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十五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耶输陀因缘品第三十八之二
尔时善觉大富长者。以诸亲族数数殷勤共相晓喻。乃至第三。苦切劝谏。而彼长者。意中不已。即将家僮。赍持大斧。簸箕锨锄。及诸锹钁。种种刀锯。诣彼树所。既到彼已。立于树前。而作是言。汝树当知。我从他闻。汝是神树。名所求愿一切皆得。若有人来求乞男女。悉皆果遂。而我无有一个儿息。心内愿乐。而不称可。今从汝乞。若令我得生于好男。我当来作如是供养。作是报答。必汝不能与我子者。我当将此大斧锹钁。斫掘汝树。根本枝条。一切悉却。终不放汝。乃至令如马蔺根须。而留残著。若掘到地。取汝根茎。叚叚斫断。取汝枝柯。片片剉切。斫截割已。札札晒干讫已。持火烧汝作灰。如灰尘已。或将汝灰。临急疾河。向水而掷。或将汝灰。对猛大风。吹令四散。

尔时彼树。有神依之。神闻此语生大恐怖。忧恼不欢。又作是念。我实不与他作男女。但人来者。自有业因。自有福力。而得男女。而彼等人。谓言此树能与男女。既得愿已。然后来报此树之恩。而彼树神。悲泣流泪。作如是言。此我生来所居之树。以彼长者不得子故。其必当坏毁我此树。而彼树神。于帝释天。恒常承事。

尔时彼神。速疾往诣天主帝释忉利天宫。到已长跪白帝释天。作如是言。依前长者求乞儿子得不。祸福善恶之语。大善天王。唯愿大天巧慧方便。早作如是精勤速疾。与彼长者端正之男。勿令于我此树磨灭。

尔时天主帝释大王。告树神曰。汝之树神。勿作是语。所以者何。今我亦复不能为于世间之人定与男女。但诸人辈。自有福因而得男女。其理虽然。汝之树神。少忍耐看。莫生忧恼。我当观察彼之长者有因缘不。时忉利天。有一天子。五衰相现。不久定当堕落世间。五衰相何。一者彼天头上妙花。忽然萎黄。二者彼天。自身腋下。汗汁流出。三者彼天。所著衣裳。垢腻不净。四者彼天。身体威光。自然变改。五者彼天。常所居停。微妙宝床。忽然不乐。东西移徙。

尔时天主释提桓因。语彼天子。作如是言。善汝天子。若知时者。汝有善缘。植众善本。常不放逸。谨慎畏罪。无诸过患。不造诸非。又复未曾作重恶业。直以嫉妒。汝今应当退失此处。必生人间于一善处。

尔时天子。白帝释言。愿闻其处。帝释报言。今此下方阎浮提地。有一大城。名波罗奈。而彼城有一大长者。名曰善觉。彼长者家。大富饶财。多有势力。乃至一切无所乏少。而彼无子。汝今发心。往波罗奈。为彼作儿。

时是天子。于过去世。得天子身。种诸善根。而作生死。解脱因缘。面向涅槃。背于烦恼。不取诸有。不爱一切有为中生。而彼一生。欲取漏尽。欲证圣道。而彼天子。咨帝释言。大善天王。我今不欲处在居家以受世乐。

又复护明菩萨大士。不久从彼兜率天下。降神生于迦毗罗城释种姓内。净饭王宫。大夫人边。右胁入胎。月满而生。生已弃舍王位出家。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当转无上法轮。我意欲于彼菩萨边修行梵行。而彼长者。居家大有资财珍宝。多诸势力。乃至一切种种丰饶。而其彼家放逸之处。我意不愿向彼而生。

尔时天主帝释大王。语彼天子作如是言。汝但乞愿求生彼家。护明菩萨。不久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当转无上法轮。我于彼时。自当成就汝出家缘。亦助佐汝出家之事。时彼天子。报帝释言。善哉天王。若于彼时。王能如是佐助于我发心因缘。令得成就。当生彼家。

尔时天主帝释大王。报彼尼拘陀树神言。汝善树神。若知时者。汝当速报彼长者知。而语之言。善哉长者。汝所乞愿。不久当生端正之子。生已不久舍家出家。当作沙门。

尔时树神。从帝释边。闻此语已。心大欢喜。踊跃充遍。不能自胜。速往诣彼大长者家。到已在空。隐身不现。语长者言。大善长者。汝必当生智慧端正福德之子。但其生己。不久定应舍家出家而作沙门。

尔时长者。报树神言。善哉天神。但愿我生。我当方便不令舍家而作沙门。时彼天子。从忉利天。堕落下来。与大长者妇腹受胎。既受胎已。彼妇即觉语长者言。大善长者。应须欢喜。我已受胎。

尔时长者。闻是语已。即为其妇。立于最上将息之法。最上敷设。最上庄严。最上供承。最上饮食。最上服饰。而供给之。令其玩弄。

尔时长者。于波罗奈四城门外。衢道陌头多人处所。立无遮会。有来索者。求食与食。须饮与饮。欲鬘与鬘。索香与香。或须涂香。即与涂香。须床敷者。即与床敷。须资生者。悉具与之。时其家内所有财物。皆收内库。一切酒坊。一切屠舍。并皆除断。

时长者妇。或满九月。或满十月。其胎成熟。产一男儿。极大端正。可喜少双。身体色黄。犹如金柱。头顶团圆。犹如伞盖。鼻如鹦鹉。长臂下垂。支节端直。诸根悉具。肌肉柔和。犹生酥抟。彼子生已。其上自然化出微妙七宝之盖。而诸世人所见之者。皆大唱言。希有昔来未曾睹见。

