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

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阿腊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时,阿腊毗比丘尼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弟子阿腊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诣彼比丘尼所,语比丘尼言:“阿姨,欲何处去?”
比丘尼答言:“贤者,到远离处去。”
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世间无有出,用求远离为?
还服食五欲,勿令后变悔。”

时,阿腊毗比丘尼作是念:“是谁?欲恐怖我。为是人耶?为非人耶?奸狡人耶?”心即念言:“此必恶魔欲乱我耳!”觉知已,而说偈言:

“世间有出要,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恶魔,汝不知其道。
譬如利刀害,五欲亦如是;
譬如斩肉刑,苦受阴亦然。
如汝向所说,服乐五欲者,
是则不可乐,大恐怖之处!
离一切喜乐,舍诸大暗冥,
以灭尽作证,安住离诸漏。
觉知汝恶魔,寻即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彼阿腊毗比丘尼已知我心。”愁忧不乐,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苏摩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右肩上,至安陀林坐禅。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苏摩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檀,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苏摩比丘尼所,问言:“阿姨,欲至何所?”
答言:“贤者,欲至远离处去。”
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仙人所住处,是处甚难得,
非彼二指智,能得到彼处。”

时,苏摩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等?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作此思惟已,决定智生,知是恶魔来欲娆乱,即说偈言:

“心入于正受,女形复何为?
智或若生已,逮得无上法!
若于男女想,必不得俱离,
彼即随魔说,汝应往语彼。
离于一切苦,舍一切暗冥,
逮得灭尽证,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即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苏摩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悔,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至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于一树下结跏趺坐,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于一树下结跏趺坐,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汝何丧其子?涕泣忧愁貌,
独坐于树下,何求于男子?”

时,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作是念:“为谁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者?”如是思惟,生决定智:“恶魔波旬来娆我耳!”即说偈言:

“无边际诸子,一切皆亡失,
此则男子边,已度男子表。
不恼不忧愁,佛教作已作,
一切离爱苦,舍一切暗冥,
已灭尽作证,安隐尽诸漏。
已知汝弊魔,于此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已知我心。”愁忧苦恼,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优钵罗色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优钵罗色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优钵罗色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妙华坚固树,依止其树下,
独一无等侣,不畏恶人耶?”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作是念:“为何等人?欲恐怖我。为是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即得觉知:“必是恶魔波旬欲乱我耳!”即说偈言:

“设使有百千,皆是奸狡人,
如汝等恶魔,来至我所者,
不能动毛发,不畏汝恶魔!”

魔复说偈言:

“我今入汝腹,住于内藏中,
或住两眉间,汝不能见我。”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复说偈言:

“我心有大力,善修习神通,
大缚已解脱,不畏汝恶魔。
我已吐三垢,恐怖之根本,
住于不恐地,不畏于魔军。
于一切爱喜,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自当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优钵罗色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愁,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尸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尸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罗比丘尼前而说偈言:

“众生云何生?谁为其作者?
众生何处起?去复至何所?”

尸罗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作是思惟已,即生知觉:“此是恶魔欲作留难!”即说偈言:

“汝谓有众生,此则恶魔见,
唯有空阴聚,无是众生者。
如和合众材,世名之为车,
诸阴因缘合,假名为众生。
其生则苦生,住亦即苦住,
无余法生苦,苦生苦自灭。
舍一切爱苦,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则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尸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毗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毗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毗罗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云何作此形?谁为其作者?
此形何处起?形去至何所?”

毗罗比丘尼作是念:“是何人来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即得知觉:“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此形不自造,亦非他所作,
因缘会而生,缘散即磨灭。
如世诸种子,因大地而生,
因地水火风,阴界入亦然,
因缘和合生,缘离则磨灭。
舍一切爱苦,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恶魔以知汝,即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毗罗比丘尼已知我心。”生大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毗阇耶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此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弟子毗阇耶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其前而说偈言:

“汝今年幼少,我亦是年少,
当共于此处,作五种音乐,
而共相娱乐,用是禅思为?”

时,毗阇耶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是人耶?为非人耶?为奸狡人耶?”如是思惟已,即得知觉:“是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歌舞作众伎,种种相娱乐,
今悉已惠汝,非我之所须。
若寂灭正受,及天人五欲,
一切持相与,亦非我所须。
舍一切喜欢,离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当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是毗阇耶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遮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至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洗足毕,举衣钵,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遮罗比丘尼前而说偈言:

“觉受生为乐,生服受五欲,
为谁教授汝,令厌离于生?”

