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佛说辩意长者子所问经

元魏沙门释法场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千二百五十沙门俱。菩萨万人。尔时世尊与无央数大众共会围绕说法。时舍卫城中有大长者子。名曰辩意。从五百长者子。各有五百侍从。来诣佛所。前以头面著地。为佛作礼却坐一面。于时辩意长者子察众坐定。承佛威神从坐起正衣服。俨然而前为佛作礼。长跪叉手。白佛言。欲有所问。唯愿世尊慈愍敷演。世尊至真。三界无上道德神化。济度群萌普演权道令众得所。当来之世五浊鼎沸三毒炽盛以此相烧。无尊无卑毒念相向。若当臣王以贪国位。兴师相伐身死名灭。当尔之时灾及小民。若佛弟子四辈之众。蒙佛遗恩得为道名。外著法衣内怀嫉妒。无有敬顺转相诽谤。扬恶遏善贡高非彼。此之人辈。皆是地狱饿鬼畜生之分。利一时之荣。不知后世劫数之殃。当以何法而开化之。唯愿世尊。具示教化。使将来人可蒙此福。得离三涂永处福堂。佛言。善哉善哉。辩意长者子。乃于佛前作师子吼。有所发起开化一切。当来愚闇凶恶之人。得蒙是义快如是乎。所欲问者莫得疑难。如来当为分别说之。

长者子辩意白佛言。人何因缘得生天上。复何因缘来生人中。复何因缘生地狱中。复何因缘常生饿鬼中。复何因缘生畜生中。复何因缘常生尊贵众人所敬。复何因缘生奴婢中为人所使。复何因缘生庶民中。口气香洁身心常安。为人所誉不被诽谤。复何因缘得生为人。常被诽谤为人所憎。形状丑恶身意不安常怀恐怖。复何因缘所生之处常与佛会。闻法奉持初不差违。遭遇知识逮得好心。若作沙门常得所愿。所问如是。唯愿世尊。分别解说。令此众会得闻正教。愿使一切得济彼安。

佛告长者子辩意。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解说妙要。有五事行得生天上。何谓为五。一者慈心。不杀群生悉养物命令众得安。二者贤良。不盗他物布施无贪济诸穷乏。三者贞洁。不犯外色男女护戒奉斋精进。四者诚信。不欺于人护口四过无得贪欺。五者不饮酒。不过口行。此五事乃得生天。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不杀得长寿  无病常鲜肥
一切受天位  身安光景至
不盗常大富  自然钱财宝
七宝为宫殿  娱乐心常好
男女俱不淫  身体香洁净
所生常端正  德行自然明
不欺口气香  言语常聪明
谈论不謇吃  所说众奉行
酒肉不过口  无有误乱意
若当所生处  天人常奉侍
若其寿终后  二十五神迎
五福自然来  光影甚炜炜

佛告辩意。复有五事得生人中。何谓为五。一者布施。恩润贫穷。二者持戒。不犯十恶。三者忍辱。不乱众意。四者精进。劝化懈怠。五者一心。奉孝尽忠。是为五事。得生人中大富长寿端正威德。得为人主一切敬侍。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布施得大富  钱财而自然
所生常尊贵  辄得父余财
持戒常完具  奉受三尊教
尽心不犯恶  便得寿命长
忍辱不乱众  嗔恚不犯人
挝骂不还报  所生常端正
精进不懈怠  常念奉持行
所生辄豪强  得为一切将
一心不退转  忠信念反复
供事诸尊长  所生无艰难
若行此五事  转得为人主
财力色端正  自然勇猛将

佛复告辩意。有五事行。死入地狱亿劫乃出。何谓为五。一者不信有佛法众。而行诽谤轻毁圣道。二者破坏佛寺尊庙。三者四辈转相谤毁。不信殃罪无敬顺意。四者反逆无有上下。君臣父子不相顺从。五者当来有欲为道者已得为道。便不顺师教而自贡高轻慢谤师。是为五事死入地狱。展转地狱无有出期。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世间愚痴人  不信佛法众
愚意欲毁坏  言佛无有神
眼见善恶事  故作众罪行
神祠而坏之  利少得罪多
末世诸四辈  含毒怀嫉妒
名利故相毁  不知后罪重
世间诸群臣  父子恶相加
财宝利名故  无有敬顺意
当来诸恶人  以得为沙门
不奉受师教  死受罪不轻
行此五事者  其罪不可说
亿劫地狱中  诸佛不能救

