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八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剃发染衣品第二十二之二
尔时太子以手从其天冠头髻解天无价摩尼之宝。付与车匿。作如是言。车匿。我今与汝此摩尼宝。汝将此宝还于我父净饭大王。至王边已。无量顶礼。汝知我意。我付嘱汝。汝当信我。我今令汝将此宝还。至父王边。启白令除一切愁苦。复好为我咨启父王。作如是言。我今不以被人所欺。而忽舍离父王足下。又亦不以嗔恨心故。亦复不为求觅资财。又亦不以少封禄故。亦不欲求生于天上。唯见一切诸众生等。在不正路。迷惑黑暗。邪迳而行。欲作光明。欲除如是生死之法。欲求利益世间之句无愁忧处。欲断无常有漏之行求出家耳。大慈父王。见我如是乐出家故。不应忧愁。而说偈言。

假使恩爱久共处  时至会必有别离
见此无常须臾间  是故我今求解脱

尔时太子说此偈已。作如是言。我今欲离此忧苦故。弃舍出家。是故咨启我父大王。不须愁忧。若世有人。缘忧愁故。为于五欲而缚著者。彼等诸人。应须忧愁。所以者何。世多有人。父生于子。为求财故。所以养育。报于父母。施法财者。世子难有。若父王意。作如是心。我子今者。非出家时。唯愿父王。莫如是念。凡求法者。无有时节。所以者何。人居世间。命无限齐。知如是者。是故智人决须舍求胜上行处。此是我心决定之语。譬如有人共死命怨同居一室。言我寿长。无有是处。车匿。汝至我父净饭王边。作如是等多种语言。令王意定。汝至彼处。善作如是方便慰喻。莫令忆我。车匿。虽然我复语汝。若至我父净饭王边。但说于我恶逆之事。无德行处。大子如是。无有恩义。无爱著心。莫说于我孝顺之处。所以者何。已舍爱故。即舍一切忆念忧愁。

尔时车匿闻于太子作如是等诸语言已。遍体热恼。满面泪流。合十指掌。向于太子。而作是言。大圣太子。如太子教。但前所言。于诸亲族及父王边。大生忧愁。我意不喜。心情断绝。如大象王没在深泥。不能自出。闻是语已。谁不泪流。复作是言。精进之心。余人闻说。犹尚大惊。况我车匿小来。共于圣子。同日一时。俱长爱敬之心。相乐不已。而说偈言。

假使用铁持作心  以闻如是言誓语
人谁不心酸楚毒  况我爱恋同日生

尔时车匿说是偈已。白圣子言。我将马王与圣子乘。以彼诸天神通力故。强令我心遣被与来。非我自意。我今云何能断圣子是出家事。我今既是同日生奴。及此马王。一种无异。岂能违离圣子须臾独还宫也。终无是处。圣子。亦不合放于我干陟向家而复。令我传此忧悲爱别之语。向大父王。说如是事。而圣子今亦不合背舍老父王。而自出家。彼法非是。更无有法。绝妙越殊过是尊者。能胜孝养所生父母。亦不应舍乳哺姨母摩诃波阇波提。以是而论。圣子。亦成无恩义人。而不忆旧育养之时。圣子。正妃耶输陀罗。贞洁之女。诸德具足。亦复不合弃舍相离。虽然若圣子。今舍离一切释种亲族。我今既是同日生奴。亦不合放。但是圣子足蹋之地。我常随顺。不得背舍。大圣太子。是故我今意中。不忍将此炽然忧悲之火所烧心情。回向于城。而放圣子。独在此处。空闲林野。令我自返脱至城邑。净饭大王责我何言。又复圣子。既不还家。我独去时。圣子所有朋友识知。并及宫内婇女妃后。问我何言。圣子复语我作是言。汝今将我恶辞毁辱非法之事。向眷属说。令我眷属遗忘于我。憎恶于我。而我何敢妄说于此毁辱之言。我心可不自惭自羞自愧自耻。我之心意。及以口舌。若为欲说圣子恶言。虽我妄言欲说圣子。谁当信我妄言之事。圣子。譬如有人。说彼月天种种恶事毁辱之言。叵有人闻。如此事者。能信以不。但圣子。今恒常习行慈悲之心。圣子嘱托此言不善。圣子既行大慈悲行。恒常美言慰喻众生。今舍诸亲。此是非善。是故善哉圣子。回心向家受乐。

尔时太子。见其车匿如是忧悲苦恼之语。闻已复报彼车匿言。车匿。汝今应须舍别离苦。莫作忧恼。何以故。一切众生。有生有老。悉有别离。车匿。一切众生所有爱著染惑之心。其在胎内。养育之者。皆悉是虚。会有别离。彼非是我。我非是彼。而说偈言。

譬如大树众鸟群  各从诸方来共宿
后日别飞各自去  众生离别亦复然
犹如盛夏起大云  暂聚以复还离散
众生离别法皆尔  须臾聚合复分离
既相随来生此间  今者各各还归本
勿言我与汝有异  剩作彼此去住情
一切去来无所依  但随众生有爱著
强作分别自他意  犹如树木枝叶茎
各各别有色形容  此缘本来无染污
况复无常众生类  譬如树蔓生果蓏
随其熟时则堕落  人命修短亦如是
长年促寿死终无  往昔一切诸仙人
恒说如是无常事  设使寿命八大劫
至于无常败坏时  必死更无有疑虑
犹如诸方各自来  至河同共欲饮水
或复上船渡彼岸  既至岸上还复分
父母生子亦复然  并及眷属诸朋党
少小虽同在一处  长大须臾各别离
虽复业果同共家  其受苦乐报不等
及至无常事催促  各各相舍无亲疏

