔恚。血中流行。则生病苦。疮癣热黄。疥癞破裂。若嗔血虫。以嗔恚故。血中流行。或作赤病。女人赤下。身体搔痒。疥疮脓烂。若食血虫嗔而生病脑。头旋回转。于咽喉中口中生疮。下门生疮。若[病-丙+习][病-丙+习]虫血中流行。则生疾病。疲顿困极。不欲饮食。若酢虫嗔恚。亦令其人得如是病。如是一切诸虫。及其种类。既观察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十种虫行于阴中。何等为十。一名生疮虫。二名刺虫。三名闭筋虫。四名动脉虫。五名食皮虫。六名动脂虫。七名和集虫。八名臭虫。九名湿虫。十名热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何等虫。住我身中。或为疾病。或为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于疮虫。随有疮处。诸虫围绕。啖食此疮。或于咽喉而生疮病。观疮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刺虫作何等病。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于刺虫。若生嗔恚。令人下痢。犹如火烧。口中干燥。饮食不消。其身刹刹。水入熟藏。昼夜不睡。于熟藏中。挠搅粪秽。令尿冷等。与尿和合。住如是处。作下痢病。令不忆食劣弱不健。若人愁恼。虫则欢喜。啮人血脉。以为衰恼。或下赤血。或不消下痢。如是观刺虫已。如实知身。

正法念处经卷第六十四
正法念处经卷第六十四

正法念处经卷第六十四

正法念处经卷第六十四

元魏婆罗门瞿昙般若流支译

身念处品第七之一
尔时世尊游王舍城。在那罗帝婆罗门聚落。告诸比丘。我今为汝说身念处。初善中善后善。善义善味。纯备具足。清净梵行。所谓身念处法门。汝今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诸比丘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佛告诸比丘云何名为身念处法门。所谓内身循身观。比丘观已。则不住于魔之境界。能舍烦恼。如实观身。既得知见证如是法。我说是人。涅槃所摄。如是比丘。实见身已。不为诸恶之所乱也。能断眼耳鼻舌身意。内染及外色声香味触法。如是循身观。能到涅槃。如是比丘。眼虽见色。不生分别。不起染欲欢喜之心。如实观身。此身唯有发毛爪齿。薄皮脂血。筋肉骨髓。生藏熟藏。黄白痰癊。冷热风病。大肠小肠。屎尿不净。肝胆肠胃。脂髓精血。涕唾目泪。头顶髑髅。如是观身。随顺系念。若如是念。则不著色声香味触外境界也。初观眼色。如实见眼。但是肉抟。四大所成。云何行者。如实观眼观于眼根。此肉坚分。内有觉法。是名眼根肉抟内地界也。复观眼根肉抟之中。内有觉法。目泪湿等。是名眼根肉抟之中内水界也。复观眼根。肉搏之中。内有觉法。有暖有热。是名眼根肉搏之中内火界也。复观眼根。肉抟之中。内风轻动。是名眼根肉抟之中内风界也。于内风界。如实观察。耳鼻舌身。随顺观察。亦复如是。如是观已。于可爱色不生乐著。不为爱境之所破坏。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如此身者。念念生灭。生老病死。此身如幻。空无所有。无实无坚。如水泡沫。众苦集处。众苦所依。众苦之藏。如是身中无有少乐。一切皆苦。一切无常。一切破坏。衰变之法。磨灭不净。复次修行者。观身循身观。如是身者。孰为其本。云何顺行。谁为救护。云何而住是比丘如实观察。复作是念。如是身者。以业为本。由业顺行。业为能救。若集善业。生天人中。恶业相应。堕于地狱饿鬼畜生。如是身者。不净不坚。无常不住。如是比丘。如实观身。于爱欲中不复生念。

