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优婆夷子,受八支斋,寻即犯戒,即为鬼神所持。
尔时,优婆夷即说偈言:

“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
神通瑞应月,八支善正受,
受持于斋戒,不为鬼所持,
我昔数咨问,世尊作是说。”

尔时,彼鬼即说偈言:

“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
神足瑞应月,八支修正受,
斋肃清净住,戒德善守护,
不为鬼戏弄,善哉从佛闻。
汝当说言放,我当放汝子,
诸有慢缓业,染污行苦行,
梵行不清净,终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执缓则伤手,
沙门行恶触,当堕地狱中。
譬如拔菅草,急捉不伤手,
沙门善摄持,则到般涅槃。”

时,彼鬼神即放优婆夷子。尔时,优婆夷说偈告子言:

“子汝今听我,说彼鬼神说:
若有慢缓业,秽污修苦行,
不清净梵行,彼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执缓则伤手,
沙门起恶触,当堕地狱中。
如急执菅草,则不伤其手,
沙门善执护,逮得般涅槃。”

时,彼优婆夷子如是觉悟已,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心不得乐,还归自家。母遥见子,而说偈言:

“迈世而出家,何为还聚落?
烧舍急出财,岂还投火中!”

其子比丘说偈答言:

“但念母命终,存亡不相见,
故来还瞻视,何见子不欢?”

时,母优婆夷说偈答言:

“舍欲而出家,还欲服食之,
是故我忧悲,恐随魔自在!”

是时,优婆夷如是、如是发悟其子;如是,其子还空闲处,精勤思惟,断除一切烦恼结缚,得阿罗汉果证。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人间游行,到阿腊鬼住处夜宿。
时,阿腊鬼集会诸鬼神。时,有竭昙鬼见世尊在阿腊鬼住处夜宿;见已,至阿腊鬼所,语阿腊鬼言:“聚落主,汝获大利,如来宿汝住处。”
阿腊鬼言:“生人今日在我舍住耶?今当令知,为是如来?为非如来?”
时,阿腊鬼诸鬼神聚会毕,还归自家,语世尊曰:“出去!沙门。”
尔时,世尊以他家故,即出其舍。
阿腊鬼复言:“沙门,来入!”佛即还入。以灭慢故,如是再三。
时,阿腊鬼第四复语世尊言:“沙门,出去!”
尔时,世尊语阿腊鬼言:“聚落主,已三见请,今不复出。”
阿腊鬼言:“今问沙门,沙门答我,能令我喜者善;不能令我喜者,我当坏其心,裂其胸,亦令热血从其面出,执持两手掷著恒水彼岸!”
世尊告言:“聚落主,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能坏我心,裂我胸,令我热血从面而出,执持两手掷著恒水彼岸者。然,聚落主,汝今但问,当为汝说,令汝心喜。”
时,阿腊鬼说偈问佛:

“说何等名为,胜士夫事物?
行于何等法,得安乐果报?
何等为美味?云何寿中胜?”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净信为最胜,士夫之事物。
行法得乐果,解脱味中上。
智慧除老死,是为寿中胜!”

时,阿腊鬼复说偈言:

“云何得名称,如上所说偈?”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持戒名称流,如上所说偈。”

时,阿腊鬼复说偈言:

“几法起世间?几法相顺可?
世几法取受?世几法损减?”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世六法等起,六法相顺可,
世六法取受,世六法损减。”

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谁能度诸流,昼夜勤方便?
无攀无住处,孰能不沉没?”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正念内思惟,能度难度流。
不乐于五欲,亦超度色爱,
无攀无住处,是能不没溺。”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以何法度流?以何度大海?
以何舍离苦?以何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以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
精进能除苦,以慧得清净。
汝当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其法无有过,真谛施调伏。”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何烦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即曰最胜士,以显大法炬。
于彼竭昙摩,常当报其恩,
告我等正觉,无上导御师。
我即日当行,从村而至村,
亲侍等正觉,听受所说法。”

佛说此经已,阿腊鬼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叔迦罗比丘尼住王园比丘尼众中,为王舍城诸人恭敬供养,如阿罗汉。
又于一时,王舍城人于一吉星日欢集大会,即于是日阙不供养。有一鬼神,敬重彼比丘尼故,至王舍城里巷之中,家家说偈:

“王舍城人民,醉酒眠睡卧,
不勤供养彼,叔迦比丘尼。
善修诸根故,名曰叔迦罗,
善说离垢法,涅槃清凉处。
随顺听所说,终日乐无厌,
乘听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犹如海商人,依附力马王。”

时,一优婆塞以衣布施叔迦罗比丘尼,复有优婆塞以食供养。
时,彼鬼神即说偈言:

“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
施叔迦罗衣,离诸烦恼故。
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
施叔迦罗食,离诸积聚故。”

时,彼鬼神说斯偈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毗罗比丘尼住王舍城王园比丘尼众中。为王舍城诸人民,于吉星日集聚大会,当斯之日,毗罗比丘尼无人供养。
时,有鬼神敬重毗罗比丘尼,即入王舍城,处处里巷四衢道头而说偈言:

“王舍城人民,醉酒昏睡卧,
毗罗比丘尼,无人供养者。
毗罗比丘尼,勇猛修诸根,
善说离垢尘,涅槃清凉法。
皆随顺所说,终日乐无厌,
乘听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时,有一优婆塞持衣布施毗罗比丘尼,复有一优婆塞以食供养。
时,彼鬼神而说偈言:

“智慧优婆塞,今获多福利!
以衣施断缚,毗罗比丘尼。
智慧优婆塞,今获多福利!
食施毗罗尼,离诸和合故。”

时,彼鬼神说偈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娑多耆利天神、醯魔波低天神共作约誓:“若其宫中有宝物出者,必当相语;不相语者,得违约罪。”
时,醯魔波低天神宫中有未曾有宝波昙摩华出,华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时,醯魔波低天神遣使告语娑多耆利:“聚落主,今我宫中忽生未曾有宝波昙魔华,华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可来观看!”
娑多耆利天神遗使诣醯魔波低舍,告言:“聚落主,用是波昙摩百千为?今我宫中有未曾有宝大波昙摩出,所谓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汝便可来奉事供养!”
时,醯魔波低天神即与五百眷属往诣娑多耆利天神所,说偈问言:

“十五日良时,天夜遇欢会,
当说受何斋,从何罗汉受?”

时,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今日佛世尊,在摩竭胜国,
住于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演说微妙法,灭除众生苦,
苦苦及苦集,苦灭尽作证。
八圣出苦道,安隐趣涅槃,
当往设供养,我罗汉世尊。”

醯魔波低说偈问言:

“彼妙心愿乐,慈济众生不?
彼于受不受,心想平等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彼妙愿慈心,度一切众生,
于诸受不受,心想常平等。”

时,醯魔波低说偈问言:

“为具足明达,已行成就不?
诸漏永灭尽,不受后有耶?”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明达善具足,正行已成就,
诸漏永已尽,不复受后有。”

醯摩波低说偈问言:

“牟尼意行满,及身口业耶?
明行悉具足,以法赞叹耶?”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具足牟尼心,及业身口满,
明行悉具足,以法而赞叹!”

醯摩波低说偈问言:

“远离于害生,不与不取不?
为远于放荡,不离禅思不?”

