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五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精进苦行品第二十九之二
尔时净饭大王盛春时至。游戏观看。见诸园林。新出枝叶。种种杂卉。众花开敷。清净庄严。遍满其内。水中鹅雁。鸿鹄鸳鸯。充溢诸池。树上复有鹦鹆鹦鹉。及拘翅罗。或诸孔雀。迦罗频伽命命鸟等。自相娱乐。或复命唤作微妙声。时净饭王闻是声已。长歔叹息。扪泪而言。呜呼我儿悉达太子。忽然舍我。奄经六年。既其出家。令我不见。咄哉我今独用此活。知复何为。我今不见子悉达故。在于此处。诸婇女中。左右围绕。虽复昼夜作诸音声箜篌琵琶瑟鼓吹种种音乐。我今受此上妙五欲。我子云何独自在彼山林旷野无人众内。为于种种野兽围绕。虎狼师子及白象等一切诸兽。或复诸兽各以爪牙。自相残害。咬啖而食。汝在彼处。谁复得知。或死或生。寂无消息。其净饭王心地如是。忆念愁忧。苦恼不乐。

尔时菩萨。在彼优娄频螺聚落。行苦行时。羸瘦困弊。欲起行动。力不胜身。立便倒地。尔时彼处地居诸天。见此事已谓言。菩萨身命将终。心内忧愁。传相告语。悉达太子。今忽命终。时彼地居诸天众中。有一天子。速疾往诣净饭王所。既到彼已。白净饭王。作如是言。大王当知。大王太子。悉达仁者。舍四天下并及七宝。出家人山。苦行之时。今已命终。其天众中。复更别有一地居天。速往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当知。王子悉达虽未命终。但其余命不过七日。

尔时净饭大王。既闻诸天如此语已。为念子故。忧愁苦恼。逼切于心。而大唱言。呜呼我子。何故独于空林而死。虽得人身不受五欲。复不证于无上法味。作是语已。身心迷乱闷绝躃地。时净饭王。诸释种族。悉闻此声。闻已悉各奔集。往诣净饭王宫。到已安慰净饭王心。作如是言。大王莫作如是苦恼。又复大王。现今身体。极甚羸瘦。莫因此事而取命终。净饭王言。今日此处迦毗罗城。是我亲族眷属品类。凡有几数。居住此城。

尔时彼等一切释种。即白王言。大王当知。今释总数。一切凡有九万九千。时净饭王。复作是言。汝等眷属。若欲令我命全活者。速疾示我悉达太子所居停处。是时一切诸释种等。咸共报言。大王当知。大王乃可捉此大地及诸山林铁围山等大海须弥。以一手擎。掷于他方。斯有是理。欲令悉达烦恼未尽。若当一切天上世间人物聚集。欲将太子来向家者。终无是处。尔时释氏国师之子。名优陀夷。白净饭王。作如是言。大王当知。我今能往悉达太子出家之处。慰喻其意。将回向宫。其净饭王。闻是语已。即便报彼国师子言。善优陀夷。汝能诣向太子边者。或复太子取于汝语。归来向家。汝共一处。速疾还来。若其太子不肯来时。汝永一形。莫见我面。所以者何。汝发此言。虽解我意。若子不来。我见汝面。以承望故。更倍增长我之忧愁。

尔时国师子优陀夷。严驾即从迦毗罗出。径往向彼优娄频螺聚落之所尼连河边。既到彼已。其优陀夷。初先遥见憍陈如等五人在彼。见已即问憍陈如言。仁憍陈如。悉达太子今在何处。时憍陈如。即便报彼优陀夷言。悉达太子今已入林。修行苦行。时优陀夷。复重问言。其亲侍者名字是谁。时憍陈如即报之言。汝优陀夷。若欲知者。其人名为阿奢踰时(隋言调马)

时优陀夷。即便进语阿奢踰时。作如是言。阿奢踰时。汝今往诣于太子所。如我所语。为我通道。仁父有使来到于此。欲得相见。时调马报优陀夷言。我实不敢向太子边通达此语。所以者何。太子苦行已过六年。自出家来。不曾将面向于生地。对迦毗罗城邑而坐。何以故。厌生患故。汝优陀夷。自可入林面见太子。对论父王所使言语。

时优陀夷。自入林中见于菩萨卧于地上。从头至足皆被尘坌。无有威光与地同色。身体瘦削。无复肌肤。唯有骨皮裹身而已。眼深却陷。如井底星。遍体屈折。节节离解。其优陀夷。见于菩萨如是身形。即举两手。而大唱叫。称唤号哭。呜呼呜呼。我释种子。今日忽至如是厄难。本时如是端正可喜如是妙色。今成此身。与土无异。既复不得解脱安乐。徒劳损害如是妙身。

尔时菩萨。闻优陀夷号叫声已。即便问言。此为是谁。内心乃尔忧愁懊恼。如火所烧啼哭而语。时优婆夷。报菩萨言。大圣太子。我是太子本国国师之子。名为优陀夷者。即我身是太子之父。净饭大王。使我来此参迎太子。菩萨报言。汝优陀夷。我今不用此烦恼使。我唯欲得涅槃之使。不欲父王此生死使。

时优陀夷。复更咨请于菩萨言。大圣太子。仁今建立何等誓愿乃尔牢固。菩萨即报优陀夷言。唯愿我身在于此地破碎。犹如乌麻白粉及以微尘。若我不得自利利人。其精进心。终不放舍而生懈怠。我今身心誓愿如是。时优陀夷白菩萨言。大圣太子。我从太子父王之前。受是誓言。令我决定共于太子相随入城。今日太子。若有如是殷重誓愿。傥或未得自利利人。而取命尽。我当云何敢舍太子。违本誓愿。将面空入迦毗罗城。

