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佛本行集经卷第四十三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优波斯那品第四十五之二
尔时商主及众贾人至海洲已。值于种种诸杂珍宝。彼等收拾。满其船舶。还至岸边。收[佥*殳]宝货。欲向本国。中间路上。遇见一塔。其塔乃是迦叶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舍利之塔。其塔破坏。基陛颓落。处处堕坠。如是见已。而彼最长商主。告于余二商主及众商言。汝诸人辈。若知我等不惜身命。为求财故。入彼大海。而今彼处得利回还。至于此间。我等今者亦可共作来世利益善业因缘。如旧智人所说偈言。

福德之力成多利  人得利故放逸生
放逸则无持戒心  以是因缘堕地狱

尔时商主说是偈已。复更告言。汝等当知。以是因缘。我等今者应当运心。共[佥*殳]钱财。随意多少。料理于此迦叶如来舍利之塔。是时彼等诸商主辈。及众商人。同共咨白长商主言。大善商主。汝若[佥*殳]钱。当自作主。捡挍营造。我等随心所出多少钱财与之。

时长商主如是辞言。我不堪为捡挍之主。所以者何。我事缘多。不能修理此之坏塔。我若料理营此塔者。则我家中妨废生活。彼等商人。及二商主。殷勤多时。相共劝请。遣令捡校。是时彼等诸商人辈。速疾随出多少钱财。而付与之。

尔时优娄频螺迦叶。修营彼塔。即自别造第一覆盆。安置其上。其次即是那提迦叶。第二覆盆。其次复是伽耶迦叶。第三覆盆。如是次第通彼商人及商主等。详共料理迦叶如来舍利之塔。破坏崩落。皆使端严。还如初造。料理讫已。发如是愿。愿我等辈。未来世中。还共值遇如是世尊。既值遇已。于彼世尊所说法教。复愿我等速疾证知。愿于来世世世生生。莫堕三恶四趣之中。

佛告比丘。汝等当知。彼三迦叶千商人者。今三长老。并及一千比丘是也。又诸比丘。彼时优娄频螺迦叶。昔日以诸商人多时殷勤劝请。始肯捡校。以彼业故。今于我前。多时方始受于我化。当于尔时。那提迦叶。伽耶迦叶。二商主等。及诸商人。暂发一言。随心多少。速出钱财。以是业报。今日速疾承受我化彼时优娄频螺迦叶最长商主。先于迦叶如来世尊舍利塔上。第一覆盆。以用供养。因彼业报。今日得于五百人中最为其首。最胜最妙。最为第一。那提迦叶第二覆盆。因彼业报。今为三百梵志作首。而得第一。伽耶迦叶第三覆盆。因彼业报。今作二百螺髻梵首。而得第一。

尔时彼等发如是愿。愿我未来生生世世。莫堕恶道及以地狱。因彼业报。不入恶道乃至地狱。恒生人天。受于快乐。又其彼等共见迦叶佛舍利塔破坏。料理还得如旧。心发是愿。愿于我等未来世中。还得值遇如是世尊。既值遇已。彼世尊边。有所说法。我等闻已速疾证知。因彼业报。今值遇我。即得出家。受具足戒。得罗汉果。

时诸比丘复白佛言。希有世尊。云何世尊。见是优娄频螺迦叶。堕于邪道。世尊方便。出五百种神通教化。然后始得阿罗汉果。作是语已。默然而住。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非但今日。我见优娄频螺迦叶。堕于邪道。勇猛精进。出五百种神通化得。其过去世。亦堕邪道。我心勤劬化取亦得。时诸比丘即白佛言。善哉世尊。此事云何。愿为解说。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至心谛听。我念往昔。有一国土。名毗提何(隋言非正身)。彼国内有一刹利王。名鸯伽陀(隋言与身分)。灌顶为王。甚有大力。多饶兵众。钱财谷米。仓库盈溢。

尔时国王。心有邪见。曾于一时。十五日夜。月盛圆满。光明照耀。其王初夜唤诸大臣。悉来集聚。其第一臣。名毗阇耶(隋言难胜)。第二大臣。名苏摩那(隋言善意)。第三名为阿罗波多(隋言前言)。此三大臣。最为上首。

尔时彼王复更广命。召集无量诸大臣等。而告之言。汝诸臣等。各各自说心意之中。作何方便。过此一夜。共相娱乐。而令不睡。

时前言臣即白王言。大王当知。如臣意见。应须备办四种兵众。未降国土。当令降伏。既降伏已。治化而住。

时善意臣复白王言。大王当知。如臣意见。今一切处。所有怨敌。皆悉降伏。更无所畏。今宜恣情。受于五欲。而自欢乐。

时难胜臣复白王言。大王当知。五欲恒常是可得事。此有何奇有何希有。但大王。今若有沙门。若婆罗门。精进持戒具足多闻广智慧者。若得是人。彼可供养。彼可承事。何以故。开悟人故。

