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四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四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四

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四

宋朝散大夫试鸿胪少卿
传法大师臣施护奉诏译

譬喻品第十四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惊不怖不退不失不疑不难不悔不没心生信解者。是菩萨于何处没而来生此。

佛告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惊不怖不退不失不疑不难不悔不没。心生信解者。是菩萨于彼最上人中没已而来生此。复得闻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爱乐听受不暂舍离彼说法者。譬如新生犊子不离其母。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心净信解爱乐听受。而不暂离彼说法者。以不离其说法者故。即不弃舍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有菩萨摩诃萨。具足如是功德者。岂不从于他方佛刹没已生此耶。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若有菩萨摩诃萨。具足如是功德者。当知已于他方佛刹彼彼佛所。恭敬听受此甚深法。而复于中请问其义。从彼没已而来生此。以是因缘。今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时。亦复具足如是功德。

复次须菩提。有诸菩萨。于知足天上慈氏菩萨摩诃萨所。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疑不难。而复于中请问其义。以是因缘。于彼没已而来生此。今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时。亦复具足如是功德。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先世中虽复曾闻此甚深法。不能如实请问其义。心生疑悔者。当知是菩萨转身生此。设得闻是甚深正法。亦复于中心生疑悔。何以故。以其先世不问所致故。

复次须菩提。若菩萨摩诃萨。于先世中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时。能一日二日三四五日。发生净信请问其义者。是菩萨转身生此。闻是正法心即信解离诸疑悔。亦复于中请问其义。何以故。法尔如是故。

复次须菩提。若有菩萨于先世中。虽得闻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不能决定请问其义。亦复不能随所说行。是故今时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正法。或时乐闻或不乐闻。其心轻动不能决定。犹如轻妙氎衣随风所转。须菩提。当知此菩萨初住大乘法中心不清净不能发生决定信解。不取般若波罗蜜多。不随般若波罗蜜多行。是故于彼声闻缘觉二地之中随堕一处。

复次须菩提。譬如有人乘船入海船忽破坏。是人若不取彼浮囊或木或板等。当知是人即于中路没水而死。由此因缘不到彼岸。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爱有欲。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深心有净心。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即不能成就一切智果。于其中路有所退失。须菩提。云何名为中路。又复退失何法。须菩提。中路者所谓声闻缘觉之地。所退失者谓一切智果。

须菩提。又如有人乘船入海。于其中路船忽破坏。是人即时取彼浮囊或木或板等。当知是人得离难事。不为海水所溺而死。获大安隐到于彼岸。

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爱有欲。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深心有净心。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

复次须菩提。又如有人持以坏瓶诣于河池井泉欲取其水。是瓶不久中路破坏。以是因缘水不能得。何以故。瓶未成熟。是故破坏还归于地。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爱有欲。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深心有净心。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是菩萨于其中路有所退失。堕于声闻缘觉之地。不能成就一切智果。

须菩提。又如有人持以熟瓶诣于河池井泉欲取其水。是人随所往处即能得水得已持归。是瓶坚牢无所破坏。何以故。瓶已熟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有欲有爱。有解有行有喜有乐。有舍有精进有尊重。有净心有深心。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

复次须菩提。又如世间有诸商人少智少慧。于大海边随取一船。载诸财物入于海中。是船不久疏漏破坏。何以故。本所造作不能坚牢。船诸所用亦不能备。由彼商人无智慧故。不能觉了取以载物。于其中路船既破坏财复散没。商人尔时徒自忧恼。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忍有信乃至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有所退失。须菩提。中路退者所谓堕于声闻缘觉之地。失者所谓失彼一切智宝。于自利行及利他行皆不成就。

须菩提。又如有诸商人有智有慧。于大海边求妙好船。知本造作坚固圆满。船诸所用悉已备者取以载物。入于大海。是船无难。随所往处皆悉得至。而彼财物亦不散没。何以故。由彼商人有智慧故。于其中路不生忧恼。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

复次须菩提。又如世间百二十岁老人。忽于一时为彼风癀痰[病-丙+(企-止+(套-大))]诸病侵恼。以是因缘忍苦于床。须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若时无人扶侍。当能从床而自起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须菩提。是人设或能从床起。亦不能行一里二里乃至由旬。何以故。已为老病所侵恼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虽具如是功德。若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有所退失。堕于声闻缘觉之地。不能成就一切智果。

又须菩提。而彼百二十岁老人。虽复有疾忍苦于床。若时有二力士。来谓其言。我等二人各于左右扶侍于汝。汝速当起随有所往。令汝得至勿忧中路有所退失。时老病人受其语故。能从床起随往得至。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于其中路无所退失。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何以故。法尔如是故。须菩提。若诸菩萨摩诃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信有忍。乃至离放逸不散乱。具足如是功德已。复得般若波罗蜜多善巧方便所护念者。当知是菩萨决定不堕声闻缘觉之地。即能成就一切智果。皆悉以是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贤圣品第十五之一
尔时尊者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彼初学菩萨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当云何学。