尔时菩萨复更重语优陀夷言。汝优陀夷。我今在此苦行之处。傥我未得成就自利。于其中道。而命终者。汝优陀夷。取我尸灵。从本出门。扶舁将入迦毗罗城。汝复为我。语彼一切迦毗罗城内外人民。作如是言。此即是彼精进之人。无异语者。立于誓愿。正意正心。骸骨之体。汝优陀夷。更复为我答我父王所问讯语。汝咨我父。作如是言。大王当知。王子已发勤精进故。今已舍命。非因懈怠。如实语者。今既舍命。非是虚诳。汝优陀夷。我今虽然。但我在此林中。夜梦如是。无量诸天。隐身来于我边。顶礼我足。而白我言。悉达太子汝今应当生大欢喜。从今已去。至七日内。汝必克成最大利益。汝优陀夷。我得此梦。终不空也。汝优陀夷。今可还家。我不用汝与我作友。

尔时优陀夷。既闻菩萨如是誓已。于菩萨所。无复望心。即从菩萨坐处林中。独自而出。出已还至迦毗罗城。见净饭王。到已即白净饭王言。大王当知。王子悉达。平安勇猛。存活不死。净饭王言。若我太子。安隐不死。我更何愁。闻此语已。心大欢喜。

尔时欲界魔王波旬。欲为菩萨生扰乱故。于彼六年苦行之内。恒常密近菩萨左右。伺求其便。微毫过失而不能得。即说偈言。

阿兰若处既精好  树木丛林甚可观
优娄频螺聚落东  尼连禅河岸邻侧
彼处选择得地已  誓愿牢固结加趺
发大精进勇猛心  我今决定得解脱
魔王波旬来诣彼  诈以美语而白言
唯愿仁者寿命长  命长乃能得行法
命长方得于自利  自利已后无悔心
仁今身体甚尪羸  定取命尽当不久
真实仁今千分死  福德悕或一分存
但多布施承事天  于诸火神修祭祀
如此或得大功德  用学禅定作何为
求胜出家道甚难  调伏自心亦不易
魔王如是向菩萨  种种诸语而称扬
菩萨时以微妙言  音声巧密报于彼
波旬不善汝放逸  求自利故行世间
汝之于此福德心  终无微尘等求觅
若欲求于福德者  岂可发吐如是言
我观死苦犹若生  实无一念怖于尽
若诸众生皆灭没  我心终不暂时回
今架欲海建大桥  精勤勇猛修梵行
所以风灾起天下  尚能干竭一切流
况此身内津血间  其汁宁得不枯涸
脂髓润泽于先竭  然后皮肉方乃干
肉消皮立气力微  心意乃可得寂定
增长一切精进者  唯有入于三昧门
我今欲行是行时  望得至彼胜觉处
所以不惜此身命  汝须知我内净心
我心今有此至诚  智慧庄严甚牢固
世间未见有人辈  堪能断我此精进
我宁为死夺命休  不用长年在家活
丈夫宁当斗战死  终不命在为他降
健儿既能降伏他  降已更复何所畏
唯健能破诸怨敌  我当不久降汝魔
汝军第一是欲贪  第二名为不欢喜
第三饥渴寒热等  爱著是名第四军
策五即彼睡及眠  惊怖恐畏是第六
第七是于狐疑惑  嗔恚忿怒第八军
竞利及争名第九  愚痴无知是第十
自誉矜高第十一  十二恒常毁他人
波旬汝等眷属然  军马悉皆行黑暗
其有堕此恶行者  是彼沙门婆罗门
汝军恒常行世间  迷惑一切天人类
我今见汝彼军马  以妙智慧严胜兵
悉能降伏使无余  尽破于汝大军众
犹如水破坏瓶器  消散汝军亦复然
我心正念安如山  智慧方便皆成就
无放逸心而行行  汝何能得我瑕疵

尔时菩萨。复作如是思惟念言。若有沙门及婆罗门。过去世时。求自利故。受于大苦。或心不喜。或复身心悉皆不喜。如是所受。彼诸沙门及婆罗门。不过此苦。如我今求自利益故。今受于此身意及心不喜等苦。若复来世有诸沙门及婆罗门。为自利故。所受身心一切苦时。不过于此。如我今求自利益故身心受苦。唯未证得上人之法。未得知见。未证增益。更复何道而取菩提。菩萨更复如是思惟。我念昔在父王宫内。观作田时。值一凉冷阎浮树荫。我见彼已。坐彼荫下。舍离一切诸欲染心。厌薄一切不善之法。起分别心。乐于寂定而生喜乐。证得初禅。我今可还念彼禅定。此路应向菩提之道。菩萨如是思惟念已。如法正观一心。而入彼之寂定。望因此道至于菩提。即说偈言。

此法既非是离欲  亦复非正趣菩提
又非解脱之胜因  但是身心之苦本
若我于今欲修学  应当如昔观作田
坐彼阎浮树下荫  离染获证四禅定

尔时菩萨。复作如是思惟念言。彼之乐者。唯远诸欲及不善法。我今岂可不知彼乐。我今乃可证彼乐故。为欲成就一切知见。菩萨更复如是思惟。我欲成就知见乐者。应得生乐。但我羸瘦无有气力。岂可以身瘦无力故。能得彼乐。我今可为身求力故。而食粗食。或复煮豆。或[麸-夫+并]或麨。或油或酥而涂此身。然后求于暖水澡浴。