尔时国王。报彼臣言。卿此一言。甚为大善。此言甚美。是故卿今审谛观察看。何处边最好沙门。好婆罗门。精进持戒。多闻智慧。我当至彼承事供养。

时前言臣。即白王言。大王若须如是人者。臣今能知如是人处。在于鹿苑。有一精进多闻之人。名曰裸形姓迦叶氏。能说微妙多种言语。大王今者可事彼人。

尔时彼王。严驾驷马贤善妙车。坐于其上。身著白衣。擐白璎珞。左右皆悉著白衣裳。张白伞盖。脚白革履。手执白拂。以白摩尼。而庄严之。以大王威。大王神力。及彼诸臣。前后导从。往诣裸形迦叶师边。到已恭敬。坐于一面。咨受未闻。

尔时鸯伽陀王。慰问迦叶裸形导师。作如是言。尊者四大安隐已不。一切时节和顺已不。资身之物得具足不。衣食易得无所乏少。不扰乱耶。

尔时裸形迦叶道人。即报于彼鸯伽陀王。作如是言。大王。我今无所乏少。我身亦得安隐无患。又复大王身体。起动安和已不。善事利益增长已不。国内人民丰乐已不。王之政治端平直不。

尔时鸯伽陀王。共彼裸形迦叶道人。相慰问已。心有疑处。即咨问言。尊者。世间有诸沙门及婆罗门。各说法行。是中所有至真实者。尊者。为我次第解说。作是语已。是时裸形迦叶道人。即报王言。大王善听。是中所有至真实者。此之真义。我今当说。是中有偈。而钝根人。不能了知。

世间幽冥愚痴人  或实或虚或妄语
以彼无有智慧故  触语不能辩了知
诸业一切杂种无  善恶果报亦不有
夜叉等身亦非实  况复得有上诸天
又复无有父母亲  此世彼世悉皆绝
沙门及婆罗门等  而彼一切皆悉空
世间师等亦复无  更有谁能被调伏
愚痴人辈教他施  智人闻已心不随
若有善诳取他财  彼实愚痴目言智
所应死者其自死  行施已后无果收
此身一切常相连  欲言断者无有是
所有火风及地水  若苦不苦并乐时
第七即是寿命根  此等无有能杀者
诸身及命两间内  器仗从中自运行
世间愚痴人不知  谓言此被伤害死
如是怖畏名不智  若受是名智慧人
一经八万四千生  流转之时方得脱
如是烦恼乃能净  八万四千生后周
流转无有错乱期  犹如海潮波依限
如是之法次第说  大王今者应当知

尔时前言大臣。闻说偈已。即白裸形迦叶师言。如是如是。迦叶道人。如尊者说。所以者何。尊者迦叶。我知宿命。忆念昔在俱睒弥城。曾作屠儿。彼时我杀无量无边牛羊水牛猪羖羊马。杀卖取钱。以用活命。我作如是恶业已后。从彼舍命。今来生此大将之家。足有资财。以是因缘。我知无有善恶业报。

尔时鸯伽陀王。第一大臣。名难胜者。在王后立。彼大臣闻如是语已。悲泣下泪。呜咽不言。时鸯伽王告彼臣言。汝今何故悲泣乃尔。难胜报言。大王当知。迦叶道人所说之偈。及前言臣。如是义理。无有违失。

大王当知。我亦忆念往昔。在于俱睒弥城。曾作长者。能大舍施。作于檀主。所有资财。悉皆共他分张而用。白月黑月。八日十四及十五日。恒常受持八关斋戒。恒常精进守护身口。我作如是清净业已。今堕如是下贱婢胎。生而作奴。大王当知。以是因缘。我闻裸形迦叶道人。及前言臣。二人等语。是故悲泣啼哭不胜。亦知世间无有善道。

时鸯伽王。闻于裸形迦叶道人如是语已。从座而起。还至本宫。过彼夜后。聚集百官一切大臣。而告之言。卿等三人。从今日去。若有私窃善恶等事。慎莫问我。我今遣此难胜善意并及前言三大臣等。此等三人。聪明智慧。代我判事。

时鸯伽王。作是语已。入于一殿。名为妙色。在其中坐。经于七日。受五欲乐。放逸自恣纵情而住。过七日后。

时鸯伽王。有于一女。名曰意喜。身著种种杂色之衣。复以种种璎珞七宝庄严身已。向妙色殿。至父王边。到已顶礼父王之足。却坐一面。默然而住。时鸯伽王。告其女言。善意喜女。汝曾至彼园树林内游戏已不。其中多有种种树木。其树木上有诸华果。复有种种飞鸟作声。汝入彼中意乐已不。汝贪何等向我道之求愿当与。作是语已。问女所须。