复次修行者。如实观眼。如阎浮提人所有眼根。有虚空处。得见色像。余方所见如是不耶。若诸弟子或闻我所说或以天眼智慧观察。阎浮提人见色之时。有眼有色。有明有空无碍有意念心。五因缘故。而得见色。郁单越人。则不如是。设无空处。亦得见色。犹如鱼等水中见色。郁单越人。于山障外彻见无碍。亦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耳之所闻。爱不爱声。近则了了。远则不了。大远不闻。郁单越人。则不如是。是比丘如实观于郁单越人。耳之所闻。若近若远。若大若小。若爱不爱。以报胜故。而皆能闻。譬如日光。近远粗细。若净不净。光明悉照。郁单越人。所闻音声。亦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鼻根所闻。郁单越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郁单越人。以报胜故。但闻众香。不闻臭气。譬如水乳同置一器。鹅王饮之。但饮乳汁。其水犹存。郁单越人。亦复如是。但闻众香。不闻臭气。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舌所得味。郁单越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阎浮提人上中下食。郁单越人。则不如是。郁单越人。无我所心。常自行善。自然粳米。其食一味。阎浮提人。则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种种色身。郁单越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阎浮提人种种色身。郁单越人。则不如是。以善业故。纯一色身。道等身等。其色犹如阎浮檀金。其身圆直。柔软端正。其报不比阎浮提人。阎浮提人。无量种业。其行不同。是故则有无量种身无量种色。如是比丘。于二天下人世界中。随顺观已。次观第三弗婆提国。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所有诸入。与弗婆提人诸入所见。为同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于黑闇中。亦见众色。如阎浮提中猫虎兕马角鸱之属。无光明处能见众色。弗婆提人。亦复如是。于夜闇中如眼境界。能见一切粗细众色。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阎浮提人。如前所说。如阎浮提人所闻之音。弗婆提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闻怖畏声。耳识所缘。尽一箭道。以福德故。不闻远处怖畏之声。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已。观三天下众生住处。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鼻识所缘。弗婆提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昼所闻香。鼻识嗅已。夜亦如是。以报胜故。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舌识知味。如是弗婆提人。所得之味。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一食赊卢迦。三日不饥。弗婆提人。乃至命终。身无病恼。以法胜故。若临命终。遇病五日。尔乃命终。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郁单越人。身之形相。弗婆提人。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弗婆提人。其身圆满。如尼俱陀树。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于三天下如实观已。观于第四瞿陀尼人所住之处。云何瞿陀尼人缘身境界。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眼识所缘。山壁无碍。如于颇梨琉璃之中见众色像。瞿陀尼人。亦复如是。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中。郁单越中。弗婆提中。三天下人。闻声差别。瞿陀尼人耳识缘声。如是不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眼识闻声。如阎浮提中蛇虺之类。眼中闻声。瞿陀尼人。亦复如是。如隔障碍。闻众音声。见众色像。亦复如是。以法胜故。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如阎浮提人。弗婆提人。鼻识缘香。瞿陀尼人。如是不耶。瞿陀尼人嗅香法异。眼等别缘。云何瞿陀尼人。鼻识缘香。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若眼见色。即亦知香。若眼不见。亦闻其香。以法胜故。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瞿陀尼人。舌识缘味。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食于稗子。饮于牛味。如阎浮提人饮甘[这-言+蔗]酒。蒲桃之酒。瞿陀尼人。饮牛五味。能令惛醉。亦复如是。瞿陀尼人。食于稗子。如阎浮提人食粳粮饭。充足饱满。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瞿陀尼人身之量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瞿陀尼人。其身长短。半多罗树。如业相似。自业色身。

复次修行者。思惟观察四天下中。何等住处。性等相似。意等相似。行等相似。互对观察。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下众生心意。无有一人心意相似。无有一人行等相似。无有一人身等相似。一切无有一人相似。是名比丘随顺观身。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四天下人。颇有一人无业无因。来生不耶。无业藏耶。无业流转耶。颇有不行习欲法耶。如是比丘。不见一人无业藏者。无有一人无业而生。无有一人无业流转。无有一人不习欲法。随所作业。或善或不善。随业受报。无有一人不为怨亲中人所摄。是名修行者随顺观身。

