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

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白佛言:“世尊,比丘,比丘度驶流耶?”
佛言:“如是,天子。”
天子复问:“无所攀缘,亦无所住,度驶流耶?”
佛言:“如是,天子。”
天子复问:“无所攀缘,亦无所住而度驶流,其义云何?”
佛言:“天子,我如是如是抱,如是如是直进,则不为水之所漂,如是如是不抱,如是如是不直进,则为水所漂。如是,天子,名为无所攀缘,亦无所住而度驶流。”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白佛言:“比丘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耶?”
佛告天子:“我悉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
天子白佛:“比丘云何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
佛告天子:“爱喜灭尽,我心解脱;心解脱已,故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谁度于诸流,昼夜勤精进,
不攀亦不住,何染而不著?”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内思惟系念,度难度诸流。
不乐于欲想,超越于色结,
不系亦不住,于染亦不著。”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有拘迦尼,是光明天女,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山谷。时,拘迦尼天女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拘迦那娑天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于僧中,敷尼师坛,于大众前坐,告诸比丘:“昨日夜后,有拘迦尼天女,容色绝妙,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即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说是语时,拘迦尼天女闻我所说,欢喜随喜,稽首我足,即没不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尔时,尊者阿难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句法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四句法经。”
尔时,尊者阿难即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诸比丘,是名四句法经。”
尔时,有一异婆罗门,去尊者阿难不远,为诸年少婆罗门受诵经。时,彼婆罗门作是念:“若沙门阿难所说偈,于我所说经,便是非人所说。”时,彼婆罗门即往诣佛所,与世尊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沙门阿难所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如是等所说,则是非人语,非为人语。”
佛告婆罗门:“如是!如是!婆罗门,是非人语,非为人语也。时,有拘迦尼天女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如是!如天女所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是故,婆罗门,当知此所说偈,是非人所说,非是人所说也。”
佛说此经已,彼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礼佛足而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有拘迦那娑天女,是光明天女,起大电光炽然,归佛、归法、归比丘僧,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普照山谷,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尔时,世尊告天女言:“如是!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尔时,拘迦那娑天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僧中,敷尼师坛,于大众前坐,告诸比丘:“于昨后夜,拘迦那娑天女,光明之天女,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拘迦那天女,电光炎炽然,
敬礼佛法僧,说偈义饶益。”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有拘迦那娑天女,光明之天女,放电光明,炎照炽然,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普照山谷,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我能广分别,如来正法律,
今且但略说,足以表其心。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拘迦那娑天女闻佛所说,欢喜稽首,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于僧前,于大众中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后夜时,拘迦那娑天女来诣我所,恭敬作礼,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我能广分别,如来正法律,
今且但略说,足已表我心。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彼天女闻我所说,欢喜随喜,稽首我足,即没不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毗舍离猕猴池侧重阁讲堂。
时,有拘迦那娑天女、朱卢陀天女,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一切弥猴池侧。
时,朱卢陀天女说偈白佛:

“大师等正觉,住毗舍离国,
拘迦那朱卢,稽首恭敬礼!
我昔未曾闻,牟尼正法律,
今乃得亲见,现前说正法。
若于圣法律,恶慧生厌恶,
必当堕恶道,长夜受诸苦!
若于圣法律,正念律仪备,
彼则生天上,长夜受安乐!”

拘迦那娑天女复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彼天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僧中,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后夜时,有二天女,容色绝妙,来诣我所,为我作礼,退坐一面。朱卢陀天女而说偈言:

“‘大师等正觉,住毗舍离国,
我拘迦那娑,及以朱卢陀,
如是二天女,稽首礼佛足!
我昔未曾闻,牟尼正法律,
今乃见正觉,演说微妙法。
若于正法律,厌恶住恶慧,
必堕于恶道,长夜受大苦!
若于正法律,正念律仪备,
生善趣天上,长夜受安乐!’