时,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作恐怖。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而来至此,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生者必有死,生则受诸苦,
鞭打诸恼苦,一切缘生有。
当断一切苦,超越一切生,
慧眼观圣谛,牟尼所说法:
苦苦及苦集,灭尽离诸苦,
修习八正道,安隐趣涅槃。
大师平等法,我欣乐彼法,
我知彼法故,不复乐受生。
一切离爱喜,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自当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优波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优波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优波遮罗比丘尼所而说偈言曰:

“三十三天上,炎魔兜率陀,
化乐他自在,发愿得往生。”

优波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是奸狡人?”自思觉悟:“必是恶魔欲作娆乱!”而说偈言:

“三十三天上,炎魔兜率陀,
化乐他自在,斯等诸天上,
不离有为行,故随魔自在。
一切诸世间,悉是众行聚,
一切诸世间,悉皆动摇法,
一切诸世间,苦火常炽然,
一切诸世间,悉皆烟尘起。
不动亦不摇,不习近凡夫,
不堕于魔趣,于是处娱乐!
离一切爱苦,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觉汝恶魔,则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优波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利沙遮罗比丘尼所而作是言:“阿姨,汝乐何等诸道?”
比丘尼答言:“我都无所乐!”
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汝何所谘受,剃头作沙门,
身著袈裟衣,而作出家相,
不乐于诸道,而守愚痴住?”

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已,即自知觉:“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此法外诸道,诸见所缠缚,
缚于诸见已,常随魔自在!
若生释种家,禀无比大师,
能伏诸魔怨,不为彼所伏。
清净一切脱,道眼普观察,
一切智悉知,最胜离诸漏,
彼则我大师,我唯乐彼法。
我入彼法已,得远离寂灭,
离一切爱喜,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如是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尸利沙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尔时,世尊月十五日布萨时,于大众前坐。月初出时,时,有尊者婆耆舍于大众中,作是念:“我今欲于佛前叹月譬偈。”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欲说者便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如月停虚空,明净无云翳,
光炎明晖曜,普照于十方。
如来亦如是,慧光照世间,
功德善名称,周遍满十方。”

尊者婆耆舍说是偈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尔时,尊者阿若憍陈如久住空闲阿练若处,来诣佛所,稽首佛足,以面掩佛足上,而说是言:“久不见世尊,久不见善逝。”
尔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尊者阿若憍陈如面前,以上座譬而赞叹之。”作此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欲说时便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上座之上座,尊者憍陈如,
已度已超越,得安乐正受,
于阿练若处,常乐于远离。
声闻之所应,大师正法教,
一切悉皆陈,正受不放逸,
大德力三明,他心智明了。
上座憍陈如,护持佛法财,
增上恭敬心,头面礼佛足!”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时,尊者舍利弗在供养堂,有众多比丘集会而为说法,句味满足,辩才简净,易解乐闻,不碍不断,深义显现。彼诸比丘专至乐听,尊重忆念,一心侧听。
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作是念:“我当于尊者舍利弗面前说偈赞叹。”作是念已,即起,合掌白尊者舍利弗:“我欲有所说。”
舍利弗告言:“随所乐说!”
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善能略说法,令众广开解,
贤优婆提舍,于大众宣畅。
当所说法时,咽喉出美声,
悦乐爱念声,调和渐进声,
闻声皆欣乐,专念不移转。”