尔时太子说此偈已。告车匿言。善生车匿。是故汝今莫恼自心。决定还去。所以者何。汝今止为爱著大家。不能舍者。汝若到家。还来觅我。若汝回至迦毗罗城。见我亲族为我愁者。汝告彼等作如是言。汝等眷属。于太子边。宜应割舍爱著之心。何以故。我今知彼有要誓言。尔时太子即说此偈。嘱车匿言。

假使我今身血肉  并及支节筋脉皮
一切磨灭尽消亡  或复性命不全保
我若不舍此重担  越渡诸苦达本源
未证解脱坐道场  终不虚尔还相见

尔时车匿既闻太子说此偈已。即以自身。四布于地。持其两手。前著抱于太子两足。而作是言。善哉圣子。今乞欢喜。莫作如是苦切誓言。大圣大子。我有何力。有何神德。能令圣子回还本宫。但我从此独自向家。圣子眷属必当打我。或复圣子父王净饭。并及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必应问我。我妙梵声。聪慧之子。汝今将向何处掷来。尔时太子报车匿言。车匿。莫作是言。莫作是言。我之父母。及诸眷属。见汝从此独自回还。终不打汝。所以者何。我眷属等。一切悉皆爱念于汝。车匿。速起速起。上来所论。有如此法。世若有人。将所爱人言语意气。向彼道时。必得赏赐。汝决定须速还至家。我之父王。见汝还已。心得稣醒。然我父王。见我舍家闻道出家。大生苦逼。父王之身。及诸眷属。一切号啕。悲咽哭泣。城内大小。一切人民。为于我故。生重苦恼。彼等若得见汝还者。心少喜欢。

尔时车匿从地而起。合十指掌。泪下如流。举声大哭。白太子言。以如是故。我今欲将圣子还家。勿令大王种姓断绝。是时车匿。从地起已。马王干陟。前膝胡跪。出舌舐于太子二足。两眼流泪。是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此马虽复是畜生身。犹尚慈悲垂泪而泣。况复圣子。诸眷属心。当见何殃。唯愿圣子。正观于此干陟马王。今见圣子。不欲还家。是以胡跪屈前两膝。开口出舌。舐圣子足。以慈哀心。二目泪下。

尔时太子以诸功德万字庄严千辐相轮。犹如芭蕉。内心柔软。金色右掌。网缦手指。摩其马王干陟顶上。而语之言。干陟。汝今具作马事。以得度于大负重任。从今已后。汝干陟马。还家自养。此今是我最后从家骑乘之务。行大远路。赖汝今日得济于我。干陟汝今莫生忧恼。莫泣莫悲。汝所载我当得大报。我今欲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后证时。当将甘露分布与汝。而有偈说。

太子以右罗网指  万字千辐轮相现
金色柔软清净手  用摩马王干陟头
犹如两人对语言  汝同日生马干陟
莫过悲啼生懊恼  汝作马功已讫了
我若当证甘露味  所可负载于我者
分别密教甚深法  报答于彼终不虚

尔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今日已得广大王位。圣子具足一切诸相玉女之宝。所庄严宫。普皆显现自余多种五欲之事。最胜最妙。人间难办。今已得之。何故圣子。舍此妙乐。爱于诸兽百鸟充满旷野之内。又复是处多有恶贼恐怖之事。独行独坐。远离诸乐。云何悦心。太子报言。汝善车匿。所语不虚。其理虽然。汝今谛听。我为汝说。世间五欲。会归无常。非究竟法。不合心安。若得还失。速疾如流。不暂停住。如草上露。不久消散。犹如空拳诳于小儿。如芭蕉心。无有真实。如秋云起。乍布还收。如闪电光。忽出还灭。如水上沫。无有常定。如热阳炎。诳惑于人。而说偈言。

诸五欲之事  犹如魁脍机
如刀刃涂蜜  如借他器用
如新死哭泣  如梦见快乐
寤后觅还无  犹如刬贯人
如树果子熟  不久当堕地
如恶人刀仗  杀怨无慈心
犹如割肉脔  当受大苦恼
如执大火炬  不慎而烧身
妙色人天果  久长受乐已
心无有厌离  已得复能求
犹如人热渴  更复饮碱水
求诸五欲等  不厌离亦然
是故若智人  欲离诸五欲
犹如毒蛇头  若求长寿命
远离如毒药  亦如大火聚
若有智慧人  应当远舍离
诸有生死者  一切不坚实
念念不暂停  世法应如是
寿命无自由  决至向死鬼
如是思量已  莫住于世间

尔时太子。说此偈已。告车匿言。车匿。五欲之事。有如是等多种过患。车匿。王位亦然。以种种苦众患杂乱。我见如是可畏相故。宁住于此旷野之中。共诸飞禽走兽盗贼恐怖之处。独起独行。远离欲乐。我意乐此。彼非所愿。车匿。汝闻我作如是语已。莫复违我此之大事。车匿。我于如是法行之内。当开法眼。汝须随喜。不应障我。是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太子。若定作是心者。我今不敢违圣子敕。如圣子教。我还向家。

