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八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魔怖菩萨品第三十一之二
尔时彼等魔诸女辈。善解妇女妖幻之事。更复别为余诳惑法。媚乱菩萨。而说偈言。

初春佳丽好时节  果木林树悉开花
如此美景可欢娱  仁色丰盈甚端正
现今幼年情逸荡  正是丈夫行乐时
欲求菩提道甚难  仁可回心受世乐
宜观我等天女辈  可喜形貌柔软身
以诸璎珞自庄严  谁今能得如是体
仁感得已何不受  我身香洁如莲花
世间如此福德人  何故舍之而不用
头发光明绀青色  恒以杂种香泽熏
奇异摩尼为宝鬘  作花持以插其上
我等额广头圆满  眉目平正甚修扬
清净等彼青莲花  其鼻皆如鹦鹉鸟
口唇明曜赤朱色  或如频婆罗果形
亦似珊瑚及胭脂  齿如珂贝甚白净
舌薄犹如莲花叶  语言歌咏出妙音
犹如紧陀罗女声  两乳百媚皆精妙
又复犹如石榴果  腰软纤细如弓弝
脊膂宽博润而平  犹如象王头顶额
双髀软白洪端直  其状犹若象鼻佣
两胫正等纤而圆  清净犹如鹿王[蹲-酋+(十/田/ㄙ)]
足下平满不斜凹  赤白犹彼莲花辉
我等身体可喜容  如是众相庄严具
技能一切皆备足  快解作诸种音声
复巧歌舞悦众心  诸天见我皆欢喜
悉各羡我生欲意  我等非是不乐仁
仁今见我何不贪  又如人睹金宝藏
舍离弃之远逃走  不知财物是乐因
仁之心意亦复然  不识五欲之快乐
寂定安禅不取我  或可仁者是大痴
何故不受世乐情  涅槃道路甚悬远

尔时菩萨。谛心熟视诸魔女目不暂舍。正念微笑[佥*殳]摄诸根定。其身体无愧无惭不急不缓。端直安住犹如须弥心意不倾。自余方便智慧之门。往昔已曾摄伏一切诸烦恼患。哀愍言音过于梵响。犹如迦罗频伽鸟声。以偈语彼诸魔女言。

彼诸世间五欲等  多苦多过众恼缠
由烦恼故失神通  无明陷坠堕黑闇
众生受之不知足  我久舍离诸烦牢
如猛火坑毒药函  往昔已来早辞避
既饮甘露智慧水  自心觉了欲觉他
当说微密教法门  若今受此秽欲事
终不可能得此道  若人增长贪爱心
是则名为大愚痴  既自不能得自利
况复能利于一切  是故我今心不耽
世间五欲烧众生  犹如劫火灾万物
五欲犹如水泡沫  亦如幻焰无一真
虚假诳惑于凡夫  智者谁应乐此事
犹如童蒙小儿辈  戏于自许粪秽中
迷惑愚痴无智人  见著种种诸璎珞
观已便生欲心想  头发根本从脑生
臭秽丑陋剧痈疮  牙齿增长犹饮出
唇口耳鼻及眼等  一切皆如水上泡
腰髂脊背及尻臀  臭处不净从血有
腹肚屎尿之囊袋  不净诸物满其间
是业皆从爱所生  譬如造轮为碾硙
愚痴受乐亦如是  若有一切诸智人
分别是等众患殃  此处不受如斯乐
身体日夜常流血  臭处不喜以眼看
两[月*坒]两胫双脚趺  筋骨相缚而立住
我观汝等今如此  如幻如化如梦为
一切悉从因缘生  五欲无有真实德
五欲能失诸圣道  牵人将入恶道中
五欲犹如大火坑  亦如杂毒满诸器
如嗔蛇头不可触  此处愚痴多被迷
强作净想横生贪  五欲如受雇客作
与诸妇人作奴仆  舍彼净戒行道心
及离智慧寂定禅  住于愦乱喧闹里
舍诸妙法取欲戏  彼人堕地狱不疑
是等诸幻我见来  以是意中不贪乐
欲求毕竟自在乐  亦教他人令共同
我以解脱彼世间  如虚空风不可缚
汝等魔女若满此  世间一切诸众生
我心终不分别之  暂共汝等行五欲
我久已除嗔恚恨  愚痴贪欲一切无
诸佛大智圣世尊  心无有碍如空体

尔时魔王波旬女等。善解女人幻惑之法。更加情态。益显娇姿。庄严其身。亦现美妙音辞巧便。来媚菩萨。而有偈说。

魔王波旬有三女  可爱可喜喜见俦
在诸女中最尊豪  魔王教令善严饰
速疾往诣菩萨所  现诸幻惑作娇姿
使身犹如弱树枝  婀娜随风而摇动
在于菩萨前向立  歌舞口唱如是言
仁善释子当作王  云何坐彼大树下
此盛上春妙时节  男女合会生喜欢
犹如诸鸟自相娱  欲心一发难止息
时至且可共受乐  何故守心不观我
我等今者复以来  宜应同行称心适
彼圣犹如日初出  亿劫行诸行积功
其心不动如须弥  妙音清激犹雷响
行步安庠若师子  语言利益多所成
世间众生不思量  恒为诸欲起斗诤
既起斗诤便言讼  如是无智等诸人
常为如此苦恼煎  智人知之不随顺
捐弃出家而远离  处于山林以自娱
我今时节已现前  欲证常住甘露法
先须降伏彼魔众  然后当成十力尊
其魔波旬诸女等  更白菩萨如是言
仁者面目如净花  愿听我等诸语说
但且受于世王位  自在最胜上尊豪
若卧若坐及起行  作妙音声无断绝
菩提极果甚难得  况复诸佛智慧身
解脱正路行涉难  仁见有谁往能到
是时菩萨复报彼  我当决定作法王
于天人中自在尊  转妙法轮无有上
具足十力无所畏  在于三界独巍巍
诸学无学弟子群  千亿万数围绕我
口常作如是赞叹  大圣出兴除世疑
我当为彼说法时  游行处处随心意
是故我于世间内  不乐一切五欲欢
魔女复白菩萨言  仁今少壮甚可惜
衰朽年老时未至  色力强盛且恣情
必其羸瘦不能堪  乃可舍此身端正
我等华容悉三五  正是仁者好良朋
五欲嬉戏最[女*便]妍  何故乃然厌离我
仁今若不见容受  我等随逐终不辞
菩萨复便为说言  今日既得人身体
努力远离于诸难  勤求入彼甘露门
能舍世间苦难时  则离人天一切难
及今老病死未至  诸恶斗诤复不兴
我等速疾应当行  早离于斯诸难处
常住寂然无畏所  是彼真实涅槃城

