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中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

大品第一(有二十五经)(第三念诵)
柔软、龙象、处,无常、请、瞻波,
二十亿、八难,贫穷、欲、福田,
优婆塞、怨家,教昙弥、降魔,
赖吒、优婆离,释问及善生,
商人、世间、福,息止、至边、喻。

大品柔软经第一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自我昔日出家学道,为从优游、从容闲乐、极柔软来。我在父王悦头檀家时,为我造作种种宫殿,春殿、夏殿及以冬殿。为我好游戏故,去殿不远,复造种种若干华池,青莲华池、红莲华池、赤莲华池、白莲华池。于彼池中植种种水华,青莲华、红莲华、赤莲华、白莲华,常水常华,使人守护,不通一切。为我好游戏故,于其池岸植种种陆华,修摩那华、婆师华、薝卜华、修揵提华、摩头揵提华、阿提牟多华、波罗头华。
“为我好游戏故,而使四人沐浴于我;沐浴我已,赤旃檀香用涂我身;香涂身已,著新缯衣,上下、内外、表里皆新,昼夜常以伞盖覆我——莫令太子夜为露所沾,昼为日所灸。如常他家粗[麸-夫+黄]、麦饭、豆羹、姜菜,为第一食,如是我父悦头檀家最下使人,粳粮肴馔为第一食。复次,若有野田禽兽,最美禽兽,提帝逻惒吒、劫宾阇逻、奚米何犁泥奢施罗米,如是野田禽兽,最美禽兽,常为我设如是之食。
“我忆昔时父悦头檀家,于夏四月升正殿上,无有男子,唯有女妓而自娱乐,初不来下。我欲出至园观之时,三十名骑,简选上乘,卤簿前后,侍从导引,况复其余?我有是如意足,此最柔软。
“我复忆昔时看田作人止息田上,往诣阎浮树下,结跏趺坐,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我作是念:‘不多闻愚痴凡夫自有病法,不离于病,见他人病,憎恶薄贱,不爱不喜,不自观己。’我复作是念:‘我自有病法,不离于病,若我见他病而憎恶薄贱,不爱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观已,因不病起贡高者,即便自灭。我复作是念:‘不多闻愚痴凡夫自有老法,不离于老,见他人老,憎恶薄贱,不爱不喜,不自观己。’我复作是念:‘我自有老法,不离于老,若我见他老而憎恶薄贱,不爱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观已,若因寿起贡高者,即便自灭。不多闻愚痴凡夫为不病贡高豪贵放逸,因欲生痴,不行梵行;不多闻愚痴凡夫为少壮贡高豪贵放逸,因欲生痴,不行梵行;不多闻愚痴凡夫为寿贡高豪贵放逸,因欲生痴,不行梵行。”
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病法老法,及死亡法,
如法自有,凡夫见恶。
若我憎恶,不度此法,
我不宜然,亦有是法。
彼如是行,知法离生,
无病少壮,为寿贡高,
断诸贡高,见无欲安。
彼如是觉,无怖于欲,
得无有想,行净梵行。”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龙象经第二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东园鹿子母堂。
尔时,世尊则于晡时从宴坐起,堂上来下,告曰:“乌陀夷,共汝往至东河澡浴。”
尊者乌陀夷白曰:“唯然。”
于是,世尊将尊者乌陀夷往至东河,脱衣岸上,便入水浴。浴已还出,拭体著衣。
尔时,波斯匿王有龙象,名曰念,作一切妓乐,历度东河。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
尊者乌陀夷叉手向佛,白曰:“世尊,象受大身,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
世尊告曰:“如是,乌陀夷。如是,乌陀夷。象受大身,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乌陀夷,马、骆驼、牛、驴、胸行、人、树,生大形。乌陀夷,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乌陀夷,若有世间,天及魔、梵、沙门、梵志,从人至天,不以身、口、意害者,我说彼是龙。乌陀夷,如来于世间,天及魔、梵、沙门、梵志,从人至天,不以身、口、意害,是故我名龙。”
于是,尊者乌陀夷叉手向佛,白曰:“世尊,惟愿世尊加我威力!善逝加我威力!令我在佛前,以龙相应颂颂赞世尊。”
世尊告曰:“随汝所欲。”
于是,尊者乌陀夷在于佛前,以龙相应颂赞世尊曰:

“正觉生人间,自御得正定,
修习行梵迹,息意能自乐。
人之所敬重,越超一切法,
亦为天所敬,无著至真人。
越度一切结,于林离林去,
舍欲乐无欲,如石出真金。
普闻正尽觉,如日升虚空,
一切龙中高,如众山有岳。
称说名大龙,而无所伤害,
一切龙中龙,真谛无上龙。
温润无有害,此二是龙足,
苦行及梵行,是谓龙所行。
大龙信为手,二功德为牙,
念项智慧头,思惟分别法。
受持诸法腹,乐远离双臂,
住善息出入,内心至善定。
龙行止俱定,坐定卧亦定,
龙一切时定,是谓龙常法。
无秽家受食,有秽则不受,
得恶不净食,舍之如师子。
所得供养者,为他慈愍受,
龙食他信施,存命无所著。
断除大小结,解脱一切缚,
随彼所游行,心无有系著。
犹如白莲华,水生水长养,
泥水不能著,妙香爱乐色。
如是最上觉,世生行世间,
不为欲所染,如华水不著。
犹如燃火炽,不益薪则止,
无薪火不传,此火谓之灭。
慧者说此喻,欲令解其义,
是龙之所知,龙中龙所说。
远离淫欲恚,断痴得无漏,
龙舍离其身,此龙谓之灭。”