“拘迦那娑天女复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无触不报触,触则以触报,
以触报触故,不瞋不招瞋。”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不于不瞋人,而加之以瞋,
清净之正士,离诸烦恼结。
于彼起恶心,恶心还自中,
如逆风扬尘,还自坌其身。”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愚痴人所行,不合于黠慧,
自所行恶行,为自恶知识,
所造众恶行,终获苦果报!”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既作不善业,终则受诸恼,
造业虽欢喜,啼泣受其报!
造诸善业者,终则不热恼,
欢喜而造业,安乐受其报!”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不可常言说,亦不一向听,
而得于道迹,坚固正超度,
思惟善寂灭,解脱诸魔缚。
能行说之可,不行不应说,
不行而说者,智者则知非。
不行己所应,不作而言作,
是则同贼非,名为不善业。”

尔时,世尊告天子言:“汝今有所嫌责耶?”
天子白佛:“悔过,世尊。悔过,善逝。”
尔时,世尊熙怡微笑。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我今悔其过,世尊不纳受,
内怀于恶心,抱怨而不舍。”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言说悔过辞,内不息其心,
云何得息怨?何名为修善?”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谁不有其过?何人无有罪?
谁复无愚痴?孰能常坚固?”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瞿迦梨比丘,是提婆达多伴党,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瞿迦梨比丘:“瞿迦梨,汝何故于舍利弗、目揵连清净梵行所,起不清净心?长夜当得不饶益苦。”
瞿迦梨比丘白佛言:“世尊,我今信世尊语,所说无异,但舍利弗、大目揵连心有恶欲。”如是第二、第三说,瞿迦梨比丘——提婆达多伴党于世尊所再三说中,违反不受,从座起去。去已,其身周遍生诸庖疮,皆如栗,渐渐增长,皆如桃李。
时,瞿迦梨比丘患苦痛,口说是言:“极烧!极烧!”脓血流出,身坏命终,生大钵昙摩地狱。
时,有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时,一天子白佛言:“瞿迦梨比丘——提婆达多伴党今已命终。”
时,第二天子作是言:“诸尊当知:瞿迦梨比丘命终堕地狱中。”
第三天子即说偈言:

“士夫生世间,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应誉而便毁,
其罪生于口,死堕恶道中!
博弈亡失财,是非为大咎,
毁佛及声闻,是则为大过!”

彼三天子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来入僧中,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后夜时,有三天子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第一天子语我言:‘世尊,瞿迦梨比丘——提婆达多伴党今已命终。’第二天子语余天子言:‘瞿迦梨比丘命终堕地狱中。’第三天子即说偈言:

“‘士夫生世间,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应誉而便毁,
其罪口中生,死则堕恶道!’