时意喜女白父王言。善哉阿耶。女今身资无所乏少。唯欲启白阿耶一言。唯愿父王。听女咨谏。而说偈言。

父王我今欲布施  一切沙门婆罗门
恒至月生十五时  愿与我千金钱直

尔时鸯伽陀王。闻其女说如是语已。即还以偈报意喜女作如是言。

善女汝今至心听  我从智人如是闻
虽复欲施多种财  一切皆空无果报
汝今何故发此意  诳惑世间诸痴人
现在未来悉皆无  汝复何须过劳苦
痴女汝今不闻彼  迦叶说法正不差
实无造业及作人  一切人天善恶果
夜叉鬼神悉非有  父母眷属亦复无
略说八万四千生  如是烦恼乃能净
若过八万四千后  流转方无错乱心
犹如海潮依限期  间中未至不可预
但当任运待时到  何用强作世纷纭
迦叶所说汝当知  此事无有虚真实
无现及以未来世  汝今莫自独疲劳

尔时意喜女。闻父王鸯伽说是语已。心中不乐。即复以偈更白父言。

阿耶今是国之王  应以正法治天下
恶臣谄曲既无实  复劝王事愚痴师
迦叶及彼三大臣  其等所说非真正
父王此是恶知识  今者诈现知识形
自行邪道复误人  下贱愚痴何所别
其今不与王安乐  反教王作不善因
我昔曾闻是事来  现在我身亲自见
愚痴故来生于此  后复还得愚痴身
幽冥出已入幽冥  其后复还受幽冥
迦叶既是愚痴者  称其愚惑意所宣
王为人主统四方  知理达解世间事
云何如彼小儿辈  入邪小道迳中行
随逐意受亲近人  相学即便生染著
如箭被血所污已  入束展转更相涂
智者交往深自防  不狎恶伴诸朋友
虽身不作于诸罪  而常习近作罪人
久昵习学自相成  其后自然得恶响
是故犹如彼射垛  智者畏著罪亦然
莫与诸恶知识交  常亲智慧善知识
若诸众生身业净  经于八万四千生
屠儿杀害众命时  又如獦射钓鱼者
迦叶既似彼等辈  彼辈亦如迦叶俦
格量彼二一种齐  无有差别胜不如
如是无体理迦叶  愚痴盲冥空出家
执此虚妄为净因  八万四千生分毕
颠倒左转行失度  无智愚痴心意迷
若诸众生得净时  不应八万四千受
偷贼劫杀于人物  能与他作恶怨仇
迦叶共彼无有殊  彼与迦叶亦无异
众生若得于彼净  云何八万四千生
如是数取善恶时  上下及中平等者
一切无胜复无劣  亦复无有分别生
若诸众生得净修  经历八万四千处
彼人愚痴无有智  犹彼迦叶空出家
譬如炎炽大火燃  普烧尽诸所祭物
如是无智愚痴故  自烧一切功德山
大臣前言见未来  造作众罪无果报
彼于先世修福业  故今得受快乐心
若人造作众罪时  舍福自然受殃祸
如船在水中不出  以重沉没故不浮
更无有人能出之  即没水中常腐败
如人数数造诸罪  以造不息罪过多
如是即没地狱中  王此前言臣即是
以其罪患未成熟  其罪不久熟即知
罪熟即堕彼泥梨  犹如船在水中没
被诸苔衣所覆蔽  草重自举不能胜
船久如是益重牢  人造众罪亦复尔
渐渐久沈体转重  犹如人造善业因
速疾得向上界生  往昔造诸一切罪
今生如彼地种子  罪业尽已后渐生
若造诸善业报时  即自生于善果处

时意喜女。说是偈已。复更重白其父王言。父王当知。我自思惟。亦识宿命。所以者何。我忆往昔。七生在于摩伽陀国王舍城内。以恶知识相牵挽故。造多罪业。行于邪欲。侵他妇妾。受乐如天。大王当知。我于彼时。所造恶业。覆藏而住。如灰覆火。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舍身已后。又复生于金刚聚落富贵家。生彼处。生已值善知识。黑月白月。八日十四。及十五日。清净守护八禁斋法。恒常持戒。大王当知。我于彼处。既造善业。譬如安置种种伏藏。至于水界。牢固封治。即便停住。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亦舍身命。以昔遇缘造恶业故。有余未尽。即便堕落叫唤地狱。在于彼处。经多千年。受极苦厄。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罪业毕尽。舍身即生频那俱吒国土内。受白羝羊身。彼处生已。有诸王子。或驾车乘。或被鞍鞯。而骑我上。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既舍身已。复生于彼陀毗罗国。亦作羊身。彼处舍身。复受牛身。舍彼牛身。出山林中。受猕猴身。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舍猕猴身。还生于彼金刚国内。复受非男非女等身。彼处业尽。舍身即生忉利天上欢喜园中。与天帝释以为侍卫。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舍身之后。以昔护持月六斋戒得清净故。今日来生大王之家。资财巨富。无所乏少。而大王今可不自观此之因缘。从何而得如是功德。可不以昔造善业故今受此报如是以不。