娑多耆利复说偈言:

“常不害众生,不与不妄取,
远离于放荡,日夜常思禅。”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为不乐五欲,心不浊乱不?
有清净法眼,灭尽愚痴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心常不乐欲,亦无浊乱心,
佛法眼清净,愚痴尽无余。”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至诚不妄语,粗涩言无有?
得无别离说,无不诚说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至诚不妄语,亦无粗涩言,
不离他亲厚,常说如法言。”

醯摩波低复说偈问言:

“为持清净戒,正念寂灭不?
具足等解脱,如来大智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净戒悉具足,正念常寂静,
等解脱成就,得如来大智。”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
所有诸漏尽,不复受后有?”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
一切诸漏尽,无复后生有。”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牟尼善心具,及身口业迹,
明行悉成就,故赞叹其法?”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牟尼善心具,及身口业迹,
明行悉成就,赞叹于其法。”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伊尼延鹿[跳-兆+尃],仙人之胜相,
少食舍身贪,牟尼处林禅。
汝今当共行,敬礼彼瞿昙。”

时,有百千鬼神眷属围绕,娑多耆利、醯魔波低速至佛前礼拜供养,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敬礼,而说偈言:

“伊尼延鹿[跳-兆+尃],仙人之胜相,
少食无贪嗜,牟尼乐林禅。
我等今故来,请问于瞿昙,
师子独游步,天龙无恐畏,
今故来请问,牟尼愿决疑!
云何得出苦?云何苦解脱?
惟愿说解脱,苦于何所灭?”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世五欲功德,及说第六意,
于彼欲无贪,解脱一切苦!
如是从苦出,如是解脱苦。
今答汝所问,苦从此而灭。”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泉从何转还?恶道何不转?
世间诸苦乐,于何而灭尽?”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眼耳鼻舌身,及以意入处,
于彼名及色,永灭尽无余。
于彼泉转还,于彼道不转,
于彼苦及乐,得无余灭尽!”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世间几法起?几法世和合?
几法取世受?几法令世灭?”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六法起世间,六法世和合,
六法取世受,六法世损灭。”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云何度诸流,日夜勤方便,
无攀无住处,而不溺深渊?”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如思惟系念,是能度深渊!
不乐诸欲想,亦超色诸结,
无攀无住处,不溺于深渊!”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何法度诸流?以何度大海?
云何舍离苦?云何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正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
精进能断苦,智慧得清净。”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汝可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真实施调伏,除此更无法。”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更余何所问,沙门梵志法?
大精进今日,已具善开导。
我今当报彼,娑多耆利恩,
能以导御师,告语于我等。
我当诣村村,家家而随佛,
承事礼供养,从佛闻正法。
此百千鬼神,悉合掌恭敬,
一切归依佛,牟尼之大师!
得无上之名,必见真实义,
成就大智慧,于欲不染著。
慧者当观察,救护世间者,
得贤圣道迹,是则大仙人。”

佛说是经已,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及诸眷族五百鬼神闻佛所说,皆大欢喜,随喜礼佛而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住耆阇崛山中。
时,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时,有伽吒及优波伽吒鬼。优波伽吒鬼见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语伽吒鬼言:“我今当往打彼沙门头。”
伽吒鬼言:“汝优波伽吒,莫作是语。此沙门大德大力,汝莫长夜得大不饶益苦!”如是再三说。
时,优波伽吒鬼再三不用伽吒鬼语,即以手打尊者舍利弗头;打已,寻自唤言:“烧我!伽吒。煮我!伽吒。”再三唤已,陷入地中,堕阿毗地狱。
尊者大目揵连闻尊者舍利弗为鬼所打声已,即往诣尊者舍利弗所,问尊者舍利弗言:“云何,尊者,苦痛可忍不?”
尊者舍利弗答言:“尊者大目揵连,虽复苦痛,意能堪忍,不至大苦。”
尊者大目揵连语尊者舍利弗言:“奇哉!尊者舍利弗,真为大德大力!此鬼若以手打耆阇崛山者,能令碎如糠糟,况复打人而不苦痛?”
尔时,尊者舍利弗语尊者大目揵连:“我实不大苦痛。”
时,尊者舍利弗、大目揵连共相慰劳。
时,世尊以天耳闻其语声,闻已,即说偈言:

“其心如刚石,坚住不倾动,
染著心已离,瞋者不反报,
若如此修心,何有苦痛忧?”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众多比丘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夏安居。彼林中有天神住,知十五日诸比丘受岁,极生忧戚。
有余天神语彼天神言:“汝何卒生愁忧苦恼?汝当欢喜诸比丘持戒清净,今日受岁。”
林中天神答言:“我知比丘今日受岁,不同无羞外道受岁;然精进比丘受岁,持衣钵,明日至余处去,此林当空。”
比丘去后,林中天神而说偈言:

“今我心不乐,但见空林树。
清净心说法,多闻诸比丘,
瞿昙之弟子,今悉何处去?”

时,有异天子而说偈言:

“有至摩伽陀,有至拘萨罗,
亦至金刚地,处处修远离;
犹如野禽兽,随所乐而游。”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止住一林中,入昼正受,身体疲极,夜则睡眠。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于空林中入昼正受,夜著睡眠。我今当往觉悟之。”
尔时,天神往至比丘前,而说偈言:

“比丘汝起起!何以著睡眠?
睡眠有何利?病时何不眠?
利刺刺身时,云何得睡眠?
汝本舍非家,出家之所欲,
当如本所欲,日夜求增进,
莫得堕睡眠,令心不自在。
无常不恒欲,迷醉于愚夫,
余人悉被缚,汝今已解脱,
正信而出家,何以著睡眠?
已调伏贪欲,其心得解脱,
具足胜妙智,出家何故眠?
勤精进正受,常修坚固力,
专求般涅槃,云何而睡眠?
起明断无明,灭尽诸有漏,
调彼后边身,云何著睡眠?”

时,彼天神说是偈时,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住林中,入昼正受,心起不善觉,依于恶贪。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止住林中,入昼正受,心生不善觉,依于恶贪。我今当往开悟之。”
时,彼天神即说偈言:

“其心欲远离,止于空闲林,
放心随外缘,乱想而流驰,
调伏乐世心,常乐心解脱。
当舍不乐心,执受安乐住,
思非于正念,莫著我我所。
如以尘头染,是著极难遣,
莫令染乐著,欲心所浊乱。
如释君驰象,奋迅去尘秽,
比丘于自身,正念除尘垢。
尘者谓贪欲,非世间尘土,
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尘垢谓瞋恚,非世间尘土,
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尘垢谓愚痴,非世间尘土,
明智黠慧者,当舍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心,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入昼正受,起不正思惟。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止住林中,入昼正受,而起不正思惟。我今当往方便善觉悟之。”
时,彼天神而说偈言:

“何不正思惟,觉观所寝食?
当舍不正念,专修于正受,
遵崇佛法僧,及自持净戒,
常生随喜心,喜乐转胜进,
以心欢喜故,速究竟苦边!”

时,彼天神说偈劝发已,彼比丘专精思惟,尽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于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入昼正受。时,彼比丘日中时,不乐心生,而说偈言:

“于此日中时,众鸟悉静默,
空野忽有声,令我心恐怖!”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而说偈言:

“于今日中时,众鸟悉寂静,
空野忽有声,应汝不乐心。
汝当舍不乐,专乐修正受!”

时,彼天子说偈觉悟彼比丘已,时,彼比丘专精思惟,舍除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阿那律陀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名阇邻尼,是尊者阿那律陀本善知识,往诣尊者阿那律陀所。到阿那律陀所,说偈言:

“汝今可发愿,愿还生本处,
三十三天上,五欲乐悉备,
百种诸音乐,常以自欢娱;
每至睡眠时,音乐以觉悟,
诸天玉女众,昼夜侍左右。”

尊者阿那律陀说偈答言:

“诸天玉女众,此皆大苦聚,
以彼颠倒想,系著有身见。
诸求生彼者,斯亦是大苦!
阇邻尼当知,我不愿生彼,
生死已永尽,不受后有故!”