复次长者子。有五事行堕饿鬼中。何谓为五。一者悭贪不欲布施。二者盗窃不孝二亲。三者愚冥无有慈心。四者积聚财物不肯衣食。五者不给父母兄弟妻子奴婢。是为五事堕饿鬼中。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悭贪不布施  私窃不养亲
藏积恐亡遗  无慈于老人
妻子及奴婢  一皆不给与
坐守财物死  饿鬼甚为苦
身不见衣裳  腹大咽如针
东西行求食  洋铜灌其口
不欲得饮之  拍口强令咽
一口入腹中  肝肺肠胃烂
如是之勤苦  更历数万年
罪毕乃得出  生为贫贱人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作畜生行堕畜生中。何谓为五。一者犯戒私窃偷盗。二者负债抵而不偿。三者杀生以身偿之。四者不喜听受经法。五者常以因缘艰难斋戒施会以俗为缘。是为五事生畜生中。于是世尊。以偈颂曰。

常私窃盗人物  负钱财抵不偿
喜杀生猎鱼网  作俗缘不法会
无诚信不知道  去来事今现在
作众罪不自觉  稍稍积堕畜生
牛马象驴骆驼  猪羊犬不可数
常负重死剥皮  如是苦甚叵当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得为尊贵众人所敬。何谓为五。一者布施周惠普广。二者礼敬佛法三宝及诸长老。三者忍辱无有嗔恚。四者柔和谦下。五者博闻学诵经戒。是为五事得为尊贵众人所敬。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布施常等心  普济令众安
色力寿无病  亲厚皆蒙恩
敬佛三宝者  礼事诸尊长
所生为尊贵  常得一切礼
忍辱无嗔恚  生辄得端正
众人见欢喜  视之无厌足
心调能柔和  谦让而敬顺
学问诵习经  乃为人中尊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常生卑贱为人奴婢。何谓为五。一者憍慢不敬二亲。二者刚强无恭恪心。三者放逸不礼三尊。四者盗窃以为生业。五者负债逃避不偿。是为五事。常生卑贱奴婢之中。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若有愚騃人  憍慢于二亲
无有恭恪心  后生辄卑贱
三宝不礼事  刚强于尊老
无慈孝于人  生辄为奴婢
放心恣其意  盗窃人财物
负债不欲偿  后生奴婢中
衣食仰于人  走使不自在
功力偿其主  罪毕乃得出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得生人中口气香洁身心常安。为人所誉不被诽谤。何谓为五。一者至诚不欺于人。二者诵经无有彼此。三者护口不谤圣道。四者教人远恶就善。五者不求人之长短。是为五事。生于人中口气香洁身意常安。为人所誉不被诽谤。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恭敬于三宝  不憍慢二亲
至诚不欺诳  是行人所敬
护口不诽谤  等心于一切
劝人远罪行  诵习念正法
世人不憍慢  相敬如父母
遏恶而扬善  如是得佛疾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若在人中常被诽谤。为人所憎形体丑恶。心意不安常怀恐怖。何谓为五。一者常无至诚欺诈于人。二者大会有说法处而诽谤之。三者见诸同学而轻试之。四者不见他事而为作过。五者两舌斗乱彼此。是为五事。若在人中常被诽谤。为人所憎形体丑恶。心意不宁常怀恐怖。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欺诈迷惑众  常无有至诚
心口而作行  令身受罪重
若生地狱中  铁钩钩舌出
洋铜灌其口  昼夜不懈休
若当生为人  口气常腥臭
人见便不喜  无有和悦欢
常遇县官事  为人所讥论
遭逢众厄难  心意初不安
死还入地狱  出则为畜生
展转五道中  不脱众苦难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所生之处常与佛法众会初不差违。见佛闻法便得好心。若作沙门即得所愿。何谓为五。一者身奉三宝劝人令事。二者作佛形像当使鲜洁。三者常奉师教不犯所受。四者普慈一切与身正等如爱赤子。五者所受经法昼夜讽诵。是为五事。所生之处常与佛法众会初不差违。见佛闻法便得好心。若作沙门即得所愿。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奉敬三尊宝  教化劝令事
作佛形像好  奉诸尊师教
当视一切人  与身等无异
彼我悉平等  行是会佛前
昼夜常学问  智慧是大宝
开悟诸盲冥  普使知道真