“说是偈已,即没不现。诸比丘,汝等欲闻生阿浮陀地狱众生其寿齐限不?”
诸比丘白佛:“今正是时,惟愿世尊为诸大众说阿浮陀地狱众生寿命齐限。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譬如拘萨罗国,四斗为一阿罗,四阿罗为一独笼那,十六独笼那为一阇摩那,十六阇摩那为一摩尼,二十摩尼为一佉梨,二十佉梨为一仓,满中芥子。若使有人百年百年取一芥子,如是乃至满仓芥子都尽,阿浮陀地狱众生寿命犹故不尽。如是二十阿浮陀地狱众生寿等一尼罗浮陀地狱众生寿,二十尼罗浮陀地狱众生寿等一阿吒吒地狱众生寿,二十阿吒吒地狱众生寿等一阿波波地狱众生寿,二十阿波波地狱众生寿等一阿休休地狱众生寿,二十阿休休地狱众生寿等一优钵罗地狱众生寿,二十优钵罗地狱众生寿等一钵昙摩地狱众生寿,二十钵昙摩地狱众生寿等一摩诃钵昙摩地狱众生寿。比丘,彼瞿迦梨比丘命终堕摩诃钵昙摩地狱中,以彼于尊者舍利弗、大目揵连比丘生恶心诽谤故。是故,诸比丘,当作是学:于彼烧焦炷所,尚不欲毁坏,况毁坏有识众生?”佛告诸比丘:“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退落堕负处,云何而得知?
惟愿世尊说,云何负处门?”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胜处易得知,负处知亦易,
乐法为胜处,毁法为负处。
爱乐恶知识,不爱善知识,
善友生怨结,是名堕负门。
爱乐不善人,善人反憎恶,
欲恶不欲善,是名负处门。
斗秤以欺人,是名堕负门。
博弈耽嗜酒,游轻著女色,
费丧于财物,是名堕负门。
女人不自守,舍主随他行;
男子心放荡,舍妻随外色;
如是为家者,斯皆堕负门。
老妇得少夫,心常怀嫉妒,
怀嫉卧不安,是则堕负门;
老夫得少妇,堕负处亦然。
常乐著睡眠,知识同游戏,
怠惰好瞋恨,斯皆堕负门。
多财结朋友,酒食奢不节,
多费丧财物,斯皆堕负门。
少财多贪爱,生于刹利心,
常求为王者,是则堕负门。
求珠珰璎珞,革屣履伞盖,
庄严自悭惜,是则堕负门。
受他丰美食,自悭惜其财,
食他不反报,是则堕负门。
沙门婆罗门,屈请入其舍,
悭惜不时施,是则堕负门。
沙门婆罗门,次第行乞食,
呵责不欲施,是则堕负门。
若父母年老,不及时奉养,
有财而不施,是则堕负门。
于父母兄弟,捶打而骂辱,
无有尊卑序,是则堕负门。
佛及弟子众,在家与出家,
毁訾不恭敬,是则堕负门。
实非阿罗汉,罗汉过自称,
是则世间贼,堕于负处门。
此世间负处,我知见故说,
犹如险怖道,慧者当远避。”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谁屈下随下?谁高举随举?
云何童子戏,如童块相掷?”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爱下则随下,爱举则随举,
爱戏于愚夫,如童块相掷。”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决定以遮遮,意妄想而来,
若人遮一切,不令其逼迫。”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决定以遮遮,意妄想而来,
不必一切遮,但遮其恶业,
遮彼彼恶已,不令其逼迫。”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卫舍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云何得名称?云何得大财?
云何德流闻?云何得善友?”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持戒得名称,布施得大财,
真实德流闻,恩惠得善友。”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云何人所作,智慧以求财?
等摄受于财,若胜若复劣?”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始学功巧业,方便集财物,
得彼财物已,当应作四分。
一分自食用,二分营生业,
余一分藏密,以拟于贫乏。
营生之业者,田种行商贾,
牧牛羊兴息,邸舍以求利。
造屋舍床卧,六种资生具,
方便修众具,安乐以存世。
如是善修业,黠慧以求财,
财宝随顺生,如众流归海。
如是财饶益,如蜂集众味,
昼夜财增长,犹如蚁积堆。
不付老子财,不寄边境民,
不信奸狡人,及诸悭吝者。
亲附成事者,远离不成事,
能成事士夫,犹如火炽然。
善友贵重人,敏密修良者,
同气亲兄弟,善能相摄受。
居亲眷属中,摽显若牛王,
各随其所应,分财施饮食,
寿尽而命终,当生天受乐!”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拘萨罗国有弹琴人,名曰粗牛,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止息野中。时,有六广大天宫天女,来至拘萨罗国粗牛弹琴人所,语粗牛弹琴人言:‘阿舅,阿舅,为我弹琴,我当歌舞。’粗牛弹琴者言:‘如是,姊妹,我当为汝弹琴,汝当语我汝是何人?何由生此?’天女答言:‘阿舅,且弹琴,我当歌舞,于歌颂中,自说所以生此因缘。’彼拘萨罗国粗牛弹琴人即便弹琴,彼六天女即便歌舞。
“第一天女说偈歌言:

“‘若男子女人,胜妙衣惠施,
施衣因缘故,所生得殊胜!
施所爱念物,生天随所欲。
见我居宫殿,乘空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第二天女复说偈言:

“‘若男子女人,胜妙香惠施,
爱念可意施,生天随所欲。
见我处宫殿,乘空而游行,
天身若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第三天女复说偈言:

“‘若男子女人,以食而惠施,
可意爱念施,生天随所欲。
见我居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第四天女复说偈言:

“‘忆念余生时,曾为人婢使,
不盗不贪嗜,勤修不懈怠,
量腹自节身,分餐救贫人。
今见居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供养中为最!’

“第五天女复说偈言:

“‘忆念余生时,为人作子妇,
嫜姑性狂暴,常加粗涩言,
执节修妇礼,卑逊而奉顺。
今见处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供养中为最!’

“第六天女复说偈言:

“‘昔曾见行迹,比丘比丘尼,
从其闻正法,一宿受斋戒。
今见处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尔时,拘萨罗国粗牛弹琴人而说偈言:

“‘我今善来此,拘萨罗林中,
得见此天女,具足妙天身。
既见又闻说,当增修善业,
缘今修功德,亦当生天上!’