佛说如是,尊者乌陀夷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说处经第三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此有三说处,无四无五。若比丘见已,因彼故说而说我见、闻、识、知,比丘说而说是我所知。云何为三?比丘,因过去世说,而说如是过去世时有;比丘,因未来世说,而说如是未来世时有;比丘,因现在世说,而说如是现在世时有。是谓三说处,无四无五。若比丘见已,因彼故说而说我见、闻、识、知,比丘说而说是我所知,因所说善习得义,因不说不善习得义。
“贤圣弟子两耳一心听法,彼两耳一心听法已,断一法、修一法、一法作证;彼断一法、修一法、一法作证已,便得正定。贤圣弟子心得正定已,便断一切淫、怒、痴。贤圣弟子如是得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因其所说有四处,当以观人,此贤者可共说、不可共说。若使此贤者一向论不一向答者,分别论不分别答者,诘论不诘答者,止论不止答者,如是此贤者不得共说,亦不得共论。若使此贤者一向论便一向答者,分别论分别答者,诘论诘答者,止论止答者,如是此贤者得共说,亦得共论。
“复次,因其所说,更有四处,当以观人,此贤者可共说、不可共说。若使此贤者于处、非处不住者,所知不住者,说喻不住者,道迹不住者,如是此贤者不可共说,亦不可共论。若此贤者于处、非处住者,所知住者,说喻住者,道迹住者,如是此贤者可得共说,亦可得共论。因所说时止息口行,舍己所见,舍怨结意,舍欲、舍恚、舍痴、舍慢、舍不语、舍悭嫉、不求胜、不伏他,莫取所失,说义说法。说义说法已,教复教止,自欢喜、令彼欢喜。如是说义,如是说事,是圣说义,是圣说事,谓至竟漏尽。”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若有诤论议,杂意怀贡高,
非圣毁呰德,各各相求便。
但求他过失,意欲降伏彼,
更互而求胜,圣不如是说。
若欲得论议,慧者当知时,
有法亦有义,诸圣论如是。
慧者如是说,无诤无贡高,
意无有厌足,无结无有漏。
随顺不颠倒,正知而为说,
善说则然可,自终不说恶。
不以诤论议,亦不受他诤,
知处及说处,是彼之所论。
如是圣人说,慧者俱得义,
为现法得乐,亦为后世安。
当知聪达者,非倒非常说。”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说无常经第四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色者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觉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想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行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识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是为色无常,觉、想、行、识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修习七道品,无碍正思正念。彼如是知、如是见,欲漏心解脱,有漏、无明漏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若有众生及九众生居,乃至有想无想处行余第一有,于其中间是第一、是大、是胜、是最、是尊、是妙,谓世中阿罗诃。所以者何?世中阿罗诃得安隐快乐。”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无著第一乐,断欲无有爱,
永舍离我慢,裂坏无明网。
彼得不移动,心中无秽浊,
不染著世间,梵行得无漏。
了知于五阴,境界七善法,
大雄游行处,离一切恐怖。
成就七觉宝,具学三种学,
妙称上朋友,佛最上真子。
成就十支道,大龙极定心,
是世中第一,彼则无有爱。
众事不移动,解脱当来有,
断生老病死,所作办灭漏。
兴起无学智,得身最后边,
梵行第一具,彼心不由他。
上不及诸方,彼无有喜乐,
能为师子吼,世间无上觉。”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请请经第五(下一请字慈井切)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王舍城,在竹林迦兰哆园,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共受夏坐。
尔时,世尊月十五日,说从解脱相请请时,在比丘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我是梵志,而得灭讫,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我是梵志,得灭讫后,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汝当教化,转相教诃。”
尔时,尊者舍梨子亦在众中。于是,尊者舍梨子即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向之所说:‘我是梵志,而得灭讫,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我是梵志,得灭讫后,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汝当教化,转相教诃。’世尊诸不调者令得调御,诸不息者令得止息,诸不度者而令得度,诸不解脱者令得解脱,诸不灭讫者令得灭讫,未得道者令其得道,不施设梵行令施设梵行,知道、觉道、识道、说道。世尊弟子于后得法,受教、受诃,受教、诃已,随世尊语,即便趣行,得如其意,善知正法。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耶?”
彼时,世尊告曰:“舍梨子,我不嫌汝身、口、意行。所以者何?舍梨子,汝有聪慧、大慧、速慧、捷慧、利慧、广慧、深慧、出要慧、明达慧。舍梨子,汝成就实慧。舍梨子,犹转轮王而有太子,不越教已,则便受拜父王所传,而能复传。如是,舍梨子,我所转法轮,汝复能转。舍梨子,是故我不嫌汝身、口、意行。”
尊者舍梨子复再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世尊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耶?”
世尊告曰:“舍梨子,我亦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所以者何?舍梨子,此五百比丘尽得无著,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重担已舍,有结已尽,而得善义正智正解脱。唯除一比丘,我亦本已记于现法中得究竟智: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舍梨子,是故我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
尊者舍梨子复三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亦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世尊,此五百比丘,几比丘得三明达?几比丘得俱解脱?几比丘得慧解脱耶?”
世尊告曰:“舍梨子,此五百比丘,九十比丘得三明达,九十比丘得俱解脱,余比丘得慧解脱。舍梨子,此众无枝无叶,亦无节戾,清净真实,得正住立。”
尔时,尊者傍耆舍亦在众中。于是,尊者傍耆舍即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加我威力!惟愿善逝加我威力!令我在佛及比丘众前,以如义相应而作赞颂。”
世尊告曰:“傍耆舍,随汝所欲。”
于是,尊者傍耆舍在佛及比丘众前,以如义相应而赞颂曰:

“今十五请日,集坐五百众,
断除诸结缚,无碍有尽仙。
清净光明照,解脱一切有,
生老病死尽,漏灭所作办。
掉悔及疑结,慢有漏已尽,
拔断爱结刺,上医无复有。
勇猛如师子,一切恐畏除,
已度于生死,诸漏已灭讫。
犹如转轮王,群臣所围绕,
悉领一切地,乃至于大海。
如是勇猛伏,无上商人主,
弟子乐恭敬,三达离死怖。
一切是佛子,永除枝叶节,
转无上法轮,稽首第一尊。”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瞻波经第六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瞻波,在恒伽池边。
尔时,世尊月十五日说从解脱时,于比丘众前敷座而坐。世尊坐已,即便入定,以他心智观察众心;观众心已,至初夜竟,默然而坐。于是,有一比丘即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已讫,佛及比丘众集坐来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尔时,世尊默然不答。于是,世尊复至中夜默然而坐,彼一比丘再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已过,中夜将讫,佛及比丘众集坐来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世尊亦再默然不答。于是,世尊复至后夜默然而坐,彼一比丘三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既过,中夜复讫,后夜垂尽,将向欲明,明出不久,佛及比丘众集坐极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尔时,世尊告彼比丘:“于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
彼时,尊者大目揵连亦在众中。于是,尊者大目揵连便作是念:“世尊为何比丘而说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我宁可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他心之智观察众心。”
尊者大目揵连即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他心之智观察众心。尊者大目揵连便知世尊所为比丘说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于是,尊者大目揵连即从定起,至彼比丘前,牵臂将出,开门置外:“痴人远去!莫于此住!不复得与比丘众会,从今已去,非是比丘。”闭门下钥,还诣佛所,稽首佛足,却坐一面,白曰:“世尊所为比丘说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者,我已逐出。世尊,初夜即过,中夜复讫,后夜垂尽,将向欲明,明出不久,佛及比丘众集坐极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世尊告曰:“大目揵连,彼愚痴人当得大罪,触娆世尊及比丘众。大目揵连,若使如来在不净众说从解脱者,彼人则便头破七分。是故,大目揵连,汝等从今已后说从解脱,如来不复说从解脱。所以者何?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大目揵连,犹如居士有良稻田,或有麦田,生草名秽麦,其根相似,茎、节、叶、华皆亦似麦。后生实已,居士见之,便作是念:‘是麦污辱,是麦憎刺。’知已便拔,掷弃于外。所以者何?莫令污秽余真好麦。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大目揵连,犹如居士秋时扬谷,谷聚之中若有成实者,扬便止住。若不成实及粃糠者,便随风去。居士见已,即持扫帚,扫治令净。所以者何?莫令污杂余净好稻。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大目揵连,犹如居士为过泉水故,作通水槽,持斧入林,扣打诸树。若坚实者,其声便小;若空中者,其声便大。居士知已,便斫治节,拟作通水槽,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共会集当知,恶欲憎嫉恚,
不语结恨悭,嫉妒谄欺诳,
在众诈言息,屏处称沙门,
阴作诸恶行,恶见不守护,
欺诳妄语言,如是当知彼,
往集不与会,摈弃不共止。
欺诈诳说多,非息称说息,
知时具净行,摈弃远离彼。
清净共清净,常当共和合,
和合得安隐,如是得苦边。”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沙门二十亿经第七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沙门二十亿亦游舍卫国,在暗林中,前夜、后夜学习不眠,精勤正住,修习道品。于是,尊者沙门二十亿安静独住,宴坐思惟,心作是念:“若有世尊弟子精勤学习正法、律者,我为第一,然诸漏心不得解脱。我父母家极大富乐,多有钱财,我今宁可舍戒罢道,行欲布施,修诸福业耶!”
尔时,世尊以他心智知尊者沙门二十亿心之所念,便告一比丘:“汝往至彼,呼沙门二十亿来。”
于是,一比丘白曰:“唯然。”即从座起,稽首礼足,绕三匝而去,往至尊者沙门二十亿所而语彼曰:“世尊呼汝。”
尊者沙门二十亿闻比丘语,即诣佛所,稽首作礼,却坐一面。世尊告曰:“沙门,汝实安静独住,宴坐思惟,心作是念:‘若有世尊弟子精勤学习正法、律者,我为第一,然诸漏心不得解脱。我父母家极大富乐,多有钱财,我今宁可舍戒罢道,行欲布施,修诸福业耶!’”
彼时,尊者沙门二十亿羞耻惭愧,则无无畏:“世尊知我心之所念。”叉手向佛,白曰:“实尔。”
世尊告曰:“沙门,我今问汝,随所解答。于意云何?汝在家时,善调弹琴,琴随歌音,歌随琴音耶?”
尊者沙门二十亿白曰:“如是,世尊。”
世尊复问:“于意云何?若弹琴弦急,为有和音可爱乐耶?”
沙门答曰:“不也,世尊。”
世尊复问:“于意云何?若弹琴弦缓,为有和音可爱乐耶?”
沙门答曰:“不也,世尊。”
世尊复问:“于意云何?若弹琴调弦不急不缓,适得其中,为有和音可爱乐耶?”
沙门答曰:“如是,世尊。”
世尊告曰:“如是,沙门,极大精进,令心掉乱;不极精进,令心懈怠。是故汝当分别此时,观察此相,莫得放逸。”
尔时,尊者沙门二十亿闻佛所说,善受善持,即从座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受佛弹琴喻教,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彼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尊者沙门二十亿知法已,至得阿罗诃。彼时,尊者沙门二十亿得阿罗诃已,而作是念:“今正是时,我宁可往诣世尊所,说得究竟智耶!”
于是,尊者沙门二十亿往诣佛所,稽首作礼,却坐一面,白曰:“世尊,若有比丘得无所著,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重担已舍,有结已解,自得善义,正智正解脱者,彼于尔时乐此六处:乐于无欲,乐于远离,乐于无诤,乐于爱尽,乐于受尽,乐心不移动。
“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贤者以依信故,乐于无欲者,不应如是观,但欲尽、恚尽、痴尽,是乐于无欲。’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贤者以贪利称誉求供养故,乐于远离者,不应如是观,但欲尽、恚尽、痴尽,是乐于远离。’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贤者以依戒故,乐于无诤者,不应如是观,但欲尽、恚尽、痴尽,是乐于无诤,乐于爱尽,乐于受尽,乐心不移动。’世尊,若有比丘得无所著,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重担已舍,有结已解,自得善义,正智正解脱者,彼于尔时乐此六处。
“世尊,若有比丘学未得意,求愿无上安隐涅槃者,彼于尔时成就学根及学戒。彼于后时,诸漏已尽而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脱,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者,彼于尔时成就无学根及无学戒。世尊,犹幼少童子,彼于尔时成就小根及小戒。彼于后时具足学根者,彼于尔时成就学根及学戒。如是,世尊,若有比丘学未得意,求愿无上安隐涅槃者,彼于尔时成就学根及学戒。彼于后时,诸漏已尽而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说,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者,彼于尔时成就无学根及无学戒。
“彼若有眼所知色与对眼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若有耳所知声、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触、意所知法与对意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世尊,犹去村不远有大石山,不破不缺不脆,坚住不空合一,若东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东方风移至南方,若南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南方风移至西方;若西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西方风移至北方;若北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北方风移至诸方。如是彼若有眼所知色与对眼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若有耳所知声、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触、意所知法与对意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
于是,尊者沙门二十亿说此颂曰:

“乐在无欲,心存远离,
喜于无诤,受尽欣悦。
亦乐受尽,心不移动,
得知如真,从是心解。
得心解已,比丘息根,
作已不观,无所求作。
犹如石山,风不能动,
色声香味,身触亦然,
爱不爱法,不能动心。”