尔时鸯伽陀王。如是共女意喜对说言论之时。有一天仙。名不那罗陀(隋言不叫唤)。从天上下观阎浮提。正当于彼鸯伽陀王宫殿之上。从虚空中。渐渐而下。尔时王女意喜见彼天仙如是自上而下。即从座起。更置高座。请彼天仙。坐于其上。是时天仙。安坐讫已。意喜顶礼天仙之足。合十指掌。向于天仙而咨白言。尊者天仙。世间颇有善恶果报诸业已不。颇有夜叉诸天以不。有父母不。有此彼世。有于沙门婆罗门不。唯愿天仙。为我解说。我此父王。不信是事。

尔时大天不那罗陀。即便反问鸯伽陀王。作如是言。大王云何。汝今意中。实不信于此事以不。王即白言。此事实然。天仙复言。大王当知。善恶果报一切皆有。亦有夜叉及以诸天。有父有母。有此彼世。有诸沙门及婆罗门。大王须信。我从天上下来至此。

尔时鸯伽陀王。语天仙言。尊者天仙。若有彼世。今日尊者可与于我五百金钱。我未来世。当偿尊者满足一千。时那罗陀天仙。向王而说偈言。

我今与王五百钱  须知王身有禁戒
若王心中无善行  因何未来偿一千
此世有人谄曲行  彼世相求何处得
智人不与彼等债  如是人辈债求难
堕于地狱猛火燃  或有诸鸟周匝食
云何来世能偿我  堕于地狱受苦时
利刀割截身不完  节节割时流脓血
苦恼暂时无歇息  云何还我一千钱
举手把利剥筋时  斫剉其身如斩蔗
支节无有完全处  云何还我一倍钱
严恶黑狗腻荼身  处处转动割截食
在于地狱无身肉  云何未来与倍钱
彼处有大利铁叉  狱坠数数钻其上
在于地狱手向下  云何与我一千钱
地狱多有剑树林  一一剑头十六刃
贯穿其上不暂住  谁能与我一倍钱
灰河地狱热沸流  速疾如风如箭射
入于其中受苦痛  云何与我一倍钱
吞热铁丸地狱中  或复融销赤铜汁
在于如是苦逼内  云何与我一倍钱
地狱有手如霔霖  各出热炎严炽火
割截支节无暂住  云何与我一倍钱
彼处可畏闇无明  日月光影所不照
在彼无智愚痴辈  云何与我一倍钱
大王舍此非法行  劝王行于如法事
王当作于如是习  后应不堕地狱中
东西南北所有来  沙门婆罗门乞索
王当充足与食饮  衣服汤药卧具房
彼等精进梵行人  沙门婆罗门取语
彼能救护王苦厄  犹如热雨伞盖遮
王作如是善业时  多有朋友相随顺
得至善路快乐处  神通中最得神通
如牛渡水直截流  若人把尾随得济
一切世间亦如是  逐直得直邪得邪
诸有人中行法行  凡人学行皆成胜

尔时鸯伽陀王。既闻说已。复还以偈白彼天仙那罗陀言。

大梵天仙哀愍我  犹如父母爱娇儿
唯愿数为我现来  若睹智人见善事
唯愿尊者见度脱  我没烦恼海甚深
我今无地可住行  唯尊作我归依处
唯愿大梵仙护我  我今覆面如蹈坑
地狱无量苦众多  我今一一依尊语

尔时大仙那罗陀天。还更以偈告鸯伽陀王如是言。

王今若造罪不息  憎嫉沙门婆罗门
断见颠倒既不除  我汝各各不相见
王若能行正法行  承事沙门婆罗门
精进持戒布施禅  我汝恒常得相见

时那罗陀大天仙神。为鸯伽陀大王说法。教令正见。心既回已。王意喜欢。顶礼天仙。合十指掌。右绕三匝。时那罗陀。即从座起。别鸯伽王。还本来处。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今应当知。尔时天仙那罗陀者。今见我身释迦文是。尔时彼王鸯伽陀者。见即今日优娄频螺迦叶身是。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我于往昔。见彼优娄频螺迦叶。邪见炽盛。堕颠倒道。发精进心。教化令入于正道中。今日亦然。见其颠倒入邪道故。我以是发大精进力。为其出现五百种变神通教化。今其安住无上菩提。尽生死际。到无畏处。至涅槃岸。