尊者婆耆舍说此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五百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尊者大目揵连观大众心,一切皆悉解脱贪欲。时,尊者婆耆舍于大众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及比丘僧面前说偈赞叹。”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导师无上士,住那伽山侧,
五百比丘众,亲奉于大师。
尊者大目连,神通谛明了,
观彼大众心,悉皆离贪欲。
如是具足度,牟尼度彼岸,
持此最后身,我今稽首礼!”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夏安居,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断除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比丘,谓尊者阿难,世尊记说彼现法当得无知证。
尔时,世尊临十五日月食受时,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坐已,告诸比丘:“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后边身,为大医师,拔诸剑刺。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此后边身,无上医师,能拔剑刺。汝等为子,从我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当怀受我,莫令我若身、若口、若心有可嫌责事。”
尔时,尊者舍利弗在众会中,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世尊向者作如是言:‘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最后身,无上大医,能拔剑刺。汝为我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诸比丘,当怀受我,莫令我身、口、心有可嫌责。’我等不见世尊身、口、心有可嫌责事。所以者何?世尊不调伏者能令调伏,不寂静者能令寂静,不苏息者能令苏息,不般涅槃者能令般涅槃。如来知道,如来说道,如来向道,然后声闻成就,随道、宗道,奉受师教,如其教授,正向欣乐真如善法。我于世尊都不见有可嫌责身、口、心行。我今于世尊所,乞愿怀受见闻疑罪,若身、口、心有嫌责事。”
佛告舍利弗:“我不见汝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所以者何?汝舍利弗持戒多闻,少欲知足,修行远离,精勤方便,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出要智慧、厌离智慧、大智慧、广智慧、深智慧、无比智慧,智宝成就,示教照喜,亦常赞叹示教照喜,为众说法,未曾疲倦。譬如转轮圣王,第一长子应受灌顶而未灌顶,已住灌顶仪法,如父之法,所可转者亦当随转。汝今如是,为我长子,应受灌顶而未灌顶,住于仪法,我所应转法轮,汝亦随转,得无所起,尽诸有漏,心善解脱。如是,舍利弗,我于汝所,都无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我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此诸五百诸比丘得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耶?”
佛告舍利弗:“我于此五百比丘亦不见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所以者何?此五百比丘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比丘,谓尊者阿难,我记说彼于现法中得无知证。是故,诸五百比丘我不见其有身、口、心见闻疑罪可嫌责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五百比丘既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然此中几比丘得三明?几比丘俱解脱?几比丘慧解脱?”
佛告舍利弗:“此五百比丘中,九十比丘得三明,九十比丘得俱解脱,余者慧解脱。舍利弗,此诸比丘离诸飘转,无有皮肤,贞实坚固。”
时,尊者婆耆舍在众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及大众面前叹说怀受偈。”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右膝著地,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婆耆舍即说偈言:

“十五清净日,其众五百人,
断除一切结,有尽大仙人,
清净相习近,清净广解脱。
不更受诸有,生死已永绝,
所作者已作,得一切漏尽,
五盖已云除,拔刺根本爱。
师子无所畏,离一切有余,
害诸有怨结,超越有余境,
诸有漏怨敌,皆悉已潜伏。
犹如转轮王,怀受诸眷属,
慈心广宣化,海内悉奉用,
能伏魔怨敌,为无上导师!
信敬心奉事,三明老死灭,
为法之真子,无有飘转患,
拔诸烦恼刺,敬礼日种胤!”

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尼拘律想住于旷野禽兽住处。尊者婆耆舍出家未久,有如是威仪,依聚落城邑住,晨朝著衣持钵,于彼聚落城邑乞食,善护其身,守诸根门,摄心系念;食已,还住处,举衣钵,洗足毕,入室坐禅。速从禅觉,不著乞食,而彼无有随时教授、无有教诫者,心不安乐,周圆隐覆,如是深住。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不得利,难得非易得。我不随时得教授、教诫,不得欣乐周圆隐覆心住。我今当赞叹自厌之偈。”即说偈言:

“当舍乐不乐,及一切贪觉,
于邻无所作,离染名比丘。
于六觉心想,驰骋于世间,
恶不善隐覆,不能去皮肤,
秽污乐于心,是不名比丘。
有余缚所缚,见闻觉识俱,
于欲觉悟者,彼处不复染,
如是不染者,是则为牟尼。
大地及虚空,世间诸色像,
斯皆磨灭法,寂然自决定。
法器久修习,而得三摩提,
不触不谄伪,其心极专至,
彼圣久涅槃,系念待时灭。”

时,尊者婆耆舍说自厌离偈,心自开觉,于不乐等开觉已,欣乐心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阿难陀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以尊者婆耆舍为伴。时,尊者婆耆舍见女人有上妙色,见已,贪欲心起。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得不利,得苦非得乐。我今见年少女人有妙绝之色,贪欲心生。”今为生厌离故,而说偈言:

“贪欲所覆故,炽然烧我心。
今尊者阿难,为我灭贪火,
慈心哀愍故,方便为我说!”

尊者阿难说偈答言:

“以彼颠倒想,炽然烧其心,
远离于净想,长养贪欲者,
当修不净观,常一心正受。
速灭贪欲火,莫令烧其心,
谛观察诸行,苦空非有我。
系念正观身,多修习厌离,
修习于无相,灭除骄慢使,
得慢无间等,究竟于苦边!”

尊者阿难说是语时,尊者婆耆舍闻其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长者请佛及僧就其舍食。入其舍已,尊者婆耆舍直日住守,请其食分。
时,有众多长者妇女从聚落出,往诣精舍。时,尊者婆耆舍见年少女人容色端正,贪欲心起。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乐。见他女人容色端正,贪欲心生。我今当说厌离偈。”念已,而说偈言:

“我已得出离,非家而出家,
贪欲随逐我,如牛念他苗。
当如大将子,大力执强弓,
能破彼重阵,一人摧伏千。
今于日种胤,面前闻所说,
正趣涅槃道,决定心乐住。
如是不放逸,寂灭正受住,
无能于我心,幻惑欺诳者。
决定善观察,安住于正法,
正使无量数,欲来欺惑我,
如是等恶魔,莫能见于我!”