尊者沙门二十亿于佛前说得究竟智已,即从座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
尔时,世尊,尊者沙门二十亿去后不久,告诸比丘:“诸族姓子,应如是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如沙门二十亿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不自誉,不慢他,说义现法随诸处也。莫令如痴增上慢所缠,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彼不得义,但大烦劳。沙门二十亿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不自誉,不慢他,说义现法随诸处也。”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八难经第八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人行梵行而有八难、八非时也。云何为八?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地狱中,是谓人行梵行第一难、第一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畜生中,生饿鬼中,生长寿天中,生在边国夷狄之中,无信无恩,无有反复,若无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是谓人行梵行第五难、第五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虽生中国,而聋哑如羊鸣,常以手语,不能知说善恶之义,是谓人行梵行第六难、第六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虽生中国,不聋、不哑,不如羊鸣,不以手语,又能知说善恶之义,然有邪见及颠倒见,如是见、如是说:‘无施、无斋,无有咒说;无善恶业,无善恶业报;无此世彼世;无父无母;世无真人往至善处、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是谓人行梵行第七难、第七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不出于世,亦不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于中国,不聋、不哑,不如羊鸣,不以手语,又能知说善恶之义,而有正见不颠倒见,如是见、如是说:‘有施、有斋,亦有咒说;有善恶业,有善恶业报;有此世彼世;有父有母;世有真人往至善处、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是谓人行梵行第八难、第八非时。
“人行梵行有一不难、有一是时。云何人行梵行有一不难、有一是时?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于中国,不聋、不哑,不如羊鸣,不以手语,又能知说善恶之义,而有正见不颠倒见,如是见、如是说:‘有施、有斋,亦有咒说;有善恶业,有善恶业报;有此世彼世;有父有母;世有真人往至善处、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是谓人行梵行有一不难、有一是时。”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若得人身者,说最微妙法,
若有不得果,必不遇其时。
多说梵行难,人在于后世,
若得遇其时,是世中甚难。
欲得复人身,及闻微妙法,
当以精勤学,人自哀愍故。
谈说闻善法,莫令失其时,
若失此时者,必忧堕地狱。
若不遇其时,不闻说善法,
如商人失财,受生死无量。
若有得人身,闻说正善法,
遵奉世尊教,必遭遇其时。
若遭遇此时,堪任正梵行,
成就无上眼,日亲之所说。
彼为常自护,进行离诸使,
断灭一切结,降魔魔眷属,
彼度于世间,谓得尽诸漏。”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贫穷经第九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世有欲人贫穷,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贫穷举贷他家财物,世中举贷他家财物,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举贷财物,不得时还,白曰长息,世中长息,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长息不还,财主责索,世中财主责索,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财主责索,不能得偿,财主数往至彼求索,世中财主数往至彼求索,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财主数往至彼求索,彼故不还,便为财主之所收缚,世中为财主收缚,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是为世中有欲人贫穷是大苦,世中有欲人举贷财物是大苦,世中有欲人举贷长息是大苦,世中有欲人财主责索是大苦,世中有欲人财主数往至彼求索是大苦,世中有欲人为财主收缚是大苦。如是若有于此圣法之中,无信于善法,无禁戒、无博闻、无布施、无智慧于善法,彼虽多有金、银、琉璃、水精、摩尼、白珂、螺璧、珊瑚、琥珀、玛瑙、瑇瑁、砗渠、碧玉、赤石、琁珠,然彼故贫穷,无有力势,是我圣法中说不善贫穷也。
“彼身恶行,口、意恶行,是我圣法中说不善举贷也。彼欲覆藏身之恶行,不自发露,不欲道说,不欲令人诃责,不顺求;欲覆藏口、意恶行,不自发露,不欲道说,不欲令人诃责,不顺求,是我圣法中说不善长息也。彼或行村邑及村邑外,诸梵行者见已,便作是说:‘诸贤,此人如是作、如是行、如是恶、如是不净,是村邑刺。’彼作是说:‘诸贤,我不如是作、不如是行、不如是恶、不如是不净,亦非村邑刺。’是我圣法中说不善责索也。
“彼或在无事处,或在山林树下,或在空闲居,念三不善念——欲念、恚念、害念,是我圣法中说不善数往求索也。彼作身恶行,口、意恶行,彼作身恶行,口、意恶行已,因此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是我圣法中说不善收缚也。我不见缚更有如是苦、如是重、如是粗、如是不可乐,如地狱、畜生、饿鬼缚也。此三苦缚,漏尽阿罗诃比丘已知灭尽,拔其根本,永无来生。”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世间贫穷苦,举贷他钱财,
举贷钱财已,他责为苦恼。
财主往求索,因此收系缚,
此缚甚重苦,世间乐于欲。
于圣法亦然,若无有正信,
无惭及无愧,作恶不善行。
身作不善行,口意俱亦然,
覆藏不欲说,不乐正教诃。
若有数数行,意念则为苦,
或村或静处,因是必有悔。
身口习诸行,及意之所念,
恶业转增多,数数作复作。
彼恶业无慧,多作不善已,
随所生毕讫,必往地狱缚。
此缚最甚苦,雄猛之所离,
如法得财利,不负得安隐。
施与得欢喜,二俱皆获利,
如是诸居士,因施福增多。
如是圣法中,若有好诚信,
具足成惭愧,庶几无悭贪。
已舍离五盖,常乐行精进,
成就诸禅定,满具常弃乐。
已得无食乐,犹如水浴净,
不动心解脱,一切有结尽。
无病为涅槃,谓之无上灯,
无忧无尘安,是说不移动。”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中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中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中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中阿含经卷第二十九

东晋罽宾三藏瞿昙僧伽提婆译

大品第一(有二十五经)(第三念诵)
柔软、龙象、处,无常、请、瞻波,
二十亿、八难,贫穷、欲、福田,
优婆塞、怨家,教昙弥、降魔,
赖吒、优婆离,释问及善生,
商人、世间、福,息止、至边、喻。