尔时长者。为彼童子。立四乳母。一者抱持。二者洗浴。三者与乳。四者共戏。童子生后。长者恒于四城门外及交道头。立无遮会。如前所设。又复集聚内外眷属。而语之言。我今已生如是儿子。汝等立名。其眷属等。相共平量。此子初生。上有宝盖。自然出现。以是因缘。名闻流布。遍于一切。是故此子。应名上伞。于是后人相共称唤。为耶输陀(耶输陀者隋言上伞)。其耶输陀。于父母边。唯止一子。父母爱念。不曾离心。眼欲恒看。目前养育。令其增长易观易畜。而有偈说。

福德之人疾增长  犹如良地莳果栽
薄运少佑无相人  似于道头种诸树

而彼童子。渐渐长成。既能行走。后依家法。教诸技能。使学作业。所谓书算。及造印记。出财与他。从外受入。货易兴贩。染诸色缯。衣服裁缝。别诸香类。识达五谷。了别七珍及诸宝物。诸如是等。一切皆练。无不洞晓。工巧辩捷。利智聪明。悉皆成就。无人与等。及至年大。欲遣别停。

尔时其父。为彼童子。造立三堂。一拟冬坐。二拟春秋两时而坐。三拟夏坐。拟冬坐堂。一向温暖。拟夏坐者。一向风凉。拟于春秋二时坐者。不热不寒。调和处中。其三堂内。所有器服。皆是众宝之所杂成。所有饮食。最美最甘。心所乐见。其诸衣服。种种庄严。复以众杂末香涂香。种种安置。立诸婇女。端正可喜。使相娱乐。于其宫内。堂殿前立种种阶道。一一阶道。有五百人。擎五百宝案。日初出时。则便安施。日没已后。还擎收却。

其堂周匝。有五百人。防护守视。身体皆著牢固铠甲。手执刀棒。或持铁轮三叉戟等。以用拟备。其三等堂。各各如是。畏耶输陀童子忽然舍弃出家。其堂内外。门户关钥。皆悉牢固。其彼诸门开闭之声。闻半由旬。

时耶输陀。在彼堂殿。具足而受五欲快乐。逍遥嬉戏。于时世尊。在波罗奈。初转无上法轮之后。帝释天王。从天上下。至耶输陀宫殿之中。到已发觉耶输陀言。仁耶输陀。仁今时至。必应不久舍家出家。时耶输陀。闻帝释天如是言已。嘿然而受。既默受已。天晓之时。索驷马车。欲往园中观看善地。

尔时世尊。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安庠而入波罗奈城欲乞于食。即以长老阿奢踰时。用为侍者。其耶输陀。遥见如来向前而来。威仪端正。行步沉审。身体具足。诸相庄严。犹如虚空。满于星宿。见已心生欢喜清净。以内欢喜清净之心。从车而下顶礼佛足。围绕三匝。绕已还上车中而行。其耶输陀。见于如来回还未久。时佛知彼清净之心。即便微笑。放于光明。尔时长老阿奢踰时。整衣而立。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十指掌。向于如来。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何因缘故。微笑放光。

尔时佛告阿奢踰时。作如是言。汝比丘。见此耶输陀童子以不。其至我边。顶礼于我。三匝绕我。还退上车。阿奢踰时即白佛言。唯然世尊。我向已见。佛复告言。汝今谛听。此耶输陀大善男子。今夜决定舍家出家。至于我边。乞作沙门。作沙门已。不久而得阿罗汉果。

时耶输陀。至园苑内。观于善地。次第经行。时天帝释。以神通力。即化作一死妇女尸。其身膖胀。将欲烂坏。蝇蛆杂虫。处处唼食。时耶输陀。见彼死尸如是臭烂。见已心生污癞之想。而自念言。是臭烂身。有何可乐。生于著心。而自放逸。复于此中。生于乐想。今已脓烂。即口唱言。我今不乐臭秽乐也。欲还至家。而彼童子。从苑内出。还入己堂。而彼在初夜欲眠睡。时天帝释。以神通力。令诸婇女悉皆著睡。而其家内。处处然灯。犹如臂大。堂堂尽照。令明不断。

尔时世尊。当于彼夜。作如是念。今夜之中。其耶输陀大善男子。决定勇猛。舍家出家。求作沙门。如是念已。至于一河。名波罗那(隋言断除)。渡至彼岸。自取草铺。既铺草已。结加趺坐。欲一夜眠。心为慈愍其耶输陀善男子故。

时耶输陀。正著睡眠。自然忽觉。而见堂内。处处安置臂许灯明。见诸婇女悉著睡眠。或有婇女。颈悬小鼓。或有婇女。挟于瑟琶。或有婇女。挟于五弦。或有婇女抱持箜篌。或有婇女。以臂抱鼓。或有婇女。手执箫笛诸音声等。或有婇女。露于半身。喘息而眠。或有婇女。头髻解散。倾侧而眠。或有婇女。流于涕唾不净而眠。或有婇女。口齿相咬。作声而眠。或有婇女覆面而眠。或有婇女。仰面而眠。其耶输陀。见于堂内诸婇女眠如是满地。犹若死尸。一种无异。见已即生厌离之想。生大患想。心中乐欲。求涅槃想。心欲建立。向涅槃想。而作是念。谓此大是恐怖之处。咄此大是扰乱不安怨嫌之处。时耶输陀。如是见已。从其卧床。忽然而起。脚著革屣。众宝所成。论其价直。足二百千。著已意念。从堂欲下。至堂基边。而无阶道。时天帝释。即将阶道。立著其前。身放光明。而此光明。普照其家。