尊者阿那律陀说是语时,阇邻尼天子闻尊者阿那律陀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林中止住,勤诵经,勤讲说,精勤思惟,得阿罗汉果,证已,不复精勤诵说。
时,有天神止彼林中者,而说偈言:

“比丘汝先时,昼夜勤诵习,
常为诸比丘,共论决定义。
汝今于法句,寂然无所说,
不与诸比丘,共论决定义。”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本未应离欲,心常乐法句,
既离欲相应,诵说事已毕。
先知道已备,用闻见道为?
世间诸闻见,无如悉放舍。”

时,彼天神闻比丘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止一林中。时,彼比丘有眼患,受师教,应嗅钵昙摩华。时,彼比丘受师教已,往至钵昙摩池侧,于池岸边,迎风而坐,随风嗅香。
时,有天神主此池者,语比丘言:“何以盗华?汝今便是盗香贼也!”
尔时,比丘说偈答言:

“不坏亦不夺,远住随嗅香,
汝今何故言,我是盗香贼?”

尔时,天神复说偈言:

“不求而不舍,世间名为贼。
汝今人不与,而自一向取,
是则名世间,真实盗香贼。”

时,有一士夫取彼藕根,重负而去。
尔时,比丘为彼天神而说偈言:

“如今彼士天,断截分陀利,
拔根重负去,便是奸狡人,
汝何故不遮,而言我盗香?”

时,彼天神说偈答言:

“狂乱奸狡人,犹如乳母衣,
何足加其言,宜堪与汝语?
袈裟污不现,黑衣墨不污,
奸狡凶恶人,世间不与语。
蝇脚污素帛,明者小过现,
如墨点珂贝,虽小悉皆现。
常从彼求净,无结离烦恼,
如毛发之恶,人见如泰山!”

时,彼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善哉说!以义安慰我:
汝可常为我,数数说斯偈!”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非汝买奴,亦非人与汝,
何为常随汝,数数相告语?
汝今自当知,彼彼饶益事。”

时,彼天子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独一静处,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十力迦叶住王舍城仙人窟中。时,有猎师名曰尺只,去十力迦叶不远,张网捕鹿。尔时,十力迦叶为彼猎师哀愍说法。时,彼猎师不解所说。时,十力迦叶即以神力,指端火燃,彼犹不悟。
尔时,仙人窟中住止天神而说偈言:

“深山中猎师,少智盲无目,
何为非时说?薄德无辩慧,
所闻亦不解,明中亦无见。
于诸善胜法,愚痴莫能了,
正使烧十指,彼终不见谛。”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尊者十力迦叶即默然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尊者金刚子,住巴连弗邑一处林中。时,巴连弗邑人民夏四月过,作憍牟尼大会。
时,尊者金刚子闻世间大会,生不乐心,而说偈言:

“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
夏时四月满,世间乐庄严,
普观诸世间,其苦无过我!”

尔时,林中住止天神即说偈言:

“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
为三十三天,心常所愿乐,
犹如地狱中,仰思生人道!”

时,金刚子为彼天神所劝发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唯好乐持戒,不能增长上进功德。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唯乐持戒,不能增修上进功德。今我当作方便而发悟之。”即说偈言:

“非一向持戒,及修习多闻,
独静禅三昧,闲居修远离。
比丘偏倚息,终不得漏尽,
平等正觉乐,远非凡夫辈!”

时,彼比丘为天神劝进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有尊者那迦达多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有在家、出家常相亲近。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与诸在家、出家周旋亲数。我今当往方便发悟。”而说偈言:

“比丘旦早出,迫暮而还林,
道俗相习近,苦乐必同安,
恐起家放逸,而随魔自在!”

时,那迦达多比丘为彼天神如是、如是开觉已,如是、如是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众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言语嬉戏,终日散乱,心不得定,纵诸根门,驰骋六境。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见是比丘不摄威仪,心不欣悦,而说偈言:

“此先有瞿昙,正命弟子众,
无常心乞食,无常受床卧,
观世无常故,得究竟苦边。
今有难养众,沙门所居止,
处处求饮食,遍游于他家,
望财而出家,无真沙门欲,
垂著僧伽梨,如老牛曳尾!”

尔时,比丘语天神言:“汝欲厌我耶?”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不指其名姓,不非称其人,
而总向彼众,说其不善者。
疏漏相现者,方便说其过,
勤修精进者,归依恭敬礼!”

彼诸比丘为天神劝发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与长者妇女嬉戏,起恶名声。
时,彼比丘作是念:“我今不类,共他妇女起恶名声,我今欲于此林中自杀。”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思念:“不善不类,此比丘不坏、无过,而于林中欲自杀身。我今当作方便开悟。”
时,彼天神化作长者女身,语比丘言:“于诸巷路四衢道中,世间诸人为我及汝起恶名声,言我与汝共相习近,作不正事。已有恶名,今可还俗,共相娱乐。”
比丘答言:“以彼里巷四衢道中,为我与汝起恶名声,共相习近,为不正事。我今且自杀身!”
时,彼天神还复天身,而说偈言:

“虽闻多恶名,苦行者忍之,
不应苦自害,亦不应起恼。
闻声恐怖者,是则林中兽,
是轻躁众生,不成出家法。
仁者当堪耐,不中住恶声,
执心坚住者,是则出家法。
不由他人语,令汝成劫贼;
亦不由他语,令汝得罗汉;
如汝自知已,诸天亦复知。”

尔时,比丘为彼天神所开悟已,专精思惟,断除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尊者见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著粪扫衣。时,梵天王与七百梵天乘其宫殿,来诣尊者见多比丘所,恭敬礼事。
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说偈言:

“观彼寂诸根,能感善供养,
具足三明达,得不倾动法,
度一切方便,少事粪扫衣。
七百梵天子,乘宫来奉诣,
见生死有边,今礼度有岸!”

时,彼天神说偈赞叹见多比丘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身体疲极,夜著睡眠。
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觉悟之,即说偈言:

“可起起比丘,何故著睡眠?
睡眠有何义?修禅莫睡眠!”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不肯当云何?懈怠少方便,
缘尽四体羸,夜则著睡眠。”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且汝当执守,勿声而大呼,
汝已得修闲,莫令其退没!”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我当用汝语,精勤修方便,
不为彼睡眠,数数覆其心。”

时,彼天神如是、如是觉悟彼比丘。时,彼比丘专精方便,断诸烦恼,得阿罗汉。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汝岂能自起,专精勤方便,
不为众魔军,厌汝令睡眠?”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从今当七夜,常坐正思惟,
其身生喜乐,无一处不满。
初夜观宿命,中夜天眼净,
后夜除无明,见众生苦乐。
上中下形类,善色及恶色,
知何业因缘,而受斯果报。
若士夫所作,所作还自见,
善者见其善,恶者自见恶。”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知先一切,比丘十四人,
皆是须陀洹,悉得禅正受,
来到此林中,当得阿罗汉。
见汝一懈怠,仰卧著睡眠,
莫令住凡夫,故方便觉悟。”

尔时,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汝天神!以义安慰我,
至诚见开觉,令我尽诸漏。”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比丘应如是,信非家出家,
抱愚而出家,逮得见清净。
我今摄受法,当尽寿命思,
若汝疾病时,我当与良药。”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尊者舍利弗在拘萨罗人间,依一聚落,止住田侧。时,尊者舍利弗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入村乞食。
时,有一尼揵子饮酒狂醉,持一瓶酒从聚落出,见尊者舍利弗,而说偈言:

“米膏熏我身,持米膏一瓶,
山地草树木,视之一金色。”

尔时,尊者舍利弗作是念:“作此恶声,是恶邪物,而说是偈。我岂不能以偈答之?”时,尊者舍利弗即说偈言:

“无想味所熏,持空三昧瓶,
山地草树木,视之如涕唾!”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他心智,烦恼有余。去林不远有井,有饮野干罐拘钩颈。
时,彼野干作诸方便求脱,而自念言:“天遂欲明,田夫或出,当恐怖我。汝汲水罐怖我已久,可令我脱!”
时,彼比丘知彼野干心之所念,而说偈言:

“如来慧日出,离林说空法,
心久恐怖我,今可放令去!”