大品柔软经第一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自我昔日出家学道,为从优游、从容闲乐、极柔软来。我在父王悦头檀家时,为我造作种种宫殿,春殿、夏殿及以冬殿。为我好游戏故,去殿不远,复造种种若干华池,青莲华池、红莲华池、赤莲华池、白莲华池。于彼池中植种种水华,青莲华、红莲华、赤莲华、白莲华,常水常华,使人守护,不通一切。为我好游戏故,于其池岸植种种陆华,修摩那华、婆师华、薝卜华、修揵提华、摩头揵提华、阿提牟多华、波罗头华。
“为我好游戏故,而使四人沐浴于我;沐浴我已,赤旃檀香用涂我身;香涂身已,著新缯衣,上下、内外、表里皆新,昼夜常以伞盖覆我——莫令太子夜为露所沾,昼为日所灸。如常他家粗[麸-夫+黄]、麦饭、豆羹、姜菜,为第一食,如是我父悦头檀家最下使人,粳粮肴馔为第一食。复次,若有野田禽兽,最美禽兽,提帝逻惒吒、劫宾阇逻、奚米何犁泥奢施罗米,如是野田禽兽,最美禽兽,常为我设如是之食。
“我忆昔时父悦头檀家,于夏四月升正殿上,无有男子,唯有女妓而自娱乐,初不来下。我欲出至园观之时,三十名骑,简选上乘,卤簿前后,侍从导引,况复其余?我有是如意足,此最柔软。
“我复忆昔时看田作人止息田上,往诣阎浮树下,结跏趺坐,离欲、离恶不善之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得初禅成就游。我作是念:‘不多闻愚痴凡夫自有病法,不离于病,见他人病,憎恶薄贱,不爱不喜,不自观己。’我复作是念:‘我自有病法,不离于病,若我见他病而憎恶薄贱,不爱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观已,因不病起贡高者,即便自灭。我复作是念:‘不多闻愚痴凡夫自有老法,不离于老,见他人老,憎恶薄贱,不爱不喜,不自观己。’我复作是念:‘我自有老法,不离于老,若我见他老而憎恶薄贱,不爱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观已,若因寿起贡高者,即便自灭。不多闻愚痴凡夫为不病贡高豪贵放逸,因欲生痴,不行梵行;不多闻愚痴凡夫为少壮贡高豪贵放逸,因欲生痴,不行梵行;不多闻愚痴凡夫为寿贡高豪贵放逸,因欲生痴,不行梵行。”
于是,世尊即说颂曰:

“病法老法,及死亡法,
如法自有,凡夫见恶。
若我憎恶,不度此法,
我不宜然,亦有是法。
彼如是行,知法离生,
无病少壮,为寿贡高,
断诸贡高,见无欲安。
彼如是觉,无怖于欲,
得无有想,行净梵行。”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龙象经第二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东园鹿子母堂。
尔时,世尊则于晡时从宴坐起,堂上来下,告曰:“乌陀夷,共汝往至东河澡浴。”
尊者乌陀夷白曰:“唯然。”
于是,世尊将尊者乌陀夷往至东河,脱衣岸上,便入水浴。浴已还出,拭体著衣。
尔时,波斯匿王有龙象,名曰念,作一切妓乐,历度东河。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
尊者乌陀夷叉手向佛,白曰:“世尊,象受大身,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
世尊告曰:“如是,乌陀夷。如是,乌陀夷。象受大身,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乌陀夷,马、骆驼、牛、驴、胸行、人、树,生大形。乌陀夷,众人见已,便作是说:‘是龙中龙,为大龙王,为是谁耶?’乌陀夷,若有世间,天及魔、梵、沙门、梵志,从人至天,不以身、口、意害者,我说彼是龙。乌陀夷,如来于世间,天及魔、梵、沙门、梵志,从人至天,不以身、口、意害,是故我名龙。”
于是,尊者乌陀夷叉手向佛,白曰:“世尊,惟愿世尊加我威力!善逝加我威力!令我在佛前,以龙相应颂颂赞世尊。”
世尊告曰:“随汝所欲。”
于是,尊者乌陀夷在于佛前,以龙相应颂赞世尊曰:

“正觉生人间,自御得正定,
修习行梵迹,息意能自乐。
人之所敬重,越超一切法,
亦为天所敬,无著至真人。
越度一切结,于林离林去,
舍欲乐无欲,如石出真金。
普闻正尽觉,如日升虚空,
一切龙中高,如众山有岳。
称说名大龙,而无所伤害,
一切龙中龙,真谛无上龙。
温润无有害,此二是龙足,
苦行及梵行,是谓龙所行。
大龙信为手,二功德为牙,
念项智慧头,思惟分别法。
受持诸法腹,乐远离双臂,
住善息出入,内心至善定。
龙行止俱定,坐定卧亦定,
龙一切时定,是谓龙常法。
无秽家受食,有秽则不受,
得恶不净食,舍之如师子。
所得供养者,为他慈愍受,
龙食他信施,存命无所著。
断除大小结,解脱一切缚,
随彼所游行,心无有系著。
犹如白莲华,水生水长养,
泥水不能著,妙香爱乐色。
如是最上觉,世生行世间,
不为欲所染,如华水不著。
犹如燃火炽,不益薪则止,
无薪火不传,此火谓之灭。
慧者说此喻,欲令解其义,
是龙之所知,龙中龙所说。
远离淫欲恚,断痴得无漏,
龙舍离其身,此龙谓之灭。”