时耶输陀。见此明已。从堂而出。渐至父宫诸婇女边。到已见父所卧堂内。用好香油。以为灯明。其炷如臂。回地及柱。处处皆安。见诸婇女。皆著睡眠。悬抱乐器乃至如上。犹如死人在尸陀林。见已生于厌离之想。乃至生于极大恐怖。

时耶输陀。从父堂出。渐至外门。见外门关。钥锁甚牢。而开门时。其声远彻闻半由旬。时天帝释。速疾开门。隐没彼门。不令作声。畏耶输陀。出家之时有诸障碍。

时耶输陀。从家出已。至大城门。其门名跋陀罗婆提(隋言贤主)。既到于彼贤主城门。其门关闭门关甚牢。声音远闻。亦半由旬。时天帝释。一念之顷。开于彼门。又隐彼声。不令他闻。心如是念。勿令有人障耶输陀出家因缘。

时耶输陀。从城门出。渐渐至于波罗那河。尔时彼河水忽暴涨。弥岸平满。一切诸鸟。平头而饮。时天帝释。即便隐灭彼之光明。时耶输陀。至河此岸。即便停住。而口中唱。谓此大患。咄大恐怖。

尔时世尊。在河彼岸。露地经行。尔时世尊。为怜愍彼耶输陀故。身放光明。以金色臂。展手而向耶输陀边。作如是言。善来善来。汝耶输陀。此处无患。此处无畏。此处安乐。此处自在。而有偈说。

如来既见彼心已  而口呼唱如是言
汝来汝来耶输陀  取此无畏涅槃路
世尊无所而不见  世尊无所而不知
是故能知于彼心  故言世尊诸明具

时耶输陀。闻于世尊如是语已。即免一切心诸忧苦。即得心定。譬如有人后春行路。被诸热恼。疲极饥渴。忽值一池。其水凉冷。入于其内。澡洗饮水。除灭一切热恼诸苦。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大善男子。闻佛如是安慰言已。即灭一切诸心忧恼。心得寂定。

时耶输陀大善男事。心生欢喜。踊跃无量。遍满其体。不能自胜。脱彼众宝所成革屣直二百千。弃已步入波罗那河。譬如有人舍于涕唾。无复心念即背而行。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弃舍革屣。亦复如是。步入河渡。尔时彼河水故为浅。

时耶输陀。善渡河已。至于彼岸。到世尊所。而耶输陀。遥见世尊。威仪整顿。容止可观。诸根寂静。心意正定。乃至身以三十二相之所庄严。犹如虚空遍满星宿。见已复生清净欢喜。生欢喜已。渐到佛所。到佛所已。顶礼佛足。却住一面。

尔时世尊。见耶输陀却一面已。即便为其次第说法。所谓说于布施之行。持戒之行复说生天因缘之行。五欲罪患。诸漏未尽。尚有烦恼。赞叹出家清净之法。而世尊知耶输陀心已生欢喜。已生希有心得柔软。心得无碍堪可受法。

尔时世尊。以佛所有令他喜言。令得道言。而向说法。所谓苦集灭道四谛。向耶输陀。如是说时。时耶输陀。即于彼坐。远离尘垢。尽烦恼界。离烦恼已。于诸法中。生净法眼。所有结惑。皆灭除尽。如实证知。譬如净衣无诸黑缕。人色即受。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善男子心。即于彼坐。远离尘垢。尽诸烦恼。乃至如实悉皆证知。

时耶输陀善男子妇。睡眠既觉。于其床上。忽然不见夫耶输陀。彼心亿念耶输陀故。兼复渴仰。思迟恋慕。即便往诣输陀母边。到已白言。圣母。今知圣母爱子耶输陀不。新妇昨夜。眠觉求觅。忽尔不见。不知何去。

尔时圣母。闻是语已。怜忆爱念耶输陀故。啼泪懊恼。急疾往诣耶输陀父大长者边。到已即白大长者言。长者。今知仁所爱子耶输陀不。一一皆如新妇所说。

尔时长者。闻其宫中失耶输陀。以忆念子耶输陀故。遣使速往智慧人边。或算师边。博戏人边。或淫女家。而告之言。汝等人辈。宜速急疾往如是处求觅我子耶输陀来。

尔时使者。向波罗奈城四衢道。振铃而唱。如是告言。若当有人能向我。道见耶输陀。知耶输陀所在之处。所行之处。令我得见。令我得闻。我乞彼人百千价物。即于后夜。教开城门。遣使疾驰。而遍告言。汝等城外速疾往求我耶输陀。

尔时长者耶输陀父。当于彼夜天欲晓时。愁忧怅怏。啼哭泣泪。速疾往向跋陀罗提城门之边。到已即出。渐渐行见其耶输陀革屣踪迹。见已寻逐革屣迹行。尽其迹已。于河岸上。见二百千价直革屣。少得本心。即作是念。我所爱子耶输陀者。今应不死。出大喘息。心口念言。若其身死。此之革屣。久应无有。

时彼长者。见革屣已。不触不缘。弃舍而去。譬如有人。见他涕唾。不观不念。弃舍而过。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善男子父。见彼七宝所成一双革屣。弃舍而过。即便渡彼波罗那河。寻求其子。尔时世尊。河边遥见其耶输陀善男子父向佛而来。世尊见已。作如是念。此耶输陀善男子父。既来求子。以爱念故。或能仓卒不避好恶。抱耶输陀善男子身。我可出变化神通。若作神通变化之事。而耶输陀善男子父。在于此处。唯得以眼见耶输陀善男子面。即便停住。勿令相触。