尔时菩萨。语彼侍者婆罗门言。提婆仁者。我从今更不用如前饮食活命。我意欲求胜于此食。食以活命。或饮食麨[麸-夫+并]煮豆等。或酥油脂欲涂此身。及暖水浴。汝能为我办此事不。是时提婆白菩萨言。我今无有如是诸事。又我家贫。不能堪办此等诸物。兼复我今若即与仁。亦未卒得。仁但立誓。我当为仁方便求觅。菩萨问言。汝今令我作于何誓。是时提婆白菩萨言。若仁苦行讫了之时。得心愿满。仁于彼时。仁分法分。复至我家。当受我食。菩萨报言。如汝所愿。

尔时提婆婆罗门。闻菩萨如是印可其已。即便奉辞菩萨而去。还诣向彼斯那耶那婆罗门家。到已语彼婆罗门言。仁者庶几复乐法行。今此聚落相去不远。有一沙门行大苦行。彼不食来。年月淹久。今欲求食。或饭麨[麸-夫+并]酥脂蜜等。或复煮豆及涂身油。并须澡浴。仁者今可与彼办之。

尔时军将斯那耶那婆罗门家。有于二女。一名难陀(隋言喜)。二名婆罗(隋言力)。然彼二女。极大端正。可喜无比。世间少双。彼之二女。往昔曾闻。去此北方雪山之下。有一释种聚落处所。名曰迦毗罗婆苏都。彼城之内。有一释王。名为净饭。彼王第一最大夫人。名为摩耶。而彼夫人。生一太子。极甚端正。可喜绝殊。容貌非常。身黄金色。头顶上圆。犹如伞盖。鼻如鹦鹉。臂长至膝。一切身体。悉皆正等。诸根充备。犹如金象。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庄严其身。周匝而满八十种好。时彼太子。既诞生已。将向相师婆罗门所占者。其记云。此太子若在家者。必当得作转轮圣王治四天下作大地主。是时具得七宝。正法治化世间。若舍出家。必成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名称远闻。彼二女闻如此语已。早曾咨父。作如是言。今者既闻。如是释种。其子端正。可喜无双。彼太子可作我夫主。

尔时军将斯那耶那。从彼提婆婆罗门边。传闻菩萨此消息已。语二女言汝姊妹等。心愿应成。所以者何。汝等今速。往诣于彼最大沙门苦行之处。何以故。汝至彼已。请彼沙门布施及食尊重供养。奉油并酥以用涂身。然后别供暖水澡浴。如是因缘。后应得成汝等心愿。

尔时军将二女。闻父如是敕已。将于家常所有之食及油酥等。至于菩萨苦行之处。到已顶礼于菩萨足。将所赍食。奉上菩萨。作如是言。大善尊者。愿食于我此所奉食。

尔时菩萨。从彼二女。受于食已。随意而食。取酥及油。涂摩其身。然后暖水以用澡浴。是时菩萨。以彼油酥。用涂摩身。各随毛孔。悉入其体。譬如土聚。或复疏沙泻酥及油。悉皆浸入。并不复现。如是如是。菩萨身体。所涂酥油。皆悉入尽。并不复现。菩萨是时犹未得复本形身相。

尔时菩萨。饭食已讫。告彼二女。作如是言。汝姊妹等。藉此功德。欲求何愿。时彼二女白菩萨言。大善尊者。我等昔闻有一释种。生一太子。可喜端正。世所无双。我愿彼人作于我夫。菩萨报言。汝姊妹等。我即是彼释种太子。我从今去。愿不更受五欲之乐。我于当来。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欲转于无上法轮。

是时彼女姊妹二人。闻此语已。白菩萨言。大圣仁者。此事若然。仁者必定得成于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当至我等之家。愿见我等。我等当为尊者作于声闻弟子。

菩萨复报彼二女言。如是如是。如汝姊妹二人所愿。从此已去。彼之二女。日别送食。以与菩萨。并将酥油。先以涂摩菩萨之身。然后别将暖水。洗浴菩萨身体。乃至渐渐。令菩萨复本身饰相。

尔时菩萨告彼二女。作如是言。汝姊妹等。从今已去。莫作别意。将息身法。但送我食。何以故。我从今后。我若当共女人身根两相触者。无有是处。我意不乐。我意不然。

是时有一牧羊之子。见于菩萨。以苦行故。身大瘦损。彼羊子。见菩萨如是大精勤苦。向于菩萨心生欢喜。即便长跪白菩萨言。大圣尊者。我今意欲承事尊者供养尊重。未审尊者纳受已不。菩萨报言。若知时者。汝欲所作。如是早办。时彼羊子。即为菩萨。涂摩身体。将羊乳汁。奉上菩萨。以用为食。又为菩萨。折尼拘陀大树之枝。插于地上。作于荫凉。时彼所折尼拘陀枝。因以菩萨威神力故。即从地生。更著枝柯叶花子等。皆悉具足。时人见之。唤彼树为羊子所种尼拘陀树。

尔时菩萨。食粗食时。彼五仙人。共相谓言。悉达太子。今已失禅。复其本性。何况不失于持戒也。此今成是懈怠之人。不得寂定。心生愦乱。彼等如是平量讫已。于菩萨边。生疲倦心诽谤之心。舍离菩萨。而别他行。渐至向于波罗奈国。入鹿野园。而修禅定。而有偈说。

彼等苦行五仙人  见于菩萨啖粗食
谓言无有禅定行  放逸自养五大身

向菩提树品第三十之一
尔时菩萨。欲求于彼粗食之时。止欲令身少得气力。当于是时。而彼善生村主之女。从初始见菩萨已来。起于彼日。为菩萨作布施熟食并及器皿。若布施他。或复于前。未至日中。若见沙门若婆罗门乞食来者。所乞熟食并及食器。而悉布施。复心口念如是之愿。藉此施食。所有功德。回施于彼释种大子所苦行者。愿令成就早得诸通。愿速成就菩提妙果。愿令苦行如心所愿。悉具足满。如是布施行食并器经过六年。