时,彼比丘自教授已,一切结尽,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依彼林者,见佛行迹,低头谛观,修于佛念。时,有优楼鸟住于道中,行欲蹈佛足迹。
尔时,天神即说偈言:

“汝今优楼鸟,团目栖树间,
莫乱如来迹,坏我念佛境!”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默然念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依波吒利树下住止。
时,有天神——依彼林中住,即说偈言:

“今日风卒起,吹波吒利树,
落波吒利华,供养于如来!”

时,彼天神说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众多比丘住支提山侧,皆是阿练若比丘,著粪扫衣,常行乞食。
时,山神依彼山住者,而说偈言: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乞食比丘。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粪扫衣者。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依树坐者。”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即默然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众多比丘住支提山,一切皆修阿练若行,著粪扫衣,常行乞食。尔时,那娑佉多河岸崩,杀三营事比丘。
时,支提山住天神而说偈言:

“乞食阿兰若,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粪扫衣比丘,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依树下比丘,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即默然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兰陀竹园。
时,有异比丘住频陀山。尔时,山林大火卒起,举山洞燃。时,有俗人而说偈言:

“今此频陀山,大火洞炽然,
焚烧彼竹林,亦烧竹苑实。”

时,彼比丘作是念:“今彼俗人能说此偈,我今何不说偈答之?”即说偈言:

“一切有炽然,无慧能救灭!
焚烧诸受欲,亦烧不作苦。”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兰陀竹园。时,有异比丘在恒河侧,住一林中。
时,有一族姓女,常为舅姑所责,至恒水岸边,而说偈言:

“恒水我今欲,随流徐入海,
不复令舅姑,数数见嫌责!”

时,彼比丘见族姓女,闻其说偈,作是念:“彼族姓女尚能说偈,我今何为不说偈答耶?”即说偈言:

“净信我今欲,随彼八圣水,
徐流入涅槃,不见魔自在!”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去林不远,有种瓜田。时,有盗者夜偷其瓜,见月欲出,而说偈言:

“明月汝莫出,待我断其瓜,
我持瓜去已,任汝现不现。”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盗瓜者尚能说此偈,我岂不能说偈答耶?”即说偈言:

“恶魔汝莫出,待我断烦恼,
断彼烦恼已,任汝出不出。”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沙弥而说偈言:

“云何名为常?乞食则为常。
云何为无常?僧食为无常。
云何名为直?唯因陀罗幢。
云何名为曲?曲者唯见钩。”

时,彼比丘作是念:“此沙弥能说斯偈,我今何不说偈而答?”即说偈言:

“云何名为常?常者唯涅槃。
云何为无常?谓诸有为法。
云何名为直?谓圣八正道。
云何名为曲?曲者唯恶径。”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舍利弗弟子,服药已,寻即食粥。
时,尊者舍利弗到瓦师舍,从乞瓦瓯。时,彼瓦师即说偈言:

“云何得名胜,而不施一钱?
云何胜实德,于财无所减?”

尔时,舍利弗说偈答言:

“若不食肉者,而施彼以肉;
诸修梵行者,施之以女色;
不坐高床者,施以高广床;
于彼临行者,施以息止处;
如是等施与,于财不损减。
是则有名誉,而不舍一钱,
实德名称流,于财无所减。”

时,彼瓦师复说偈言:

“汝今舍利弗,所说实为善,
今施汝百瓯,非余亦不得。”

尊者舍利弗说偈答言:

“彼三十三天,炎魔兜率陀,
化乐诸天人,及他化自在,
瓦钵信以得,而汝不生信!”

尊者舍利弗说此偈已,于瓦师舍默然出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贫士夫在于林侧,作如是希望思惟,而说偈言:

“若得猪一头,美酒满一瓶,
盛持瓯一枚,人数数持与,
若得如是者,当复何所忧?”

时,彼比丘作是念:“此贫士夫尚能说偈,我今何以不说?”即说偈言:

“若得佛法僧,比丘善说法,
我不病常闻,不畏众魔怨!”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彼比丘作如是思惟:“若得好劫贝,长七肘,广二肘,作衣已,乐修善法。”
时,有天神依彼林者,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作是思惟,希望好衣。”
时,天神化作全身骨锁,于彼比丘前舞,而说偈言:

“比丘思劫贝,七肘广六尺,
昼则如是想,知夜何所思?”

时,彼比丘即生恐怖,其身战悚,而说偈言:

“止止不须氎,今著粪扫衣,
昼见骨锁舞,知夜复何见?”

时,彼比丘心惊怖已,即正思惟,专精修习,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时,有一女人于夜暗中,天时微雨,电光睒照,于林中过,欲诣他男子,倒深泥中,环钏断坏,华璎散落。时,彼女人而说偈言:

“头发悉散解,华璎落深泥,
钚钏悉破坏,丈夫何所著?”

时,彼比丘作是念:“女人尚能说偈,我岂不能说偈答之?”

“烦恼悉断坏,度生死淤泥,
著缠悉散落,十方尊见我!”

时,彼比丘说偈已,即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于河侧一林树间。
时,有丈夫与妇相随,度河住于岸边,弹琴嬉戏,而说偈言:

“爱念而放逸,逍遥青树间,
流水流且清,琴声极和美,
春气调适游,快乐何过是?”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士夫尚能说偈,我岂不能说偈答之?”

“受持清净戒,爱念等正觉,
沐浴三解脱,善以极清凉,
人道且庄严,快乐岂过是?”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即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见诸鸽鸟而说偈言:

“鸽鸟当积聚,胡麻米粟等,
于山顶树上,高显作巢窟,
若当天雨时,安极饮食宿。”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亦觉悟我!”即说偈言:

“凡夫积善法,恭敬于三宝,
身坏命终时,资神心安乐!”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以即觉悟,专精思惟,除诸烦恼,得阿罗汉。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

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优婆夷子,受八支斋,寻即犯戒,即为鬼神所持。
尔时,优婆夷即说偈言:

“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
神通瑞应月,八支善正受,
受持于斋戒,不为鬼所持,
我昔数咨问,世尊作是说。”

尔时,彼鬼即说偈言:

“十四十五日,及月分八日,
神足瑞应月,八支修正受,
斋肃清净住,戒德善守护,
不为鬼戏弄,善哉从佛闻。
汝当说言放,我当放汝子,
诸有慢缓业,染污行苦行,
梵行不清净,终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执缓则伤手,
沙门行恶触,当堕地狱中。
譬如拔菅草,急捉不伤手,
沙门善摄持,则到般涅槃。”

时,彼鬼神即放优婆夷子。尔时,优婆夷说偈告子言:

“子汝今听我,说彼鬼神说:
若有慢缓业,秽污修苦行,
不清净梵行,彼不得大果!
譬如拔菅草,执缓则伤手,
沙门起恶触,当堕地狱中。
如急执菅草,则不伤其手,
沙门善执护,逮得般涅槃。”

时,彼优婆夷子如是觉悟已,剃除须发,著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心不得乐,还归自家。母遥见子,而说偈言:

“迈世而出家,何为还聚落?
烧舍急出财,岂还投火中!”