时耶输陀善男子父。遥见世尊。威仪齐整。端正可喜。乃至譬如虚空中星庄严日月。心生欢喜。以欢喜心。往诣佛所。到佛所已。即白佛言。善哉善哉。大德沙门。颇见我子耶输陀者来此以不。

尔时佛告彼长者言。大富长者。汝若知时。且少安坐。不久当得见耶输陀。时彼长者。作如是念。此大沙门。应不妄语。所言应实。闻此语已。心生欢喜。踊跃允遍。不能自胜。顶礼佛足。却住一面。住一面已。

尔时世尊。即为长者。次第方便。如应说法所谓行檀。及结使法悉皆灭已。如实证知。譬如净衣易受染色。如是如是。时彼长者即于彼坐。远离尘垢。如实证知。于诸法中。得法眼净。渡烦恼海。越诸鄣碍。无复疑心。到无畏处。不从他闻。于世尊边。得闻法教。受佛归依。受法归依。受僧归依。并受五戒。

尔时人间彼大长者。最在初首。为优婆塞。人身之中。以三白成三归依者。谓耶输陀善男子父。其耶输陀善男子父于说法时。如是证见。如是观行。得于道迹。见漏皆尽。一切法中。心得解脱。

尔时世尊。作如是念。其耶输陀善男子父。闻法见知。如实漏尽。心得解脱。不应在家受诸五欲。如昔在家。我今还可摄于神通。尔时世尊。即摄神通。摄神通已。耶输陀父即于彼坐。得见其子。见已而告耶输陀言。子耶输陀。汝母忆汝受大苦恼。为汝故哭。为汝故悲。莫复为汝而取命终。汝可至彼与于彼命。作是语已。其耶输陀善男子。即观如来面。

尔时世尊。即便告彼耶输陀父。作如是言。汝大长者。于意云何。若有学人。已学诸智。已学见法。彼闻法时。证知漏尽。心得解脱。彼若回心入于本家。能更复受五欲以不。长者报言。不也世尊。

尔时世尊告长者言。其耶输陀善男子。今已学智见。证于诸法。如汝无异。今耶输陀。闻说法时。证得道迹。诸漏已尽。心净解脱。佛告长者。此耶输陀善男子。今不应还归住于家内受五欲事如昔在家。尔时长者即白佛言。善哉世尊。耶输陀今生于人间。善得大利。善生世间。诸漏灭尽。心得解脱。

尔时世尊见耶输陀善男子身。以诸璎珞而庄严体。即说偈言。

以诸璎珞庄严身  寂定其心证于法
调伏诸根悉清净  于诸众生起大悲
若能如是谛实行  是则名为真梵行
亦名沙门释种子  是亦名为比丘僧

时耶输陀善男子父。即白佛言。善哉世尊。愿受我请。布施饮食。及耶输陀善男子等。尔时世尊于长者边。嘿然受请。为欲怜愍于长者故。

尔时长者既见世尊嘿然受请。从座而起。顶礼佛足。围绕三匝。辞佛而去。是时长者去未久间。其耶输陀大善男子。从坐而起。顶礼佛足。胡跪合掌。而白佛言。善哉世尊。唯愿世尊。与我出家。受具足戒。

尔时佛告耶输陀言。善来比丘。汝今于我所说法中。行于梵行。正尽诸漏。佛说是已。时其长老耶输陀身。即成出家。得具足戒。为大沙门。当于是时。此世间中。七阿罗汉。一是世尊。及五比丘。耶输陀等。

尔时世尊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命耶输陀。用为侍者。向其父家。到彼家已。铺座而坐是时长老耶输陀母。并及长老耶输陀妇。来向佛边。到佛所已。顶礼佛足。却坐一面。退一面已。世尊次第而为说法。所谓如是说布施行。乃至清净。如来悉知彼等一切心生欢喜清净柔软心无障碍。

尔时世尊。所有诸佛。令欢喜法。所谓苦谛。及苦集谛。苦灭得道。世尊为彼说是法时。彼等于坐。远离诸尘。得清净智。烦恼界尽。于诸法中。得净法眼。所有垢法。诸可灭法。一切知已。皆悉灭尽。如实证知。譬如净衣无有垢腻。随所染入。而受其色。如是如是。彼等眷属。坐于彼座。远离尘垢。所有垢法。皆悉灭已。如实证知。彼等妇人。既见诸法。得证深入。到诸法边。渡烦恼圹。得无疑畏。不从他人说法听证。世尊教中。得知见已。归依佛法。及归依僧。即受五戒。

尔时世间。当于是日。最初人中。三归受戒。先得成为优婆夷者。所谓长老耶输陀母。并及长老耶输陀妇。所有一切诸眷属等。

尔时善觉大富长者。既闻世尊为其眷属如应说法。闻已欢喜。即起办食。长者及妻。并其新妇。自手将好种种美食。奉供养佛及耶输陀。所谓舐[口*束]咋啖[口*专]唼。其所施食。悉皆充足。恣意饱食。

尔时长老耶输陀父善觉长者妇及新妇。见佛食讫收衣摄钵。洗于手足。如是清净安坐竟已。人别各自将一小铺次第相随来向佛前依大小坐。尔时世尊既见善觉长者眷属如法而来坐于前已。如来慈愍。为欲度脱使离苦恼。是故为其如应说法。彼闻法已。心生欢喜。信心炽盛。威德增上。尔时彼等既听法已。乃至一切心生欢喜。如是知已。尔时世尊即从坐起。其耶输陀即随佛行。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十五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十五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十五