尔时菩萨六年既满。至春二月十六日时。内心自作如是思惟。我今不应将如是食。食已而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今更从阿谁边。求美好之食。谁能与我。如彼美食令我食已。即便证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菩萨心作于如是思惟之时。有一天子。知菩萨心如是思惟。速往诣于善生村主二女之边。至彼处已。即告之言。汝善生女。汝若知时。菩萨今欲求好美食。菩萨今须最上美食。食美食已。然后欲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等今可为彼备办足十六分妙好乳糜。

是时善生村主二女。闻于彼天如是告已。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速疾集聚一千牸牛。而[(壳-一)/牛]乳取转。更将饮五百牸牛。更别日[(壳-一)/牛]此五百牛转持乳。将饮于二百五十牸牛。后日[(壳-一)/牛]此二百五十牸牛之乳。还更饮百二十五牛。后日[(壳-一)/牛]此一百二十五牸牛乳。饮六十牛。后日[(壳-一)/牛]此六十牛乳。饮三十牛。后日[(壳-一)/牛]此三十牛乳。饮十五牛。后日[(壳-一)/牛]此十五牛乳。著于一分净好粳米。为于菩萨。煮上乳糜。其彼二女。煮乳糜时。现种种相。或复出于满花瓶相。或现功德河水渊相。或时现于万字之相。或现功德千辐轮相。或复现于斛领牛相。或现象王龙王之相。或现鱼相。或时复现大丈夫相。或复现于帝释形相。或时有现梵王形相。或复现出乳糜。向上涌沸。上至半多罗树。须臾还下。或现乳糜向上。高至一多罗树讫已还下。或现出高一丈夫状。还入彼器。无有一渧。离于彼器而落余处。煮乳糜时。别有一善解海算数占相师。来至彼之处。见其乳糜出现如是诸种相貌。善占观已。作如是语。希有希有。是谁得此乳糜而食。彼人食已。不久而证甘露妙药。

尔时菩萨。至于二月二十三日。于晨朝时。齐整著衣。欲向优娄频蠡聚落而行乞食。渐渐至于难提迦村。至彼村已。在村主家大门之外默然而立。欲求食故。是时善生村主之女。见于菩萨在其门边默然求食。见已即便取一金钵。盛贮安置和蜜乳糜。满其钵中。自手执持。向菩萨前。到已即住白菩萨言。唯愿尊者。受我此钵和蜜乳糜。怜愍我故。

尔时菩萨。见彼乳糜调和于蜜。内心如是思惟念言。我今得好封疮之药。是故我今应须强发精进之行。欲证甘露及正法故。又我久来失此法体及是法行。今日应须生道路故。我今发是誓愿之相。我办是意。如我今日此所和蜜功德乳糜。依时奉持抟食之食。依法食已。我应须度死命鬼界。伏彼死命鬼军之众。度于彼岸。

菩萨如是思惟念已。受彼乳糜。而问善生村主女言。姊善仁者。我若食此乳糜讫后。将此钵器。付嘱与谁。善生女言。付与仁者。菩萨复言。我如是器。无有用处。善生女言。仁者随意思念所作。又我从来布施他食。恒常备办并器布施。

尔时菩萨。受彼食已。从于优娄频蠡聚落正念而出。安庠渐至尼连河岸。到已即便持所得食。安置一边清净之地。脱衣入彼河中。澡浴除身热气。菩萨澡浴身体之时。虚空诸天。以天种种微妙香末。和彼水雨。种种杂下。雨于水上。

尔时彼处尼连禅河。以诸末香种种众花弥满水上。合杂而流。是时菩萨。于彼水中。既澡浴已。取其袈裟。于水中濯出捩晒干。著于体上。欲渡彼水。波流湍疾。身体尪羸。不能得越。兼复六年精勤苦行。身力劣弱。不能得济彼河之岸。

尔时彼河有一大树名頞谁那(隋言今者)。彼树之神。名柯俱婆(隋言小峰)。住依彼树。时彼树神。以诸璎珞庄严之臂。引向菩萨是时菩萨。执树神手。得渡彼河。菩萨所浴河内香水。一切诸天。各各分取。将还宫殿。以此功德吉祥水故。将洒自宫。

尔时彼河尼连禅主。有一龙女。名尼连茶耶(隋言不寡)。从地踊出。手执庄严天妙筌提。奉献菩萨。菩萨受已。即坐其上。坐其上已。取彼善生村主之女所献乳糜。如意饱食。悉皆净尽。菩萨既食彼乳糜已。缘过去世行檀福报业力熏故。身体相好。平复如旧。端正可喜。圆满具足。无有缺减。

尔时菩萨。食彼糜讫。以金钵器。弃掷河中。时海龙王。生大希有奇特之心。复为菩萨难现世故。执彼金器。拟欲供养。将向自宫。是时天主释提桓因。即化其身。作金翅鸟金刚宝嘴。从海龙边。夺取金钵。向忉利宫三十三天。恒自供养。于今彼处三十三天立节。名为供养菩萨金钵器节。从彼已来。至今不断。