尔时太子赞车匿言。善哉善哉。大善车匿。汝今如是。顺从我意。获大善利。汝作事善。是时太子。身上所有诸宝璎珞。皆悉自解。口作如是大弘愿言。此是我今最后在家庄严身饰。此是我今最后在家庄严身饰。解已手持将付车匿。付车匿已。复作是言。车匿。汝将此等诸宝璎珞。归付与我诸眷属等。是时车匿。即取彼等诸宝璎珞。受已更问于太子言。圣子。若我至家。将此璎珞。付于圣子诸眷属时。脱彼眷属。问于我言。车匿。汝今何故。将我太子。送至他国。而舍独来。车匿悉达太子。复更嘱托我等何事。彼等若问我如是事。当作何报。太子又言。车匿。汝若至家。为我顶礼父王净饭并及姨母摩诃波阇波提。自余尊者一切眷属。悉皆问讯。车匿。为我咨启净饭大王。作如是言。我今实知父王恩深。但我为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所以违离。若得证已。即当还家奉见大王。又别为我。咨白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国大夫人。勿为我故生大忧愁。圣子必得成大善利。回还共母。欢喜相见。又我宫内。一切婇女及诸亲族。时年童子并余释种。作如是言。我今欲破无明暗网。当得智明。得智明已。我当回还入迦毗罗。

尔时太子。从车匿边。索取摩尼杂饰庄严七宝把刀。自以右手。执于彼刀。从鞘拔出。即以左手。揽捉绀青优钵罗色螺髻之发。右手自持利刀割取。以左手擎。掷置空中。时天帝释。以希有心。生大欢喜。捧太子髻。不令堕地。以天妙衣承受接取。尔时诸天。以彼胜上天诸供具而供养之。

尔时净居诸天大众。去于太子。不近不远。有一华鬘。名须曼那。其须曼那华。下化作一净发师。执利剃刀。去于太子不远而立。太子见已。作如是言。谓净发师。汝能为我净发以不。其净发师报太子言。我甚能为。太子报言。汝若能者。今可知时。

尔时彼化净发之师。即以利刀。剃于太子无见顶相绀螺髻发。当剃头时。帝释天王。生希有心所落之发。不令一毛坠堕于地。一一悉以天衣承之。受已将向三十三天。而供养之。从此已来。令诸天上。因立节名。供养菩萨发髻冠节。至今不断。

尔时太子。自解其身一切璎珞及以天冠。剃去发须。剪落既讫。观于体上。犹有天衣。见已念言。此衣非是出家之服。出家之人。在于山间。谁能与我袈裟色衣。如出家法。居在山林。须如法衣。时净居天。知太子心。如是念已。应时化作猎师之形。身著袈裟染色之衣。手执弓箭。渐渐来至太子之前。相去不远。默然而住。

是时太子。见彼猎师身著袈裟手执弓箭。见已即语。作如是言。山野仁者。汝能与我。此之袈裟色衣已不。汝若与我。我当与汝迦尸迦衣。此衣价直百千亿金。复为种种栴檀香等之所熏修。汝何用是粗弊衣服袈裟色为。可取如是迦尸迦衣。而说偈言。

此是解脱圣人衣  若执弓箭不合著
汝发欢喜心施我  莫惜共我博天衣

尔时猎师报菩萨言。善哉仁者。我今与汝。实不吝惜。是时化人。即与菩萨袈裟之衣。从菩萨取迦尸迦衣。价数直于百千金者。复以种种栴檀所熏。菩萨尔时。心大欢喜。受袈裟衣。深自庆幸。即脱身上迦尸迦衣。与彼猎师。时净居天所化之人。从菩萨边。取迦尸迦微妙衣已。即于其地。以神通飞上虚空中。如一念顷。还至梵天。为欲供养彼妙衣故。于菩萨前。以天神通。乘空而行。菩萨见已。生大欢喜。希有胜上奇特之心。于此袈裟染色衣边。复更倍生殷重至到欢喜之心。

尔时菩萨。以剃头讫。身得袈裟染色衣著。形容改变。既严整讫。口发如是大弘誓言。我今始名真出家也。是时菩萨。遣车匿还。泪流满面。以送车匿。分别讫了。独一无双。体上既披袈裟色服安庠徐步。向跋伽婆仙人居处。是时车匿。曲躬顶礼菩萨两足。围绕菩萨三匝而回。车匿既见菩萨割意。不肯还家。兼其身体著袈裟衣。头无天冠须发悉剪。身体复无诸宝璎珞并及微妙迦尸迦衣。如是一切种种悉无。既遥见已。上举两手。大叫尽声。号天而哭。投身扑地。心意闷绝。良久乃稣。稣已还起。谛观立地。视菩萨行。更复举声。称冤而哭。以其两手。抱干陟项。悲咽哽塞。大声呼嗟。良久哭已。观见菩萨。心意不回。无可冀望。将诸璎珞及以衣裳。并牵马王干陟。回返欲向家归。此是身边。实非心舍。其行道路。或时思惟。或举声哭。或复闷绝。躃倒于地。或处直立。不能前行。或处思慕。不乐而坐。车匿如是。心怀愁恼。多种自现诸苦相已。渐渐次到迦毗罗城。其干陟马。数数回头。观看菩萨。作声鸣唤。逐车匿后。泪下而行。其马已前。多足气力。欢喜纵逸。以见菩萨舍家出家剃须发故。苦逼忧愁。恒常懊恼。身形羸瘦。气力消尽。假使是马璎珞庄严。以心离别于菩萨故。无有威神。无有威德。回顾数观。占看菩萨。而作大声。泪下满面。悲鸣而行。在于路上。不食水草。以饥渴逼。行步羸弱。威力威神。悉皆减损。不复能行。其眼中泪。恒常不干。菩萨初骑。所发到处止半夜行。今以苦逼身羸弱故。回还八日。始得至家。而有偈言。