佛本行集经卷第三十五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耶输陀因缘品第三十八之二
尔时善觉大富长者。以诸亲族数数殷勤共相晓喻。乃至第三。苦切劝谏。而彼长者。意中不已。即将家僮。赍持大斧。簸箕锨锄。及诸锹钁。种种刀锯。诣彼树所。既到彼已。立于树前。而作是言。汝树当知。我从他闻。汝是神树。名所求愿一切皆得。若有人来求乞男女。悉皆果遂。而我无有一个儿息。心内愿乐。而不称可。今从汝乞。若令我得生于好男。我当来作如是供养。作是报答。必汝不能与我子者。我当将此大斧锹钁。斫掘汝树。根本枝条。一切悉却。终不放汝。乃至令如马蔺根须。而留残著。若掘到地。取汝根茎。叚叚斫断。取汝枝柯。片片剉切。斫截割已。札札晒干讫已。持火烧汝作灰。如灰尘已。或将汝灰。临急疾河。向水而掷。或将汝灰。对猛大风。吹令四散。

尔时彼树。有神依之。神闻此语生大恐怖。忧恼不欢。又作是念。我实不与他作男女。但人来者。自有业因。自有福力。而得男女。而彼等人。谓言此树能与男女。既得愿已。然后来报此树之恩。而彼树神。悲泣流泪。作如是言。此我生来所居之树。以彼长者不得子故。其必当坏毁我此树。而彼树神。于帝释天。恒常承事。

尔时彼神。速疾往诣天主帝释忉利天宫。到已长跪白帝释天。作如是言。依前长者求乞儿子得不。祸福善恶之语。大善天王。唯愿大天巧慧方便。早作如是精勤速疾。与彼长者端正之男。勿令于我此树磨灭。

尔时天主帝释大王。告树神曰。汝之树神。勿作是语。所以者何。今我亦复不能为于世间之人定与男女。但诸人辈。自有福因而得男女。其理虽然。汝之树神。少忍耐看。莫生忧恼。我当观察彼之长者有因缘不。时忉利天。有一天子。五衰相现。不久定当堕落世间。五衰相何。一者彼天头上妙花。忽然萎黄。二者彼天。自身腋下。汗汁流出。三者彼天。所著衣裳。垢腻不净。四者彼天。身体威光。自然变改。五者彼天。常所居停。微妙宝床。忽然不乐。东西移徙。

尔时天主释提桓因。语彼天子。作如是言。善汝天子。若知时者。汝有善缘。植众善本。常不放逸。谨慎畏罪。无诸过患。不造诸非。又复未曾作重恶业。直以嫉妒。汝今应当退失此处。必生人间于一善处。

尔时天子。白帝释言。愿闻其处。帝释报言。今此下方阎浮提地。有一大城。名波罗奈。而彼城有一大长者。名曰善觉。彼长者家。大富饶财。多有势力。乃至一切无所乏少。而彼无子。汝今发心。往波罗奈。为彼作儿。

时是天子。于过去世。得天子身。种诸善根。而作生死。解脱因缘。面向涅槃。背于烦恼。不取诸有。不爱一切有为中生。而彼一生。欲取漏尽。欲证圣道。而彼天子。咨帝释言。大善天王。我今不欲处在居家以受世乐。

又复护明菩萨大士。不久从彼兜率天下。降神生于迦毗罗城释种姓内。净饭王宫。大夫人边。右胁入胎。月满而生。生已弃舍王位出家。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当转无上法轮。我意欲于彼菩萨边修行梵行。而彼长者。居家大有资财珍宝。多诸势力。乃至一切种种丰饶。而其彼家放逸之处。我意不愿向彼而生。

尔时天主帝释大王。语彼天子作如是言。汝但乞愿求生彼家。护明菩萨。不久当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当转无上法轮。我于彼时。自当成就汝出家缘。亦助佐汝出家之事。时彼天子。报帝释言。善哉天王。若于彼时。王能如是佐助于我发心因缘。令得成就。当生彼家。

尔时天主帝释大王。报彼尼拘陀树神言。汝善树神。若知时者。汝当速报彼长者知。而语之言。善哉长者。汝所乞愿。不久当生端正之子。生已不久舍家出家。当作沙门。

尔时树神。从帝释边。闻此语已。心大欢喜。踊跃充遍。不能自胜。速往诣彼大长者家。到已在空。隐身不现。语长者言。大善长者。汝必当生智慧端正福德之子。但其生己。不久定应舍家出家而作沙门。

尔时长者。报树神言。善哉天神。但愿我生。我当方便不令舍家而作沙门。时彼天子。从忉利天。堕落下来。与大长者妇腹受胎。既受胎已。彼妇即觉语长者言。大善长者。应须欢喜。我已受胎。

尔时长者。闻是语已。即为其妇。立于最上将息之法。最上敷设。最上庄严。最上供承。最上饮食。最上服饰。而供给之。令其玩弄。

尔时长者。于波罗奈四城门外。衢道陌头多人处所。立无遮会。有来索者。求食与食。须饮与饮。欲鬘与鬘。索香与香。或须涂香。即与涂香。须床敷者。即与床敷。须资生者。悉具与之。时其家内所有财物。皆收内库。一切酒坊。一切屠舍。并皆除断。

时长者妇。或满九月。或满十月。其胎成熟。产一男儿。极大端正。可喜少双。身体色黄。犹如金柱。头顶团圆。犹如伞盖。鼻如鹦鹉。长臂下垂。支节端直。诸根悉具。肌肉柔和。犹生酥抟。彼子生已。其上自然化出微妙七宝之盖。而诸世人所见之者。皆大唱言。希有昔来未曾睹见。