尔时菩萨。食糜已讫。从坐而起。安庠渐渐向菩提树。彼之筌提其龙王女。还自收摄。将归自宫。为供养故而有偈说。

菩萨如法食乳糜  是彼善生女所献
食讫欢喜向道树  决定欲证取菩提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五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五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五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五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精进苦行品第二十九之二
尔时净饭大王盛春时至。游戏观看。见诸园林。新出枝叶。种种杂卉。众花开敷。清净庄严。遍满其内。水中鹅雁。鸿鹄鸳鸯。充溢诸池。树上复有鹦鹆鹦鹉。及拘翅罗。或诸孔雀。迦罗频伽命命鸟等。自相娱乐。或复命唤作微妙声。时净饭王闻是声已。长歔叹息。扪泪而言。呜呼我儿悉达太子。忽然舍我。奄经六年。既其出家。令我不见。咄哉我今独用此活。知复何为。我今不见子悉达故。在于此处。诸婇女中。左右围绕。虽复昼夜作诸音声箜篌琵琶瑟鼓吹种种音乐。我今受此上妙五欲。我子云何独自在彼山林旷野无人众内。为于种种野兽围绕。虎狼师子及白象等一切诸兽。或复诸兽各以爪牙。自相残害。咬啖而食。汝在彼处。谁复得知。或死或生。寂无消息。其净饭王心地如是。忆念愁忧。苦恼不乐。

尔时菩萨。在彼优娄频螺聚落。行苦行时。羸瘦困弊。欲起行动。力不胜身。立便倒地。尔时彼处地居诸天。见此事已谓言。菩萨身命将终。心内忧愁。传相告语。悉达太子。今忽命终。时彼地居诸天众中。有一天子。速疾往诣净饭王所。既到彼已。白净饭王。作如是言。大王当知。大王太子。悉达仁者。舍四天下并及七宝。出家人山。苦行之时。今已命终。其天众中。复更别有一地居天。速往王所。而白王言。大王当知。王子悉达虽未命终。但其余命不过七日。

尔时净饭大王。既闻诸天如此语已。为念子故。忧愁苦恼。逼切于心。而大唱言。呜呼我子。何故独于空林而死。虽得人身不受五欲。复不证于无上法味。作是语已。身心迷乱闷绝躃地。时净饭王。诸释种族。悉闻此声。闻已悉各奔集。往诣净饭王宫。到已安慰净饭王心。作如是言。大王莫作如是苦恼。又复大王。现今身体。极甚羸瘦。莫因此事而取命终。净饭王言。今日此处迦毗罗城。是我亲族眷属品类。凡有几数。居住此城。

尔时彼等一切释种。即白王言。大王当知。今释总数。一切凡有九万九千。时净饭王。复作是言。汝等眷属。若欲令我命全活者。速疾示我悉达太子所居停处。是时一切诸释种等。咸共报言。大王当知。大王乃可捉此大地及诸山林铁围山等大海须弥。以一手擎。掷于他方。斯有是理。欲令悉达烦恼未尽。若当一切天上世间人物聚集。欲将太子来向家者。终无是处。尔时释氏国师之子。名优陀夷。白净饭王。作如是言。大王当知。我今能往悉达太子出家之处。慰喻其意。将回向宫。其净饭王。闻是语已。即便报彼国师子言。善优陀夷。汝能诣向太子边者。或复太子取于汝语。归来向家。汝共一处。速疾还来。若其太子不肯来时。汝永一形。莫见我面。所以者何。汝发此言。虽解我意。若子不来。我见汝面。以承望故。更倍增长我之忧愁。

尔时国师子优陀夷。严驾即从迦毗罗出。径往向彼优娄频螺聚落之所尼连河边。既到彼已。其优陀夷。初先遥见憍陈如等五人在彼。见已即问憍陈如言。仁憍陈如。悉达太子今在何处。时憍陈如。即便报彼优陀夷言。悉达太子今已入林。修行苦行。时优陀夷。复重问言。其亲侍者名字是谁。时憍陈如即报之言。汝优陀夷。若欲知者。其人名为阿奢踰时(隋言调马)

时优陀夷。即便进语阿奢踰时。作如是言。阿奢踰时。汝今往诣于太子所。如我所语。为我通道。仁父有使来到于此。欲得相见。时调马报优陀夷言。我实不敢向太子边通达此语。所以者何。太子苦行已过六年。自出家来。不曾将面向于生地。对迦毗罗城邑而坐。何以故。厌生患故。汝优陀夷。自可入林面见太子。对论父王所使言语。

时优陀夷。自入林中见于菩萨卧于地上。从头至足皆被尘坌。无有威光与地同色。身体瘦削。无复肌肤。唯有骨皮裹身而已。眼深却陷。如井底星。遍体屈折。节节离解。其优陀夷。见于菩萨如是身形。即举两手。而大唱叫。称唤号哭。呜呼呜呼。我释种子。今日忽至如是厄难。本时如是端正可喜如是妙色。今成此身。与土无异。既复不得解脱安乐。徒劳损害如是妙身。

尔时菩萨。闻优陀夷号叫声已。即便问言。此为是谁。内心乃尔忧愁懊恼。如火所烧啼哭而语。时优婆夷。报菩萨言。大圣太子。我是太子本国国师之子。名为优陀夷者。即我身是太子之父。净饭大王。使我来此参迎太子。菩萨报言。汝优陀夷。我今不用此烦恼使。我唯欲得涅槃之使。不欲父王此生死使。

时优陀夷。复更咨请于菩萨言。大圣太子。仁今建立何等誓愿乃尔牢固。菩萨即报优陀夷言。唯愿我身在于此地破碎。犹如乌麻白粉及以微尘。若我不得自利利人。其精进心。终不放舍而生懈怠。我今身心誓愿如是。时优陀夷白菩萨言。大圣太子。我从太子父王之前。受是誓言。令我决定共于太子相随入城。今日太子。若有如是殷重誓愿。傥或未得自利利人。而取命尽。我当云何敢舍太子。违本誓愿。将面空入迦毗罗城。