其子比丘说偈答言:

“但念母命终,存亡不相见,
故来还瞻视,何见子不欢?”

时,母优婆夷说偈答言:

“舍欲而出家,还欲服食之,
是故我忧悲,恐随魔自在!”

是时,优婆夷如是、如是发悟其子;如是,其子还空闲处,精勤思惟,断除一切烦恼结缚,得阿罗汉果证。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人间游行,到阿腊鬼住处夜宿。
时,阿腊鬼集会诸鬼神。时,有竭昙鬼见世尊在阿腊鬼住处夜宿;见已,至阿腊鬼所,语阿腊鬼言:“聚落主,汝获大利,如来宿汝住处。”
阿腊鬼言:“生人今日在我舍住耶?今当令知,为是如来?为非如来?”
时,阿腊鬼诸鬼神聚会毕,还归自家,语世尊曰:“出去!沙门。”
尔时,世尊以他家故,即出其舍。
阿腊鬼复言:“沙门,来入!”佛即还入。以灭慢故,如是再三。
时,阿腊鬼第四复语世尊言:“沙门,出去!”
尔时,世尊语阿腊鬼言:“聚落主,已三见请,今不复出。”
阿腊鬼言:“今问沙门,沙门答我,能令我喜者善;不能令我喜者,我当坏其心,裂其胸,亦令热血从其面出,执持两手掷著恒水彼岸!”
世尊告言:“聚落主,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神、世人,有能坏我心,裂我胸,令我热血从面而出,执持两手掷著恒水彼岸者。然,聚落主,汝今但问,当为汝说,令汝心喜。”
时,阿腊鬼说偈问佛:

“说何等名为,胜士夫事物?
行于何等法,得安乐果报?
何等为美味?云何寿中胜?”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净信为最胜,士夫之事物。
行法得乐果,解脱味中上。
智慧除老死,是为寿中胜!”

时,阿腊鬼复说偈言:

“云何得名称,如上所说偈?”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持戒名称流,如上所说偈。”

时,阿腊鬼复说偈言:

“几法起世间?几法相顺可?
世几法取受?世几法损减?”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世六法等起,六法相顺可,
世六法取受,世六法损减。”

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谁能度诸流,昼夜勤方便?
无攀无住处,孰能不沉没?”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正念内思惟,能度难度流。
不乐于五欲,亦超度色爱,
无攀无住处,是能不没溺。”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以何法度流?以何度大海?
以何舍离苦?以何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以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
精进能除苦,以慧得清净。
汝当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其法无有过,真谛施调伏。”

时,阿腊鬼复说偈问佛:

“何烦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即曰最胜士,以显大法炬。
于彼竭昙摩,常当报其恩,
告我等正觉,无上导御师。
我即日当行,从村而至村,
亲侍等正觉,听受所说法。”

佛说此经已,阿腊鬼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叔迦罗比丘尼住王园比丘尼众中,为王舍城诸人恭敬供养,如阿罗汉。
又于一时,王舍城人于一吉星日欢集大会,即于是日阙不供养。有一鬼神,敬重彼比丘尼故,至王舍城里巷之中,家家说偈:

“王舍城人民,醉酒眠睡卧,
不勤供养彼,叔迦比丘尼。
善修诸根故,名曰叔迦罗,
善说离垢法,涅槃清凉处。
随顺听所说,终日乐无厌,
乘听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犹如海商人,依附力马王。”

时,一优婆塞以衣布施叔迦罗比丘尼,复有优婆塞以食供养。
时,彼鬼神即说偈言:

“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
施叔迦罗衣,离诸烦恼故。
智慧优婆塞,获福利丰多!
施叔迦罗食,离诸积聚故。”

时,彼鬼神说斯偈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毗罗比丘尼住王舍城王园比丘尼众中。为王舍城诸人民,于吉星日集聚大会,当斯之日,毗罗比丘尼无人供养。
时,有鬼神敬重毗罗比丘尼,即入王舍城,处处里巷四衢道头而说偈言:

“王舍城人民,醉酒昏睡卧,
毗罗比丘尼,无人供养者。
毗罗比丘尼,勇猛修诸根,
善说离垢尘,涅槃清凉法。
皆随顺所说,终日乐无厌,
乘听法智慧,得度生死流。”

时,有一优婆塞持衣布施毗罗比丘尼,复有一优婆塞以食供养。
时,彼鬼神而说偈言:

“智慧优婆塞,今获多福利!
以衣施断缚,毗罗比丘尼。
智慧优婆塞,今获多福利!
食施毗罗尼,离诸和合故。”

时,彼鬼神说偈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娑多耆利天神、醯魔波低天神共作约誓:“若其宫中有宝物出者,必当相语;不相语者,得违约罪。”
时,醯魔波低天神宫中有未曾有宝波昙摩华出,华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时,醯魔波低天神遣使告语娑多耆利:“聚落主,今我宫中忽生未曾有宝波昙魔华,华有千叶,大如车轮,金色宝茎,可来观看!”
娑多耆利天神遗使诣醯魔波低舍,告言:“聚落主,用是波昙摩百千为?今我宫中有未曾有宝大波昙摩出,所谓如来、应、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汝便可来奉事供养!”
时,醯魔波低天神即与五百眷属往诣娑多耆利天神所,说偈问言:

“十五日良时,天夜遇欢会,
当说受何斋,从何罗汉受?”

时,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今日佛世尊,在摩竭胜国,
住于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演说微妙法,灭除众生苦,
苦苦及苦集,苦灭尽作证。
八圣出苦道,安隐趣涅槃,
当往设供养,我罗汉世尊。”

醯魔波低说偈问言:

“彼妙心愿乐,慈济众生不?
彼于受不受,心想平等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彼妙愿慈心,度一切众生,
于诸受不受,心想常平等。”

时,醯魔波低说偈问言:

“为具足明达,已行成就不?
诸漏永灭尽,不受后有耶?”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明达善具足,正行已成就,
诸漏永已尽,不复受后有。”

醯摩波低说偈问言:

“牟尼意行满,及身口业耶?
明行悉具足,以法赞叹耶?”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具足牟尼心,及业身口满,
明行悉具足,以法而赞叹!”

醯摩波低说偈问言:

“远离于害生,不与不取不?
为远于放荡,不离禅思不?”

娑多耆利复说偈言:

“常不害众生,不与不妄取,
远离于放荡,日夜常思禅。”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为不乐五欲,心不浊乱不?
有清净法眼,灭尽愚痴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心常不乐欲,亦无浊乱心,
佛法眼清净,愚痴尽无余。”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至诚不妄语,粗涩言无有?
得无别离说,无不诚说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至诚不妄语,亦无粗涩言,
不离他亲厚,常说如法言。”

醯摩波低复说偈问言:

“为持清净戒,正念寂灭不?
具足等解脱,如来大智不?”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净戒悉具足,正念常寂静,
等解脱成就,得如来大智。”

醯魔波低复说偈问言:

“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
所有诸漏尽,不复受后有?”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明达悉具足,正行已清净,
一切诸漏尽,无复后生有。”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牟尼善心具,及身口业迹,
明行悉成就,故赞叹其法?”