尔时长者。为彼童子。立四乳母。一者抱持。二者洗浴。三者与乳。四者共戏。童子生后。长者恒于四城门外及交道头。立无遮会。如前所设。又复集聚内外眷属。而语之言。我今已生如是儿子。汝等立名。其眷属等。相共平量。此子初生。上有宝盖。自然出现。以是因缘。名闻流布。遍于一切。是故此子。应名上伞。于是后人相共称唤。为耶输陀(耶输陀者隋言上伞)。其耶输陀。于父母边。唯止一子。父母爱念。不曾离心。眼欲恒看。目前养育。令其增长易观易畜。而有偈说。

福德之人疾增长  犹如良地莳果栽
薄运少佑无相人  似于道头种诸树

而彼童子。渐渐长成。既能行走。后依家法。教诸技能。使学作业。所谓书算。及造印记。出财与他。从外受入。货易兴贩。染诸色缯。衣服裁缝。别诸香类。识达五谷。了别七珍及诸宝物。诸如是等。一切皆练。无不洞晓。工巧辩捷。利智聪明。悉皆成就。无人与等。及至年大。欲遣别停。

尔时其父。为彼童子。造立三堂。一拟冬坐。二拟春秋两时而坐。三拟夏坐。拟冬坐堂。一向温暖。拟夏坐者。一向风凉。拟于春秋二时坐者。不热不寒。调和处中。其三堂内。所有器服。皆是众宝之所杂成。所有饮食。最美最甘。心所乐见。其诸衣服。种种庄严。复以众杂末香涂香。种种安置。立诸婇女。端正可喜。使相娱乐。于其宫内。堂殿前立种种阶道。一一阶道。有五百人。擎五百宝案。日初出时。则便安施。日没已后。还擎收却。

其堂周匝。有五百人。防护守视。身体皆著牢固铠甲。手执刀棒。或持铁轮三叉戟等。以用拟备。其三等堂。各各如是。畏耶输陀童子忽然舍弃出家。其堂内外。门户关钥。皆悉牢固。其彼诸门开闭之声。闻半由旬。

时耶输陀。在彼堂殿。具足而受五欲快乐。逍遥嬉戏。于时世尊。在波罗奈。初转无上法轮之后。帝释天王。从天上下。至耶输陀宫殿之中。到已发觉耶输陀言。仁耶输陀。仁今时至。必应不久舍家出家。时耶输陀。闻帝释天如是言已。嘿然而受。既默受已。天晓之时。索驷马车。欲往园中观看善地。

尔时世尊。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安庠而入波罗奈城欲乞于食。即以长老阿奢踰时。用为侍者。其耶输陀。遥见如来向前而来。威仪端正。行步沉审。身体具足。诸相庄严。犹如虚空。满于星宿。见已心生欢喜清净。以内欢喜清净之心。从车而下顶礼佛足。围绕三匝。绕已还上车中而行。其耶输陀。见于如来回还未久。时佛知彼清净之心。即便微笑。放于光明。尔时长老阿奢踰时。整衣而立。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十指掌。向于如来。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何因缘故。微笑放光。

尔时佛告阿奢踰时。作如是言。汝比丘。见此耶输陀童子以不。其至我边。顶礼于我。三匝绕我。还退上车。阿奢踰时即白佛言。唯然世尊。我向已见。佛复告言。汝今谛听。此耶输陀大善男子。今夜决定舍家出家。至于我边。乞作沙门。作沙门已。不久而得阿罗汉果。

时耶输陀。至园苑内。观于善地。次第经行。时天帝释。以神通力。即化作一死妇女尸。其身膖胀。将欲烂坏。蝇蛆杂虫。处处唼食。时耶输陀。见彼死尸如是臭烂。见已心生污癞之想。而自念言。是臭烂身。有何可乐。生于著心。而自放逸。复于此中。生于乐想。今已脓烂。即口唱言。我今不乐臭秽乐也。欲还至家。而彼童子。从苑内出。还入己堂。而彼在初夜欲眠睡。时天帝释。以神通力。令诸婇女悉皆著睡。而其家内。处处然灯。犹如臂大。堂堂尽照。令明不断。

尔时世尊。当于彼夜。作如是念。今夜之中。其耶输陀大善男子。决定勇猛。舍家出家。求作沙门。如是念已。至于一河。名波罗那(隋言断除)。渡至彼岸。自取草铺。既铺草已。结加趺坐。欲一夜眠。心为慈愍其耶输陀善男子故。

时耶输陀。正著睡眠。自然忽觉。而见堂内。处处安置臂许灯明。见诸婇女悉著睡眠。或有婇女。颈悬小鼓。或有婇女。挟于瑟琶。或有婇女。挟于五弦。或有婇女抱持箜篌。或有婇女。以臂抱鼓。或有婇女。手执箫笛诸音声等。或有婇女。露于半身。喘息而眠。或有婇女。头髻解散。倾侧而眠。或有婇女。流于涕唾不净而眠。或有婇女。口齿相咬。作声而眠。或有婇女覆面而眠。或有婇女。仰面而眠。其耶输陀。见于堂内诸婇女眠如是满地。犹若死尸。一种无异。见已即生厌离之想。生大患想。心中乐欲。求涅槃想。心欲建立。向涅槃想。而作是念。谓此大是恐怖之处。咄此大是扰乱不安怨嫌之处。时耶输陀。如是见已。从其卧床。忽然而起。脚著革屣。众宝所成。论其价直。足二百千。著已意念。从堂欲下。至堂基边。而无阶道。时天帝释。即将阶道。立著其前。身放光明。而此光明。普照其家。