佛告尊者须菩提言。诸初学菩萨。若欲学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应当亲近彼善知识。尊重恭敬修学般若波罗蜜多。是善知识应当为彼初学菩萨如理教授。如实宣说般若波罗蜜多义。作如是言。善男子。汝所修习布施波罗蜜多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波罗蜜多所有功德。皆当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又善男子。汝以布施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不应取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勿取著色谓是菩提。勿取著受想行识谓是菩提。何以故。彼一切智无取著故。善男子。汝所修习于戒能护。于忍能受。精进不懈。禅定寂静。智慧胜解。以如是等功德。回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不应取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勿取著色谓是菩提。勿取著受想行识谓是菩提。何以故。彼一切智无取著故。善男子。以是义故汝亦不应取著声闻缘觉之地。须菩提。彼善知识应为初学菩萨如是教授。使令渐入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中。

须菩提复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趣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欲普令一切众生断诸苦恼安住涅槃。而诸菩萨所为甚难。谓布施波罗蜜多如是相。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波罗蜜多如是相。诸相甚深所为甚难。是故菩萨摩诃萨为欲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于轮回中当发精进勿生惊怖。

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菩萨摩诃萨所为甚难。须菩提。而诸菩萨摩诃萨为欲利益安乐悲愍诸世间故。趣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彼作是念。我若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当为世间作大救护。当为世间作所归向。当为世间作所住舍。当为世间作究竟道。当为世间作广大洲。当为世间作大光明。当为世间作善导师。当为世间作真实趣。以是义故菩萨摩诃萨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发大精进。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大救护。所谓菩萨摩诃萨欲令世间一切众生断轮回苦。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大救护。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所归向。所谓菩萨摩诃萨欲令世间一切众生悉得解脱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等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所归向。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所住舍。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为诸众生以不著故说法。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不著耶。

佛言须菩提。若色不缚即色不著。若色不著即色不缚。色不缚故即色不生不灭。由色不生不灭故即无所著。以无所著故无缚亦无解。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若识不缚即识不著。若识不著即识不缚。识不缚故即识不生不灭。由识不生不灭故即无所著。以无所著故无缚亦无解。彼一切法亦复如是。于诸知见悉无所著。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所住舍。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究竟道。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为诸众生作如是说。若色究竟即非色。若受想行识究竟即非识。由色受想行识如是故一切法亦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色受想行识究竟一切法亦然者。彼菩萨摩诃萨皆不应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何以故。一切法中无分别故。佛言须菩提。如是如是。彼一切法无所分别及分别者。由如是故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一切法最上甚深微妙难入。安住寂静无得无证无动无转。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究竟道。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广大洲。此复云何名为洲耶。须菩提。譬如水中陆地断流之处故名为洲。彼一切法亦复如是。色前际断故后际亦断。受想行识前际断故后际亦断。乃至一切法前际断故后际亦断。以如是断故即一切法皆断。而此断相非颠倒相。涅槃寂静。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广大洲。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大光明。所谓菩萨摩诃萨于长夜中广为众生作大方便。欲令众生拔无明箭出生死苦。以一切智光破诸痴暗。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大光明。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善导师。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为诸众生说色自性不生不灭。说受想行识自性不生不灭。说异生法自性不生不灭。说声闻缘觉法自性不生不灭。说菩萨法自性不生不灭。说诸佛法自性不生不灭。乃至说一切法自性不生不灭。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善导师。

须菩提。云何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能为世间作真实趣。所谓菩萨摩诃萨得菩提时。说色趣空。说受想行识趣空。说一切法趣空。即一切法不来不去。如彼虚空不来不去无作无相无住无所住无住法无生无灭。而一切法亦不来不去无作无相无住无所住无住法无生无灭。以是义故即无分别及分别者。何以故。色住空性故不来不去。受想行识住空性故不来不去。乃至一切法住空性故不来不去。此中云何而彼空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相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愿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作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生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趣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性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梦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我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我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边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寂静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涅槃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起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还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无往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不动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色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受想行识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阿罗汉果趣。缘觉果趣。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果趣。即一切法趣是趣无转。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宣说诸法趣空。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此般若波罗蜜多最上甚深。何人当能如实信解。佛告须菩提言。若有菩萨摩诃萨。已于过去如来应供正等正觉所成熟善根。久修菩萨甚深胜行者。于此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即能信解。须菩提言。能信解者当云何相。佛言须菩提。若离贪嗔痴性是信解相。具是相者即能信解甚深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所得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如是趣。得是趣已为诸众生如实宣说。令诸众生亦得是趣。佛告须菩提言。如是如是。须菩提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亦如是趣。菩萨摩诃萨得是趣已。为诸众生如实宣说。令诸众生亦得是趣。须菩提。菩萨摩诃萨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为诸众生如是说法。是名菩萨摩诃萨能为世间作真实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