时,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心得安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尊者婆耆舍自以智慧堪能善说,于彼聪明梵行所生骄慢心,即自心念:“我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乐。我自以智慧轻慢于彼聪明梵行者,我今当说能生厌离偈。”即说偈言:

“瞿昙莫生慢,断慢令无余,
莫起慢觉想,莫退生变悔,
莫隐覆于他,泥犁杀慢堕。
正受能除忧,见道住正道,
其心得喜乐,见道自摄持。
是故无碍辩,清净离诸盖,
断一切诸慢,起一切明处,
正念于三明,神足他心智。”

时,尊者婆耆舍说此生厌离偈已,心得清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尊者婆耆舍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独一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逮得三明,身作证。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独一静处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起于三明,身作证,今当说偈赞叹三明。”即说偈言:

“本欲心狂惑,聚落及家家,
游行遇见佛,授我殊胜法。
瞿昙哀愍故,为我说正法!
闻法得净信,舍非家出家。
闻彼说法已,正住于法教,
勤方便系念,坚固常堪能,
逮得于三明,于佛教已作。
世尊善显示,日种苗胤说,
为生盲众生,开其出要门:
苦苦及苦因,苦灭尽作证,
八圣离苦道,安乐趣涅槃。
善义善句味,梵行无过上,
世尊善显示,涅槃济众生!”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法句。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四?

“贤圣善说法,是则为最上。
爱说非不爱,是则为第二。
谛说非虚妄,是则第三说。
法说不异言,是则为第四。

“诸比丘,是名说四法句。”
尔时,尊者婆耆舍于众会中,作是念:“世尊于四众中说四法句,我当以四种赞叹称誉随喜。”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若善说法者,于己不恼迫,
亦不恐怖他,是则为善说。
所说爱说者,说令彼欢喜,
不令彼为恶,是则为爱说。
谛说知甘露,谛说知无上,
谛义说法说,正士建立处。
如佛所说法,安隐涅槃道,
灭除一切苦,是名善说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与千比丘俱,皆是阿罗汉,尽诸有漏,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尔时,尊者婆耆舍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作是念:“今世尊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与千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我今当往,各别赞叹世尊及比丘僧。”作是念已,即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言:

“无上之导师,住那伽山侧,
千比丘眷属,奉事于如来。
大师广说法,清凉涅槃道,
专听清白法,正觉之所说。
正觉尊所敬,处于大众中,
德阴之大龙,仙人之上首,
兴功德密云,普雨声闻众。
起于昼正受,来奉觐大师,
弟子婆耆舍,稽首而顶礼!

“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汝所说,莫先思惟。”
时,婆耆舍即说偈言:

“波旬起微恶,潜制令速灭,
能掩障诸魔,令自觉知过。
观察解结缚,分别清白法,
明照如日月,为诸异道王,
超出智作证,演说第一法!
出烦恼诸流,说道无量种,
建立于甘露,见谛真实法。
如是随顺道,如是师难得,
建立甘露道,见谛崇远离。
世尊善说法,能除人阴盖,
明见于诸法,为调伏随学。”

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
尔时,世尊为比丘众说四圣谛相应法,谓此苦圣谛、此苦集圣谛、此苦灭圣谛、此苦灭道迹圣谛。
时,尊者婆耆舍在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面前赞叹拔箭之譬。”如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唯然,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我今敬礼佛,哀愍诸众生,
第一拔利箭,善解治众病。
迦露医投药,波睺罗治药,
及彼瞻婆耆,耆婆医疗病,
或有病小差,名为善治病,
后时病还发,抱病遂至死。
正觉大医王,善投众生药,
究竟除众苦,不复受诸有!
乃至百千种,那由他病数,
佛悉为疗治,究竟于苦边!
诸医来会者,我今悉告汝,
得甘露法药,随所乐而服。
第一拔利箭,善觉知众病,
治中之最上,故稽首瞿昙。”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尊者尼拘律想住于旷野禽兽之处,疾病委笃,尊者婆耆舍为看病人,瞻视供养。
彼尊者尼拘律想以疾病故,遂般涅槃。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和尚为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我今当求其相。”
尔时,尊者婆耆舍供养尊者尼拘律想舍利已,持衣钵,向王舍城。次第到王舍城,举衣钵,洗足已,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言:

“我今礼大师,等正觉无减,
于此现法中,一切疑网断。
旷野住比丘,命终般涅槃,
威仪摄诸根,大德称于世,
世尊为制名,名尼拘律想。
我今问世尊,彼不动解脱?
精进勤方便,功德为我说。
我为释迦种,世尊法弟子,
及余皆欲知,圆道眼所说,
我等住于此,一切皆欲闻。
世尊为大师,无上救世间,
断疑大牟尼,智慧已具备,
圆照神道眼,光明显四众,
犹如天帝释,曜三十三天。
诸贪欲疑惑,皆从无明起,
若得遇如来,断灭悉无余。
世尊神道眼,世间为最上!
灭除众生愚,如风飘游尘,
一切诸世间,烦恼覆隐没,
诸余悉无有,明目如佛者,
慧光照一切,令同大精进。
惟愿大智尊,当为众记说,
言出微妙声,我等专心听。
柔软音演说,诸世间普闻,
犹如热渴逼,求索清凉水,
如佛无减知,我等亦求知。”

尊者婆耆舍复说偈言:

“今闻无上士,记说其功德,
不空修梵行,我闻大欢喜。
如说随说得,顺牟尼弟子,
灭生死长縻,虚伪幻化缚。
以见世尊故,能断除诸爱,
度生死彼岸,不复受诸有。”

佛说此经已,尊者婆耆舍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

刘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阿腊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时,阿腊毗比丘尼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弟子阿腊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已,持尼师坛,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诣彼比丘尼所,语比丘尼言:“阿姨,欲何处去?”
比丘尼答言:“贤者,到远离处去。”
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世间无有出,用求远离为?
还服食五欲,勿令后变悔。”

时,阿腊毗比丘尼作是念:“是谁?欲恐怖我。为是人耶?为非人耶?奸狡人耶?”心即念言:“此必恶魔欲乱我耳!”觉知已,而说偈言:

“世间有出要,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恶魔,汝不知其道。
譬如利刀害,五欲亦如是;
譬如斩肉刑,苦受阴亦然。
如汝向所说,服乐五欲者,
是则不可乐,大恐怖之处!
离一切喜乐,舍诸大暗冥,
以灭尽作证,安住离诸漏。
觉知汝恶魔,寻即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彼阿腊毗比丘尼已知我心。”愁忧不乐,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苏摩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右肩上,至安陀林坐禅。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苏摩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檀,著右肩上,入安陀林坐禅。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苏摩比丘尼所,问言:“阿姨,欲至何所?”
答言:“贤者,欲至远离处去。”
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仙人所住处,是处甚难得,
非彼二指智,能得到彼处。”

时,苏摩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等?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作此思惟已,决定智生,知是恶魔来欲娆乱,即说偈言:

“心入于正受,女形复何为?
智或若生已,逮得无上法!
若于男女想,必不得俱离,
彼即随魔说,汝应往语彼。
离于一切苦,舍一切暗冥,
逮得灭尽证,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即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苏摩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悔,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至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于一树下结跏趺坐,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于一树下结跏趺坐,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汝何丧其子?涕泣忧愁貌,
独坐于树下,何求于男子?”

时,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作是念:“为谁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者?”如是思惟,生决定智:“恶魔波旬来娆我耳!”即说偈言:

“无边际诸子,一切皆亡失,
此则男子边,已度男子表。
不恼不忧愁,佛教作已作,
一切离爱苦,舍一切暗冥,
已灭尽作证,安隐尽诸漏。
已知汝弊魔,于此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吉离舍瞿昙弥比丘尼已知我心。”愁忧苦恼,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优钵罗色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优钵罗色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优钵罗色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妙华坚固树,依止其树下,
独一无等侣,不畏恶人耶?”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作是念:“为何等人?欲恐怖我。为是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即得觉知:“必是恶魔波旬欲乱我耳!”即说偈言:

“设使有百千,皆是奸狡人,
如汝等恶魔,来至我所者,
不能动毛发,不畏汝恶魔!”

魔复说偈言:

“我今入汝腹,住于内藏中,
或住两眉间,汝不能见我。”

时,优钵罗色比丘尼复说偈言:

“我心有大力,善修习神通,
大缚已解脱,不畏汝恶魔。
我已吐三垢,恐怖之根本,
住于不恐地,不畏于魔军。
于一切爱喜,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自当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优钵罗色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愁,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尸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尸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精舍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罗比丘尼前而说偈言:

“众生云何生?谁为其作者?
众生何处起?去复至何所?”