佛说如是,尊者乌陀夷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说处经第三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此有三说处,无四无五。若比丘见已,因彼故说而说我见、闻、识、知,比丘说而说是我所知。云何为三?比丘,因过去世说,而说如是过去世时有;比丘,因未来世说,而说如是未来世时有;比丘,因现在世说,而说如是现在世时有。是谓三说处,无四无五。若比丘见已,因彼故说而说我见、闻、识、知,比丘说而说是我所知,因所说善习得义,因不说不善习得义。
“贤圣弟子两耳一心听法,彼两耳一心听法已,断一法、修一法、一法作证;彼断一法、修一法、一法作证已,便得正定。贤圣弟子心得正定已,便断一切淫、怒、痴。贤圣弟子如是得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因其所说有四处,当以观人,此贤者可共说、不可共说。若使此贤者一向论不一向答者,分别论不分别答者,诘论不诘答者,止论不止答者,如是此贤者不得共说,亦不得共论。若使此贤者一向论便一向答者,分别论分别答者,诘论诘答者,止论止答者,如是此贤者得共说,亦得共论。
“复次,因其所说,更有四处,当以观人,此贤者可共说、不可共说。若使此贤者于处、非处不住者,所知不住者,说喻不住者,道迹不住者,如是此贤者不可共说,亦不可共论。若此贤者于处、非处住者,所知住者,说喻住者,道迹住者,如是此贤者可得共说,亦可得共论。因所说时止息口行,舍己所见,舍怨结意,舍欲、舍恚、舍痴、舍慢、舍不语、舍悭嫉、不求胜、不伏他,莫取所失,说义说法。说义说法已,教复教止,自欢喜、令彼欢喜。如是说义,如是说事,是圣说义,是圣说事,谓至竟漏尽。”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若有诤论议,杂意怀贡高,
非圣毁呰德,各各相求便。
但求他过失,意欲降伏彼,
更互而求胜,圣不如是说。
若欲得论议,慧者当知时,
有法亦有义,诸圣论如是。
慧者如是说,无诤无贡高,
意无有厌足,无结无有漏。
随顺不颠倒,正知而为说,
善说则然可,自终不说恶。
不以诤论议,亦不受他诤,
知处及说处,是彼之所论。
如是圣人说,慧者俱得义,
为现法得乐,亦为后世安。
当知聪达者,非倒非常说。”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说无常经第四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色者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觉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想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行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识亦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是为色无常,觉、想、行、识无常,无常则苦,苦则非神。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修习七道品,无碍正思正念。彼如是知、如是见,欲漏心解脱,有漏、无明漏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若有众生及九众生居,乃至有想无想处行余第一有,于其中间是第一、是大、是胜、是最、是尊、是妙,谓世中阿罗诃。所以者何?世中阿罗诃得安隐快乐。”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无著第一乐,断欲无有爱,
永舍离我慢,裂坏无明网。
彼得不移动,心中无秽浊,
不染著世间,梵行得无漏。
了知于五阴,境界七善法,
大雄游行处,离一切恐怖。
成就七觉宝,具学三种学,
妙称上朋友,佛最上真子。
成就十支道,大龙极定心,
是世中第一,彼则无有爱。
众事不移动,解脱当来有,
断生老病死,所作办灭漏。
兴起无学智,得身最后边,
梵行第一具,彼心不由他。
上不及诸方,彼无有喜乐,
能为师子吼,世间无上觉。”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请请经第五(下一请字慈井切)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王舍城,在竹林迦兰哆园,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共受夏坐。
尔时,世尊月十五日,说从解脱相请请时,在比丘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我是梵志,而得灭讫,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我是梵志,得灭讫后,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汝当教化,转相教诃。”
尔时,尊者舍梨子亦在众中。于是,尊者舍梨子即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向之所说:‘我是梵志,而得灭讫,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我是梵志,得灭讫后,无上医王。我今受身,最是后边,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谓汝等辈是我真子,从口而生,法法所化,汝当教化,转相教诃。’世尊诸不调者令得调御,诸不息者令得止息,诸不度者而令得度,诸不解脱者令得解脱,诸不灭讫者令得灭讫,未得道者令其得道,不施设梵行令施设梵行,知道、觉道、识道、说道。世尊弟子于后得法,受教、受诃,受教、诃已,随世尊语,即便趣行,得如其意,善知正法。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耶?”
彼时,世尊告曰:“舍梨子,我不嫌汝身、口、意行。所以者何?舍梨子,汝有聪慧、大慧、速慧、捷慧、利慧、广慧、深慧、出要慧、明达慧。舍梨子,汝成就实慧。舍梨子,犹转轮王而有太子,不越教已,则便受拜父王所传,而能复传。如是,舍梨子,我所转法轮,汝复能转。舍梨子,是故我不嫌汝身、口、意行。”
尊者舍梨子复再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世尊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耶?”
世尊告曰:“舍梨子,我亦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所以者何?舍梨子,此五百比丘尽得无著,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重担已舍,有结已尽,而得善义正智正解脱。唯除一比丘,我亦本已记于现法中得究竟智: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舍梨子,是故我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
尊者舍梨子复三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亦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世尊,此五百比丘,几比丘得三明达?几比丘得俱解脱?几比丘得慧解脱耶?”
世尊告曰:“舍梨子,此五百比丘,九十比丘得三明达,九十比丘得俱解脱,余比丘得慧解脱。舍梨子,此众无枝无叶,亦无节戾,清净真实,得正住立。”
尔时,尊者傍耆舍亦在众中。于是,尊者傍耆舍即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加我威力!惟愿善逝加我威力!令我在佛及比丘众前,以如义相应而作赞颂。”
世尊告曰:“傍耆舍,随汝所欲。”
于是,尊者傍耆舍在佛及比丘众前,以如义相应而赞颂曰:

“今十五请日,集坐五百众,
断除诸结缚,无碍有尽仙。
清净光明照,解脱一切有,
生老病死尽,漏灭所作办。
掉悔及疑结,慢有漏已尽,
拔断爱结刺,上医无复有。
勇猛如师子,一切恐畏除,
已度于生死,诸漏已灭讫。
犹如转轮王,群臣所围绕,
悉领一切地,乃至于大海。
如是勇猛伏,无上商人主,
弟子乐恭敬,三达离死怖。
一切是佛子,永除枝叶节,
转无上法轮,稽首第一尊。”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瞻波经第六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瞻波,在恒伽池边。
尔时,世尊月十五日说从解脱时,于比丘众前敷座而坐。世尊坐已,即便入定,以他心智观察众心;观众心已,至初夜竟,默然而坐。于是,有一比丘即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已讫,佛及比丘众集坐来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尔时,世尊默然不答。于是,世尊复至中夜默然而坐,彼一比丘再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已过,中夜将讫,佛及比丘众集坐来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世尊亦再默然不答。于是,世尊复至后夜默然而坐,彼一比丘三从座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既过,中夜复讫,后夜垂尽,将向欲明,明出不久,佛及比丘众集坐极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尔时,世尊告彼比丘:“于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
彼时,尊者大目揵连亦在众中。于是,尊者大目揵连便作是念:“世尊为何比丘而说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我宁可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他心之智观察众心。”
尊者大目揵连即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他心之智观察众心。尊者大目揵连便知世尊所为比丘说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于是,尊者大目揵连即从定起,至彼比丘前,牵臂将出,开门置外:“痴人远去!莫于此住!不复得与比丘众会,从今已去,非是比丘。”闭门下钥,还诣佛所,稽首佛足,却坐一面,白曰:“世尊所为比丘说此众中有一比丘已为不净者,我已逐出。世尊,初夜即过,中夜复讫,后夜垂尽,将向欲明,明出不久,佛及比丘众集坐极久,惟愿世尊说从解脱!”
世尊告曰:“大目揵连,彼愚痴人当得大罪,触娆世尊及比丘众。大目揵连,若使如来在不净众说从解脱者,彼人则便头破七分。是故,大目揵连,汝等从今已后说从解脱,如来不复说从解脱。所以者何?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大目揵连,犹如居士有良稻田,或有麦田,生草名秽麦,其根相似,茎、节、叶、华皆亦似麦。后生实已,居士见之,便作是念:‘是麦污辱,是麦憎刺。’知已便拔,掷弃于外。所以者何?莫令污秽余真好麦。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大目揵连,犹如居士秋时扬谷,谷聚之中若有成实者,扬便止住。若不成实及粃糠者,便随风去。居士见已,即持扫帚,扫治令净。所以者何?莫令污杂余净好稻。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大目揵连,犹如居士为过泉水故,作通水槽,持斧入林,扣打诸树。若坚实者,其声便小;若空中者,其声便大。居士知已,便斫治节,拟作通水槽,如是,大目揵连,或有痴人正知出入,善观分别,屈伸低仰,仪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诸衣钵,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连,若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门污,是沙门辱,是沙门憎,是沙门刺。’知已,便当共摈弃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诸梵行者。”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共会集当知,恶欲憎嫉恚,
不语结恨悭,嫉妒谄欺诳,
在众诈言息,屏处称沙门,
阴作诸恶行,恶见不守护,
欺诳妄语言,如是当知彼,
往集不与会,摈弃不共止。
欺诈诳说多,非息称说息,
知时具净行,摈弃远离彼。
清净共清净,常当共和合,
和合得安隐,如是得苦边。”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沙门二十亿经第七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沙门二十亿亦游舍卫国,在暗林中,前夜、后夜学习不眠,精勤正住,修习道品。于是,尊者沙门二十亿安静独住,宴坐思惟,心作是念:“若有世尊弟子精勤学习正法、律者,我为第一,然诸漏心不得解脱。我父母家极大富乐,多有钱财,我今宁可舍戒罢道,行欲布施,修诸福业耶!”
尔时,世尊以他心智知尊者沙门二十亿心之所念,便告一比丘:“汝往至彼,呼沙门二十亿来。”
于是,一比丘白曰:“唯然。”即从座起,稽首礼足,绕三匝而去,往至尊者沙门二十亿所而语彼曰:“世尊呼汝。”
尊者沙门二十亿闻比丘语,即诣佛所,稽首作礼,却坐一面。世尊告曰:“沙门,汝实安静独住,宴坐思惟,心作是念:‘若有世尊弟子精勤学习正法、律者,我为第一,然诸漏心不得解脱。我父母家极大富乐,多有钱财,我今宁可舍戒罢道,行欲布施,修诸福业耶!’”
彼时,尊者沙门二十亿羞耻惭愧,则无无畏:“世尊知我心之所念。”叉手向佛,白曰:“实尔。”
世尊告曰:“沙门,我今问汝,随所解答。于意云何?汝在家时,善调弹琴,琴随歌音,歌随琴音耶?”
尊者沙门二十亿白曰:“如是,世尊。”
世尊复问:“于意云何?若弹琴弦急,为有和音可爱乐耶?”
沙门答曰:“不也,世尊。”
世尊复问:“于意云何?若弹琴弦缓,为有和音可爱乐耶?”
沙门答曰:“不也,世尊。”
世尊复问:“于意云何?若弹琴调弦不急不缓,适得其中,为有和音可爱乐耶?”
沙门答曰:“如是,世尊。”
世尊告曰:“如是,沙门,极大精进,令心掉乱;不极精进,令心懈怠。是故汝当分别此时,观察此相,莫得放逸。”
尔时,尊者沙门二十亿闻佛所说,善受善持,即从座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受佛弹琴喻教,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彼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著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尊者沙门二十亿知法已,至得阿罗诃。彼时,尊者沙门二十亿得阿罗诃已,而作是念:“今正是时,我宁可往诣世尊所,说得究竟智耶!”
于是,尊者沙门二十亿往诣佛所,稽首作礼,却坐一面,白曰:“世尊,若有比丘得无所著,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重担已舍,有结已解,自得善义,正智正解脱者,彼于尔时乐此六处:乐于无欲,乐于远离,乐于无诤,乐于爱尽,乐于受尽,乐心不移动。
“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贤者以依信故,乐于无欲者,不应如是观,但欲尽、恚尽、痴尽,是乐于无欲。’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贤者以贪利称誉求供养故,乐于远离者,不应如是观,但欲尽、恚尽、痴尽,是乐于远离。’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贤者以依戒故,乐于无诤者,不应如是观,但欲尽、恚尽、痴尽,是乐于无诤,乐于爱尽,乐于受尽,乐心不移动。’世尊,若有比丘得无所著,诸漏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重担已舍,有结已解,自得善义,正智正解脱者,彼于尔时乐此六处。
“世尊,若有比丘学未得意,求愿无上安隐涅槃者,彼于尔时成就学根及学戒。彼于后时,诸漏已尽而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脱,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者,彼于尔时成就无学根及无学戒。世尊,犹幼少童子,彼于尔时成就小根及小戒。彼于后时具足学根者,彼于尔时成就学根及学戒。如是,世尊,若有比丘学未得意,求愿无上安隐涅槃者,彼于尔时成就学根及学戒。彼于后时,诸漏已尽而得无漏,心解脱、慧解说,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者,彼于尔时成就无学根及无学戒。
“彼若有眼所知色与对眼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若有耳所知声、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触、意所知法与对意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世尊,犹去村不远有大石山,不破不缺不脆,坚住不空合一,若东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东方风移至南方,若南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南方风移至西方;若西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西方风移至北方;若北方有大风雨来,不能令摇,不动转移,亦非北方风移至诸方。如是彼若有眼所知色与对眼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若有耳所知声、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触、意所知法与对意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脱、慧解脱,心在内住,善制守持,观兴衰法。”
于是,尊者沙门二十亿说此颂曰:

“乐在无欲,心存远离,
喜于无诤,受尽欣悦。
亦乐受尽,心不移动,
得知如真,从是心解。
得心解已,比丘息根,
作已不观,无所求作。
犹如石山,风不能动,
色声香味,身触亦然,
爱不爱法,不能动心。”

尊者沙门二十亿于佛前说得究竟智已,即从座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
尔时,世尊,尊者沙门二十亿去后不久,告诸比丘:“诸族姓子,应如是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如沙门二十亿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不自誉,不慢他,说义现法随诸处也。莫令如痴增上慢所缠,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彼不得义,但大烦劳。沙门二十亿来于我前说得究竟智,不自誉,不慢他,说义现法随诸处也。”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八难经第八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人行梵行而有八难、八非时也。云何为八?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地狱中,是谓人行梵行第一难、第一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畜生中,生饿鬼中,生长寿天中,生在边国夷狄之中,无信无恩,无有反复,若无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是谓人行梵行第五难、第五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虽生中国,而聋哑如羊鸣,常以手语,不能知说善恶之义,是谓人行梵行第六难、第六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虽生中国,不聋、不哑,不如羊鸣,不以手语,又能知说善恶之义,然有邪见及颠倒见,如是见、如是说:‘无施、无斋,无有咒说;无善恶业,无善恶业报;无此世彼世;无父无母;世无真人往至善处、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是谓人行梵行第七难、第七非时。
“复次,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不出于世,亦不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于中国,不聋、不哑,不如羊鸣,不以手语,又能知说善恶之义,而有正见不颠倒见,如是见、如是说:‘有施、有斋,亦有咒说;有善恶业,有善恶业报;有此世彼世;有父有母;世有真人往至善处、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是谓人行梵行第八难、第八非时。
“人行梵行有一不难、有一是时。云何人行梵行有一不难、有一是时?若时如来、无所著、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世说法:趣向止息,趣向灭讫,趣向觉道,为善逝所演。彼人尔时生于中国,不聋、不哑,不如羊鸣,不以手语,又能知说善恶之义,而有正见不颠倒见,如是见、如是说:‘有施、有斋,亦有咒说;有善恶业,有善恶业报;有此世彼世;有父有母;世有真人往至善处、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是谓人行梵行有一不难、有一是时。”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若得人身者,说最微妙法,
若有不得果,必不遇其时。
多说梵行难,人在于后世,
若得遇其时,是世中甚难。
欲得复人身,及闻微妙法,
当以精勤学,人自哀愍故。
谈说闻善法,莫令失其时,
若失此时者,必忧堕地狱。
若不遇其时,不闻说善法,
如商人失财,受生死无量。
若有得人身,闻说正善法,
遵奉世尊教,必遭遇其时。
若遭遇此时,堪任正梵行,
成就无上眼,日亲之所说。
彼为常自护,进行离诸使,
断灭一切结,降魔魔眷属,
彼度于世间,谓得尽诸漏。”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大品贫穷经第九
我闻如是:一时,佛游舍卫国,在胜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世有欲人贫穷,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贫穷举贷他家财物,世中举贷他家财物,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举贷财物,不得时还,白曰长息,世中长息,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长息不还,财主责索,世中财主责索,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财主责索,不能得偿,财主数往至彼求索,世中财主数往至彼求索,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世尊复告诸比丘曰:“若有欲人财主数往至彼求索,彼故不还,便为财主之所收缚,世中为财主收缚,为大苦耶?”
诸比丘白曰:“尔也,世尊。”
“是为世中有欲人贫穷是大苦,世中有欲人举贷财物是大苦,世中有欲人举贷长息是大苦,世中有欲人财主责索是大苦,世中有欲人财主数往至彼求索是大苦,世中有欲人为财主收缚是大苦。如是若有于此圣法之中,无信于善法,无禁戒、无博闻、无布施、无智慧于善法,彼虽多有金、银、琉璃、水精、摩尼、白珂、螺璧、珊瑚、琥珀、玛瑙、瑇瑁、砗渠、碧玉、赤石、琁珠,然彼故贫穷,无有力势,是我圣法中说不善贫穷也。
“彼身恶行,口、意恶行,是我圣法中说不善举贷也。彼欲覆藏身之恶行,不自发露,不欲道说,不欲令人诃责,不顺求;欲覆藏口、意恶行,不自发露,不欲道说,不欲令人诃责,不顺求,是我圣法中说不善长息也。彼或行村邑及村邑外,诸梵行者见已,便作是说:‘诸贤,此人如是作、如是行、如是恶、如是不净,是村邑刺。’彼作是说:‘诸贤,我不如是作、不如是行、不如是恶、不如是不净,亦非村邑刺。’是我圣法中说不善责索也。
“彼或在无事处,或在山林树下,或在空闲居,念三不善念——欲念、恚念、害念,是我圣法中说不善数往求索也。彼作身恶行,口、意恶行,彼作身恶行,口、意恶行已,因此缘此,身坏命终,必至恶处,生地狱中,是我圣法中说不善收缚也。我不见缚更有如是苦、如是重、如是粗、如是不可乐,如地狱、畜生、饿鬼缚也。此三苦缚,漏尽阿罗诃比丘已知灭尽,拔其根本,永无来生。”
于是,世尊说此颂曰:

“世间贫穷苦,举贷他钱财,
举贷钱财已,他责为苦恼。
财主往求索,因此收系缚,
此缚甚重苦,世间乐于欲。
于圣法亦然,若无有正信,
无惭及无愧,作恶不善行。
身作不善行,口意俱亦然,
覆藏不欲说,不乐正教诃。
若有数数行,意念则为苦,
或村或静处,因是必有悔。
身口习诸行,及意之所念,
恶业转增多,数数作复作。
彼恶业无慧,多作不善已,
随所生毕讫,必往地狱缚。
此缚最甚苦,雄猛之所离,
如法得财利,不负得安隐。
施与得欢喜,二俱皆获利,
如是诸居士,因施福增多。
如是圣法中,若有好诚信,
具足成惭愧,庶几无悭贪。
已舍离五盖,常乐行精进,
成就诸禅定,满具常弃乐。
已得无食乐,犹如水浴净,
不动心解脱,一切有结尽。
无病为涅槃,谓之无上灯,
无忧无尘安,是说不移动。”

佛说如是,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