时耶输陀。见此明已。从堂而出。渐至父宫诸婇女边。到已见父所卧堂内。用好香油。以为灯明。其炷如臂。回地及柱。处处皆安。见诸婇女。皆著睡眠。悬抱乐器乃至如上。犹如死人在尸陀林。见已生于厌离之想。乃至生于极大恐怖。

时耶输陀。从父堂出。渐至外门。见外门关。钥锁甚牢。而开门时。其声远彻闻半由旬。时天帝释。速疾开门。隐没彼门。不令作声。畏耶输陀。出家之时有诸障碍。

时耶输陀。从家出已。至大城门。其门名跋陀罗婆提(隋言贤主)。既到于彼贤主城门。其门关闭门关甚牢。声音远闻。亦半由旬。时天帝释。一念之顷。开于彼门。又隐彼声。不令他闻。心如是念。勿令有人障耶输陀出家因缘。

时耶输陀。从城门出。渐渐至于波罗那河。尔时彼河水忽暴涨。弥岸平满。一切诸鸟。平头而饮。时天帝释。即便隐灭彼之光明。时耶输陀。至河此岸。即便停住。而口中唱。谓此大患。咄大恐怖。

尔时世尊。在河彼岸。露地经行。尔时世尊。为怜愍彼耶输陀故。身放光明。以金色臂。展手而向耶输陀边。作如是言。善来善来。汝耶输陀。此处无患。此处无畏。此处安乐。此处自在。而有偈说。

如来既见彼心已  而口呼唱如是言
汝来汝来耶输陀  取此无畏涅槃路
世尊无所而不见  世尊无所而不知
是故能知于彼心  故言世尊诸明具

时耶输陀。闻于世尊如是语已。即免一切心诸忧苦。即得心定。譬如有人后春行路。被诸热恼。疲极饥渴。忽值一池。其水凉冷。入于其内。澡洗饮水。除灭一切热恼诸苦。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大善男子。闻佛如是安慰言已。即灭一切诸心忧恼。心得寂定。

时耶输陀大善男事。心生欢喜。踊跃无量。遍满其体。不能自胜。脱彼众宝所成革屣直二百千。弃已步入波罗那河。譬如有人舍于涕唾。无复心念即背而行。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弃舍革屣。亦复如是。步入河渡。尔时彼河水故为浅。

时耶输陀。善渡河已。至于彼岸。到世尊所。而耶输陀。遥见世尊。威仪整顿。容止可观。诸根寂静。心意正定。乃至身以三十二相之所庄严。犹如虚空遍满星宿。见已复生清净欢喜。生欢喜已。渐到佛所。到佛所已。顶礼佛足。却住一面。

尔时世尊。见耶输陀却一面已。即便为其次第说法。所谓说于布施之行。持戒之行复说生天因缘之行。五欲罪患。诸漏未尽。尚有烦恼。赞叹出家清净之法。而世尊知耶输陀心已生欢喜。已生希有心得柔软。心得无碍堪可受法。

尔时世尊。以佛所有令他喜言。令得道言。而向说法。所谓苦集灭道四谛。向耶输陀。如是说时。时耶输陀。即于彼坐。远离尘垢。尽烦恼界。离烦恼已。于诸法中。生净法眼。所有结惑。皆灭除尽。如实证知。譬如净衣无诸黑缕。人色即受。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善男子心。即于彼坐。远离尘垢。尽诸烦恼。乃至如实悉皆证知。

时耶输陀善男子妇。睡眠既觉。于其床上。忽然不见夫耶输陀。彼心亿念耶输陀故。兼复渴仰。思迟恋慕。即便往诣输陀母边。到已白言。圣母。今知圣母爱子耶输陀不。新妇昨夜。眠觉求觅。忽尔不见。不知何去。

尔时圣母。闻是语已。怜忆爱念耶输陀故。啼泪懊恼。急疾往诣耶输陀父大长者边。到已即白大长者言。长者。今知仁所爱子耶输陀不。一一皆如新妇所说。

尔时长者。闻其宫中失耶输陀。以忆念子耶输陀故。遣使速往智慧人边。或算师边。博戏人边。或淫女家。而告之言。汝等人辈。宜速急疾往如是处求觅我子耶输陀来。

尔时使者。向波罗奈城四衢道。振铃而唱。如是告言。若当有人能向我。道见耶输陀。知耶输陀所在之处。所行之处。令我得见。令我得闻。我乞彼人百千价物。即于后夜。教开城门。遣使疾驰。而遍告言。汝等城外速疾往求我耶输陀。

尔时长者耶输陀父。当于彼夜天欲晓时。愁忧怅怏。啼哭泣泪。速疾往向跋陀罗提城门之边。到已即出。渐渐行见其耶输陀革屣踪迹。见已寻逐革屣迹行。尽其迹已。于河岸上。见二百千价直革屣。少得本心。即作是念。我所爱子耶输陀者。今应不死。出大喘息。心口念言。若其身死。此之革屣。久应无有。

时彼长者。见革屣已。不触不缘。弃舍而去。譬如有人。见他涕唾。不观不念。弃舍而过。如是如是。其耶输陀善男子父。见彼七宝所成一双革屣。弃舍而过。即便渡彼波罗那河。寻求其子。尔时世尊。河边遥见其耶输陀善男子父向佛而来。世尊见已。作如是念。此耶输陀善男子父。既来求子。以爱念故。或能仓卒不避好恶。抱耶输陀善男子身。我可出变化神通。若作神通变化之事。而耶输陀善男子父。在于此处。唯得以眼见耶输陀善男子面。即便停住。勿令相触。