尔时菩萨复更重语优陀夷言。汝优陀夷。我今在此苦行之处。傥我未得成就自利。于其中道。而命终者。汝优陀夷。取我尸灵。从本出门。扶舁将入迦毗罗城。汝复为我。语彼一切迦毗罗城内外人民。作如是言。此即是彼精进之人。无异语者。立于誓愿。正意正心。骸骨之体。汝优陀夷。更复为我答我父王所问讯语。汝咨我父。作如是言。大王当知。王子已发勤精进故。今已舍命。非因懈怠。如实语者。今既舍命。非是虚诳。汝优陀夷。我今虽然。但我在此林中。夜梦如是。无量诸天。隐身来于我边。顶礼我足。而白我言。悉达太子汝今应当生大欢喜。从今已去。至七日内。汝必克成最大利益。汝优陀夷。我得此梦。终不空也。汝优陀夷。今可还家。我不用汝与我作友。

尔时优陀夷。既闻菩萨如是誓已。于菩萨所。无复望心。即从菩萨坐处林中。独自而出。出已还至迦毗罗城。见净饭王。到已即白净饭王言。大王当知。王子悉达。平安勇猛。存活不死。净饭王言。若我太子。安隐不死。我更何愁。闻此语已。心大欢喜。

尔时欲界魔王波旬。欲为菩萨生扰乱故。于彼六年苦行之内。恒常密近菩萨左右。伺求其便。微毫过失而不能得。即说偈言。

阿兰若处既精好  树木丛林甚可观
优娄频螺聚落东  尼连禅河岸邻侧
彼处选择得地已  誓愿牢固结加趺
发大精进勇猛心  我今决定得解脱
魔王波旬来诣彼  诈以美语而白言
唯愿仁者寿命长  命长乃能得行法
命长方得于自利  自利已后无悔心
仁今身体甚尪羸  定取命尽当不久
真实仁今千分死  福德悕或一分存
但多布施承事天  于诸火神修祭祀
如此或得大功德  用学禅定作何为
求胜出家道甚难  调伏自心亦不易
魔王如是向菩萨  种种诸语而称扬
菩萨时以微妙言  音声巧密报于彼
波旬不善汝放逸  求自利故行世间
汝之于此福德心  终无微尘等求觅
若欲求于福德者  岂可发吐如是言
我观死苦犹若生  实无一念怖于尽
若诸众生皆灭没  我心终不暂时回
今架欲海建大桥  精勤勇猛修梵行
所以风灾起天下  尚能干竭一切流
况此身内津血间  其汁宁得不枯涸
脂髓润泽于先竭  然后皮肉方乃干
肉消皮立气力微  心意乃可得寂定
增长一切精进者  唯有入于三昧门
我今欲行是行时  望得至彼胜觉处
所以不惜此身命  汝须知我内净心
我心今有此至诚  智慧庄严甚牢固
世间未见有人辈  堪能断我此精进
我宁为死夺命休  不用长年在家活
丈夫宁当斗战死  终不命在为他降
健儿既能降伏他  降已更复何所畏
唯健能破诸怨敌  我当不久降汝魔
汝军第一是欲贪  第二名为不欢喜
第三饥渴寒热等  爱著是名第四军
策五即彼睡及眠  惊怖恐畏是第六
第七是于狐疑惑  嗔恚忿怒第八军
竞利及争名第九  愚痴无知是第十
自誉矜高第十一  十二恒常毁他人
波旬汝等眷属然  军马悉皆行黑暗
其有堕此恶行者  是彼沙门婆罗门
汝军恒常行世间  迷惑一切天人类
我今见汝彼军马  以妙智慧严胜兵
悉能降伏使无余  尽破于汝大军众
犹如水破坏瓶器  消散汝军亦复然
我心正念安如山  智慧方便皆成就
无放逸心而行行  汝何能得我瑕疵

尔时菩萨。复作如是思惟念言。若有沙门及婆罗门。过去世时。求自利故。受于大苦。或心不喜。或复身心悉皆不喜。如是所受。彼诸沙门及婆罗门。不过此苦。如我今求自利益故。今受于此身意及心不喜等苦。若复来世有诸沙门及婆罗门。为自利故。所受身心一切苦时。不过于此。如我今求自利益故身心受苦。唯未证得上人之法。未得知见。未证增益。更复何道而取菩提。菩萨更复如是思惟。我念昔在父王宫内。观作田时。值一凉冷阎浮树荫。我见彼已。坐彼荫下。舍离一切诸欲染心。厌薄一切不善之法。起分别心。乐于寂定而生喜乐。证得初禅。我今可还念彼禅定。此路应向菩提之道。菩萨如是思惟念已。如法正观一心。而入彼之寂定。望因此道至于菩提。即说偈言。

此法既非是离欲  亦复非正趣菩提
又非解脱之胜因  但是身心之苦本
若我于今欲修学  应当如昔观作田
坐彼阎浮树下荫  离染获证四禅定

尔时菩萨。复作如是思惟念言。彼之乐者。唯远诸欲及不善法。我今岂可不知彼乐。我今乃可证彼乐故。为欲成就一切知见。菩萨更复如是思惟。我欲成就知见乐者。应得生乐。但我羸瘦无有气力。岂可以身瘦无力故。能得彼乐。我今可为身求力故。而食粗食。或复煮豆。或[麸-夫+并]或麨。或油或酥而涂此身。然后求于暖水澡浴。