“说是语已,此诸天女即没不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何法起应灭?何生应防护?
何法应当离?等观何得乐?”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瞋恚起应灭,贪生逆防护,
无明应舍离,等观真谛乐。
欲生诸烦恼,欲为生苦本,
调伏烦恼者,众苦则调伏;
调伏众苦者,烦恼亦调伏。”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孤给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若人行放逸,愚痴离恶慧,
禅思不放逸,疾得尽诸漏。”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非世间众事,是则之为欲,
心法驰觉想,是名士夫欲。
世间种种事,常在于世间,
智慧修禅思,爱欲永潜伏。
信为士夫伴,不信则不度,
信增其名称,命终得生天。
于身虚空想,名色不坚固,
不著名色者,远离于积聚。
观此真实义,如解脱哀愍,
由斯智慧故,世称叹供养!
能断众杂相,超绝生死流,
超度诸流已,是名为比丘。”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与何人同处?复与谁共事?
知何等人法,名为胜非恶?”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与正士同游,正士同其事,
解知正士法,是则胜非恶。”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园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悭吝生于心,不能行布施;
明智求福者,乃能行其惠。”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怖畏不行施,常得不施怖,
怖畏于饥渴,悭吝从怖生。
此世及他世,常痴饥渴畏,
死则不随死,独往无资粮。
少财能施者,多财难亦舍,
难舍而能舍,是则为难施。
无知者不觉,慧者知难知,
以法养妻子,少财净心施。
百千邪盛会,所获其福利,
比前如法施,十六不及一。
打缚恼众生,所得诸财物,
惠施安国土,是名有罪施。
方之平等施,称量所不及,
如法不行非,所得财物施,
难施而行施,是应贤圣施,
所往常获福,寿终上生天!”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金婆罗山金婆罗鬼神住处石室中。
尔时,世尊金枪刺足,未经几时,起身苦痛;能得舍心,正智正念,堪忍自安,无退减想。
彼有山神天子八人,作是念:“今日世尊住王舍城金婆罗山金婆罗鬼神住处石室中,金枪刺足,起身苦痛而能舍心,正念正智,堪忍自安,无所退减,我等当往面前赞叹。”作是念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
第一天神说偈叹言:

“沙门瞿昙,人中师子,
身遭苦痛,堪忍自安,
正智正念,无所退减。”

第二天子复赞叹言:

“大士之大龙,大士之牛王,
大士夫勇力,大士夫良马,
大士夫上首,大士夫之胜!”

第三天子复赞叹言:

“此沙门瞿昙,士夫分陀利!
身生诸苦痛,而能行舍心;
正智正念住,堪忍以自安,
而无所退减。”

第四天子复赞叹言:“若有于沙门瞿昙士夫分陀利所说违反嫌责,当知斯等长夜当得不饶益苦,唯除不知真实者。”
第五天子复说偈言:

“观彼三昧定,善住于正受,
解脱离诸尘,不踊亦不没,
其心安隐住,而得心解脱。”

第六天子复说偈言:

“经历五百岁,诵婆罗门典,
精勤修苦行,不解脱离尘,
是则卑下类,不得度彼岸。”

第七天子复说偈言:

“为欲之所迫,持戒之所缚,
勇扞行苦行,经历于百年。
其心不解脱,不离于尘垢,
是则卑下类,不度于彼岸。”

第八天子复说偈言:

“心居骄慢欲,不能自调伏,
不得三昧定,牟尼之正受。
独一居山林,其心常放逸,
于彼死魔军,不得度彼岸。”

时,彼山神天子八人各各赞叹已,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广无过于地,深无逾于海,
高无过须弥,大士无毗纽!”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广无过于爱,深无逾于腹,
高莫过骄慢,大士无胜佛!”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何物火不烧?何风不能吹?
火灾坏大地,何物不流散?
恶王及盗贼,强劫人财物,
何男子女人,不为其所夺?
云何珍宝藏,终竟不亡失?”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福火所不烧,福风不能吹,
水灾坏大地,福水不流散。
恶王及盗贼,强夺人财宝,
若男子女人,福不被劫夺,
乐报之宝藏,终竟不亡失!”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谁当持资粮?何物贼不劫?
何人劫而遮?何人劫不遮?
何人常来诣,智慧者喜乐?”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信者持资粮,福德劫不夺,
贼劫夺则遮,沙门夺欢喜。
沙门常来诣,智慧者欣乐!”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一切相映障,知一切世间,
乐安慰一切,惟愿世尊说,
云何是世间,最为难得者?”