复次随顺观身。云何集业而得天身。云何天中受五欲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诸众生。生四天王天处。受天五欲。眼视美色。不知厌足。或细或粗。自以天眼。见万由旬。若化神通。能见无量百千由旬。如是修行者。观天无量善业势力。四天王天。所见色貌。皆悉可爱。心生爱乐。不见恶色。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四天王天。耳闻音声。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王天。若闻天声。甚可爱乐。若以报耳。闻三千由旬。若化神通。则能闻于二万由旬。所闻音声。皆可爱乐。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四天王天。鼻闻香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王天自报鼻根。闻于众香二百由旬。若化神通。闻于百千由旬之香。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四天王天舌根充满。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四天王天。舌根无厌。亦无不爱。如业所得。以善业故。于味不厌。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诸天身耶。若粗若细。若速疾行。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诸天身。有大势力。神通微细。于一手中。置五百天。在手而住。各令诸天身不妨碍。亦不迫隘。譬如一室燃五百灯。其灯光明。不相逼迫。诸天手中。置五百天。亦复如是。不迮不妨。

复次诸天。若化大身。无量由旬。若好若丑。若有见者。或怖不怖。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速行天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速行天。一眴目顷。能行无量百千由旬。还至本处。随天忆念所往之处。无所障碍。若有所欲。皆悉具足。无能夺者。于一切处所得之物。皆悉自在。于他无畏。无能为碍。天境界乐。念念增长。以善业故。受五欲乐。是名行者随顺观身。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三十三天身耶。云何缘于境界受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三十三天。如四天王天受境界乐。三十三天受于爱色声香味触。胜四天王天。足一千倍。何以故。三十三天。所作之业。胜爱大力可爱乐故。胜于四天王天所作业故。以三十三天所作业胜。是故四天王天。不及上天。如是三十三天。所受乐胜。不可具说。是名修行者随顺观身。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观于地狱。地狱众生所受之身。谓活地狱。黑绳地狱。大合地狱。叫唤地狱。大叫唤地狱。焦热地狱。大焦热地狱。阿鼻地狱。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诸众生所作之业。不可爱业。不喜乐业。不善之业。谓三种业。于身口意。造集业故。堕地狱中。集恶业故。受地狱苦。于地狱中。受诸剧苦。乃至恶业不尽。终不得脱。是名修行者随顺身观。

复次修行者。作是思惟。作何等业。堕于地狱。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此众生。习近杀害。乐习增长。以是因缘。堕活地狱。又见众生。习近杀生偷盗。喜乐习近。增长斯恶。以此因缘。堕黑绳地狱。又见众生。习近杀生偷盗邪淫。习近喜乐。增长斯恶。以是因缘。堕众合地狱。又见众生。习近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习近喜乐。增长斯恶。以是因缘。堕叫唤地狱。又见众生。杀生偷盗邪淫妄语。劝人饮酒。以是因缘。堕大叫唤地狱。又见众生。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邪见。以是因缘。堕焦热地狱。又见众生。杀生偷盗邪淫妄语。以酒饮人。邪见不信。或破比丘比丘尼戒。以是因缘。堕大焦热地狱。又见众生。作五逆业。五种恶业。以是因缘。堕阿鼻地狱。云何五逆。若有众生。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若以恶心出佛身血。如是五种大恶业故。堕阿鼻地狱。思惟如是地狱业报。于诸众生。起悲愍心。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云何众生堕饿鬼道。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无量饿鬼。以悭嫉故。堕饿鬼中。在于地下五百由旬。无量饿鬼。恶食无食。或食不净。互相食啖。饥渴所逼。受大苦恼。上雨大火。以烧其身。此诸饿鬼。随恶业故。受如是苦。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畜生道。彼见无量种种畜生。略说三处。一者水行。所谓鱼等。二者陆行。所谓象马牛羊獐鹿猪等。三者空行。所谓无量众飞鸟等。