尔时魔女复说偈言。

仁在天中如释天  左右端正诸天女
焰摩兜率及化乐  他化自在并魔宫
具足玩好无所亏  但受五欲莫寂灭

尔时菩萨以偈报言。

五欲如霜不久住  亦如秋云雨暂时
汝女可畏如蛇嗔  帝释夜摩兜率等
悉属魔王不自在  欲事百怨何可贪

尔时魔女复说偈言。

仁可不见树木花  诸蜂诸鸟杂音响
地生青色柔软草  复出种种诸妙林
紧陀诸天作伎声  如是妙时可受乐

尔时菩萨以偈报言。

树木依时著花果  蜂鸟饥渴取气香
日炙至时地自干  昔佛甘露不可尽

尔时魔女复说偈言。

仁者面色犹初月  观我颜貌似莲花
口齿洁白清净牙  如此妙女天中少
况复世间仁已得  身心柔顺不相违

尔时菩萨以偈报言。

我观汝体不净流  诸虫周匝千万孔
不牢诸恶遍身满  生老病死恒相随
我求世间最上难  真正不退智人道
彼见六十四种巧  手动璎珞锁耳珰
被欲箭射微笑言  圣子云何不颠倒
诸有见患大仁者  见美五欲犹毒[卸-ㄗ+并]
利刃涂蜜截舌伤  欲如蛇头火坑阱
如人师子行风动  树木山壁悉崩倾
我今威德离欲中  弃舍汝等犹如彼
其诸魔女出百伎  炫惑菩萨不动移
菩萨如象师子王  犹如须弥住无动
彼等诱诳既不得  心生惭愧各低头
恭敬欢喜赞叹言  尊面净如莲花洁
亦如醍醐及秋月  巍巍光照若金山
心所求者愿当成  自度度他千万众

尔时波旬诸魔女等。力既不能幻惑菩萨。心生愧耻。各自羞惭。相与曲躬。礼菩萨足。围绕三匝。辞退而行。安庠还向魔波旬边。到已即白父如是言。父王。不应举意向于彼众生所造作怨仇。何以故。我等昔来不曾见有如是众生。在欲界中。作是姿态媚惑之事。显示于彼。不暂移动。又复我等作欲事时。必得枯干一切人意。犹如旱时诸草木等。必令焦灭。犹如春时酥置日下自然融消。今此丈夫。何缘独尔。是故父王。唯愿莫共彼作怨仇。即向其父。而说偈言。

彼形过于瞻卜色  无边威德胜名闻
不动犹如大山王  顶礼已讫今来至
我当委具说其事  彼眼色如优钵罗
微笑观我心不移  面貌清净视无瞬
不嗔不恨无欲想  观我等如幻化为
假使须弥倒地崩  星宿日月悉堕落
大海枯涸水灭尽  彼见欲患心不回
语言微妙令人欢  观我慈悲无欲想
见我无有嗔恚意  思惟我体不似痴
察我意行及身体  审谛思惟妇女患
是故心不行五欲  离欲无欲谁能知
非是人天所度量  我等现示妇女谄
彼心若有欲心者  心意消灭如干柴
而观我等心不欲  犹如山王安止住
百福庄严功德智  具满檀度戒行圆
千亿劫行梵行来  清净众生大威德
我等顶礼彼金色  决定无疑降我魔
必当证正觉菩提  我等不愿为怨结
此阵难击我难胜  欲降伏彼亦大难
父王但观虚空中  菩萨多众他方至
种种璎珞庄严体  恭敬重心礼彼尊
曼陀罗花等雨云  作妙偈颂叹于彼
十方诸佛皆遣使  持杂种妙甘露餐
有识众类悉皆来  无情诸山及杂树
须弥山神并帝释  顶礼向于功德林
是故父王非是时  我等宜应还本处

尔时魔王即说偈言。

凡人渡河到彼岸  欲得掘物必断根
若作怨结须竟头  诸所为事不可悔

时魔波旬。不纳长子商主劝言。亦复不受己之诸女咨谏之语。身即自往菩提树所。到菩萨边。到已即白菩萨是言。汝释沙门。今何求故。来在于此多毒恶龙云雨野兽可畏可惊黑夜处所。独自入斯林树下坐。汝之比丘。可不畏彼一切诸怨贼盗之人。

时菩萨报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今欲求寂灭涅槃。往昔诸佛所行之处。最上无畏诸有尽处。以求是故。独自在此阿兰若中树下而坐。