尸罗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作是思惟已,即生知觉:“此是恶魔欲作留难!”即说偈言:

“汝谓有众生,此则恶魔见,
唯有空阴聚,无是众生者。
如和合众材,世名之为车,
诸阴因缘合,假名为众生。
其生则苦生,住亦即苦住,
无余法生苦,苦生苦自灭。
舍一切爱苦,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则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尸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毗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毗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毗罗比丘尼所而说偈言:

“云何作此形?谁为其作者?
此形何处起?形去至何所?”

毗罗比丘尼作是念:“是何人来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即得知觉:“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此形不自造,亦非他所作,
因缘会而生,缘散即磨灭。
如世诸种子,因大地而生,
因地水火风,阴界入亦然,
因缘和合生,缘离则磨灭。
舍一切爱苦,离一切暗冥,
已证于寂灭,安住诸漏尽。
恶魔以知汝,即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毗罗比丘尼已知我心。”生大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毗阇耶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此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弟子毗阇耶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至其前而说偈言:

“汝今年幼少,我亦是年少,
当共于此处,作五种音乐,
而共相娱乐,用是禅思为?”

时,毗阇耶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是人耶?为非人耶?为奸狡人耶?”如是思惟已,即得知觉:“是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歌舞作众伎,种种相娱乐,
今悉已惠汝,非我之所须。
若寂灭正受,及天人五欲,
一切持相与,亦非我所须。
舍一切喜欢,离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当自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是毗阇耶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遮罗比丘尼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至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洗足毕,举衣钵,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遮罗比丘尼前而说偈言:

“觉受生为乐,生服受五欲,
为谁教授汝,令厌离于生?”

时,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是何人?欲作恐怖。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而来至此,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生者必有死,生则受诸苦,
鞭打诸恼苦,一切缘生有。
当断一切苦,超越一切生,
慧眼观圣谛,牟尼所说法:
苦苦及苦集,灭尽离诸苦,
修习八正道,安隐趣涅槃。
大师平等法,我欣乐彼法,
我知彼法故,不复乐受生。
一切离爱喜,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觉知汝恶魔,自当消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优波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优波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今当往,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至优波遮罗比丘尼所而说偈言曰:

“三十三天上,炎魔兜率陀,
化乐他自在,发愿得往生。”

优波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是奸狡人?”自思觉悟:“必是恶魔欲作娆乱!”而说偈言:

“三十三天上,炎魔兜率陀,
化乐他自在,斯等诸天上,
不离有为行,故随魔自在。
一切诸世间,悉是众行聚,
一切诸世间,悉皆动摇法,
一切诸世间,苦火常炽然,
一切诸世间,悉皆烟尘起。
不动亦不摇,不习近凡夫,
不堕于魔趣,于是处娱乐!
离一切爱苦,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觉汝恶魔,则自磨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优波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
时,魔波旬作是念:“今沙门瞿昙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亦住舍卫国王园比丘尼众中,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已,还精舍,举衣钵,洗足毕,持尼师坛,著肩上,入安陀林,坐一树下,入昼正受。我当往彼,为作留难。”即化作年少,容貌端正,往到尸利沙遮罗比丘尼所而作是言:“阿姨,汝乐何等诸道?”
比丘尼答言:“我都无所乐!”
时,魔波旬即说偈言:

“汝何所谘受,剃头作沙门,
身著袈裟衣,而作出家相,
不乐于诸道,而守愚痴住?”

时,尸利沙遮罗比丘尼作是念:“此何等人?欲恐怖我。为人?为非人?为奸狡人?”如是思惟已,即自知觉:“恶魔波旬欲作娆乱!”即说偈言:

“此法外诸道,诸见所缠缚,
缚于诸见已,常随魔自在!
若生释种家,禀无比大师,
能伏诸魔怨,不为彼所伏。
清净一切脱,道眼普观察,
一切智悉知,最胜离诸漏,
彼则我大师,我唯乐彼法。
我入彼法已,得远离寂灭,
离一切爱喜,舍一切暗冥,
寂灭以作证,安住诸漏尽。
已知汝恶魔,如是自灭去!”

时,魔波旬作是念:“尸利沙遮罗比丘尼已知我心。”内怀忧戚,即没不现。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尔时,世尊月十五日布萨时,于大众前坐。月初出时,时,有尊者婆耆舍于大众中,作是念:“我今欲于佛前叹月譬偈。”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欲说者便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如月停虚空,明净无云翳,
光炎明晖曜,普照于十方。
如来亦如是,慧光照世间,
功德善名称,周遍满十方。”