于是长者子辩意。闻佛说五十事要法之义。欣然欢喜逮得法忍。五百长者子皆得法眼净。又诸会者各得其志。于是辩意即从座起。为佛作礼长跪叉手白佛言。善哉世尊。快说此法。乃令会者得闻其所。复使将来济度厄难。唯愿世尊过于贫聚及诸众会。明日日中屈于舍食。尔时世尊默然而许。诸长者子为佛作礼欢喜而去。辩意到舍白父母言。今所请者人中难有。名曰如来无上法师。三界无比。便告其妻令设饭食即寻具馔。明日世尊与诸大众。往到其家就坐俨然。时辩意长者子父母眷属。前礼佛足各自供侍。辩意起行澡水敬意奉食。下食未讫有一乞儿前历座乞。佛未咒愿无敢与者。遍无所得嗔恚而出便生恶念。此诸沙门放逸愚惑有何道哉贫者从乞无心见与。长者迷惑用为饭此无慈愍意。吾为王者以铁辋车轹断其头。言已便去。佛达嚫讫。有一乞儿来入乞丐。座中众人各各与之。大得饭食欢喜而去。即生念言。此诸沙门皆有慈心。怜吾贫寒施食充饱得济数日。善哉长者乃能供事此等大士。其福无量。吾为王者当供养佛及众弟子。乃至七日之中。当报今日饥渴之恩。言已便去。佛食已讫说法。即还精舍之中。佛告阿难。从今以后嚫讫下食以此为常。

时二乞儿展转乞丐。到他国中卧于道边深草之中。时彼国王忽然崩亡无有系嗣。时国相师明知相法。谶书记曰。当有贱人应为王者。诸臣百官千乘万骑案行国界。谁应为王。顾见道边深草之中。上有云盖。相师指曰。中有神人。即见乞儿。相应为王。诸臣拜谒各称曰臣。乞儿惊愕自云。下贱非是王种。皆言应相非是强力。沐浴香汤。著王者之服。光相俨然称善无量。导从前后回车入国。时恶念者在于深草中。卧寐不觉。车轹断其头。王到国中。阴阳和调四气隆赫。人民安乐称王之德。尔时国王自念昔者贫穷之人。以何因缘得为国王。昔行乞时得蒙佛恩。大得饭食便生善念。得为王者供养七日。佛之恩德今已果之。即召群臣遥向舍卫国。烧香作礼。即遣使者。往请佛言。蒙世尊遗恩得为人王。愿屈尊神来化此国愚冥之人得见教训。于是佛告诸弟子。当受彼请。佛与弟子无央数众往到彼国。时王出迎。与诸群臣稽首佛足。烧香散华伎乐供养。佛入宫中即以就座。王起行水供设饭食。须臾以讫。尔时国王为佛作礼前白佛言。我本是小人。有何福行得享斯位。愿佛解说。令此国人得蒙开眼。

佛告王曰。往日舍卫城中有长者子。名曰辩意。施设大檀请佛及僧。时佛坐定下食未嚫。有一乞儿来入欲乞。一无所得。嗔恚而出。恶念生曰。若吾为王以铁辋车轹断僧头。一人后来乞丐大得饭食出。即念言。若我为王。供养此等众圣之僧七日之中。时善念者今王是也。时恶念者卧深草中。王受正位回车入国。车骑侍从轹断其头。死入地狱为火车所轹。亿劫乃出。王今请佛报誓过厚。世世受福无有极已。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人心是毒根  口为祸之门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罪殃
不念善恶人  自作身受患
意欲害于彼  不觉车轹头
心为甘露法  令人生天上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福德
有念善恶人  自作安身本
意念一切善  如王得天位

是时国王闻经欢喜。举国臣民得须陀洹道。供养佛七日之后。佛于是欲去。王及臣民为佛作礼而别。于是世尊还到舍卫只树精舍。贤者阿难政衣服。从坐起为佛作礼长跪白佛言。当以何名此经。云何奉行。佛告阿难。是经名为辩意长者子所问。当奉持之。一名诸法要义。佛复告阿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有行斯经奉持讽诵宣传后世。令人受持者。是人如侍我身福无有异。诵斯经者当为弥勒佛所授决。如来广长舌所语无有异。佛说经已。时诸天龙鬼神四辈弟子。闻经欢喜。为佛作礼。