尔时菩萨。语彼侍者婆罗门言。提婆仁者。我从今更不用如前饮食活命。我意欲求胜于此食。食以活命。或饮食麨[麸-夫+并]煮豆等。或酥油脂欲涂此身。及暖水浴。汝能为我办此事不。是时提婆白菩萨言。我今无有如是诸事。又我家贫。不能堪办此等诸物。兼复我今若即与仁。亦未卒得。仁但立誓。我当为仁方便求觅。菩萨问言。汝今令我作于何誓。是时提婆白菩萨言。若仁苦行讫了之时。得心愿满。仁于彼时。仁分法分。复至我家。当受我食。菩萨报言。如汝所愿。

尔时提婆婆罗门。闻菩萨如是印可其已。即便奉辞菩萨而去。还诣向彼斯那耶那婆罗门家。到已语彼婆罗门言。仁者庶几复乐法行。今此聚落相去不远。有一沙门行大苦行。彼不食来。年月淹久。今欲求食。或饭麨[麸-夫+并]酥脂蜜等。或复煮豆及涂身油。并须澡浴。仁者今可与彼办之。

尔时军将斯那耶那婆罗门家。有于二女。一名难陀(隋言喜)。二名婆罗(隋言力)。然彼二女。极大端正。可喜无比。世间少双。彼之二女。往昔曾闻。去此北方雪山之下。有一释种聚落处所。名曰迦毗罗婆苏都。彼城之内。有一释王。名为净饭。彼王第一最大夫人。名为摩耶。而彼夫人。生一太子。极甚端正。可喜绝殊。容貌非常。身黄金色。头顶上圆。犹如伞盖。鼻如鹦鹉。臂长至膝。一切身体。悉皆正等。诸根充备。犹如金象。具足三十二大人相。庄严其身。周匝而满八十种好。时彼太子。既诞生已。将向相师婆罗门所占者。其记云。此太子若在家者。必当得作转轮圣王治四天下作大地主。是时具得七宝。正法治化世间。若舍出家。必成多陀阿伽度阿罗呵三藐三佛陀。名称远闻。彼二女闻如此语已。早曾咨父。作如是言。今者既闻。如是释种。其子端正。可喜无双。彼太子可作我夫主。

尔时军将斯那耶那。从彼提婆婆罗门边。传闻菩萨此消息已。语二女言汝姊妹等。心愿应成。所以者何。汝等今速。往诣于彼最大沙门苦行之处。何以故。汝至彼已。请彼沙门布施及食尊重供养。奉油并酥以用涂身。然后别供暖水澡浴。如是因缘。后应得成汝等心愿。

尔时军将二女。闻父如是敕已。将于家常所有之食及油酥等。至于菩萨苦行之处。到已顶礼于菩萨足。将所赍食。奉上菩萨。作如是言。大善尊者。愿食于我此所奉食。

尔时菩萨。从彼二女。受于食已。随意而食。取酥及油。涂摩其身。然后暖水以用澡浴。是时菩萨。以彼油酥。用涂摩身。各随毛孔。悉入其体。譬如土聚。或复疏沙泻酥及油。悉皆浸入。并不复现。如是如是。菩萨身体。所涂酥油。皆悉入尽。并不复现。菩萨是时犹未得复本形身相。

尔时菩萨。饭食已讫。告彼二女。作如是言。汝姊妹等。藉此功德。欲求何愿。时彼二女白菩萨言。大善尊者。我等昔闻有一释种。生一太子。可喜端正。世所无双。我愿彼人作于我夫。菩萨报言。汝姊妹等。我即是彼释种太子。我从今去。愿不更受五欲之乐。我于当来。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愿欲转于无上法轮。

是时彼女姊妹二人。闻此语已。白菩萨言。大圣仁者。此事若然。仁者必定得成于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已当至我等之家。愿见我等。我等当为尊者作于声闻弟子。

菩萨复报彼二女言。如是如是。如汝姊妹二人所愿。从此已去。彼之二女。日别送食。以与菩萨。并将酥油。先以涂摩菩萨之身。然后别将暖水。洗浴菩萨身体。乃至渐渐。令菩萨复本身饰相。

尔时菩萨告彼二女。作如是言。汝姊妹等。从今已去。莫作别意。将息身法。但送我食。何以故。我从今后。我若当共女人身根两相触者。无有是处。我意不乐。我意不然。

是时有一牧羊之子。见于菩萨。以苦行故。身大瘦损。彼羊子。见菩萨如是大精勤苦。向于菩萨心生欢喜。即便长跪白菩萨言。大圣尊者。我今意欲承事尊者供养尊重。未审尊者纳受已不。菩萨报言。若知时者。汝欲所作。如是早办。时彼羊子。即为菩萨。涂摩身体。将羊乳汁。奉上菩萨。以用为食。又为菩萨。折尼拘陀大树之枝。插于地上。作于荫凉。时彼所折尼拘陀枝。因以菩萨威神力故。即从地生。更著枝柯叶花子等。皆悉具足。时人见之。唤彼树为羊子所种尼拘陀树。

尔时菩萨。食粗食时。彼五仙人。共相谓言。悉达太子。今已失禅。复其本性。何况不失于持戒也。此今成是懈怠之人。不得寂定。心生愦乱。彼等如是平量讫已。于菩萨边。生疲倦心诽谤之心。舍离菩萨。而别他行。渐至向于波罗奈国。入鹿野园。而修禅定。而有偈说。

彼等苦行五仙人  见于菩萨啖粗食
谓言无有禅定行  放逸自养五大身

向菩提树品第三十之一
尔时菩萨。欲求于彼粗食之时。止欲令身少得气力。当于是时。而彼善生村主之女。从初始见菩萨已来。起于彼日。为菩萨作布施熟食并及器皿。若布施他。或复于前。未至日中。若见沙门若婆罗门乞食来者。所乞熟食并及食器。而悉布施。复心口念如是之愿。藉此施食。所有功德。回施于彼释种大子所苦行者。愿令成就早得诸通。愿速成就菩提妙果。愿令苦行如心所愿。悉具足满。如是布施行食并器经过六年。