菩萨初出半夜行  车匿辞别牵干陟
以苦逼切失威势  回还八日乃到家

车匿等还品第二十三之一
尔时车匿。将马干陟。辞别太子。回还归至加毗罗城。当初入时。譬如有人入于空宅。其迦毗罗城之内外。四面周匝。或复园林。或复泉地。或复渠河或复苑囿。以太子舍行出家故。无有威神。凋悴枯竭。其迦毗罗城内。所居人民。大小遥见车匿将领马王干陟还归。不见太子。以不见故。悉随车匿。及干陟后。次第而行。咨车匿言。悉达太子。今在何处。是时车匿。流泪满面。哭泣哽咽。不能得言。时彼城内。一切人民。悲泣啼哭。随逐车匿及以干陟。行则随行。心生疑惑。而问车匿。作如是言。其王子者。今在何处。于我国内生大欢喜。今汝何处舍离而来。是时车匿。随行随报彼诸人言。我实不敢舍背圣子。而彼圣子。捐弃自宫。舍俗衣形。并发遣我及马干陟。令使来还。太子独自在山出家。是时城内。一切人民。闻此语已。心生奇特希有之事。而赞助言。未曾有法。各各对面。共相谓言。悉达太子。难行能行。时彼城内。一切人民。口虽如是称说彼言。而其泪下。犹如流水。复各呵身。作如是言。咄我今者。可共随其相逐出家。至于彼处。看人师子徒步行者。我今宁应至彼随行。勿令一日离别圣子而存活命。所以者何。此城今无彼圣子故。无有威神。无有势力。此城以无于太子故寂寞。今与旷野无异。彼所居处。以有太子威神力故。山泽丛林。还成聚落。而有偈说。

城内人民闻此言  口称希有如是事
此无悉达成旷野  彼有太子如国城

尔时马王干陟鸣唤。城内所有一切人民。悉在自家。各闻其声闻已一切所有人民。及两宫内。诸婇女等。作如是心谓言。大子回还入城。是时人民及以宫内。所有婇女。或开窗牖。或拨门帘。以欢喜心。遥望太子。时彼人民。及宫婇女。唯见马王及以车匿离别太子独自而来。见已各还闭窗门户。退入家内。称冤大哭。时净饭王。以爱苦恼逼切身故。思惟欲见悉达太子。即入斋堂。洁戒净心。修持苦行。忧愁怅怏。内心日夜求守一切诸天诸神。复作种种方便因缘。欲求见子以慰心故。尔时车匿。苦恼忧悲。泪下如雨。手执干陟。并及太子缘身璎珞无价宝冠。擎持将入净饭王宫。譬如王子于战斗场被怨敌杀。其从左右将璎珞。入于王宫。如是如是。其奴车匿。离别太子。将马服玩。雨泪而入大王宫中。亦复如是。车匿入时。其马干陟。在净饭王宫门之外。欲入门内观瞻太子。左右行动坐卧之处。不见太子。泪下如流。爮地大鸣。譬如有人于大众中说苦恼事。时净饭王。宫内所有种种诸鸟。孔雀鹦鹉鹦鹆命命俱翅罗等。种种诸鸟。闻干陟声。亦谓言是太子归家。彼等欢喜。各自出声和雅而鸣。如是干陟。作于声已。所有大王厩内余马。闻干陟声。亦谓太子归来向家。一切欢喜。皆悉鸣唤。其净饭王。宫内婇女。众多百千。摩诃波阇波提等。复有太子宫内婇女六万余人。及其大妃耶输陀罗等。念太子故。大生忧恼。尘泪满面。各任本容。不复洗梳。身体衣裳。皆悉垢腻。舍诸一切妙好璎珞。忧愁怅怏。心意不安。或哭或啼。或思惟坐。闻干陟鸣。各相谓言。如是干陟。作是鸣声。决定是我太子归家。无有疑也。彼等既闻干陟声已。心大欢喜。渴仰欲见于太子故。摩诃波阇波提耶输陀罗等。多千婇女。各于自房。或在楼上。或在殿中。或在室内。欲见太子。渴仰忽起。急走集聚。向于车匿及干陟边。彼诸婇女。唯见车匿及马干陟离别太子而来向宫。彼既见已。各举两手。叫唤大哭。流泪满面。口唱太子种种诸德。而有偈说。

彼等婇女心苦切  渴仰欲见太子还
忽睹车匿马空回  泪丁满面叫唤哭
解绝璎珞妙衣服  散被头发身瘦羸
各举两手无承望  啼号不眠彻天晓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八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八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八