尔时魔王。即便以偈白菩萨言。

沙门汝独在兰若  苦行所希者甚难
具足方便老仙人  禅定失已并皆退
况汝年少时盛壮  求此胜妙何因由

尔时菩萨复以偈报魔波旬言。

往古诸仙苦行者  精进勇猛未甚深
彼福报善力不强  我昔持戒誓牢固
波旬我若不证道  终不舍于此树林

尔时魔王复说偈言。

我于欲界最为尊  帝释护世皆由我
修罗紧那龙王等  阿鼻以来皆我民
汝亦在于我界中  速起自忆离此树

尔时菩萨复以偈报魔波旬言。

汝于欲界虽自由  决定法界无自在
唯知地狱饿鬼等  然我今非三有人
得道必破汝魔宫  当令汝后失自在

时魔波旬。复语菩萨。作如是言。释子。汝速起离此处。定当必得转轮圣王。治四天下。作大地主。具足七宝。乃至统领一切山川。释子。汝可不忆往昔实语诸仙如是言耶。记汝当王宜速起作自在世主。若起作者。所谓威德最上无比如法。住于治化之中。得一切国。所有人民。皆来渴仰。恭敬供养。又汝释子。身体柔软。小来长养于深宫中。今此旷野林内。少人多有诸兽。雄猛可畏。独自无伴。恐损汝身。我恒忧愁。释子。汝今疾离此处。还向本宫。难得已得。五欲微妙。悦目适心。慎莫不受。汝今虽欲求彼。难得无上之道。释子。未知然其菩提。甚成难得。徒疲劳耳。作是语已。默然而住。

时菩萨。报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汝今不须作如是语。何以故。我意不乐五欲之事。魔王波旬。我久已知五欲诸患。一耽五欲。不可知足。暂时受乐。不得久停。无常苦空无我不固犹草上露。如蛇舌头可畏难触。犹如骨聚疽恶不净。犹如肉片。诸兽共贪。相争相杀。犹如树上成熟之果不久著枝。如梦如泡。如幻如焰。无有真实。如羊粪中所覆之火。忽然烧人。魔王波旬。我今欲证无为之处。波旬。汝知我既已舍四天下中丰乐之处及以七宝。又魔波旬。譬如有人。以食妙餐还复吐却。后更欲食。无有是处。如是如是。我今已舍。如上果报。此是难事。如彼人吐既不更食。我岂还宫。魔王波旬。我今不久。定取菩提。当得作佛尽于生老病死等患。波旬。汝还本所来处。不用住此。汝多漫言。无利益言。愚痴人言。

时魔波旬。复更如是思惟念言。此人不可以五欲事诳之。可得我今当更设余方便。以美言辞。慰喻彼心。而遣其去。时魔波旬。如是念已。白菩萨言。仁甘蔗种沙门释子。速起速起。仁。自小来未见战斗。战斗刀兵。甚可怖畏。仁者。但行自家王法。此阵敌事。非仁所堪。又仁。莫共他作怨仇。若结怨嫌长夜嗔恚欲痴贪等浊秽心识。不可解脱色受想行识等诸阴。仁。速疾回此不善心不正见身。沙门释子。仁。至家中作无遮会。别以王法。降伏世间。治化天下。受金轮位。莫恋嫪此为战斗伤。仁。还自宫是大威势福德之子。如此王路。可喜端正。往昔诸王所共叹美。国土广大。统四天下。一切充足。诸事不少。仁。既生在大王深宫。今日剃发作比丘身。不合如此作于乞士。仁。复何用为沙门形。贫穷活命。王种释子。我怜愍仁故作是语。亦不强遣起离于此。但意不忍使仁作恶。而说偈言。

死命可畏刹利种  宜舍解脱还本宫
立义弓箭治世间  今受乐后生天上
此路得名遍一切  往昔诸王皆共行
仁今既生王种中  不合沙门乞活命

时魔波旬。如是言已。菩萨谛视。确然不从。既不动身。亦不移坐。心自如是思惟念言。呜呼波旬。汝觅自利。非是为我。如是念已。语波旬言。魔王波旬。我今已坐金刚牢固。结加趺坐。甚难破坏。为欲证彼甘露法故。魔王波旬。汝欲所作。随意即作。所能堪办。随意即办。时魔波旬。嗔发懊恼。语菩萨言。谓释比丘。汝今何故。独坐在此兰若树下。魔出如是虚吼之声。汝意云何我安坐也。或言犹如坐于城内自言牢防四壁围绕。今汝比丘。可不见我所率领来。四种兵众。象马车步。诸杂军等。幡旗麾纛。羽盖旌[方*行]。多诸夜叉。悉食人肉。善解神射。各把[革*卬]弓。执持利箭槊矛钩戟刀棒金刚斗轮斧钺种种诸仗。驾千万亿象驮马车。放大吼声。虚空充塞。其外复有无量诸龙。各各皆乘大黑云队。放闪电雹。雰霏乱下。

时魔波旬。从其腰间。拔一利剑。手执速疾。走向菩萨。口唱是言。谓释比丘。我今此剑。截汝身体。犹如壮士斫于竹束。而说偈言。

我此宝剑甚刚利  今在手中汝好看
汝门汝若不急奔  当斫汝身如竹束

尔时菩萨报魔王言。

一切魔王满此地  手悉执刃若须弥
彼等不动我一毛  况能割截我身体
魔王汝若有大力  今我欲证取菩提
汝若能障我不听  速作莫住随汝意

尔时菩萨。说是偈已。复语魔王。作如是言。汝魔波旬。若诸众生。有千万亿。悉如汝身。尽力来此。作我障碍。欲妨菩提。令我不得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证者。我终不起离于此处余树下坐。

时魔波旬。语菩萨言。释种比丘。汝昔在于优娄频螺聚落处所尼连河边。发精进心。六年苦行。不惜身命。犹不得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复不得最上解脱。况乃今舍彼精进意。退失禅定。生懈怠心。而承望得。