佛说辩意长者子所问经
佛说辩意长者子所问经

佛说辩意长者子所问经

佛说辩意长者子所问经

元魏沙门释法场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千二百五十沙门俱。菩萨万人。尔时世尊与无央数大众共会围绕说法。时舍卫城中有大长者子。名曰辩意。从五百长者子。各有五百侍从。来诣佛所。前以头面著地。为佛作礼却坐一面。于时辩意长者子察众坐定。承佛威神从坐起正衣服。俨然而前为佛作礼。长跪叉手。白佛言。欲有所问。唯愿世尊慈愍敷演。世尊至真。三界无上道德神化。济度群萌普演权道令众得所。当来之世五浊鼎沸三毒炽盛以此相烧。无尊无卑毒念相向。若当臣王以贪国位。兴师相伐身死名灭。当尔之时灾及小民。若佛弟子四辈之众。蒙佛遗恩得为道名。外著法衣内怀嫉妒。无有敬顺转相诽谤。扬恶遏善贡高非彼。此之人辈。皆是地狱饿鬼畜生之分。利一时之荣。不知后世劫数之殃。当以何法而开化之。唯愿世尊。具示教化。使将来人可蒙此福。得离三涂永处福堂。佛言。善哉善哉。辩意长者子。乃于佛前作师子吼。有所发起开化一切。当来愚闇凶恶之人。得蒙是义快如是乎。所欲问者莫得疑难。如来当为分别说之。

长者子辩意白佛言。人何因缘得生天上。复何因缘来生人中。复何因缘生地狱中。复何因缘常生饿鬼中。复何因缘生畜生中。复何因缘常生尊贵众人所敬。复何因缘生奴婢中为人所使。复何因缘生庶民中。口气香洁身心常安。为人所誉不被诽谤。复何因缘得生为人。常被诽谤为人所憎。形状丑恶身意不安常怀恐怖。复何因缘所生之处常与佛会。闻法奉持初不差违。遭遇知识逮得好心。若作沙门常得所愿。所问如是。唯愿世尊。分别解说。令此众会得闻正教。愿使一切得济彼安。

佛告长者子辩意。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解说妙要。有五事行得生天上。何谓为五。一者慈心。不杀群生悉养物命令众得安。二者贤良。不盗他物布施无贪济诸穷乏。三者贞洁。不犯外色男女护戒奉斋精进。四者诚信。不欺于人护口四过无得贪欺。五者不饮酒。不过口行。此五事乃得生天。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不杀得长寿  无病常鲜肥
一切受天位  身安光景至
不盗常大富  自然钱财宝
七宝为宫殿  娱乐心常好
男女俱不淫  身体香洁净
所生常端正  德行自然明
不欺口气香  言语常聪明
谈论不謇吃  所说众奉行
酒肉不过口  无有误乱意
若当所生处  天人常奉侍
若其寿终后  二十五神迎
五福自然来  光影甚炜炜

佛告辩意。复有五事得生人中。何谓为五。一者布施。恩润贫穷。二者持戒。不犯十恶。三者忍辱。不乱众意。四者精进。劝化懈怠。五者一心。奉孝尽忠。是为五事。得生人中大富长寿端正威德。得为人主一切敬侍。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布施得大富  钱财而自然
所生常尊贵  辄得父余财
持戒常完具  奉受三尊教
尽心不犯恶  便得寿命长
忍辱不乱众  嗔恚不犯人
挝骂不还报  所生常端正
精进不懈怠  常念奉持行
所生辄豪强  得为一切将
一心不退转  忠信念反复
供事诸尊长  所生无艰难
若行此五事  转得为人主
财力色端正  自然勇猛将

佛复告辩意。有五事行。死入地狱亿劫乃出。何谓为五。一者不信有佛法众。而行诽谤轻毁圣道。二者破坏佛寺尊庙。三者四辈转相谤毁。不信殃罪无敬顺意。四者反逆无有上下。君臣父子不相顺从。五者当来有欲为道者已得为道。便不顺师教而自贡高轻慢谤师。是为五事死入地狱。展转地狱无有出期。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世间愚痴人  不信佛法众
愚意欲毁坏  言佛无有神
眼见善恶事  故作众罪行
神祠而坏之  利少得罪多
末世诸四辈  含毒怀嫉妒
名利故相毁  不知后罪重
世间诸群臣  父子恶相加
财宝利名故  无有敬顺意
当来诸恶人  以得为沙门
不奉受师教  死受罪不轻
行此五事者  其罪不可说
亿劫地狱中  诸佛不能救