娑多耆利说偈答言:

“牟尼善心具,及身口业迹,
明行悉成就,赞叹于其法。”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伊尼延鹿[跳-兆+尃],仙人之胜相,
少食舍身贪,牟尼处林禅。
汝今当共行,敬礼彼瞿昙。”

时,有百千鬼神眷属围绕,娑多耆利、醯魔波低速至佛前礼拜供养,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敬礼,而说偈言:

“伊尼延鹿[跳-兆+尃],仙人之胜相,
少食无贪嗜,牟尼乐林禅。
我等今故来,请问于瞿昙,
师子独游步,天龙无恐畏,
今故来请问,牟尼愿决疑!
云何得出苦?云何苦解脱?
惟愿说解脱,苦于何所灭?”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世五欲功德,及说第六意,
于彼欲无贪,解脱一切苦!
如是从苦出,如是解脱苦。
今答汝所问,苦从此而灭。”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泉从何转还?恶道何不转?
世间诸苦乐,于何而灭尽?”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眼耳鼻舌身,及以意入处,
于彼名及色,永灭尽无余。
于彼泉转还,于彼道不转,
于彼苦及乐,得无余灭尽!”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世间几法起?几法世和合?
几法取世受?几法令世灭?”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六法起世间,六法世和合,
六法取世受,六法世损灭。”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云何度诸流,日夜勤方便,
无攀无住处,而不溺深渊?”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一切戒具足,智慧善正受,
如思惟系念,是能度深渊!
不乐诸欲想,亦超色诸结,
无攀无住处,不溺于深渊!”

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复说偈问佛:

“何法度诸流?以何度大海?
云何舍离苦?云何得清净?”

尔时,世尊说偈答言:

“正信度河流,不放逸度海,
精进能断苦,智慧得清净。”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汝可更问余,沙门梵志法,
真实施调伏,除此更无法。”

醯魔波低复说偈言:

“更余何所问,沙门梵志法?
大精进今日,已具善开导。
我今当报彼,娑多耆利恩,
能以导御师,告语于我等。
我当诣村村,家家而随佛,
承事礼供养,从佛闻正法。
此百千鬼神,悉合掌恭敬,
一切归依佛,牟尼之大师!
得无上之名,必见真实义,
成就大智慧,于欲不染著。
慧者当观察,救护世间者,
得贤圣道迹,是则大仙人。”

佛说是经已,娑多耆利、醯魔波低及诸眷族五百鬼神闻佛所说,皆大欢喜,随喜礼佛而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住耆阇崛山中。
时,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时,有伽吒及优波伽吒鬼。优波伽吒鬼见尊者舍利弗新剃须发,语伽吒鬼言:“我今当往打彼沙门头。”
伽吒鬼言:“汝优波伽吒,莫作是语。此沙门大德大力,汝莫长夜得大不饶益苦!”如是再三说。
时,优波伽吒鬼再三不用伽吒鬼语,即以手打尊者舍利弗头;打已,寻自唤言:“烧我!伽吒。煮我!伽吒。”再三唤已,陷入地中,堕阿毗地狱。
尊者大目揵连闻尊者舍利弗为鬼所打声已,即往诣尊者舍利弗所,问尊者舍利弗言:“云何,尊者,苦痛可忍不?”
尊者舍利弗答言:“尊者大目揵连,虽复苦痛,意能堪忍,不至大苦。”
尊者大目揵连语尊者舍利弗言:“奇哉!尊者舍利弗,真为大德大力!此鬼若以手打耆阇崛山者,能令碎如糠糟,况复打人而不苦痛?”
尔时,尊者舍利弗语尊者大目揵连:“我实不大苦痛。”
时,尊者舍利弗、大目揵连共相慰劳。
时,世尊以天耳闻其语声,闻已,即说偈言:

“其心如刚石,坚住不倾动,
染著心已离,瞋者不反报,
若如此修心,何有苦痛忧?”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众多比丘于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夏安居。彼林中有天神住,知十五日诸比丘受岁,极生忧戚。
有余天神语彼天神言:“汝何卒生愁忧苦恼?汝当欢喜诸比丘持戒清净,今日受岁。”
林中天神答言:“我知比丘今日受岁,不同无羞外道受岁;然精进比丘受岁,持衣钵,明日至余处去,此林当空。”
比丘去后,林中天神而说偈言:

“今我心不乐,但见空林树。
清净心说法,多闻诸比丘,
瞿昙之弟子,今悉何处去?”

时,有异天子而说偈言:

“有至摩伽陀,有至拘萨罗,
亦至金刚地,处处修远离;
犹如野禽兽,随所乐而游。”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国人间,止住一林中,入昼正受,身体疲极,夜则睡眠。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于空林中入昼正受,夜著睡眠。我今当往觉悟之。”
尔时,天神往至比丘前,而说偈言:

“比丘汝起起!何以著睡眠?
睡眠有何利?病时何不眠?
利刺刺身时,云何得睡眠?
汝本舍非家,出家之所欲,
当如本所欲,日夜求增进,
莫得堕睡眠,令心不自在。
无常不恒欲,迷醉于愚夫,
余人悉被缚,汝今已解脱,
正信而出家,何以著睡眠?
已调伏贪欲,其心得解脱,
具足胜妙智,出家何故眠?
勤精进正受,常修坚固力,
专求般涅槃,云何而睡眠?
起明断无明,灭尽诸有漏,
调彼后边身,云何著睡眠?”

时,彼天神说是偈时,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住林中,入昼正受,心起不善觉,依于恶贪。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止住林中,入昼正受,心生不善觉,依于恶贪。我今当往开悟之。”
时,彼天神即说偈言:

“其心欲远离,止于空闲林,
放心随外缘,乱想而流驰,
调伏乐世心,常乐心解脱。
当舍不乐心,执受安乐住,
思非于正念,莫著我我所。
如以尘头染,是著极难遣,
莫令染乐著,欲心所浊乱。
如释君驰象,奋迅去尘秽,
比丘于自身,正念除尘垢。
尘者谓贪欲,非世间尘土,
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尘垢谓瞋恚,非世间尘土,
黠慧明智者,当悟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尘垢谓愚痴,非世间尘土,
明智黠慧者,当舍彼诸尘,
于如来法律,持心莫放逸!”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心,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入昼正受,起不正思惟。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止住林中,入昼正受,而起不正思惟。我今当往方便善觉悟之。”
时,彼天神而说偈言:

“何不正思惟,觉观所寝食?
当舍不正念,专修于正受,
遵崇佛法僧,及自持净戒,
常生随喜心,喜乐转胜进,
以心欢喜故,速究竟苦边!”

时,彼天神说偈劝发已,彼比丘专精思惟,尽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于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入昼正受。时,彼比丘日中时,不乐心生,而说偈言:

“于此日中时,众鸟悉静默,
空野忽有声,令我心恐怖!”

时,彼林中住止天神而说偈言:

“于今日中时,众鸟悉寂静,
空野忽有声,应汝不乐心。
汝当舍不乐,专乐修正受!”

时,彼天子说偈觉悟彼比丘已,时,彼比丘专精思惟,舍除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阿那律陀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名阇邻尼,是尊者阿那律陀本善知识,往诣尊者阿那律陀所。到阿那律陀所,说偈言:

“汝今可发愿,愿还生本处,
三十三天上,五欲乐悉备,
百种诸音乐,常以自欢娱;
每至睡眠时,音乐以觉悟,
诸天玉女众,昼夜侍左右。”

尊者阿那律陀说偈答言:

“诸天玉女众,此皆大苦聚,
以彼颠倒想,系著有身见。
诸求生彼者,斯亦是大苦!
阇邻尼当知,我不愿生彼,
生死已永尽,不受后有故!”