时菩萨报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昔初发精进之心故。坐彼间阿兰若处。调伏自心。我今成就精进勇猛。又昔六年苦行之时。快生疲惓。今日不然。汝魔波旬。今谏于我如是之事。非是怜愍。若有怜愍。岂如是言。汝既已发如是之心。我今定当自得解脱。又令他人当得解脱。魔王波旬。我决证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决当得彼微妙解脱。

时魔波旬。既闻菩萨如是语已。心大忧愁。悉舍一切勤劬之力。复如是念。我今美言美语慰喻。不可令起此道树下。其发誓重。既不可以好言令动。今宜严勒恐怖诃责战斗割截。令其心惊急起而走。

时魔波旬。如是念已。语菩萨言。汝释比丘。我既语汝真正之言。汝不取我如是好谏。不速起走向他方者。汝必痴也。汝之今日必见不善。

时菩萨语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昔在于母胎之时。汝等犹尚不能与我作诸障碍。况复今日魔王波旬。汝速还去向所来处。从昔已来。既不畏汝。今亦无畏。尔时菩萨。向魔波旬。而说偈言。

虚空刀杖雨我身  寸寸节节割我体
我若不渡生死海  此菩提树终不移

时魔波旬语菩萨言。汝释比丘。今若然者。由汝未见魔之军众。所以者何。我之魔军。身著牢固刚[革*卬]铠甲。手执种种兵戎器仗。雨汝身上。当于尔时。汝释比丘。自应速起离此树下。来到我所。必当口唱如是言语。魔王汝可与我归依。汝之比丘。未觉未知我作神通。是故汝坐彼师子座。作师子吼。汝释比丘。但早速起。何须今日口自虚唱作师子吼。而说偈言。

我有兵马象等军  善解斗战诸神将
身带铠甲手执仗  今汝有命可速驰
于后求我护甚难  我虽欲救不可得

尔时菩萨语波旬言。魔王波旬。四大海水。及此大地。可移余处。日月星宿。可从空中堕落于地。须弥大山。可作百段。亦可大地及须弥山举将上天。亦可大地及须弥山覆令颠倒。可以干土壅恒河水不听其流。我今此心。不可遮制。不可移转离于此处。何以故。魔王波旬。如我往昔修行行时。如我身力禅定戒行种种诸力。如是波旬。若天若龙无有过者。无有胜者。我以往昔行菩提行。亿百千劫。成就满足。时菩萨向魔王波旬。而说偈言。

净居诸天是我众  智力为箭方便弓
我今降伏汝不难  犹如醉象蹋枯竹

时魔波旬。从菩萨闻如是语已。嗔恚增上。嗔已复嗔遍满其体。普唤夜叉罗刹等言。谓大善将乱众赤眼。汝等速来。将诸山石树木弓箭刀剑金刚杵棒槌矛戟槊呋钺种种器仗。雨于刹利释子头上。悉令堕落如霰而下。尔时夜叉大善将等。闻魔波旬如是言已。即便庄束四种兵众。悉著铠甲。将诸器仗。速疾而来。无量千万夜叉罗刹。及毗舍遮鸠盘茶等。种种形容。种种状貌。种种颜色。种种执持。变现可畏。颠倒身首。异种叫呼。可恶声气。或有象面。或有马头。或骆驼首。牛及水牛。或驴或狗。或羊猪狼。师子虎豹。豺熊罴兕。犀牛水獭。[犁-未+牙]牛猕猴。狐狸野干。猫兔獐鹿。如是等形。及诸鸟面。复有摩竭龟鱼等首或有蛇头诸杂虫身。象头马身。马头象身。驼头牛身。牛头驼身。或水牛头。驴骡之身。或复驴头水牛之身。狗头猪身。猪头狗身。或羖羊头豺狼之身。或豺狼头羖羊之身。或师子头虎豹之身。或虎豹头师子之身。或狸猫头熊罴之身。或熊罴头狸猫之身。或犀牛头水獭之身。或水獭头犀牛之身。或[犁-未+牙]牛头猕猴之身。或猕猴头[犁-未+牙]牛之身。或有猿头野干之身。或野干头猿猴之身。猫头鸟身。鸟头猫身。或摩竭头龟鳖之身。或龟鳖头摩竭之身。鱼头蛇身。蛇头鱼身。畜头人身。人头畜身。

或复无头唯空有身。或有半面。或复半身。或有二头。唯止一身。或复一身而有三头。或复一身而有多头。或复有头而无有面。或复有面而无有头。或复半头而无有面。或复半面而无有头。或复二头而无有面。或复无面而有三头。或复多头而全无面。

或全无眼。或唯一眼二眼三眼。乃至多眼。或复无耳。或复一耳二耳三耳。乃至多耳。或复无手。或复无臂。或复一手二手三手。乃至多手。或复无脚。或唯一脚二脚三脚。乃至多脚。及无足等。

或头颠倒。或复挈头。或头向下。脚向于上。手足颠倒。割截而悬。或眼颠倒。或眼凸出。青碧可畏。或有赤眼。或眼出光。或转动眼。或有耳亸。或复有耳。犹如山羊。或耳如驴。或树为耳。或猕猴耳。或有鱼耳。或多种耳而是人身。或鼻[月*扁][月*弟]而身粗丑。或复悬口。或复悬舌。或舌粗大。或舌放光。或复牙齿极甚长大。身体短促。或复牙齿出入参差。或复牙齿犹如刀剑。或复舌头如刀剑形。或悬腹肚。或复无肚。或复被发。或复无膝。或膝如瓨。或无有[月*坒]。脚如覆钵。或如碓臼。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八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八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八