复次长者子。有五事行堕饿鬼中。何谓为五。一者悭贪不欲布施。二者盗窃不孝二亲。三者愚冥无有慈心。四者积聚财物不肯衣食。五者不给父母兄弟妻子奴婢。是为五事堕饿鬼中。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悭贪不布施  私窃不养亲
藏积恐亡遗  无慈于老人
妻子及奴婢  一皆不给与
坐守财物死  饿鬼甚为苦
身不见衣裳  腹大咽如针
东西行求食  洋铜灌其口
不欲得饮之  拍口强令咽
一口入腹中  肝肺肠胃烂
如是之勤苦  更历数万年
罪毕乃得出  生为贫贱人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作畜生行堕畜生中。何谓为五。一者犯戒私窃偷盗。二者负债抵而不偿。三者杀生以身偿之。四者不喜听受经法。五者常以因缘艰难斋戒施会以俗为缘。是为五事生畜生中。于是世尊。以偈颂曰。

常私窃盗人物  负钱财抵不偿
喜杀生猎鱼网  作俗缘不法会
无诚信不知道  去来事今现在
作众罪不自觉  稍稍积堕畜生
牛马象驴骆驼  猪羊犬不可数
常负重死剥皮  如是苦甚叵当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得为尊贵众人所敬。何谓为五。一者布施周惠普广。二者礼敬佛法三宝及诸长老。三者忍辱无有嗔恚。四者柔和谦下。五者博闻学诵经戒。是为五事得为尊贵众人所敬。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布施常等心  普济令众安
色力寿无病  亲厚皆蒙恩
敬佛三宝者  礼事诸尊长
所生为尊贵  常得一切礼
忍辱无嗔恚  生辄得端正
众人见欢喜  视之无厌足
心调能柔和  谦让而敬顺
学问诵习经  乃为人中尊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常生卑贱为人奴婢。何谓为五。一者憍慢不敬二亲。二者刚强无恭恪心。三者放逸不礼三尊。四者盗窃以为生业。五者负债逃避不偿。是为五事。常生卑贱奴婢之中。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若有愚騃人  憍慢于二亲
无有恭恪心  后生辄卑贱
三宝不礼事  刚强于尊老
无慈孝于人  生辄为奴婢
放心恣其意  盗窃人财物
负债不欲偿  后生奴婢中
衣食仰于人  走使不自在
功力偿其主  罪毕乃得出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得生人中口气香洁身心常安。为人所誉不被诽谤。何谓为五。一者至诚不欺于人。二者诵经无有彼此。三者护口不谤圣道。四者教人远恶就善。五者不求人之长短。是为五事。生于人中口气香洁身意常安。为人所誉不被诽谤。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恭敬于三宝  不憍慢二亲
至诚不欺诳  是行人所敬
护口不诽谤  等心于一切
劝人远罪行  诵习念正法
世人不憍慢  相敬如父母
遏恶而扬善  如是得佛疾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若在人中常被诽谤。为人所憎形体丑恶。心意不安常怀恐怖。何谓为五。一者常无至诚欺诈于人。二者大会有说法处而诽谤之。三者见诸同学而轻试之。四者不见他事而为作过。五者两舌斗乱彼此。是为五事。若在人中常被诽谤。为人所憎形体丑恶。心意不宁常怀恐怖。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欺诈迷惑众  常无有至诚
心口而作行  令身受罪重
若生地狱中  铁钩钩舌出
洋铜灌其口  昼夜不懈休
若当生为人  口气常腥臭
人见便不喜  无有和悦欢
常遇县官事  为人所讥论
遭逢众厄难  心意初不安
死还入地狱  出则为畜生
展转五道中  不脱众苦难

复次长者子。又有五事。所生之处常与佛法众会初不差违。见佛闻法便得好心。若作沙门即得所愿。何谓为五。一者身奉三宝劝人令事。二者作佛形像当使鲜洁。三者常奉师教不犯所受。四者普慈一切与身正等如爱赤子。五者所受经法昼夜讽诵。是为五事。所生之处常与佛法众会初不差违。见佛闻法便得好心。若作沙门即得所愿。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奉敬三尊宝  教化劝令事
作佛形像好  奉诸尊师教
当视一切人  与身等无异
彼我悉平等  行是会佛前
昼夜常学问  智慧是大宝
开悟诸盲冥  普使知道真