是时,世尊说偈答言:

“为主而行忍,无财而欲施,
遭难而行法,富贵修远离,
如是四法者,是则为最难!”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

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白佛言:“世尊,比丘,比丘度驶流耶?”
佛言:“如是,天子。”
天子复问:“无所攀缘,亦无所住,度驶流耶?”
佛言:“如是,天子。”
天子复问:“无所攀缘,亦无所住而度驶流,其义云何?”
佛言:“天子,我如是如是抱,如是如是直进,则不为水之所漂,如是如是不抱,如是如是不直进,则为水所漂。如是,天子,名为无所攀缘,亦无所住而度驶流。”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白佛言:“比丘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耶?”
佛告天子:“我悉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
天子白佛:“比丘云何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
佛告天子:“爱喜灭尽,我心解脱;心解脱已,故知一切众生所著、所集,决定解脱、广解脱、极广解脱。”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谁度于诸流,昼夜勤精进,
不攀亦不住,何染而不著?”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内思惟系念,度难度诸流。
不乐于欲想,超越于色结,
不系亦不住,于染亦不著。”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有拘迦尼,是光明天女,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山谷。时,拘迦尼天女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拘迦那娑天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于僧中,敷尼师坛,于大众前坐,告诸比丘:“昨日夜后,有拘迦尼天女,容色绝妙,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即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说是语时,拘迦尼天女闻我所说,欢喜随喜,稽首我足,即没不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尔时,尊者阿难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句法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四句法经。”
尔时,尊者阿难即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诸比丘,是名四句法经。”
尔时,有一异婆罗门,去尊者阿难不远,为诸年少婆罗门受诵经。时,彼婆罗门作是念:“若沙门阿难所说偈,于我所说经,便是非人所说。”时,彼婆罗门即往诣佛所,与世尊面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沙门阿难所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如是等所说,则是非人语,非为人语。”
佛告婆罗门:“如是!如是!婆罗门,是非人语,非为人语也。时,有拘迦尼天女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如是!如天女所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是故,婆罗门,当知此所说偈,是非人所说,非是人所说也。”
佛说此经已,彼婆罗门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礼佛足而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有拘迦那娑天女,是光明天女,起大电光炽然,归佛、归法、归比丘僧,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普照山谷,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尔时,世尊告天女言:“如是!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尔时,拘迦那娑天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僧中,敷尼师坛,于大众前坐,告诸比丘:“于昨后夜,拘迦那娑天女,光明之天女,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拘迦那天女,电光炎炽然,
敬礼佛法僧,说偈义饶益。”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
时,有拘迦那娑天女,光明之天女,放电光明,炎照炽然,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普照山谷,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我能广分别,如来正法律,
今且但略说,足以表其心。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天女。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拘迦那娑天女闻佛所说,欢喜稽首,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于僧前,于大众中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后夜时,拘迦那娑天女来诣我所,恭敬作礼,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我能广分别,如来正法律,
今且但略说,足已表我心。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天女,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彼天女闻我所说,欢喜随喜,稽首我足,即没不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毗舍离猕猴池侧重阁讲堂。
时,有拘迦那娑天女、朱卢陀天女,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一切弥猴池侧。
时,朱卢陀天女说偈白佛:

“大师等正觉,住毗舍离国,
拘迦那朱卢,稽首恭敬礼!
我昔未曾闻,牟尼正法律,
今乃得亲见,现前说正法。
若于圣法律,恶慧生厌恶,
必当堕恶道,长夜受诸苦!
若于圣法律,正念律仪备,
彼则生天上,长夜受安乐!”

拘迦那娑天女复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时,彼天女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入僧中,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后夜时,有二天女,容色绝妙,来诣我所,为我作礼,退坐一面。朱卢陀天女而说偈言:

“‘大师等正觉,住毗舍离国,
我拘迦那娑,及以朱卢陀,
如是二天女,稽首礼佛足!
我昔未曾闻,牟尼正法律,
今乃见正觉,演说微妙法。
若于正法律,厌恶住恶慧,
必堕于恶道,长夜受大苦!
若于正法律,正念律仪备,
生善趣天上,长夜受安乐!’

“拘迦那娑天女复说偈言: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我时答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

“‘其心不为恶,及身口世间,
五欲悉虚空,正智正系念,
不习近众苦,非义和合者。’”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无触不报触,触则以触报,
以触报触故,不瞋不招瞋。”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不于不瞋人,而加之以瞋,
清净之正士,离诸烦恼结。
于彼起恶心,恶心还自中,
如逆风扬尘,还自坌其身。”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愚痴人所行,不合于黠慧,
自所行恶行,为自恶知识,
所造众恶行,终获苦果报!”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既作不善业,终则受诸恼,
造业虽欢喜,啼泣受其报!
造诸善业者,终则不热恼,
欢喜而造业,安乐受其报!”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不可常言说,亦不一向听,
而得于道迹,坚固正超度,
思惟善寂灭,解脱诸魔缚。
能行说之可,不行不应说,
不行而说者,智者则知非。
不行己所应,不作而言作,
是则同贼非,名为不善业。”