佛本行集经卷第二十八

隋天竺三藏法师阇那崛多译

魔怖菩萨品第三十一之二
尔时彼等魔诸女辈。善解妇女妖幻之事。更复别为余诳惑法。媚乱菩萨。而说偈言。

初春佳丽好时节  果木林树悉开花
如此美景可欢娱  仁色丰盈甚端正
现今幼年情逸荡  正是丈夫行乐时
欲求菩提道甚难  仁可回心受世乐
宜观我等天女辈  可喜形貌柔软身
以诸璎珞自庄严  谁今能得如是体
仁感得已何不受  我身香洁如莲花
世间如此福德人  何故舍之而不用
头发光明绀青色  恒以杂种香泽熏
奇异摩尼为宝鬘  作花持以插其上
我等额广头圆满  眉目平正甚修扬
清净等彼青莲花  其鼻皆如鹦鹉鸟
口唇明曜赤朱色  或如频婆罗果形
亦似珊瑚及胭脂  齿如珂贝甚白净
舌薄犹如莲花叶  语言歌咏出妙音
犹如紧陀罗女声  两乳百媚皆精妙
又复犹如石榴果  腰软纤细如弓弝
脊膂宽博润而平  犹如象王头顶额
双髀软白洪端直  其状犹若象鼻佣
两胫正等纤而圆  清净犹如鹿王[蹲-酋+(十/田/ㄙ)]
足下平满不斜凹  赤白犹彼莲花辉
我等身体可喜容  如是众相庄严具
技能一切皆备足  快解作诸种音声
复巧歌舞悦众心  诸天见我皆欢喜
悉各羡我生欲意  我等非是不乐仁
仁今见我何不贪  又如人睹金宝藏
舍离弃之远逃走  不知财物是乐因
仁之心意亦复然  不识五欲之快乐
寂定安禅不取我  或可仁者是大痴
何故不受世乐情  涅槃道路甚悬远

尔时菩萨。谛心熟视诸魔女目不暂舍。正念微笑[佥*殳]摄诸根定。其身体无愧无惭不急不缓。端直安住犹如须弥心意不倾。自余方便智慧之门。往昔已曾摄伏一切诸烦恼患。哀愍言音过于梵响。犹如迦罗频伽鸟声。以偈语彼诸魔女言。

彼诸世间五欲等  多苦多过众恼缠
由烦恼故失神通  无明陷坠堕黑闇
众生受之不知足  我久舍离诸烦牢
如猛火坑毒药函  往昔已来早辞避
既饮甘露智慧水  自心觉了欲觉他
当说微密教法门  若今受此秽欲事
终不可能得此道  若人增长贪爱心
是则名为大愚痴  既自不能得自利
况复能利于一切  是故我今心不耽
世间五欲烧众生  犹如劫火灾万物
五欲犹如水泡沫  亦如幻焰无一真
虚假诳惑于凡夫  智者谁应乐此事
犹如童蒙小儿辈  戏于自许粪秽中
迷惑愚痴无智人  见著种种诸璎珞
观已便生欲心想  头发根本从脑生
臭秽丑陋剧痈疮  牙齿增长犹饮出
唇口耳鼻及眼等  一切皆如水上泡
腰髂脊背及尻臀  臭处不净从血有
腹肚屎尿之囊袋  不净诸物满其间
是业皆从爱所生  譬如造轮为碾硙
愚痴受乐亦如是  若有一切诸智人
分别是等众患殃  此处不受如斯乐
身体日夜常流血  臭处不喜以眼看
两[月*坒]两胫双脚趺  筋骨相缚而立住
我观汝等今如此  如幻如化如梦为
一切悉从因缘生  五欲无有真实德
五欲能失诸圣道  牵人将入恶道中
五欲犹如大火坑  亦如杂毒满诸器
如嗔蛇头不可触  此处愚痴多被迷
强作净想横生贪  五欲如受雇客作
与诸妇人作奴仆  舍彼净戒行道心
及离智慧寂定禅  住于愦乱喧闹里
舍诸妙法取欲戏  彼人堕地狱不疑
是等诸幻我见来  以是意中不贪乐
欲求毕竟自在乐  亦教他人令共同
我以解脱彼世间  如虚空风不可缚
汝等魔女若满此  世间一切诸众生
我心终不分别之  暂共汝等行五欲
我久已除嗔恚恨  愚痴贪欲一切无
诸佛大智圣世尊  心无有碍如空体

尔时魔王波旬女等。善解女人幻惑之法。更加情态。益显娇姿。庄严其身。亦现美妙音辞巧便。来媚菩萨。而有偈说。

魔王波旬有三女  可爱可喜喜见俦
在诸女中最尊豪  魔王教令善严饰
速疾往诣菩萨所  现诸幻惑作娇姿
使身犹如弱树枝  婀娜随风而摇动
在于菩萨前向立  歌舞口唱如是言
仁善释子当作王  云何坐彼大树下
此盛上春妙时节  男女合会生喜欢
犹如诸鸟自相娱  欲心一发难止息
时至且可共受乐  何故守心不观我
我等今者复以来  宜应同行称心适
彼圣犹如日初出  亿劫行诸行积功
其心不动如须弥  妙音清激犹雷响
行步安庠若师子  语言利益多所成
世间众生不思量  恒为诸欲起斗诤
既起斗诤便言讼  如是无智等诸人
常为如此苦恼煎  智人知之不随顺
捐弃出家而远离  处于山林以自娱
我今时节已现前  欲证常住甘露法
先须降伏彼魔众  然后当成十力尊
其魔波旬诸女等  更白菩萨如是言
仁者面目如净花  愿听我等诸语说
但且受于世王位  自在最胜上尊豪
若卧若坐及起行  作妙音声无断绝
菩提极果甚难得  况复诸佛智慧身
解脱正路行涉难  仁见有谁往能到
是时菩萨复报彼  我当决定作法王
于天人中自在尊  转妙法轮无有上
具足十力无所畏  在于三界独巍巍
诸学无学弟子群  千亿万数围绕我
口常作如是赞叹  大圣出兴除世疑
我当为彼说法时  游行处处随心意
是故我于世间内  不乐一切五欲欢
魔女复白菩萨言  仁今少壮甚可惜
衰朽年老时未至  色力强盛且恣情
必其羸瘦不能堪  乃可舍此身端正
我等华容悉三五  正是仁者好良朋
五欲嬉戏最[女*便]妍  何故乃然厌离我
仁今若不见容受  我等随逐终不辞
菩萨复便为说言  今日既得人身体
努力远离于诸难  勤求入彼甘露门
能舍世间苦难时  则离人天一切难
及今老病死未至  诸恶斗诤复不兴
我等速疾应当行  早离于斯诸难处
常住寂然无畏所  是彼真实涅槃城