佛本行集经卷第四十三
佛本行集经卷第四十三

佛本行集经卷第四十三

佛本行集经卷第四十三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优波斯那品第四十五之二
尔时商主及众贾人至海洲已。值于种种诸杂珍宝。彼等收拾。满其船舶。还至岸边。收[佥*殳]宝货。欲向本国。中间路上。遇见一塔。其塔乃是迦叶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舍利之塔。其塔破坏。基陛颓落。处处堕坠。如是见已。而彼最长商主。告于余二商主及众商言。汝诸人辈。若知我等不惜身命。为求财故。入彼大海。而今彼处得利回还。至于此间。我等今者亦可共作来世利益善业因缘。如旧智人所说偈言。

福德之力成多利  人得利故放逸生
放逸则无持戒心  以是因缘堕地狱

尔时商主说是偈已。复更告言。汝等当知。以是因缘。我等今者应当运心。共[佥*殳]钱财。随意多少。料理于此迦叶如来舍利之塔。是时彼等诸商主辈。及众商人。同共咨白长商主言。大善商主。汝若[佥*殳]钱。当自作主。捡挍营造。我等随心所出多少钱财与之。

时长商主如是辞言。我不堪为捡挍之主。所以者何。我事缘多。不能修理此之坏塔。我若料理营此塔者。则我家中妨废生活。彼等商人。及二商主。殷勤多时。相共劝请。遣令捡校。是时彼等诸商人辈。速疾随出多少钱财。而付与之。

尔时优娄频螺迦叶。修营彼塔。即自别造第一覆盆。安置其上。其次即是那提迦叶。第二覆盆。其次复是伽耶迦叶。第三覆盆。如是次第通彼商人及商主等。详共料理迦叶如来舍利之塔。破坏崩落。皆使端严。还如初造。料理讫已。发如是愿。愿我等辈。未来世中。还共值遇如是世尊。既值遇已。于彼世尊所说法教。复愿我等速疾证知。愿于来世世世生生。莫堕三恶四趣之中。

佛告比丘。汝等当知。彼三迦叶千商人者。今三长老。并及一千比丘是也。又诸比丘。彼时优娄频螺迦叶。昔日以诸商人多时殷勤劝请。始肯捡校。以彼业故。今于我前。多时方始受于我化。当于尔时。那提迦叶。伽耶迦叶。二商主等。及诸商人。暂发一言。随心多少。速出钱财。以是业报。今日速疾承受我化彼时优娄频螺迦叶最长商主。先于迦叶如来世尊舍利塔上。第一覆盆。以用供养。因彼业报。今日得于五百人中最为其首。最胜最妙。最为第一。那提迦叶第二覆盆。因彼业报。今为三百梵志作首。而得第一。伽耶迦叶第三覆盆。因彼业报。今作二百螺髻梵首。而得第一。

尔时彼等发如是愿。愿我未来生生世世。莫堕恶道及以地狱。因彼业报。不入恶道乃至地狱。恒生人天。受于快乐。又其彼等共见迦叶佛舍利塔破坏。料理还得如旧。心发是愿。愿于我等未来世中。还得值遇如是世尊。既值遇已。彼世尊边。有所说法。我等闻已速疾证知。因彼业报。今值遇我。即得出家。受具足戒。得罗汉果。

时诸比丘复白佛言。希有世尊。云何世尊。见是优娄频螺迦叶。堕于邪道。世尊方便。出五百种神通教化。然后始得阿罗汉果。作是语已。默然而住。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非但今日。我见优娄频螺迦叶。堕于邪道。勇猛精进。出五百种神通化得。其过去世。亦堕邪道。我心勤劬化取亦得。时诸比丘即白佛言。善哉世尊。此事云何。愿为解说。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至心谛听。我念往昔。有一国土。名毗提何(隋言非正身)。彼国内有一刹利王。名鸯伽陀(隋言与身分)。灌顶为王。甚有大力。多饶兵众。钱财谷米。仓库盈溢。

尔时国王。心有邪见。曾于一时。十五日夜。月盛圆满。光明照耀。其王初夜唤诸大臣。悉来集聚。其第一臣。名毗阇耶(隋言难胜)。第二大臣。名苏摩那(隋言善意)。第三名为阿罗波多(隋言前言)。此三大臣。最为上首。

尔时彼王复更广命。召集无量诸大臣等。而告之言。汝诸臣等。各各自说心意之中。作何方便。过此一夜。共相娱乐。而令不睡。

时前言臣即白王言。大王当知。如臣意见。应须备办四种兵众。未降国土。当令降伏。既降伏已。治化而住。

时善意臣复白王言。大王当知。如臣意见。今一切处。所有怨敌。皆悉降伏。更无所畏。今宜恣情。受于五欲。而自欢乐。

时难胜臣复白王言。大王当知。五欲恒常是可得事。此有何奇有何希有。但大王。今若有沙门。若婆罗门。精进持戒具足多闻广智慧者。若得是人。彼可供养。彼可承事。何以故。开悟人故。