复次修行者。随顺观身。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于畜生。有几种生。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诸畜生。有四种生。何等为四。一者胎生。所谓象马水牛牛羊之类。二者卵生。所谓蛇蚖鹅鸭鸡雉种种众鸟。三者湿生。蚤虱蚊子之类。四者化生。如长面龙等。是修行者。如实观畜生已。若天若人。若地狱饿鬼畜生。不见一处不为恩爱别离所恼。一切众生。轮转生死。或作怨家。或为亲友。无有一处不生不灭。如是比丘。于生死处不生爱心。如是心不喜乐。如是厌离不随。如是破坏。如是灭法。不可久住。一切众生众苦之处。是故比丘生死之中。多苦少味。无常破坏。当应厌离。厌离生死便得解脱。如是那罗帝婆罗门聚落比丘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内身。于此身中。分分不净。如实见身。念念思惟。从头至足。循身观察。是修行者。初观头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头髑髅。以为四分。于头骨内。自有虫行。名曰脑行。游行骨内。生于脑中。或行或住。常食此脑。于髑髅中。复有诸虫。住髑髅中。若行若食。还食髑髅。复有发虫。住于骨外。食于毛根。以虫嗔故。令发堕落。复有耳虫。住在耳中。食耳中肉。以虫嗔故。令人耳痛。或令耳聋。复有鼻虫。住在鼻中。食鼻中肉。以虫嗔故。能令其人饮食不美。脑涎流下。虫食脑涎是故令人饮食不美。复有脂虫。生在脂中。住于脂中。常食人脂。以虫嗔故。令人头痛。复有续虫。生于节间。有名身虫。住在交牙。以虫嗔故。令人脉痛。犹如针刺。复有诸虫。名曰食涎。住舌根中。以虫嗔故。令人口燥。复有诸虫。名牙根虫。住于牙根。以虫嗔故。令人牙疼。是名内修行者循身身观。是十种虫。住于头中。