尔时魔女复说偈言。

仁在天中如释天  左右端正诸天女
焰摩兜率及化乐  他化自在并魔宫
具足玩好无所亏  但受五欲莫寂灭

尔时菩萨以偈报言。

五欲如霜不久住  亦如秋云雨暂时
汝女可畏如蛇嗔  帝释夜摩兜率等
悉属魔王不自在  欲事百怨何可贪

尔时魔女复说偈言。

仁可不见树木花  诸蜂诸鸟杂音响
地生青色柔软草  复出种种诸妙林
紧陀诸天作伎声  如是妙时可受乐

尔时菩萨以偈报言。

树木依时著花果  蜂鸟饥渴取气香
日炙至时地自干  昔佛甘露不可尽

尔时魔女复说偈言。

仁者面色犹初月  观我颜貌似莲花
口齿洁白清净牙  如此妙女天中少
况复世间仁已得  身心柔顺不相违

尔时菩萨以偈报言。

我观汝体不净流  诸虫周匝千万孔
不牢诸恶遍身满  生老病死恒相随
我求世间最上难  真正不退智人道
彼见六十四种巧  手动璎珞锁耳珰
被欲箭射微笑言  圣子云何不颠倒
诸有见患大仁者  见美五欲犹毒[卸-ㄗ+并]
利刃涂蜜截舌伤  欲如蛇头火坑阱
如人师子行风动  树木山壁悉崩倾
我今威德离欲中  弃舍汝等犹如彼
其诸魔女出百伎  炫惑菩萨不动移
菩萨如象师子王  犹如须弥住无动
彼等诱诳既不得  心生惭愧各低头
恭敬欢喜赞叹言  尊面净如莲花洁
亦如醍醐及秋月  巍巍光照若金山
心所求者愿当成  自度度他千万众

尔时波旬诸魔女等。力既不能幻惑菩萨。心生愧耻。各自羞惭。相与曲躬。礼菩萨足。围绕三匝。辞退而行。安庠还向魔波旬边。到已即白父如是言。父王。不应举意向于彼众生所造作怨仇。何以故。我等昔来不曾见有如是众生。在欲界中。作是姿态媚惑之事。显示于彼。不暂移动。又复我等作欲事时。必得枯干一切人意。犹如旱时诸草木等。必令焦灭。犹如春时酥置日下自然融消。今此丈夫。何缘独尔。是故父王。唯愿莫共彼作怨仇。即向其父。而说偈言。

彼形过于瞻卜色  无边威德胜名闻
不动犹如大山王  顶礼已讫今来至
我当委具说其事  彼眼色如优钵罗
微笑观我心不移  面貌清净视无瞬
不嗔不恨无欲想  观我等如幻化为
假使须弥倒地崩  星宿日月悉堕落
大海枯涸水灭尽  彼见欲患心不回
语言微妙令人欢  观我慈悲无欲想
见我无有嗔恚意  思惟我体不似痴
察我意行及身体  审谛思惟妇女患
是故心不行五欲  离欲无欲谁能知
非是人天所度量  我等现示妇女谄
彼心若有欲心者  心意消灭如干柴
而观我等心不欲  犹如山王安止住
百福庄严功德智  具满檀度戒行圆
千亿劫行梵行来  清净众生大威德
我等顶礼彼金色  决定无疑降我魔
必当证正觉菩提  我等不愿为怨结
此阵难击我难胜  欲降伏彼亦大难
父王但观虚空中  菩萨多众他方至
种种璎珞庄严体  恭敬重心礼彼尊
曼陀罗花等雨云  作妙偈颂叹于彼
十方诸佛皆遣使  持杂种妙甘露餐
有识众类悉皆来  无情诸山及杂树
须弥山神并帝释  顶礼向于功德林
是故父王非是时  我等宜应还本处

尔时魔王即说偈言。

凡人渡河到彼岸  欲得掘物必断根
若作怨结须竟头  诸所为事不可悔

时魔波旬。不纳长子商主劝言。亦复不受己之诸女咨谏之语。身即自往菩提树所。到菩萨边。到已即白菩萨是言。汝释沙门。今何求故。来在于此多毒恶龙云雨野兽可畏可惊黑夜处所。独自入斯林树下坐。汝之比丘。可不畏彼一切诸怨贼盗之人。

时菩萨报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今欲求寂灭涅槃。往昔诸佛所行之处。最上无畏诸有尽处。以求是故。独自在此阿兰若中树下而坐。