于是长者子辩意。闻佛说五十事要法之义。欣然欢喜逮得法忍。五百长者子皆得法眼净。又诸会者各得其志。于是辩意即从座起。为佛作礼长跪叉手白佛言。善哉世尊。快说此法。乃令会者得闻其所。复使将来济度厄难。唯愿世尊过于贫聚及诸众会。明日日中屈于舍食。尔时世尊默然而许。诸长者子为佛作礼欢喜而去。辩意到舍白父母言。今所请者人中难有。名曰如来无上法师。三界无比。便告其妻令设饭食即寻具馔。明日世尊与诸大众。往到其家就坐俨然。时辩意长者子父母眷属。前礼佛足各自供侍。辩意起行澡水敬意奉食。下食未讫有一乞儿前历座乞。佛未咒愿无敢与者。遍无所得嗔恚而出便生恶念。此诸沙门放逸愚惑有何道哉贫者从乞无心见与。长者迷惑用为饭此无慈愍意。吾为王者以铁辋车轹断其头。言已便去。佛达嚫讫。有一乞儿来入乞丐。座中众人各各与之。大得饭食欢喜而去。即生念言。此诸沙门皆有慈心。怜吾贫寒施食充饱得济数日。善哉长者乃能供事此等大士。其福无量。吾为王者当供养佛及众弟子。乃至七日之中。当报今日饥渴之恩。言已便去。佛食已讫说法。即还精舍之中。佛告阿难。从今以后嚫讫下食以此为常。

时二乞儿展转乞丐。到他国中卧于道边深草之中。时彼国王忽然崩亡无有系嗣。时国相师明知相法。谶书记曰。当有贱人应为王者。诸臣百官千乘万骑案行国界。谁应为王。顾见道边深草之中。上有云盖。相师指曰。中有神人。即见乞儿。相应为王。诸臣拜谒各称曰臣。乞儿惊愕自云。下贱非是王种。皆言应相非是强力。沐浴香汤。著王者之服。光相俨然称善无量。导从前后回车入国。时恶念者在于深草中。卧寐不觉。车轹断其头。王到国中。阴阳和调四气隆赫。人民安乐称王之德。尔时国王自念昔者贫穷之人。以何因缘得为国王。昔行乞时得蒙佛恩。大得饭食便生善念。得为王者供养七日。佛之恩德今已果之。即召群臣遥向舍卫国。烧香作礼。即遣使者。往请佛言。蒙世尊遗恩得为人王。愿屈尊神来化此国愚冥之人得见教训。于是佛告诸弟子。当受彼请。佛与弟子无央数众往到彼国。时王出迎。与诸群臣稽首佛足。烧香散华伎乐供养。佛入宫中即以就座。王起行水供设饭食。须臾以讫。尔时国王为佛作礼前白佛言。我本是小人。有何福行得享斯位。愿佛解说。令此国人得蒙开眼。

佛告王曰。往日舍卫城中有长者子。名曰辩意。施设大檀请佛及僧。时佛坐定下食未嚫。有一乞儿来入欲乞。一无所得。嗔恚而出。恶念生曰。若吾为王以铁辋车轹断僧头。一人后来乞丐大得饭食出。即念言。若我为王。供养此等众圣之僧七日之中。时善念者今王是也。时恶念者卧深草中。王受正位回车入国。车骑侍从轹断其头。死入地狱为火车所轹。亿劫乃出。王今请佛报誓过厚。世世受福无有极已。尔时世尊。以偈颂曰。

人心是毒根  口为祸之门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罪殃
不念善恶人  自作身受患
意欲害于彼  不觉车轹头
心为甘露法  令人生天上
心念而口言  身受其福德
有念善恶人  自作安身本
意念一切善  如王得天位

是时国王闻经欢喜。举国臣民得须陀洹道。供养佛七日之后。佛于是欲去。王及臣民为佛作礼而别。于是世尊还到舍卫只树精舍。贤者阿难政衣服。从坐起为佛作礼长跪白佛言。当以何名此经。云何奉行。佛告阿难。是经名为辩意长者子所问。当奉持之。一名诸法要义。佛复告阿难。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有行斯经奉持讽诵宣传后世。令人受持者。是人如侍我身福无有异。诵斯经者当为弥勒佛所授决。如来广长舌所语无有异。佛说经已。时诸天龙鬼神四辈弟子。闻经欢喜。为佛作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