佛本行集经卷第十八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剃发染衣品第二十二之二
尔时太子以手从其天冠头髻解天无价摩尼之宝。付与车匿。作如是言。车匿。我今与汝此摩尼宝。汝将此宝还于我父净饭大王。至王边已。无量顶礼。汝知我意。我付嘱汝。汝当信我。我今令汝将此宝还。至父王边。启白令除一切愁苦。复好为我咨启父王。作如是言。我今不以被人所欺。而忽舍离父王足下。又亦不以嗔恨心故。亦复不为求觅资财。又亦不以少封禄故。亦不欲求生于天上。唯见一切诸众生等。在不正路。迷惑黑暗。邪迳而行。欲作光明。欲除如是生死之法。欲求利益世间之句无愁忧处。欲断无常有漏之行求出家耳。大慈父王。见我如是乐出家故。不应忧愁。而说偈言。

假使恩爱久共处  时至会必有别离
见此无常须臾间  是故我今求解脱

尔时太子说此偈已。作如是言。我今欲离此忧苦故。弃舍出家。是故咨启我父大王。不须愁忧。若世有人。缘忧愁故。为于五欲而缚著者。彼等诸人。应须忧愁。所以者何。世多有人。父生于子。为求财故。所以养育。报于父母。施法财者。世子难有。若父王意。作如是心。我子今者。非出家时。唯愿父王。莫如是念。凡求法者。无有时节。所以者何。人居世间。命无限齐。知如是者。是故智人决须舍求胜上行处。此是我心决定之语。譬如有人共死命怨同居一室。言我寿长。无有是处。车匿。汝至我父净饭王边。作如是等多种语言。令王意定。汝至彼处。善作如是方便慰喻。莫令忆我。车匿。虽然我复语汝。若至我父净饭王边。但说于我恶逆之事。无德行处。大子如是。无有恩义。无爱著心。莫说于我孝顺之处。所以者何。已舍爱故。即舍一切忆念忧愁。

尔时车匿闻于太子作如是等诸语言已。遍体热恼。满面泪流。合十指掌。向于太子。而作是言。大圣太子。如太子教。但前所言。于诸亲族及父王边。大生忧愁。我意不喜。心情断绝。如大象王没在深泥。不能自出。闻是语已。谁不泪流。复作是言。精进之心。余人闻说。犹尚大惊。况我车匿小来。共于圣子。同日一时。俱长爱敬之心。相乐不已。而说偈言。

假使用铁持作心  以闻如是言誓语
人谁不心酸楚毒  况我爱恋同日生

尔时车匿说是偈已。白圣子言。我将马王与圣子乘。以彼诸天神通力故。强令我心遣被与来。非我自意。我今云何能断圣子是出家事。我今既是同日生奴。及此马王。一种无异。岂能违离圣子须臾独还宫也。终无是处。圣子。亦不合放于我干陟向家而复。令我传此忧悲爱别之语。向大父王。说如是事。而圣子今亦不合背舍老父王。而自出家。彼法非是。更无有法。绝妙越殊过是尊者。能胜孝养所生父母。亦不应舍乳哺姨母摩诃波阇波提。以是而论。圣子。亦成无恩义人。而不忆旧育养之时。圣子。正妃耶输陀罗。贞洁之女。诸德具足。亦复不合弃舍相离。虽然若圣子。今舍离一切释种亲族。我今既是同日生奴。亦不合放。但是圣子足蹋之地。我常随顺。不得背舍。大圣太子。是故我今意中。不忍将此炽然忧悲之火所烧心情。回向于城。而放圣子。独在此处。空闲林野。令我自返脱至城邑。净饭大王责我何言。又复圣子。既不还家。我独去时。圣子所有朋友识知。并及宫内婇女妃后。问我何言。圣子复语我作是言。汝今将我恶辞毁辱非法之事。向眷属说。令我眷属遗忘于我。憎恶于我。而我何敢妄说于此毁辱之言。我心可不自惭自羞自愧自耻。我之心意。及以口舌。若为欲说圣子恶言。虽我妄言欲说圣子。谁当信我妄言之事。圣子。譬如有人。说彼月天种种恶事毁辱之言。叵有人闻。如此事者。能信以不。但圣子。今恒常习行慈悲之心。圣子嘱托此言不善。圣子既行大慈悲行。恒常美言慰喻众生。今舍诸亲。此是非善。是故善哉圣子。回心向家受乐。

尔时太子。见其车匿如是忧悲苦恼之语。闻已复报彼车匿言。车匿。汝今应须舍别离苦。莫作忧恼。何以故。一切众生。有生有老。悉有别离。车匿。一切众生所有爱著染惑之心。其在胎内。养育之者。皆悉是虚。会有别离。彼非是我。我非是彼。而说偈言。

譬如大树众鸟群  各从诸方来共宿
后日别飞各自去  众生离别亦复然
犹如盛夏起大云  暂聚以复还离散
众生离别法皆尔  须臾聚合复分离
既相随来生此间  今者各各还归本
勿言我与汝有异  剩作彼此去住情
一切去来无所依  但随众生有爱著
强作分别自他意  犹如树木枝叶茎
各各别有色形容  此缘本来无染污
况复无常众生类  譬如树蔓生果蓏
随其熟时则堕落  人命修短亦如是
长年促寿死终无  往昔一切诸仙人
恒说如是无常事  设使寿命八大劫
至于无常败坏时  必死更无有疑虑
犹如诸方各自来  至河同共欲饮水
或复上船渡彼岸  既至岸上还复分
父母生子亦复然  并及眷属诸朋党
少小虽同在一处  长大须臾各别离
虽复业果同共家  其受苦乐报不等
及至无常事催促  各各相舍无亲疏