尔时魔王。即便以偈白菩萨言。

沙门汝独在兰若  苦行所希者甚难
具足方便老仙人  禅定失已并皆退
况汝年少时盛壮  求此胜妙何因由

尔时菩萨复以偈报魔波旬言。

往古诸仙苦行者  精进勇猛未甚深
彼福报善力不强  我昔持戒誓牢固
波旬我若不证道  终不舍于此树林

尔时魔王复说偈言。

我于欲界最为尊  帝释护世皆由我
修罗紧那龙王等  阿鼻以来皆我民
汝亦在于我界中  速起自忆离此树

尔时菩萨复以偈报魔波旬言。

汝于欲界虽自由  决定法界无自在
唯知地狱饿鬼等  然我今非三有人
得道必破汝魔宫  当令汝后失自在

时魔波旬。复语菩萨。作如是言。释子。汝速起离此处。定当必得转轮圣王。治四天下。作大地主。具足七宝。乃至统领一切山川。释子。汝可不忆往昔实语诸仙如是言耶。记汝当王宜速起作自在世主。若起作者。所谓威德最上无比如法。住于治化之中。得一切国。所有人民。皆来渴仰。恭敬供养。又汝释子。身体柔软。小来长养于深宫中。今此旷野林内。少人多有诸兽。雄猛可畏。独自无伴。恐损汝身。我恒忧愁。释子。汝今疾离此处。还向本宫。难得已得。五欲微妙。悦目适心。慎莫不受。汝今虽欲求彼。难得无上之道。释子。未知然其菩提。甚成难得。徒疲劳耳。作是语已。默然而住。

时菩萨。报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汝今不须作如是语。何以故。我意不乐五欲之事。魔王波旬。我久已知五欲诸患。一耽五欲。不可知足。暂时受乐。不得久停。无常苦空无我不固犹草上露。如蛇舌头可畏难触。犹如骨聚疽恶不净。犹如肉片。诸兽共贪。相争相杀。犹如树上成熟之果不久著枝。如梦如泡。如幻如焰。无有真实。如羊粪中所覆之火。忽然烧人。魔王波旬。我今欲证无为之处。波旬。汝知我既已舍四天下中丰乐之处及以七宝。又魔波旬。譬如有人。以食妙餐还复吐却。后更欲食。无有是处。如是如是。我今已舍。如上果报。此是难事。如彼人吐既不更食。我岂还宫。魔王波旬。我今不久。定取菩提。当得作佛尽于生老病死等患。波旬。汝还本所来处。不用住此。汝多漫言。无利益言。愚痴人言。

时魔波旬。复更如是思惟念言。此人不可以五欲事诳之。可得我今当更设余方便。以美言辞。慰喻彼心。而遣其去。时魔波旬。如是念已。白菩萨言。仁甘蔗种沙门释子。速起速起。仁。自小来未见战斗。战斗刀兵。甚可怖畏。仁者。但行自家王法。此阵敌事。非仁所堪。又仁。莫共他作怨仇。若结怨嫌长夜嗔恚欲痴贪等浊秽心识。不可解脱色受想行识等诸阴。仁。速疾回此不善心不正见身。沙门释子。仁。至家中作无遮会。别以王法。降伏世间。治化天下。受金轮位。莫恋嫪此为战斗伤。仁。还自宫是大威势福德之子。如此王路。可喜端正。往昔诸王所共叹美。国土广大。统四天下。一切充足。诸事不少。仁。既生在大王深宫。今日剃发作比丘身。不合如此作于乞士。仁。复何用为沙门形。贫穷活命。王种释子。我怜愍仁故作是语。亦不强遣起离于此。但意不忍使仁作恶。而说偈言。

死命可畏刹利种  宜舍解脱还本宫
立义弓箭治世间  今受乐后生天上
此路得名遍一切  往昔诸王皆共行
仁今既生王种中  不合沙门乞活命

时魔波旬。如是言已。菩萨谛视。确然不从。既不动身。亦不移坐。心自如是思惟念言。呜呼波旬。汝觅自利。非是为我。如是念已。语波旬言。魔王波旬。我今已坐金刚牢固。结加趺坐。甚难破坏。为欲证彼甘露法故。魔王波旬。汝欲所作。随意即作。所能堪办。随意即办。时魔波旬。嗔发懊恼。语菩萨言。谓释比丘。汝今何故。独坐在此兰若树下。魔出如是虚吼之声。汝意云何我安坐也。或言犹如坐于城内自言牢防四壁围绕。今汝比丘。可不见我所率领来。四种兵众。象马车步。诸杂军等。幡旗麾纛。羽盖旌[方*行]。多诸夜叉。悉食人肉。善解神射。各把[革*卬]弓。执持利箭槊矛钩戟刀棒金刚斗轮斧钺种种诸仗。驾千万亿象驮马车。放大吼声。虚空充塞。其外复有无量诸龙。各各皆乘大黑云队。放闪电雹。雰霏乱下。

时魔波旬。从其腰间。拔一利剑。手执速疾。走向菩萨。口唱是言。谓释比丘。我今此剑。截汝身体。犹如壮士斫于竹束。而说偈言。

我此宝剑甚刚利  今在手中汝好看
汝门汝若不急奔  当斫汝身如竹束

尔时菩萨报魔王言。

一切魔王满此地  手悉执刃若须弥
彼等不动我一毛  况能割截我身体
魔王汝若有大力  今我欲证取菩提
汝若能障我不听  速作莫住随汝意

尔时菩萨。说是偈已。复语魔王。作如是言。汝魔波旬。若诸众生。有千万亿。悉如汝身。尽力来此。作我障碍。欲妨菩提。令我不得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证者。我终不起离于此处余树下坐。

时魔波旬。语菩萨言。释种比丘。汝昔在于优娄频螺聚落处所尼连河边。发精进心。六年苦行。不惜身命。犹不得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复不得最上解脱。况乃今舍彼精进意。退失禅定。生懈怠心。而承望得。