尔时国王。报彼臣言。卿此一言。甚为大善。此言甚美。是故卿今审谛观察看。何处边最好沙门。好婆罗门。精进持戒。多闻智慧。我当至彼承事供养。

时前言臣。即白王言。大王若须如是人者。臣今能知如是人处。在于鹿苑。有一精进多闻之人。名曰裸形姓迦叶氏。能说微妙多种言语。大王今者可事彼人。

尔时彼王。严驾驷马贤善妙车。坐于其上。身著白衣。擐白璎珞。左右皆悉著白衣裳。张白伞盖。脚白革履。手执白拂。以白摩尼。而庄严之。以大王威。大王神力。及彼诸臣。前后导从。往诣裸形迦叶师边。到已恭敬。坐于一面。咨受未闻。

尔时鸯伽陀王。慰问迦叶裸形导师。作如是言。尊者四大安隐已不。一切时节和顺已不。资身之物得具足不。衣食易得无所乏少。不扰乱耶。

尔时裸形迦叶道人。即报于彼鸯伽陀王。作如是言。大王。我今无所乏少。我身亦得安隐无患。又复大王身体。起动安和已不。善事利益增长已不。国内人民丰乐已不。王之政治端平直不。

尔时鸯伽陀王。共彼裸形迦叶道人。相慰问已。心有疑处。即咨问言。尊者。世间有诸沙门及婆罗门。各说法行。是中所有至真实者。尊者。为我次第解说。作是语已。是时裸形迦叶道人。即报王言。大王善听。是中所有至真实者。此之真义。我今当说。是中有偈。而钝根人。不能了知。

世间幽冥愚痴人  或实或虚或妄语
以彼无有智慧故  触语不能辩了知
诸业一切杂种无  善恶果报亦不有
夜叉等身亦非实  况复得有上诸天
又复无有父母亲  此世彼世悉皆绝
沙门及婆罗门等  而彼一切皆悉空
世间师等亦复无  更有谁能被调伏
愚痴人辈教他施  智人闻已心不随
若有善诳取他财  彼实愚痴目言智
所应死者其自死  行施已后无果收
此身一切常相连  欲言断者无有是
所有火风及地水  若苦不苦并乐时
第七即是寿命根  此等无有能杀者
诸身及命两间内  器仗从中自运行
世间愚痴人不知  谓言此被伤害死
如是怖畏名不智  若受是名智慧人
一经八万四千生  流转之时方得脱
如是烦恼乃能净  八万四千生后周
流转无有错乱期  犹如海潮波依限
如是之法次第说  大王今者应当知

尔时前言大臣。闻说偈已。即白裸形迦叶师言。如是如是。迦叶道人。如尊者说。所以者何。尊者迦叶。我知宿命。忆念昔在俱睒弥城。曾作屠儿。彼时我杀无量无边牛羊水牛猪羖羊马。杀卖取钱。以用活命。我作如是恶业已后。从彼舍命。今来生此大将之家。足有资财。以是因缘。我知无有善恶业报。

尔时鸯伽陀王。第一大臣。名难胜者。在王后立。彼大臣闻如是语已。悲泣下泪。呜咽不言。时鸯伽王告彼臣言。汝今何故悲泣乃尔。难胜报言。大王当知。迦叶道人所说之偈。及前言臣。如是义理。无有违失。

大王当知。我亦忆念往昔。在于俱睒弥城。曾作长者。能大舍施。作于檀主。所有资财。悉皆共他分张而用。白月黑月。八日十四及十五日。恒常受持八关斋戒。恒常精进守护身口。我作如是清净业已。今堕如是下贱婢胎。生而作奴。大王当知。以是因缘。我闻裸形迦叶道人。及前言臣。二人等语。是故悲泣啼哭不胜。亦知世间无有善道。

时鸯伽王。闻于裸形迦叶道人如是语已。从座而起。还至本宫。过彼夜后。聚集百官一切大臣。而告之言。卿等三人。从今日去。若有私窃善恶等事。慎莫问我。我今遣此难胜善意并及前言三大臣等。此等三人。聪明智慧。代我判事。

时鸯伽王。作是语已。入于一殿。名为妙色。在其中坐。经于七日。受五欲乐。放逸自恣纵情而住。过七日后。

时鸯伽王。有于一女。名曰意喜。身著种种杂色之衣。复以种种璎珞七宝庄严身已。向妙色殿。至父王边。到已顶礼父王之足。却坐一面。默然而住。时鸯伽王。告其女言。善意喜女。汝曾至彼园树林内游戏已不。其中多有种种树木。其树木上有诸华果。复有种种飞鸟作声。汝入彼中意乐已不。汝贪何等向我道之求愿当与。作是语已。问女所须。