尔时太子说此偈已。告车匿言。善生车匿。是故汝今莫恼自心。决定还去。所以者何。汝今止为爱著大家。不能舍者。汝若到家。还来觅我。若汝回至迦毗罗城。见我亲族为我愁者。汝告彼等作如是言。汝等眷属。于太子边。宜应割舍爱著之心。何以故。我今知彼有要誓言。尔时太子即说此偈。嘱车匿言。

假使我今身血肉  并及支节筋脉皮
一切磨灭尽消亡  或复性命不全保
我若不舍此重担  越渡诸苦达本源
未证解脱坐道场  终不虚尔还相见

尔时车匿既闻太子说此偈已。即以自身。四布于地。持其两手。前著抱于太子两足。而作是言。善哉圣子。今乞欢喜。莫作如是苦切誓言。大圣大子。我有何力。有何神德。能令圣子回还本宫。但我从此独自向家。圣子眷属必当打我。或复圣子父王净饭。并及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必应问我。我妙梵声。聪慧之子。汝今将向何处掷来。尔时太子报车匿言。车匿。莫作是言。莫作是言。我之父母。及诸眷属。见汝从此独自回还。终不打汝。所以者何。我眷属等。一切悉皆爱念于汝。车匿。速起速起。上来所论。有如此法。世若有人。将所爱人言语意气。向彼道时。必得赏赐。汝决定须速还至家。我之父王。见汝还已。心得稣醒。然我父王。见我舍家闻道出家。大生苦逼。父王之身。及诸眷属。一切号啕。悲咽哭泣。城内大小。一切人民。为于我故。生重苦恼。彼等若得见汝还者。心少喜欢。

尔时车匿从地而起。合十指掌。泪下如流。举声大哭。白太子言。以如是故。我今欲将圣子还家。勿令大王种姓断绝。是时车匿。从地起已。马王干陟。前膝胡跪。出舌舐于太子二足。两眼流泪。是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此马虽复是畜生身。犹尚慈悲垂泪而泣。况复圣子。诸眷属心。当见何殃。唯愿圣子。正观于此干陟马王。今见圣子。不欲还家。是以胡跪屈前两膝。开口出舌。舐圣子足。以慈哀心。二目泪下。

尔时太子以诸功德万字庄严千辐相轮。犹如芭蕉。内心柔软。金色右掌。网缦手指。摩其马王干陟顶上。而语之言。干陟。汝今具作马事。以得度于大负重任。从今已后。汝干陟马。还家自养。此今是我最后从家骑乘之务。行大远路。赖汝今日得济于我。干陟汝今莫生忧恼。莫泣莫悲。汝所载我当得大报。我今欲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后证时。当将甘露分布与汝。而有偈说。

太子以右罗网指  万字千辐轮相现
金色柔软清净手  用摩马王干陟头
犹如两人对语言  汝同日生马干陟
莫过悲啼生懊恼  汝作马功已讫了
我若当证甘露味  所可负载于我者
分别密教甚深法  报答于彼终不虚

尔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今日已得广大王位。圣子具足一切诸相玉女之宝。所庄严宫。普皆显现自余多种五欲之事。最胜最妙。人间难办。今已得之。何故圣子。舍此妙乐。爱于诸兽百鸟充满旷野之内。又复是处多有恶贼恐怖之事。独行独坐。远离诸乐。云何悦心。太子报言。汝善车匿。所语不虚。其理虽然。汝今谛听。我为汝说。世间五欲。会归无常。非究竟法。不合心安。若得还失。速疾如流。不暂停住。如草上露。不久消散。犹如空拳诳于小儿。如芭蕉心。无有真实。如秋云起。乍布还收。如闪电光。忽出还灭。如水上沫。无有常定。如热阳炎。诳惑于人。而说偈言。

诸五欲之事  犹如魁脍机
如刀刃涂蜜  如借他器用
如新死哭泣  如梦见快乐
寤后觅还无  犹如刬贯人
如树果子熟  不久当堕地
如恶人刀仗  杀怨无慈心
犹如割肉脔  当受大苦恼
如执大火炬  不慎而烧身
妙色人天果  久长受乐已
心无有厌离  已得复能求
犹如人热渴  更复饮碱水
求诸五欲等  不厌离亦然
是故若智人  欲离诸五欲
犹如毒蛇头  若求长寿命
远离如毒药  亦如大火聚
若有智慧人  应当远舍离
诸有生死者  一切不坚实
念念不暂停  世法应如是
寿命无自由  决至向死鬼
如是思量已  莫住于世间

尔时太子。说此偈已。告车匿言。车匿。五欲之事。有如是等多种过患。车匿。王位亦然。以种种苦众患杂乱。我见如是可畏相故。宁住于此旷野之中。共诸飞禽走兽盗贼恐怖之处。独起独行。远离欲乐。我意乐此。彼非所愿。车匿。汝闻我作如是语已。莫复违我此之大事。车匿。我于如是法行之内。当开法眼。汝须随喜。不应障我。是时车匿白太子言。大圣太子。太子。若定作是心者。我今不敢违圣子敕。如圣子教。我还向家。