尊者阿那律陀说是语时,阇邻尼天子闻尊者阿那律陀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林中止住,勤诵经,勤讲说,精勤思惟,得阿罗汉果,证已,不复精勤诵说。
时,有天神止彼林中者,而说偈言:

“比丘汝先时,昼夜勤诵习,
常为诸比丘,共论决定义。
汝今于法句,寂然无所说,
不与诸比丘,共论决定义。”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本未应离欲,心常乐法句,
既离欲相应,诵说事已毕。
先知道已备,用闻见道为?
世间诸闻见,无如悉放舍。”

时,彼天神闻比丘所说,欢喜随喜,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止一林中。时,彼比丘有眼患,受师教,应嗅钵昙摩华。时,彼比丘受师教已,往至钵昙摩池侧,于池岸边,迎风而坐,随风嗅香。
时,有天神主此池者,语比丘言:“何以盗华?汝今便是盗香贼也!”
尔时,比丘说偈答言:

“不坏亦不夺,远住随嗅香,
汝今何故言,我是盗香贼?”

尔时,天神复说偈言:

“不求而不舍,世间名为贼。
汝今人不与,而自一向取,
是则名世间,真实盗香贼。”

时,有一士夫取彼藕根,重负而去。
尔时,比丘为彼天神而说偈言:

“如今彼士天,断截分陀利,
拔根重负去,便是奸狡人,
汝何故不遮,而言我盗香?”

时,彼天神说偈答言:

“狂乱奸狡人,犹如乳母衣,
何足加其言,宜堪与汝语?
袈裟污不现,黑衣墨不污,
奸狡凶恶人,世间不与语。
蝇脚污素帛,明者小过现,
如墨点珂贝,虽小悉皆现。
常从彼求净,无结离烦恼,
如毛发之恶,人见如泰山!”

时,彼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善哉说!以义安慰我:
汝可常为我,数数说斯偈!”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非汝买奴,亦非人与汝,
何为常随汝,数数相告语?
汝今自当知,彼彼饶益事。”

时,彼天子说是偈已,彼比丘闻其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去,独一静处,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十力迦叶住王舍城仙人窟中。时,有猎师名曰尺只,去十力迦叶不远,张网捕鹿。尔时,十力迦叶为彼猎师哀愍说法。时,彼猎师不解所说。时,十力迦叶即以神力,指端火燃,彼犹不悟。
尔时,仙人窟中住止天神而说偈言:

“深山中猎师,少智盲无目,
何为非时说?薄德无辩慧,
所闻亦不解,明中亦无见。
于诸善胜法,愚痴莫能了,
正使烧十指,彼终不见谛。”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尊者十力迦叶即默然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尊者金刚子,住巴连弗邑一处林中。时,巴连弗邑人民夏四月过,作憍牟尼大会。
时,尊者金刚子闻世间大会,生不乐心,而说偈言:

“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
夏时四月满,世间乐庄严,
普观诸世间,其苦无过我!”

尔时,林中住止天神即说偈言:

“独一处空林,犹如弃枯木,
为三十三天,心常所愿乐,
犹如地狱中,仰思生人道!”

时,金刚子为彼天神所劝发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唯好乐持戒,不能增长上进功德。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唯乐持戒,不能增修上进功德。今我当作方便而发悟之。”即说偈言:

“非一向持戒,及修习多闻,
独静禅三昧,闲居修远离。
比丘偏倚息,终不得漏尽,
平等正觉乐,远非凡夫辈!”

时,彼比丘为天神劝进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有尊者那迦达多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有在家、出家常相亲近。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与诸在家、出家周旋亲数。我今当往方便发悟。”而说偈言:

“比丘旦早出,迫暮而还林,
道俗相习近,苦乐必同安,
恐起家放逸,而随魔自在!”

时,那迦达多比丘为彼天神如是、如是开觉已,如是、如是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众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言语嬉戏,终日散乱,心不得定,纵诸根门,驰骋六境。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见是比丘不摄威仪,心不欣悦,而说偈言:

“此先有瞿昙,正命弟子众,
无常心乞食,无常受床卧,
观世无常故,得究竟苦边。
今有难养众,沙门所居止,
处处求饮食,遍游于他家,
望财而出家,无真沙门欲,
垂著僧伽梨,如老牛曳尾!”

尔时,比丘语天神言:“汝欲厌我耶?”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不指其名姓,不非称其人,
而总向彼众,说其不善者。
疏漏相现者,方便说其过,
勤修精进者,归依恭敬礼!”

彼诸比丘为天神劝发已,专精思惟,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与长者妇女嬉戏,起恶名声。
时,彼比丘作是念:“我今不类,共他妇女起恶名声,我今欲于此林中自杀。”
时,彼林中止住天神作是思念:“不善不类,此比丘不坏、无过,而于林中欲自杀身。我今当作方便开悟。”
时,彼天神化作长者女身,语比丘言:“于诸巷路四衢道中,世间诸人为我及汝起恶名声,言我与汝共相习近,作不正事。已有恶名,今可还俗,共相娱乐。”
比丘答言:“以彼里巷四衢道中,为我与汝起恶名声,共相习近,为不正事。我今且自杀身!”
时,彼天神还复天身,而说偈言:

“虽闻多恶名,苦行者忍之,
不应苦自害,亦不应起恼。
闻声恐怖者,是则林中兽,
是轻躁众生,不成出家法。
仁者当堪耐,不中住恶声,
执心坚住者,是则出家法。
不由他人语,令汝成劫贼;
亦不由他语,令汝得罗汉;
如汝自知已,诸天亦复知。”

尔时,比丘为彼天神所开悟已,专精思惟,断除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尊者见多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著粪扫衣。时,梵天王与七百梵天乘其宫殿,来诣尊者见多比丘所,恭敬礼事。
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说偈言:

“观彼寂诸根,能感善供养,
具足三明达,得不倾动法,
度一切方便,少事粪扫衣。
七百梵天子,乘宫来奉诣,
见生死有边,今礼度有岸!”

时,彼天神说偈赞叹见多比丘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时,彼比丘身体疲极,夜著睡眠。
时,有天神住彼林中者,而觉悟之,即说偈言:

“可起起比丘,何故著睡眠?
睡眠有何义?修禅莫睡眠!”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不肯当云何?懈怠少方便,
缘尽四体羸,夜则著睡眠。”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且汝当执守,勿声而大呼,
汝已得修闲,莫令其退没!”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我当用汝语,精勤修方便,
不为彼睡眠,数数覆其心。”

时,彼天神如是、如是觉悟彼比丘。时,彼比丘专精方便,断诸烦恼,得阿罗汉。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汝岂能自起,专精勤方便,
不为众魔军,厌汝令睡眠?”