时菩萨报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昔初发精进之心故。坐彼间阿兰若处。调伏自心。我今成就精进勇猛。又昔六年苦行之时。快生疲惓。今日不然。汝魔波旬。今谏于我如是之事。非是怜愍。若有怜愍。岂如是言。汝既已发如是之心。我今定当自得解脱。又令他人当得解脱。魔王波旬。我决证彼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决当得彼微妙解脱。

时魔波旬。既闻菩萨如是语已。心大忧愁。悉舍一切勤劬之力。复如是念。我今美言美语慰喻。不可令起此道树下。其发誓重。既不可以好言令动。今宜严勒恐怖诃责战斗割截。令其心惊急起而走。

时魔波旬。如是念已。语菩萨言。汝释比丘。我既语汝真正之言。汝不取我如是好谏。不速起走向他方者。汝必痴也。汝之今日必见不善。

时菩萨语魔波旬言。魔王波旬。我昔在于母胎之时。汝等犹尚不能与我作诸障碍。况复今日魔王波旬。汝速还去向所来处。从昔已来。既不畏汝。今亦无畏。尔时菩萨。向魔波旬。而说偈言。

虚空刀杖雨我身  寸寸节节割我体
我若不渡生死海  此菩提树终不移

时魔波旬语菩萨言。汝释比丘。今若然者。由汝未见魔之军众。所以者何。我之魔军。身著牢固刚[革*卬]铠甲。手执种种兵戎器仗。雨汝身上。当于尔时。汝释比丘。自应速起离此树下。来到我所。必当口唱如是言语。魔王汝可与我归依。汝之比丘。未觉未知我作神通。是故汝坐彼师子座。作师子吼。汝释比丘。但早速起。何须今日口自虚唱作师子吼。而说偈言。

我有兵马象等军  善解斗战诸神将
身带铠甲手执仗  今汝有命可速驰
于后求我护甚难  我虽欲救不可得

尔时菩萨语波旬言。魔王波旬。四大海水。及此大地。可移余处。日月星宿。可从空中堕落于地。须弥大山。可作百段。亦可大地及须弥山举将上天。亦可大地及须弥山覆令颠倒。可以干土壅恒河水不听其流。我今此心。不可遮制。不可移转离于此处。何以故。魔王波旬。如我往昔修行行时。如我身力禅定戒行种种诸力。如是波旬。若天若龙无有过者。无有胜者。我以往昔行菩提行。亿百千劫。成就满足。时菩萨向魔王波旬。而说偈言。

净居诸天是我众  智力为箭方便弓
我今降伏汝不难  犹如醉象蹋枯竹

时魔波旬。从菩萨闻如是语已。嗔恚增上。嗔已复嗔遍满其体。普唤夜叉罗刹等言。谓大善将乱众赤眼。汝等速来。将诸山石树木弓箭刀剑金刚杵棒槌矛戟槊呋钺种种器仗。雨于刹利释子头上。悉令堕落如霰而下。尔时夜叉大善将等。闻魔波旬如是言已。即便庄束四种兵众。悉著铠甲。将诸器仗。速疾而来。无量千万夜叉罗刹。及毗舍遮鸠盘茶等。种种形容。种种状貌。种种颜色。种种执持。变现可畏。颠倒身首。异种叫呼。可恶声气。或有象面。或有马头。或骆驼首。牛及水牛。或驴或狗。或羊猪狼。师子虎豹。豺熊罴兕。犀牛水獭。[犁-未+牙]牛猕猴。狐狸野干。猫兔獐鹿。如是等形。及诸鸟面。复有摩竭龟鱼等首或有蛇头诸杂虫身。象头马身。马头象身。驼头牛身。牛头驼身。或水牛头。驴骡之身。或复驴头水牛之身。狗头猪身。猪头狗身。或羖羊头豺狼之身。或豺狼头羖羊之身。或师子头虎豹之身。或虎豹头师子之身。或狸猫头熊罴之身。或熊罴头狸猫之身。或犀牛头水獭之身。或水獭头犀牛之身。或[犁-未+牙]牛头猕猴之身。或猕猴头[犁-未+牙]牛之身。或有猿头野干之身。或野干头猿猴之身。猫头鸟身。鸟头猫身。或摩竭头龟鳖之身。或龟鳖头摩竭之身。鱼头蛇身。蛇头鱼身。畜头人身。人头畜身。

或复无头唯空有身。或有半面。或复半身。或有二头。唯止一身。或复一身而有三头。或复一身而有多头。或复有头而无有面。或复有面而无有头。或复半头而无有面。或复半面而无有头。或复二头而无有面。或复无面而有三头。或复多头而全无面。

或全无眼。或唯一眼二眼三眼。乃至多眼。或复无耳。或复一耳二耳三耳。乃至多耳。或复无手。或复无臂。或复一手二手三手。乃至多手。或复无脚。或唯一脚二脚三脚。乃至多脚。及无足等。

或头颠倒。或复挈头。或头向下。脚向于上。手足颠倒。割截而悬。或眼颠倒。或眼凸出。青碧可畏。或有赤眼。或眼出光。或转动眼。或有耳亸。或复有耳。犹如山羊。或耳如驴。或树为耳。或猕猴耳。或有鱼耳。或多种耳而是人身。或鼻[月*扁][月*弟]而身粗丑。或复悬口。或复悬舌。或舌粗大。或舌放光。或复牙齿极甚长大。身体短促。或复牙齿出入参差。或复牙齿犹如刀剑。或复舌头如刀剑形。或悬腹肚。或复无肚。或复被发。或复无膝。或膝如瓨。或无有[月*坒]。脚如覆钵。或如碓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