尔时,世尊告天子言:“汝今有所嫌责耶?”
天子白佛:“悔过,世尊。悔过,善逝。”
尔时,世尊熙怡微笑。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我今悔其过,世尊不纳受,
内怀于恶心,抱怨而不舍。”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言说悔过辞,内不息其心,
云何得息怨?何名为修善?”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谁不有其过?何人无有罪?
谁复无愚痴?孰能常坚固?”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瞿迦梨比丘,是提婆达多伴党,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尔时,世尊告瞿迦梨比丘:“瞿迦梨,汝何故于舍利弗、目揵连清净梵行所,起不清净心?长夜当得不饶益苦。”
瞿迦梨比丘白佛言:“世尊,我今信世尊语,所说无异,但舍利弗、大目揵连心有恶欲。”如是第二、第三说,瞿迦梨比丘——提婆达多伴党于世尊所再三说中,违反不受,从座起去。去已,其身周遍生诸庖疮,皆如栗,渐渐增长,皆如桃李。
时,瞿迦梨比丘患苦痛,口说是言:“极烧!极烧!”脓血流出,身坏命终,生大钵昙摩地狱。
时,有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时,一天子白佛言:“瞿迦梨比丘——提婆达多伴党今已命终。”
时,第二天子作是言:“诸尊当知:瞿迦梨比丘命终堕地狱中。”
第三天子即说偈言:

“士夫生世间,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应誉而便毁,
其罪生于口,死堕恶道中!
博弈亡失财,是非为大咎,
毁佛及声闻,是则为大过!”

彼三天子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夜过晨朝,来入僧中,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告诸比丘:“昨后夜时,有三天子来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第一天子语我言:‘世尊,瞿迦梨比丘——提婆达多伴党今已命终。’第二天子语余天子言:‘瞿迦梨比丘命终堕地狱中。’第三天子即说偈言:

“‘士夫生世间,斧在口中生,
还自斩其身,斯由其恶言。
应毁便称誉,应誉而便毁,
其罪口中生,死则堕恶道!’