尔时太子赞车匿言。善哉善哉。大善车匿。汝今如是。顺从我意。获大善利。汝作事善。是时太子。身上所有诸宝璎珞。皆悉自解。口作如是大弘愿言。此是我今最后在家庄严身饰。此是我今最后在家庄严身饰。解已手持将付车匿。付车匿已。复作是言。车匿。汝将此等诸宝璎珞。归付与我诸眷属等。是时车匿。即取彼等诸宝璎珞。受已更问于太子言。圣子。若我至家。将此璎珞。付于圣子诸眷属时。脱彼眷属。问于我言。车匿。汝今何故。将我太子。送至他国。而舍独来。车匿悉达太子。复更嘱托我等何事。彼等若问我如是事。当作何报。太子又言。车匿。汝若至家。为我顶礼父王净饭并及姨母摩诃波阇波提。自余尊者一切眷属。悉皆问讯。车匿。为我咨启净饭大王。作如是言。我今实知父王恩深。但我为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所以违离。若得证已。即当还家奉见大王。又别为我。咨白姨母摩诃波阇波提国大夫人。勿为我故生大忧愁。圣子必得成大善利。回还共母。欢喜相见。又我宫内。一切婇女及诸亲族。时年童子并余释种。作如是言。我今欲破无明暗网。当得智明。得智明已。我当回还入迦毗罗。

尔时太子。从车匿边。索取摩尼杂饰庄严七宝把刀。自以右手。执于彼刀。从鞘拔出。即以左手。揽捉绀青优钵罗色螺髻之发。右手自持利刀割取。以左手擎。掷置空中。时天帝释。以希有心。生大欢喜。捧太子髻。不令堕地。以天妙衣承受接取。尔时诸天。以彼胜上天诸供具而供养之。

尔时净居诸天大众。去于太子。不近不远。有一华鬘。名须曼那。其须曼那华。下化作一净发师。执利剃刀。去于太子不远而立。太子见已。作如是言。谓净发师。汝能为我净发以不。其净发师报太子言。我甚能为。太子报言。汝若能者。今可知时。

尔时彼化净发之师。即以利刀。剃于太子无见顶相绀螺髻发。当剃头时。帝释天王。生希有心所落之发。不令一毛坠堕于地。一一悉以天衣承之。受已将向三十三天。而供养之。从此已来。令诸天上。因立节名。供养菩萨发髻冠节。至今不断。

尔时太子。自解其身一切璎珞及以天冠。剃去发须。剪落既讫。观于体上。犹有天衣。见已念言。此衣非是出家之服。出家之人。在于山间。谁能与我袈裟色衣。如出家法。居在山林。须如法衣。时净居天。知太子心。如是念已。应时化作猎师之形。身著袈裟染色之衣。手执弓箭。渐渐来至太子之前。相去不远。默然而住。

是时太子。见彼猎师身著袈裟手执弓箭。见已即语。作如是言。山野仁者。汝能与我。此之袈裟色衣已不。汝若与我。我当与汝迦尸迦衣。此衣价直百千亿金。复为种种栴檀香等之所熏修。汝何用是粗弊衣服袈裟色为。可取如是迦尸迦衣。而说偈言。

此是解脱圣人衣  若执弓箭不合著
汝发欢喜心施我  莫惜共我博天衣

尔时猎师报菩萨言。善哉仁者。我今与汝。实不吝惜。是时化人。即与菩萨袈裟之衣。从菩萨取迦尸迦衣。价数直于百千金者。复以种种栴檀所熏。菩萨尔时。心大欢喜。受袈裟衣。深自庆幸。即脱身上迦尸迦衣。与彼猎师。时净居天所化之人。从菩萨边。取迦尸迦微妙衣已。即于其地。以神通飞上虚空中。如一念顷。还至梵天。为欲供养彼妙衣故。于菩萨前。以天神通。乘空而行。菩萨见已。生大欢喜。希有胜上奇特之心。于此袈裟染色衣边。复更倍生殷重至到欢喜之心。

尔时菩萨。以剃头讫。身得袈裟染色衣著。形容改变。既严整讫。口发如是大弘誓言。我今始名真出家也。是时菩萨。遣车匿还。泪流满面。以送车匿。分别讫了。独一无双。体上既披袈裟色服安庠徐步。向跋伽婆仙人居处。是时车匿。曲躬顶礼菩萨两足。围绕菩萨三匝而回。车匿既见菩萨割意。不肯还家。兼其身体著袈裟衣。头无天冠须发悉剪。身体复无诸宝璎珞并及微妙迦尸迦衣。如是一切种种悉无。既遥见已。上举两手。大叫尽声。号天而哭。投身扑地。心意闷绝。良久乃稣。稣已还起。谛观立地。视菩萨行。更复举声。称冤而哭。以其两手。抱干陟项。悲咽哽塞。大声呼嗟。良久哭已。观见菩萨。心意不回。无可冀望。将诸璎珞及以衣裳。并牵马王干陟。回返欲向家归。此是身边。实非心舍。其行道路。或时思惟。或举声哭。或复闷绝。躃倒于地。或处直立。不能前行。或处思慕。不乐而坐。车匿如是。心怀愁恼。多种自现诸苦相已。渐渐次到迦毗罗城。其干陟马。数数回头。观看菩萨。作声鸣唤。逐车匿后。泪下而行。其马已前。多足气力。欢喜纵逸。以见菩萨舍家出家剃须发故。苦逼忧愁。恒常懊恼。身形羸瘦。气力消尽。假使是马璎珞庄严。以心离别于菩萨故。无有威神。无有威德。回顾数观。占看菩萨。而作大声。泪下满面。悲鸣而行。在于路上。不食水草。以饥渴逼。行步羸弱。威力威神。悉皆减损。不复能行。其眼中泪。恒常不干。菩萨初骑。所发到处止半夜行。今以苦逼身羸弱故。回还八日。始得至家。而有偈言。