尊者婆耆舍说是偈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尔时,尊者阿若憍陈如久住空闲阿练若处,来诣佛所,稽首佛足,以面掩佛足上,而说是言:“久不见世尊,久不见善逝。”
尔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尊者阿若憍陈如面前,以上座譬而赞叹之。”作此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欲说时便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上座之上座,尊者憍陈如,
已度已超越,得安乐正受,
于阿练若处,常乐于远离。
声闻之所应,大师正法教,
一切悉皆陈,正受不放逸,
大德力三明,他心智明了。
上座憍陈如,护持佛法财,
增上恭敬心,头面礼佛足!”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瞻婆国揭伽池侧。
时,尊者舍利弗在供养堂,有众多比丘集会而为说法,句味满足,辩才简净,易解乐闻,不碍不断,深义显现。彼诸比丘专至乐听,尊重忆念,一心侧听。
时,尊者婆耆舍在于会中,作是念:“我当于尊者舍利弗面前说偈赞叹。”作是念已,即起,合掌白尊者舍利弗:“我欲有所说。”
舍利弗告言:“随所乐说!”
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善能略说法,令众广开解,
贤优婆提舍,于大众宣畅。
当所说法时,咽喉出美声,
悦乐爱念声,调和渐进声,
闻声皆欣乐,专念不移转。”

尊者婆耆舍说此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五百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尊者大目揵连观大众心,一切皆悉解脱贪欲。时,尊者婆耆舍于大众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及比丘僧面前说偈赞叹。”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导师无上士,住那伽山侧,
五百比丘众,亲奉于大师。
尊者大目连,神通谛明了,
观彼大众心,悉皆离贪欲。
如是具足度,牟尼度彼岸,
持此最后身,我今稽首礼!”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夏安居,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断除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比丘,谓尊者阿难,世尊记说彼现法当得无知证。
尔时,世尊临十五日月食受时,于大众前敷座而坐,坐已,告诸比丘:“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后边身,为大医师,拔诸剑刺。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此后边身,无上医师,能拔剑刺。汝等为子,从我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当怀受我,莫令我若身、若口、若心有可嫌责事。”
尔时,尊者舍利弗在众会中,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世尊向者作如是言:‘我为婆罗门,得般涅槃,持最后身,无上大医,能拔剑刺。汝为我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法余财。诸比丘,当怀受我,莫令我身、口、心有可嫌责。’我等不见世尊身、口、心有可嫌责事。所以者何?世尊不调伏者能令调伏,不寂静者能令寂静,不苏息者能令苏息,不般涅槃者能令般涅槃。如来知道,如来说道,如来向道,然后声闻成就,随道、宗道,奉受师教,如其教授,正向欣乐真如善法。我于世尊都不见有可嫌责身、口、心行。我今于世尊所,乞愿怀受见闻疑罪,若身、口、心有嫌责事。”
佛告舍利弗:“我不见汝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所以者何?汝舍利弗持戒多闻,少欲知足,修行远离,精勤方便,正念正受,捷疾智慧、明利智慧、出要智慧、厌离智慧、大智慧、广智慧、深智慧、无比智慧,智宝成就,示教照喜,亦常赞叹示教照喜,为众说法,未曾疲倦。譬如转轮圣王,第一长子应受灌顶而未灌顶,已住灌顶仪法,如父之法,所可转者亦当随转。汝今如是,为我长子,应受灌顶而未灌顶,住于仪法,我所应转法轮,汝亦随转,得无所起,尽诸有漏,心善解脱。如是,舍利弗,我于汝所,都无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我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此诸五百诸比丘得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耶?”
佛告舍利弗:“我于此五百比丘亦不见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所以者何?此五百比丘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已舍重担,断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除一比丘,谓尊者阿难,我记说彼于现法中得无知证。是故,诸五百比丘我不见其有身、口、心见闻疑罪可嫌责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五百比丘既无有见闻疑身、口、心可嫌责事,然此中几比丘得三明?几比丘俱解脱?几比丘慧解脱?”
佛告舍利弗:“此五百比丘中,九十比丘得三明,九十比丘得俱解脱,余者慧解脱。舍利弗,此诸比丘离诸飘转,无有皮肤,贞实坚固。”
时,尊者婆耆舍在众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及大众面前叹说怀受偈。”作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右膝著地,合掌白佛:“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婆耆舍即说偈言:

“十五清净日,其众五百人,
断除一切结,有尽大仙人,
清净相习近,清净广解脱。
不更受诸有,生死已永绝,
所作者已作,得一切漏尽,
五盖已云除,拔刺根本爱。
师子无所畏,离一切有余,
害诸有怨结,超越有余境,
诸有漏怨敌,皆悉已潜伏。
犹如转轮王,怀受诸眷属,
慈心广宣化,海内悉奉用,
能伏魔怨敌,为无上导师!
信敬心奉事,三明老死灭,
为法之真子,无有飘转患,
拔诸烦恼刺,敬礼日种胤!”