“说是偈已,即没不现。诸比丘,汝等欲闻生阿浮陀地狱众生其寿齐限不?”
诸比丘白佛:“今正是时,惟愿世尊为诸大众说阿浮陀地狱众生寿命齐限。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譬如拘萨罗国,四斗为一阿罗,四阿罗为一独笼那,十六独笼那为一阇摩那,十六阇摩那为一摩尼,二十摩尼为一佉梨,二十佉梨为一仓,满中芥子。若使有人百年百年取一芥子,如是乃至满仓芥子都尽,阿浮陀地狱众生寿命犹故不尽。如是二十阿浮陀地狱众生寿等一尼罗浮陀地狱众生寿,二十尼罗浮陀地狱众生寿等一阿吒吒地狱众生寿,二十阿吒吒地狱众生寿等一阿波波地狱众生寿,二十阿波波地狱众生寿等一阿休休地狱众生寿,二十阿休休地狱众生寿等一优钵罗地狱众生寿,二十优钵罗地狱众生寿等一钵昙摩地狱众生寿,二十钵昙摩地狱众生寿等一摩诃钵昙摩地狱众生寿。比丘,彼瞿迦梨比丘命终堕摩诃钵昙摩地狱中,以彼于尊者舍利弗、大目揵连比丘生恶心诽谤故。是故,诸比丘,当作是学:于彼烧焦炷所,尚不欲毁坏,况毁坏有识众生?”佛告诸比丘:“当如是学!”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退落堕负处,云何而得知?
惟愿世尊说,云何负处门?”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胜处易得知,负处知亦易,
乐法为胜处,毁法为负处。
爱乐恶知识,不爱善知识,
善友生怨结,是名堕负门。
爱乐不善人,善人反憎恶,
欲恶不欲善,是名负处门。
斗秤以欺人,是名堕负门。
博弈耽嗜酒,游轻著女色,
费丧于财物,是名堕负门。
女人不自守,舍主随他行;
男子心放荡,舍妻随外色;
如是为家者,斯皆堕负门。
老妇得少夫,心常怀嫉妒,
怀嫉卧不安,是则堕负门;
老夫得少妇,堕负处亦然。
常乐著睡眠,知识同游戏,
怠惰好瞋恨,斯皆堕负门。
多财结朋友,酒食奢不节,
多费丧财物,斯皆堕负门。
少财多贪爱,生于刹利心,
常求为王者,是则堕负门。
求珠珰璎珞,革屣履伞盖,
庄严自悭惜,是则堕负门。
受他丰美食,自悭惜其财,
食他不反报,是则堕负门。
沙门婆罗门,屈请入其舍,
悭惜不时施,是则堕负门。
沙门婆罗门,次第行乞食,
呵责不欲施,是则堕负门。
若父母年老,不及时奉养,
有财而不施,是则堕负门。
于父母兄弟,捶打而骂辱,
无有尊卑序,是则堕负门。
佛及弟子众,在家与出家,
毁訾不恭敬,是则堕负门。
实非阿罗汉,罗汉过自称,
是则世间贼,堕于负处门。
此世间负处,我知见故说,
犹如险怖道,慧者当远避。”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谁屈下随下?谁高举随举?
云何童子戏,如童块相掷?”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爱下则随下,爱举则随举,
爱戏于愚夫,如童块相掷。”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决定以遮遮,意妄想而来,
若人遮一切,不令其逼迫。”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决定以遮遮,意妄想而来,
不必一切遮,但遮其恶业,
遮彼彼恶已,不令其逼迫。”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卫舍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云何得名称?云何得大财?
云何德流闻?云何得善友?”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持戒得名称,布施得大财,
真实德流闻,恩惠得善友。”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云何人所作,智慧以求财?
等摄受于财,若胜若复劣?”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始学功巧业,方便集财物,
得彼财物已,当应作四分。
一分自食用,二分营生业,
余一分藏密,以拟于贫乏。
营生之业者,田种行商贾,
牧牛羊兴息,邸舍以求利。
造屋舍床卧,六种资生具,
方便修众具,安乐以存世。
如是善修业,黠慧以求财,
财宝随顺生,如众流归海。
如是财饶益,如蜂集众味,
昼夜财增长,犹如蚁积堆。
不付老子财,不寄边境民,
不信奸狡人,及诸悭吝者。
亲附成事者,远离不成事,
能成事士夫,犹如火炽然。
善友贵重人,敏密修良者,
同气亲兄弟,善能相摄受。
居亲眷属中,摽显若牛王,
各随其所应,分财施饮食,
寿尽而命终,当生天受乐!”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拘萨罗国有弹琴人,名曰粗牛,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止息野中。时,有六广大天宫天女,来至拘萨罗国粗牛弹琴人所,语粗牛弹琴人言:‘阿舅,阿舅,为我弹琴,我当歌舞。’粗牛弹琴者言:‘如是,姊妹,我当为汝弹琴,汝当语我汝是何人?何由生此?’天女答言:‘阿舅,且弹琴,我当歌舞,于歌颂中,自说所以生此因缘。’彼拘萨罗国粗牛弹琴人即便弹琴,彼六天女即便歌舞。
“第一天女说偈歌言:

“‘若男子女人,胜妙衣惠施,
施衣因缘故,所生得殊胜!
施所爱念物,生天随所欲。
见我居宫殿,乘空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第二天女复说偈言:

“‘若男子女人,胜妙香惠施,
爱念可意施,生天随所欲。
见我处宫殿,乘空而游行,
天身若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第三天女复说偈言:

“‘若男子女人,以食而惠施,
可意爱念施,生天随所欲。
见我居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第四天女复说偈言:

“‘忆念余生时,曾为人婢使,
不盗不贪嗜,勤修不懈怠,
量腹自节身,分餐救贫人。
今见居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供养中为最!’

“第五天女复说偈言:

“‘忆念余生时,为人作子妇,
嫜姑性狂暴,常加粗涩言,
执节修妇礼,卑逊而奉顺。
今见处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供养中为最!’

“第六天女复说偈言:

“‘昔曾见行迹,比丘比丘尼,
从其闻正法,一宿受斋戒。
今见处宫殿,乘虚而游行,
天身如金聚,天女百中胜,
观察斯福德,回向中之最!’

“尔时,拘萨罗国粗牛弹琴人而说偈言:

“‘我今善来此,拘萨罗林中,
得见此天女,具足妙天身。
既见又闻说,当增修善业,
缘今修功德,亦当生天上!’