时意喜女白父王言。善哉阿耶。女今身资无所乏少。唯欲启白阿耶一言。唯愿父王。听女咨谏。而说偈言。

父王我今欲布施  一切沙门婆罗门
恒至月生十五时  愿与我千金钱直

尔时鸯伽陀王。闻其女说如是语已。即还以偈报意喜女作如是言。

善女汝今至心听  我从智人如是闻
虽复欲施多种财  一切皆空无果报
汝今何故发此意  诳惑世间诸痴人
现在未来悉皆无  汝复何须过劳苦
痴女汝今不闻彼  迦叶说法正不差
实无造业及作人  一切人天善恶果
夜叉鬼神悉非有  父母眷属亦复无
略说八万四千生  如是烦恼乃能净
若过八万四千后  流转方无错乱心
犹如海潮依限期  间中未至不可预
但当任运待时到  何用强作世纷纭
迦叶所说汝当知  此事无有虚真实
无现及以未来世  汝今莫自独疲劳

尔时意喜女。闻父王鸯伽说是语已。心中不乐。即复以偈更白父言。

阿耶今是国之王  应以正法治天下
恶臣谄曲既无实  复劝王事愚痴师
迦叶及彼三大臣  其等所说非真正
父王此是恶知识  今者诈现知识形
自行邪道复误人  下贱愚痴何所别
其今不与王安乐  反教王作不善因
我昔曾闻是事来  现在我身亲自见
愚痴故来生于此  后复还得愚痴身
幽冥出已入幽冥  其后复还受幽冥
迦叶既是愚痴者  称其愚惑意所宣
王为人主统四方  知理达解世间事
云何如彼小儿辈  入邪小道迳中行
随逐意受亲近人  相学即便生染著
如箭被血所污已  入束展转更相涂
智者交往深自防  不狎恶伴诸朋友
虽身不作于诸罪  而常习近作罪人
久昵习学自相成  其后自然得恶响
是故犹如彼射垛  智者畏著罪亦然
莫与诸恶知识交  常亲智慧善知识
若诸众生身业净  经于八万四千生
屠儿杀害众命时  又如獦射钓鱼者
迦叶既似彼等辈  彼辈亦如迦叶俦
格量彼二一种齐  无有差别胜不如
如是无体理迦叶  愚痴盲冥空出家
执此虚妄为净因  八万四千生分毕
颠倒左转行失度  无智愚痴心意迷
若诸众生得净时  不应八万四千受
偷贼劫杀于人物  能与他作恶怨仇
迦叶共彼无有殊  彼与迦叶亦无异
众生若得于彼净  云何八万四千生
如是数取善恶时  上下及中平等者
一切无胜复无劣  亦复无有分别生
若诸众生得净修  经历八万四千处
彼人愚痴无有智  犹彼迦叶空出家
譬如炎炽大火燃  普烧尽诸所祭物
如是无智愚痴故  自烧一切功德山
大臣前言见未来  造作众罪无果报
彼于先世修福业  故今得受快乐心
若人造作众罪时  舍福自然受殃祸
如船在水中不出  以重沉没故不浮
更无有人能出之  即没水中常腐败
如人数数造诸罪  以造不息罪过多
如是即没地狱中  王此前言臣即是
以其罪患未成熟  其罪不久熟即知
罪熟即堕彼泥梨  犹如船在水中没
被诸苔衣所覆蔽  草重自举不能胜
船久如是益重牢  人造众罪亦复尔
渐渐久沈体转重  犹如人造善业因
速疾得向上界生  往昔造诸一切罪
今生如彼地种子  罪业尽已后渐生
若造诸善业报时  即自生于善果处

时意喜女。说是偈已。复更重白其父王言。父王当知。我自思惟。亦识宿命。所以者何。我忆往昔。七生在于摩伽陀国王舍城内。以恶知识相牵挽故。造多罪业。行于邪欲。侵他妇妾。受乐如天。大王当知。我于彼时。所造恶业。覆藏而住。如灰覆火。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舍身已后。又复生于金刚聚落富贵家。生彼处。生已值善知识。黑月白月。八日十四。及十五日。清净守护八禁斋法。恒常持戒。大王当知。我于彼处。既造善业。譬如安置种种伏藏。至于水界。牢固封治。即便停住。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亦舍身命。以昔遇缘造恶业故。有余未尽。即便堕落叫唤地狱。在于彼处。经多千年。受极苦厄。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罪业毕尽。舍身即生频那俱吒国土内。受白羝羊身。彼处生已。有诸王子。或驾车乘。或被鞍鞯。而骑我上。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既舍身已。复生于彼陀毗罗国。亦作羊身。彼处舍身。复受牛身。舍彼牛身。出山林中。受猕猴身。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舍猕猴身。还生于彼金刚国内。复受非男非女等身。彼处业尽。舍身即生忉利天上欢喜园中。与天帝释以为侍卫。