复次修行者。观身循身。观头肉中。有几骨耶。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髑髅骨。头有四分。额骨颊骨。合有三分。鼻骨一分。交牙二骨。颐有一骨。牙齿合有三十二骨。齿根亦尔。咽喉二骨。如是项中。有十五骨。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云何头肉。以食增长。和合有觉。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观于头肉。则有四分。两颊二分。咽喉及舌肉段一分。上下两唇。及其两耳。皮肉四分。其舌根者。名为脉肉。贪嗜上膳乐于六味。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有何等虫。住在何处。作何等业。或病或安。彼以闻慧。或以天眼。初观咽喉。咽喉有虫。名曰食涎。咀嚼食时。犹如呕吐。唌唾和杂。欲咽之时。与脑涎合。喉中涎虫。共食此食。以自活命。若虫增长。令人嗽病。若多食腻。或多食甜。或食重食。或食醋食。或食冷食。虫则增长。令人咽喉生于疾病。观涎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唾虫。能消诸唾。或能为病。或令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消唾虫。住咽喉中。若人不食。如上腻等。虫则安隐。能消于唾。于十脉中。流出美味。安隐受乐。若人多唾。虫则得病。以虫病故。则吐冷沫。吐冷沫故。胸中成病。观唾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吐虫。云何令人安隐疾病。住在何处。食何等食。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于吐虫住人身中。住于十脉流注之处。若人食时。如是之虫。从十脉中。踊身上行。至咽喉中。即令人吐。令人生于五种呕吐。何等为五。一者风吐。二者阴吐。三者唾吐。四者杂吐。五者蝇吐。若虫安隐。食则调顺。入于腹中。云何吐虫。生于风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食轻冷。若无腻食。则发风病。令人大小便利难通。眼不能睡。风入咽喉风动吐虫。以此过故。是名风吐。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吐虫令人吐阴。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人食辛。碱热和合。令人发热。恼于吐虫。从其住处动而上行。令人吐阴。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吐虫。令人吐唾。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人食于甜冷重食腻滑之食。或食已睡眠。令唾增长。唾增长故。唾虫增长。为咽喉病。令身沉重。则有冷唾。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吐虫。生于杂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食轻冷无腻之食。辛酢碱食滑冷重腻。能令吐虫行咽喉中。以是三过。能令人吐。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云何蝇吐。令人呕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蝇食不净故。蝇入咽喉。令吐虫动。则便大吐。观吐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醉味虫。行于舌端。乃至命脉。于其中间。或行或住。微细无足。若食美食。虫则惛醉增长。若食不美。虫则萎弱。此虫食时。如蜂食花。微细甜味。以用作蜜。嗜味虫食。亦复如是。然其所食。虽复微细。亦得充足。若虫得味。我亦如是。得此食味。若虫忆食。我亦忆食。若我不食。如是醉虫。则亦病苦。不得安隐。观醉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内身循身观。观放逸虫。云何此虫为我病恼。或作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放逸虫。住于顶上。若至脑门。令人疾病。若至顶上。令人生疮。若至咽喉。犹如蚁子。满咽喉中。若住本处。病则不生。是名观于放逸之虫。观放逸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贪嗜六味之虫。云何病恼。云何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六味虫所贪嗜者。我亦贪嗜。随此味虫所不嗜者。我亦不便。若得热病。虫亦先得。如是热病。以是过故。令于病人所食不美。无有食味。观味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抒气虫。住于顶下。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抒气虫。以嗔恚故。食脑作孔。或咽喉痛。或咽喉塞。咽喉风噎。生于死苦。此抒气虫。共咽喉中一切诸虫。皆悉撩乱。生诸病恼。此抒气虫。常为唾覆。其虫短小。有面有足。观抒气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憎味虫。住于头下咽喉根中。云何此虫为我病恼。或作安隐。彼见此虫。憎嫉诸味。唯嗜一味。或嗜甜味。憎于余味。或嗜酢味。憎于余味。或嗜辛味。憎于余味。或嗜碱味。憎于余味。或嗜苦味。憎于余味。或嗜醈味。憎于余味。随所憎味。我亦憎之。随虫所嗜。我亦嗜之。舌端有脉。随顺于味。令舌干燥。以虫嗔故。令舌[病-丙+习][病-丙+习]而肿。或令咽喉即得嗽病。若不嗔恚。咽喉则无如上诸病。观憎味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见嗜睡虫。其形微细。状如牖尘。住一切脉。流行趣味。住骨髓内。或住肉内。或髑髅内。或在颊内。或齿骨内。或咽骨中。或在耳中。或在眼中。或在鼻中。或在须发。此嗜睡虫。风吹流转。若此虫病。若虫疲极。住于心中。心如莲花。昼则开张。无日光故。夜则还合。心亦如是。虫住其中。多取境界。诸根疲极。虫则睡眠。虫睡眠故。人亦睡眠。一切众生。悉有睡眠。若此睡虫。昼日疲极。人亦睡眠。观睡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见有肿虫行于身中。或住头中。或住项中。行于血中。或行脂中。其身微细。随饮血处。则有肿起[病-丙+习][病-丙+习]而疼。或在面上。或在项上。或在咽喉。或在脑门。或在余处。所在之处。能令生肿。若住筋中。则无病苦。观肿虫已。如实知身。如是那罗帝婆罗门长者聚落比丘修行者。观虫种类。从于头中。舌耳脑门。毛孔发中。皮肉骨血筋脉之中。如实观之。既观察已。于舌味中。生厌离心。于后生处。不复爱味。于无量无边由旬爱缚味海。能生厌离。以厌离故。不为食爱之所乱恼。不复亲近豪贵长者。离于多欲。于食知足。取得支身。以是义故。不嫉他人。得供养利。不乐多言。不乐住寺。不起身慢。不生色慢。不恃衣服而生憍慢。不恃袈裟钵盂而生憍慢。不恃弟子而生憍慢。不恃聚落而生憍慢。不恃亲里而生憍慢。独一无贪。远离尘垢。住寂静处。近于涅槃。若贪嗜美味。没于味海。为魔所摄。去涅槃远。是修行者。观诸虫已。于味厌离。不贪饮食。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如实观于脊骨。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脊有四十五骨胸十四骨。左右胁肋各十二骨。节亦如是。胞骨亦然。如是分别。观骨节已。复观从肩至髋。几分肉脔。如是左右。各十二脔。作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有几许筋。连缀系缚。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左右胁。除于皮肉。一百细筋。以为缠缚。观筋缠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此身。从膊至髋。有几许脂。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自见己身。以食因缘。脂则增长。以食因缘。令脂损减。极羸瘦人。摩伽陀等。有五两脂。既观察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我此身。有几许水。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自见身中。有十掬水。从毛孔出。名之为汗。于诸根中。眼则出泪。名为湿界。以食因缘。脂血增长。观身水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其身中。几许粪秽。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有七掬屎。有六掬唾。作此观已。如实知身。