尔时菩萨六年既满。至春二月十六日时。内心自作如是思惟。我今不应将如是食。食已而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今更从阿谁边。求美好之食。谁能与我。如彼美食令我食已。即便证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菩萨心作于如是思惟之时。有一天子。知菩萨心如是思惟。速往诣于善生村主二女之边。至彼处已。即告之言。汝善生女。汝若知时。菩萨今欲求好美食。菩萨今须最上美食。食美食已。然后欲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汝等今可为彼备办足十六分妙好乳糜。

是时善生村主二女。闻于彼天如是告已。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速疾集聚一千牸牛。而[(壳-一)/牛]乳取转。更将饮五百牸牛。更别日[(壳-一)/牛]此五百牛转持乳。将饮于二百五十牸牛。后日[(壳-一)/牛]此二百五十牸牛之乳。还更饮百二十五牛。后日[(壳-一)/牛]此一百二十五牸牛乳。饮六十牛。后日[(壳-一)/牛]此六十牛乳。饮三十牛。后日[(壳-一)/牛]此三十牛乳。饮十五牛。后日[(壳-一)/牛]此十五牛乳。著于一分净好粳米。为于菩萨。煮上乳糜。其彼二女。煮乳糜时。现种种相。或复出于满花瓶相。或现功德河水渊相。或时现于万字之相。或现功德千辐轮相。或复现于斛领牛相。或现象王龙王之相。或现鱼相。或时复现大丈夫相。或复现于帝释形相。或时有现梵王形相。或复现出乳糜。向上涌沸。上至半多罗树。须臾还下。或现乳糜向上。高至一多罗树讫已还下。或现出高一丈夫状。还入彼器。无有一渧。离于彼器而落余处。煮乳糜时。别有一善解海算数占相师。来至彼之处。见其乳糜出现如是诸种相貌。善占观已。作如是语。希有希有。是谁得此乳糜而食。彼人食已。不久而证甘露妙药。

尔时菩萨。至于二月二十三日。于晨朝时。齐整著衣。欲向优娄频蠡聚落而行乞食。渐渐至于难提迦村。至彼村已。在村主家大门之外默然而立。欲求食故。是时善生村主之女。见于菩萨在其门边默然求食。见已即便取一金钵。盛贮安置和蜜乳糜。满其钵中。自手执持。向菩萨前。到已即住白菩萨言。唯愿尊者。受我此钵和蜜乳糜。怜愍我故。

尔时菩萨。见彼乳糜调和于蜜。内心如是思惟念言。我今得好封疮之药。是故我今应须强发精进之行。欲证甘露及正法故。又我久来失此法体及是法行。今日应须生道路故。我今发是誓愿之相。我办是意。如我今日此所和蜜功德乳糜。依时奉持抟食之食。依法食已。我应须度死命鬼界。伏彼死命鬼军之众。度于彼岸。

菩萨如是思惟念已。受彼乳糜。而问善生村主女言。姊善仁者。我若食此乳糜讫后。将此钵器。付嘱与谁。善生女言。付与仁者。菩萨复言。我如是器。无有用处。善生女言。仁者随意思念所作。又我从来布施他食。恒常备办并器布施。

尔时菩萨。受彼食已。从于优娄频蠡聚落正念而出。安庠渐至尼连河岸。到已即便持所得食。安置一边清净之地。脱衣入彼河中。澡浴除身热气。菩萨澡浴身体之时。虚空诸天。以天种种微妙香末。和彼水雨。种种杂下。雨于水上。

尔时彼处尼连禅河。以诸末香种种众花弥满水上。合杂而流。是时菩萨。于彼水中。既澡浴已。取其袈裟。于水中濯出捩晒干。著于体上。欲渡彼水。波流湍疾。身体尪羸。不能得越。兼复六年精勤苦行。身力劣弱。不能得济彼河之岸。

尔时彼河有一大树名頞谁那(隋言今者)。彼树之神。名柯俱婆(隋言小峰)。住依彼树。时彼树神。以诸璎珞庄严之臂。引向菩萨是时菩萨。执树神手。得渡彼河。菩萨所浴河内香水。一切诸天。各各分取。将还宫殿。以此功德吉祥水故。将洒自宫。

尔时彼河尼连禅主。有一龙女。名尼连茶耶(隋言不寡)。从地踊出。手执庄严天妙筌提。奉献菩萨。菩萨受已。即坐其上。坐其上已。取彼善生村主之女所献乳糜。如意饱食。悉皆净尽。菩萨既食彼乳糜已。缘过去世行檀福报业力熏故。身体相好。平复如旧。端正可喜。圆满具足。无有缺减。

尔时菩萨。食彼糜讫。以金钵器。弃掷河中。时海龙王。生大希有奇特之心。复为菩萨难现世故。执彼金器。拟欲供养。将向自宫。是时天主释提桓因。即化其身。作金翅鸟金刚宝嘴。从海龙边。夺取金钵。向忉利宫三十三天。恒自供养。于今彼处三十三天立节。名为供养菩萨金钵器节。从彼已来。至今不断。

尔时菩萨。食糜已讫。从坐而起。安庠渐渐向菩提树。彼之筌提其龙王女。还自收摄。将归自宫。为供养故而有偈说。

菩萨如法食乳糜  是彼善生女所献
食讫欢喜向道树  决定欲证取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