复次大王。我于彼处舍身之后。以昔护持月六斋戒得清净故。今日来生大王之家。资财巨富。无所乏少。而大王今可不自观此之因缘。从何而得如是功德。可不以昔造善业故今受此报如是以不。

尔时鸯伽陀王。如是共女意喜对说言论之时。有一天仙。名不那罗陀(隋言不叫唤)。从天上下观阎浮提。正当于彼鸯伽陀王宫殿之上。从虚空中。渐渐而下。尔时王女意喜见彼天仙如是自上而下。即从座起。更置高座。请彼天仙。坐于其上。是时天仙。安坐讫已。意喜顶礼天仙之足。合十指掌。向于天仙而咨白言。尊者天仙。世间颇有善恶果报诸业已不。颇有夜叉诸天以不。有父母不。有此彼世。有于沙门婆罗门不。唯愿天仙。为我解说。我此父王。不信是事。

尔时大天不那罗陀。即便反问鸯伽陀王。作如是言。大王云何。汝今意中。实不信于此事以不。王即白言。此事实然。天仙复言。大王当知。善恶果报一切皆有。亦有夜叉及以诸天。有父有母。有此彼世。有诸沙门及婆罗门。大王须信。我从天上下来至此。

尔时鸯伽陀王。语天仙言。尊者天仙。若有彼世。今日尊者可与于我五百金钱。我未来世。当偿尊者满足一千。时那罗陀天仙。向王而说偈言。

我今与王五百钱  须知王身有禁戒
若王心中无善行  因何未来偿一千
此世有人谄曲行  彼世相求何处得
智人不与彼等债  如是人辈债求难
堕于地狱猛火燃  或有诸鸟周匝食
云何来世能偿我  堕于地狱受苦时
利刀割截身不完  节节割时流脓血
苦恼暂时无歇息  云何还我一千钱
举手把利剥筋时  斫剉其身如斩蔗
支节无有完全处  云何还我一倍钱
严恶黑狗腻荼身  处处转动割截食
在于地狱无身肉  云何未来与倍钱
彼处有大利铁叉  狱坠数数钻其上
在于地狱手向下  云何与我一千钱
地狱多有剑树林  一一剑头十六刃
贯穿其上不暂住  谁能与我一倍钱
灰河地狱热沸流  速疾如风如箭射
入于其中受苦痛  云何与我一倍钱
吞热铁丸地狱中  或复融销赤铜汁
在于如是苦逼内  云何与我一倍钱
地狱有手如霔霖  各出热炎严炽火
割截支节无暂住  云何与我一倍钱
彼处可畏闇无明  日月光影所不照
在彼无智愚痴辈  云何与我一倍钱
大王舍此非法行  劝王行于如法事
王当作于如是习  后应不堕地狱中
东西南北所有来  沙门婆罗门乞索
王当充足与食饮  衣服汤药卧具房
彼等精进梵行人  沙门婆罗门取语
彼能救护王苦厄  犹如热雨伞盖遮
王作如是善业时  多有朋友相随顺
得至善路快乐处  神通中最得神通
如牛渡水直截流  若人把尾随得济
一切世间亦如是  逐直得直邪得邪
诸有人中行法行  凡人学行皆成胜

尔时鸯伽陀王。既闻说已。复还以偈白彼天仙那罗陀言。

大梵天仙哀愍我  犹如父母爱娇儿
唯愿数为我现来  若睹智人见善事
唯愿尊者见度脱  我没烦恼海甚深
我今无地可住行  唯尊作我归依处
唯愿大梵仙护我  我今覆面如蹈坑
地狱无量苦众多  我今一一依尊语

尔时大仙那罗陀天。还更以偈告鸯伽陀王如是言。

王今若造罪不息  憎嫉沙门婆罗门
断见颠倒既不除  我汝各各不相见
王若能行正法行  承事沙门婆罗门
精进持戒布施禅  我汝恒常得相见

时那罗陀大天仙神。为鸯伽陀大王说法。教令正见。心既回已。王意喜欢。顶礼天仙。合十指掌。右绕三匝。时那罗陀。即从座起。别鸯伽王。还本来处。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今应当知。尔时天仙那罗陀者。今见我身释迦文是。尔时彼王鸯伽陀者。见即今日优娄频螺迦叶身是。

尔时佛告诸比丘言。汝诸比丘。我于往昔。见彼优娄频螺迦叶。邪见炽盛。堕颠倒道。发精进心。教化令入于正道中。今日亦然。见其颠倒入邪道故。我以是发大精进力。为其出现五百种变神通教化。今其安住无上菩提。尽生死际。到无畏处。至涅槃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