复有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我身中。几许痰癊及尿。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五掬黄癊。尿有四掬。除其病时。或增或减。如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我身中几许脂髓。不净秽精。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十二掬脂。髓有一掬。精有一掬。如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其身中有几许风。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身空处有三掬风。如是观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其身中几脉常流。饮食消化。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其身中有十三脉。若脉流注。令身肥悦。譬如[木*絜]槔汲水。流注溉灌。令其增长。身脉溉灌。亦复如是。何等十三。一名命流脉。二名随顺流脉。三名水流脉。四名汗流脉。五名尿流脉。六名粪流脉。七名十流脉。八名汁流脉。九名肉流脉。十名脂流脉。十一名骨流脉。十二名髓流脉。十三名精流脉。观流脉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如彼流脉。与谁为本。令身肥悦。复有诸虫。处处遍行。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命流脉。心为其本。随顺流脉。两胁为本。水流脉者。生脏齶心以为根本。汗流脉者。毛根及脂以为根本。尿流脉者。根胞为本。粪流脉者。熟藏下门为本。十流脉者。咽喉及心以为其本。汁流脉者。肺为其本。肉脂流脉者。筋皮为本。骨流脉者。一切续节为本。髓精流脉者。卵及身根为本。如是行者。观流脉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观身循身观。有何等虫。何处流行。或为疾病。或为安隐。从于髋骨。乃至遍身。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十种虫。至于肝肺。人则得病。何等为十。一名食毛虫。二名孔穴行虫。三名禅都摩罗虫。四名赤虫。五者食汁虫。六名毛灯虫。七名嗔血虫。八名食血虫。九名[病-丙+习][病-丙+习]虫。十名酢虫。此诸虫等。其形微细。无足无目。行于血中。痛痒为相。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一一诸虫。在于身中。为何所作。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食毛虫。若起嗔恚。能啖须眉。皆令堕落。令人癞病。若孔行虫而起嗔恚。行于血中。令身粗涩顽痹无知。若禅都摩罗虫。流行血中。或在鼻中。或在口中。令人口鼻皆悉臭恶。若其赤虫而起嗔恚。行于血中。能令其人咽喉生疮。若食汁虫而起嗔恚。行于血中。令人身体作青痶痪。或黑或黄。痶痪之病。若毛灯虫。起于嗔恚。血中流行。则生病苦。疮癣热黄。疥癞破裂。若嗔血虫。以嗔恚故。血中流行。或作赤病。女人赤下。身体搔痒。疥疮脓烂。若食血虫嗔而生病脑。头旋回转。于咽喉中口中生疮。下门生疮。若[病-丙+习][病-丙+习]虫血中流行。则生疾病。疲顿困极。不欲饮食。若酢虫嗔恚。亦令其人得如是病。如是一切诸虫。及其种类。既观察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十种虫行于阴中。何等为十。一名生疮虫。二名刺虫。三名闭筋虫。四名动脉虫。五名食皮虫。六名动脂虫。七名和集虫。八名臭虫。九名湿虫。十名热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何等虫。住我身中。或为疾病。或为安隐。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于疮虫。随有疮处。诸虫围绕。啖食此疮。或于咽喉而生疮病。观疮虫已。如实知身。

复次修行者。内身循身观。观于刺虫作何等病。彼以闻慧。或以天眼。见于刺虫。若生嗔恚。令人下痢。犹如火烧。口中干燥。饮食不消。其身刹刹。水入熟藏。昼夜不睡。于熟藏中。挠搅粪秽。令尿冷等。与尿和合。住如是处。作下痢病。令不忆食劣弱不健。若人愁恼。虫则欢喜。啮人血脉。以为衰恼。或下赤血。或不消下痢。如是观刺虫已。如实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