菩萨初出半夜行  车匿辞别牵干陟
以苦逼切失威势  回还八日乃到家

车匿等还品第二十三之一
尔时车匿。将马干陟。辞别太子。回还归至加毗罗城。当初入时。譬如有人入于空宅。其迦毗罗城之内外。四面周匝。或复园林。或复泉地。或复渠河或复苑囿。以太子舍行出家故。无有威神。凋悴枯竭。其迦毗罗城内。所居人民。大小遥见车匿将领马王干陟还归。不见太子。以不见故。悉随车匿。及干陟后。次第而行。咨车匿言。悉达太子。今在何处。是时车匿。流泪满面。哭泣哽咽。不能得言。时彼城内。一切人民。悲泣啼哭。随逐车匿及以干陟。行则随行。心生疑惑。而问车匿。作如是言。其王子者。今在何处。于我国内生大欢喜。今汝何处舍离而来。是时车匿。随行随报彼诸人言。我实不敢舍背圣子。而彼圣子。捐弃自宫。舍俗衣形。并发遣我及马干陟。令使来还。太子独自在山出家。是时城内。一切人民。闻此语已。心生奇特希有之事。而赞助言。未曾有法。各各对面。共相谓言。悉达太子。难行能行。时彼城内。一切人民。口虽如是称说彼言。而其泪下。犹如流水。复各呵身。作如是言。咄我今者。可共随其相逐出家。至于彼处。看人师子徒步行者。我今宁应至彼随行。勿令一日离别圣子而存活命。所以者何。此城今无彼圣子故。无有威神。无有势力。此城以无于太子故寂寞。今与旷野无异。彼所居处。以有太子威神力故。山泽丛林。还成聚落。而有偈说。

城内人民闻此言  口称希有如是事
此无悉达成旷野  彼有太子如国城

尔时马王干陟鸣唤。城内所有一切人民。悉在自家。各闻其声闻已一切所有人民。及两宫内。诸婇女等。作如是心谓言。大子回还入城。是时人民及以宫内。所有婇女。或开窗牖。或拨门帘。以欢喜心。遥望太子。时彼人民。及宫婇女。唯见马王及以车匿离别太子独自而来。见已各还闭窗门户。退入家内。称冤大哭。时净饭王。以爱苦恼逼切身故。思惟欲见悉达太子。即入斋堂。洁戒净心。修持苦行。忧愁怅怏。内心日夜求守一切诸天诸神。复作种种方便因缘。欲求见子以慰心故。尔时车匿。苦恼忧悲。泪下如雨。手执干陟。并及太子缘身璎珞无价宝冠。擎持将入净饭王宫。譬如王子于战斗场被怨敌杀。其从左右将璎珞。入于王宫。如是如是。其奴车匿。离别太子。将马服玩。雨泪而入大王宫中。亦复如是。车匿入时。其马干陟。在净饭王宫门之外。欲入门内观瞻太子。左右行动坐卧之处。不见太子。泪下如流。爮地大鸣。譬如有人于大众中说苦恼事。时净饭王。宫内所有种种诸鸟。孔雀鹦鹉鹦鹆命命俱翅罗等。种种诸鸟。闻干陟声。亦谓言是太子归家。彼等欢喜。各自出声和雅而鸣。如是干陟。作于声已。所有大王厩内余马。闻干陟声。亦谓太子归来向家。一切欢喜。皆悉鸣唤。其净饭王。宫内婇女。众多百千。摩诃波阇波提等。复有太子宫内婇女六万余人。及其大妃耶输陀罗等。念太子故。大生忧恼。尘泪满面。各任本容。不复洗梳。身体衣裳。皆悉垢腻。舍诸一切妙好璎珞。忧愁怅怏。心意不安。或哭或啼。或思惟坐。闻干陟鸣。各相谓言。如是干陟。作是鸣声。决定是我太子归家。无有疑也。彼等既闻干陟声已。心大欢喜。渴仰欲见于太子故。摩诃波阇波提耶输陀罗等。多千婇女。各于自房。或在楼上。或在殿中。或在室内。欲见太子。渴仰忽起。急走集聚。向于车匿及干陟边。彼诸婇女。唯见车匿及马干陟离别太子而来向宫。彼既见已。各举两手。叫唤大哭。流泪满面。口唱太子种种诸德。而有偈说。

彼等婇女心苦切  渴仰欲见太子还
忽睹车匿马空回  泪丁满面叫唤哭
解绝璎珞妙衣服  散被头发身瘦羸
各举两手无承望  啼号不眠彻天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