时耶输陀善男子父。遥见世尊。威仪齐整。端正可喜。乃至譬如虚空中星庄严日月。心生欢喜。以欢喜心。往诣佛所。到佛所已。即白佛言。善哉善哉。大德沙门。颇见我子耶输陀者来此以不。

尔时佛告彼长者言。大富长者。汝若知时。且少安坐。不久当得见耶输陀。时彼长者。作如是念。此大沙门。应不妄语。所言应实。闻此语已。心生欢喜。踊跃允遍。不能自胜。顶礼佛足。却住一面。住一面已。

尔时世尊。即为长者。次第方便。如应说法所谓行檀。及结使法悉皆灭已。如实证知。譬如净衣易受染色。如是如是。时彼长者即于彼坐。远离尘垢。如实证知。于诸法中。得法眼净。渡烦恼海。越诸鄣碍。无复疑心。到无畏处。不从他闻。于世尊边。得闻法教。受佛归依。受法归依。受僧归依。并受五戒。

尔时人间彼大长者。最在初首。为优婆塞。人身之中。以三白成三归依者。谓耶输陀善男子父。其耶输陀善男子父于说法时。如是证见。如是观行。得于道迹。见漏皆尽。一切法中。心得解脱。

尔时世尊。作如是念。其耶输陀善男子父。闻法见知。如实漏尽。心得解脱。不应在家受诸五欲。如昔在家。我今还可摄于神通。尔时世尊。即摄神通。摄神通已。耶输陀父即于彼坐。得见其子。见已而告耶输陀言。子耶输陀。汝母忆汝受大苦恼。为汝故哭。为汝故悲。莫复为汝而取命终。汝可至彼与于彼命。作是语已。其耶输陀善男子。即观如来面。

尔时世尊。即便告彼耶输陀父。作如是言。汝大长者。于意云何。若有学人。已学诸智。已学见法。彼闻法时。证知漏尽。心得解脱。彼若回心入于本家。能更复受五欲以不。长者报言。不也世尊。

尔时世尊告长者言。其耶输陀善男子。今已学智见。证于诸法。如汝无异。今耶输陀。闻说法时。证得道迹。诸漏已尽。心净解脱。佛告长者。此耶输陀善男子。今不应还归住于家内受五欲事如昔在家。尔时长者即白佛言。善哉世尊。耶输陀今生于人间。善得大利。善生世间。诸漏灭尽。心得解脱。

尔时世尊见耶输陀善男子身。以诸璎珞而庄严体。即说偈言。

以诸璎珞庄严身  寂定其心证于法
调伏诸根悉清净  于诸众生起大悲
若能如是谛实行  是则名为真梵行
亦名沙门释种子  是亦名为比丘僧

时耶输陀善男子父。即白佛言。善哉世尊。愿受我请。布施饮食。及耶输陀善男子等。尔时世尊于长者边。嘿然受请。为欲怜愍于长者故。

尔时长者既见世尊嘿然受请。从座而起。顶礼佛足。围绕三匝。辞佛而去。是时长者去未久间。其耶输陀大善男子。从坐而起。顶礼佛足。胡跪合掌。而白佛言。善哉世尊。唯愿世尊。与我出家。受具足戒。

尔时佛告耶输陀言。善来比丘。汝今于我所说法中。行于梵行。正尽诸漏。佛说是已。时其长老耶输陀身。即成出家。得具足戒。为大沙门。当于是时。此世间中。七阿罗汉。一是世尊。及五比丘。耶输陀等。

尔时世尊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命耶输陀。用为侍者。向其父家。到彼家已。铺座而坐是时长老耶输陀母。并及长老耶输陀妇。来向佛边。到佛所已。顶礼佛足。却坐一面。退一面已。世尊次第而为说法。所谓如是说布施行。乃至清净。如来悉知彼等一切心生欢喜清净柔软心无障碍。

尔时世尊。所有诸佛。令欢喜法。所谓苦谛。及苦集谛。苦灭得道。世尊为彼说是法时。彼等于坐。远离诸尘。得清净智。烦恼界尽。于诸法中。得净法眼。所有垢法。诸可灭法。一切知已。皆悉灭尽。如实证知。譬如净衣无有垢腻。随所染入。而受其色。如是如是。彼等眷属。坐于彼座。远离尘垢。所有垢法。皆悉灭已。如实证知。彼等妇人。既见诸法。得证深入。到诸法边。渡烦恼圹。得无疑畏。不从他人说法听证。世尊教中。得知见已。归依佛法。及归依僧。即受五戒。

尔时世间。当于是日。最初人中。三归受戒。先得成为优婆夷者。所谓长老耶输陀母。并及长老耶输陀妇。所有一切诸眷属等。

尔时善觉大富长者。既闻世尊为其眷属如应说法。闻已欢喜。即起办食。长者及妻。并其新妇。自手将好种种美食。奉供养佛及耶输陀。所谓舐[口*束]咋啖[口*专]唼。其所施食。悉皆充足。恣意饱食。

尔时长老耶输陀父善觉长者妇及新妇。见佛食讫收衣摄钵。洗于手足。如是清净安坐竟已。人别各自将一小铺次第相随来向佛前依大小坐。尔时世尊既见善觉长者眷属如法而来坐于前已。如来慈愍。为欲度脱使离苦恼。是故为其如应说法。彼闻法已。心生欢喜。信心炽盛。威德增上。尔时彼等既听法已。乃至一切心生欢喜。如是知已。尔时世尊即从坐起。其耶输陀即随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