“说是语已,此诸天女即没不现。”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何法起应灭?何生应防护?
何法应当离?等观何得乐?”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瞋恚起应灭,贪生逆防护,
无明应舍离,等观真谛乐。
欲生诸烦恼,欲为生苦本,
调伏烦恼者,众苦则调伏;
调伏众苦者,烦恼亦调伏。”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孤给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若人行放逸,愚痴离恶慧,
禅思不放逸,疾得尽诸漏。”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非世间众事,是则之为欲,
心法驰觉想,是名士夫欲。
世间种种事,常在于世间,
智慧修禅思,爱欲永潜伏。
信为士夫伴,不信则不度,
信增其名称,命终得生天。
于身虚空想,名色不坚固,
不著名色者,远离于积聚。
观此真实义,如解脱哀愍,
由斯智慧故,世称叹供养!
能断众杂相,超绝生死流,
超度诸流已,是名为比丘。”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与何人同处?复与谁共事?
知何等人法,名为胜非恶?”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与正士同游,正士同其事,
解知正士法,是则胜非恶。”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园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悭吝生于心,不能行布施;
明智求福者,乃能行其惠。”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怖畏不行施,常得不施怖,
怖畏于饥渴,悭吝从怖生。
此世及他世,常痴饥渴畏,
死则不随死,独往无资粮。
少财能施者,多财难亦舍,
难舍而能舍,是则为难施。
无知者不觉,慧者知难知,
以法养妻子,少财净心施。
百千邪盛会,所获其福利,
比前如法施,十六不及一。
打缚恼众生,所得诸财物,
惠施安国土,是名有罪施。
方之平等施,称量所不及,
如法不行非,所得财物施,
难施而行施,是应贤圣施,
所往常获福,寿终上生天!”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金婆罗山金婆罗鬼神住处石室中。
尔时,世尊金枪刺足,未经几时,起身苦痛;能得舍心,正智正念,堪忍自安,无退减想。
彼有山神天子八人,作是念:“今日世尊住王舍城金婆罗山金婆罗鬼神住处石室中,金枪刺足,起身苦痛而能舍心,正念正智,堪忍自安,无所退减,我等当往面前赞叹。”作是念已,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
第一天神说偈叹言:

“沙门瞿昙,人中师子,
身遭苦痛,堪忍自安,
正智正念,无所退减。”

第二天子复赞叹言:

“大士之大龙,大士之牛王,
大士夫勇力,大士夫良马,
大士夫上首,大士夫之胜!”

第三天子复赞叹言:

“此沙门瞿昙,士夫分陀利!
身生诸苦痛,而能行舍心;
正智正念住,堪忍以自安,
而无所退减。”

第四天子复赞叹言:“若有于沙门瞿昙士夫分陀利所说违反嫌责,当知斯等长夜当得不饶益苦,唯除不知真实者。”
第五天子复说偈言:

“观彼三昧定,善住于正受,
解脱离诸尘,不踊亦不没,
其心安隐住,而得心解脱。”

第六天子复说偈言:

“经历五百岁,诵婆罗门典,
精勤修苦行,不解脱离尘,
是则卑下类,不得度彼岸。”

第七天子复说偈言:

“为欲之所迫,持戒之所缚,
勇扞行苦行,经历于百年。
其心不解脱,不离于尘垢,
是则卑下类,不度于彼岸。”

第八天子复说偈言:

“心居骄慢欲,不能自调伏,
不得三昧定,牟尼之正受。
独一居山林,其心常放逸,
于彼死魔军,不得度彼岸。”

时,彼山神天子八人各各赞叹已,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而说偈言:

“广无过于地,深无逾于海,
高无过须弥,大士无毗纽!”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广无过于爱,深无逾于腹,
高莫过骄慢,大士无胜佛!”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何物火不烧?何风不能吹?
火灾坏大地,何物不流散?
恶王及盗贼,强劫人财物,
何男子女人,不为其所夺?
云何珍宝藏,终竟不亡失?”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福火所不烧,福风不能吹,
水灾坏大地,福水不流散。
恶王及盗贼,强夺人财宝,
若男子女人,福不被劫夺,
乐报之宝藏,终竟不亡失!”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谁当持资粮?何物贼不劫?
何人劫而遮?何人劫不遮?
何人常来诣,智慧者喜乐?”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信者持资粮,福德劫不夺,
贼劫夺则遮,沙门夺欢喜。
沙门常来诣,智慧者欣乐!”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天子,容色绝妙,于后夜时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诸光明遍照只树给孤独园。
时,彼天子说偈问佛:

“一切相映障,知一切世间,
乐安慰一切,惟愿世尊说,
云何是世间,最为难得者?”

是时,世尊说偈答言:

“为主而行忍,无财而欲施,
遭难而行法,富贵修远离,
如是四法者,是则为最难!”

时,彼天子复说偈言:

“久见婆罗门,逮得般涅槃,
一切怖已过,永超世恩爱。”

于是,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稽首佛足,即没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