时,彼比丘说偈答言:

“从今当七夜,常坐正思惟,
其身生喜乐,无一处不满。
初夜观宿命,中夜天眼净,
后夜除无明,见众生苦乐。
上中下形类,善色及恶色,
知何业因缘,而受斯果报。
若士夫所作,所作还自见,
善者见其善,恶者自见恶。”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我知先一切,比丘十四人,
皆是须陀洹,悉得禅正受,
来到此林中,当得阿罗汉。
见汝一懈怠,仰卧著睡眠,
莫令住凡夫,故方便觉悟。”

尔时,比丘复说偈言:

“善哉汝天神!以义安慰我,
至诚见开觉,令我尽诸漏。”

时,彼天神复说偈言:

“比丘应如是,信非家出家,
抱愚而出家,逮得见清净。
我今摄受法,当尽寿命思,
若汝疾病时,我当与良药。”

时,彼天神说是偈已,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尊者舍利弗在拘萨罗人间,依一聚落,止住田侧。时,尊者舍利弗于晨朝时著衣持钵,入村乞食。
时,有一尼揵子饮酒狂醉,持一瓶酒从聚落出,见尊者舍利弗,而说偈言:

“米膏熏我身,持米膏一瓶,
山地草树木,视之一金色。”

尔时,尊者舍利弗作是念:“作此恶声,是恶邪物,而说是偈。我岂不能以偈答之?”时,尊者舍利弗即说偈言:

“无想味所熏,持空三昧瓶,
山地草树木,视之如涕唾!”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他心智,烦恼有余。去林不远有井,有饮野干罐拘钩颈。
时,彼野干作诸方便求脱,而自念言:“天遂欲明,田夫或出,当恐怖我。汝汲水罐怖我已久,可令我脱!”
时,彼比丘知彼野干心之所念,而说偈言:

“如来慧日出,离林说空法,
心久恐怖我,今可放令去!”

时,彼比丘自教授已,一切结尽,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国人间游行,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依彼林者,见佛行迹,低头谛观,修于佛念。时,有优楼鸟住于道中,行欲蹈佛足迹。
尔时,天神即说偈言:

“汝今优楼鸟,团目栖树间,
莫乱如来迹,坏我念佛境!”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默然念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依波吒利树下住止。
时,有天神——依彼林中住,即说偈言:

“今日风卒起,吹波吒利树,
落波吒利华,供养于如来!”

时,彼天神说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众多比丘住支提山侧,皆是阿练若比丘,著粪扫衣,常行乞食。
时,山神依彼山住者,而说偈言: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乞食比丘。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粪扫衣者。
孔雀文绣身,处鞞提醯山,
随时出妙声,觉依树坐者。”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即默然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众多比丘住支提山,一切皆修阿练若行,著粪扫衣,常行乞食。尔时,那娑佉多河岸崩,杀三营事比丘。
时,支提山住天神而说偈言:

“乞食阿兰若,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粪扫衣比丘,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依树下比丘,慎莫营造立,
不见佉多河,傍岸卒崩倒,
压杀彼造立,营事三比丘?”

时,彼天神说此偈已,即默然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兰陀竹园。
时,有异比丘住频陀山。尔时,山林大火卒起,举山洞燃。时,有俗人而说偈言:

“今此频陀山,大火洞炽然,
焚烧彼竹林,亦烧竹苑实。”

时,彼比丘作是念:“今彼俗人能说此偈,我今何不说偈答之?”即说偈言:

“一切有炽然,无慧能救灭!
焚烧诸受欲,亦烧不作苦。”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迦兰陀竹园。时,有异比丘在恒河侧,住一林中。
时,有一族姓女,常为舅姑所责,至恒水岸边,而说偈言:

“恒水我今欲,随流徐入海,
不复令舅姑,数数见嫌责!”

时,彼比丘见族姓女,闻其说偈,作是念:“彼族姓女尚能说偈,我今何为不说偈答耶?”即说偈言:

“净信我今欲,随彼八圣水,
徐流入涅槃,不见魔自在!”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去林不远,有种瓜田。时,有盗者夜偷其瓜,见月欲出,而说偈言:

“明月汝莫出,待我断其瓜,
我持瓜去已,任汝现不现。”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盗瓜者尚能说此偈,我岂不能说偈答耶?”即说偈言:

“恶魔汝莫出,待我断烦恼,
断彼烦恼已,任汝出不出。”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沙弥而说偈言:

“云何名为常?乞食则为常。
云何为无常?僧食为无常。
云何名为直?唯因陀罗幢。
云何名为曲?曲者唯见钩。”

时,彼比丘作是念:“此沙弥能说斯偈,我今何不说偈而答?”即说偈言:

“云何名为常?常者唯涅槃。
云何为无常?谓诸有为法。
云何名为直?谓圣八正道。
云何名为曲?曲者唯恶径。”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舍利弗弟子,服药已,寻即食粥。
时,尊者舍利弗到瓦师舍,从乞瓦瓯。时,彼瓦师即说偈言:

“云何得名胜,而不施一钱?
云何胜实德,于财无所减?”

尔时,舍利弗说偈答言:

“若不食肉者,而施彼以肉;
诸修梵行者,施之以女色;
不坐高床者,施以高广床;
于彼临行者,施以息止处;
如是等施与,于财不损减。
是则有名誉,而不舍一钱,
实德名称流,于财无所减。”

时,彼瓦师复说偈言:

“汝今舍利弗,所说实为善,
今施汝百瓯,非余亦不得。”

尊者舍利弗说偈答言:

“彼三十三天,炎魔兜率陀,
化乐诸天人,及他化自在,
瓦钵信以得,而汝不生信!”

尊者舍利弗说此偈已,于瓦师舍默然出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贫士夫在于林侧,作如是希望思惟,而说偈言:

“若得猪一头,美酒满一瓶,
盛持瓯一枚,人数数持与,
若得如是者,当复何所忧?”

时,彼比丘作是念:“此贫士夫尚能说偈,我今何以不说?”即说偈言:

“若得佛法僧,比丘善说法,
我不病常闻,不畏众魔怨!”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彼比丘作如是思惟:“若得好劫贝,长七肘,广二肘,作衣已,乐修善法。”
时,有天神依彼林者,作是念:“此非比丘法,住于林中,作是思惟,希望好衣。”
时,天神化作全身骨锁,于彼比丘前舞,而说偈言:

“比丘思劫贝,七肘广六尺,
昼则如是想,知夜何所思?”

时,彼比丘即生恐怖,其身战悚,而说偈言:

“止止不须氎,今著粪扫衣,
昼见骨锁舞,知夜复何见?”

时,彼比丘心惊怖已,即正思惟,专精修习,断诸烦恼,得阿罗汉。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得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时,有一女人于夜暗中,天时微雨,电光睒照,于林中过,欲诣他男子,倒深泥中,环钏断坏,华璎散落。时,彼女人而说偈言:

“头发悉散解,华璎落深泥,
钚钏悉破坏,丈夫何所著?”

时,彼比丘作是念:“女人尚能说偈,我岂不能说偈答之?”

“烦恼悉断坏,度生死淤泥,
著缠悉散落,十方尊见我!”

时,彼比丘说偈已,即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于河侧一林树间。
时,有丈夫与妇相随,度河住于岸边,弹琴嬉戏,而说偈言:

“爱念而放逸,逍遥青树间,
流水流且清,琴声极和美,
春气调适游,快乐何过是?”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士夫尚能说偈,我岂不能说偈答之?”

“受持清净戒,爱念等正觉,
沐浴三解脱,善以极清凉,
人道且庄严,快乐岂过是?”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即默然而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异比丘在拘萨罗人间,住一林中。
时,有天神见诸鸽鸟而说偈言:

“鸽鸟当积聚,胡麻米粟等,
于山顶树上,高显作巢窟,
若当天雨时,安极饮食宿。”

时,彼比丘作是念:“彼亦觉悟我!”即说偈言:

“凡夫积善法,恭敬于三宝,
身坏命终时,资神心安乐!”

时,彼比丘说此偈已,以即觉悟,专精思惟,除诸烦恼,得阿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