佛说是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尔时,尊者尼拘律想住于旷野禽兽住处。尊者婆耆舍出家未久,有如是威仪,依聚落城邑住,晨朝著衣持钵,于彼聚落城邑乞食,善护其身,守诸根门,摄心系念;食已,还住处,举衣钵,洗足毕,入室坐禅。速从禅觉,不著乞食,而彼无有随时教授、无有教诫者,心不安乐,周圆隐覆,如是深住。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不得利,难得非易得。我不随时得教授、教诫,不得欣乐周圆隐覆心住。我今当赞叹自厌之偈。”即说偈言:

“当舍乐不乐,及一切贪觉,
于邻无所作,离染名比丘。
于六觉心想,驰骋于世间,
恶不善隐覆,不能去皮肤,
秽污乐于心,是不名比丘。
有余缚所缚,见闻觉识俱,
于欲觉悟者,彼处不复染,
如是不染者,是则为牟尼。
大地及虚空,世间诸色像,
斯皆磨灭法,寂然自决定。
法器久修习,而得三摩提,
不触不谄伪,其心极专至,
彼圣久涅槃,系念待时灭。”

时,尊者婆耆舍说自厌离偈,心自开觉,于不乐等开觉已,欣乐心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阿难陀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以尊者婆耆舍为伴。时,尊者婆耆舍见女人有上妙色,见已,贪欲心起。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得不利,得苦非得乐。我今见年少女人有妙绝之色,贪欲心生。”今为生厌离故,而说偈言:

“贪欲所覆故,炽然烧我心。
今尊者阿难,为我灭贪火,
慈心哀愍故,方便为我说!”

尊者阿难说偈答言:

“以彼颠倒想,炽然烧其心,
远离于净想,长养贪欲者,
当修不净观,常一心正受。
速灭贪欲火,莫令烧其心,
谛观察诸行,苦空非有我。
系念正观身,多修习厌离,
修习于无相,灭除骄慢使,
得慢无间等,究竟于苦边!”

尊者阿难说是语时,尊者婆耆舍闻其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有一长者请佛及僧就其舍食。入其舍已,尊者婆耆舍直日住守,请其食分。
时,有众多长者妇女从聚落出,往诣精舍。时,尊者婆耆舍见年少女人容色端正,贪欲心起。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今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乐。见他女人容色端正,贪欲心生。我今当说厌离偈。”念已,而说偈言:

“我已得出离,非家而出家,
贪欲随逐我,如牛念他苗。
当如大将子,大力执强弓,
能破彼重阵,一人摧伏千。
今于日种胤,面前闻所说,
正趣涅槃道,决定心乐住。
如是不放逸,寂灭正受住,
无能于我心,幻惑欺诳者。
决定善观察,安住于正法,
正使无量数,欲来欺惑我,
如是等恶魔,莫能见于我!”

时,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心得安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尊者婆耆舍自以智慧堪能善说,于彼聪明梵行所生骄慢心,即自心念:“我不利,不得利,得苦不得乐。我自以智慧轻慢于彼聪明梵行者,我今当说能生厌离偈。”即说偈言:

“瞿昙莫生慢,断慢令无余,
莫起慢觉想,莫退生变悔,
莫隐覆于他,泥犁杀慢堕。
正受能除忧,见道住正道,
其心得喜乐,见道自摄持。
是故无碍辩,清净离诸盖,
断一切诸慢,起一切明处,
正念于三明,神足他心智。”

时,尊者婆耆舍说此生厌离偈已,心得清净。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时,尊者婆耆舍住舍卫国东园鹿子母讲堂,独一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逮得三明,身作证。
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独一静处思惟,不放逸住,专修自业,起于三明,身作证,今当说偈赞叹三明。”即说偈言:

“本欲心狂惑,聚落及家家,
游行遇见佛,授我殊胜法。
瞿昙哀愍故,为我说正法!
闻法得净信,舍非家出家。
闻彼说法已,正住于法教,
勤方便系念,坚固常堪能,
逮得于三明,于佛教已作。
世尊善显示,日种苗胤说,
为生盲众生,开其出要门:
苦苦及苦因,苦灭尽作证,
八圣离苦道,安乐趣涅槃。
善义善句味,梵行无过上,
世尊善显示,涅槃济众生!”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四法句。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四?

“贤圣善说法,是则为最上。
爱说非不爱,是则为第二。
谛说非虚妄,是则第三说。
法说不异言,是则为第四。

“诸比丘,是名说四法句。”
尔时,尊者婆耆舍于众会中,作是念:“世尊于四众中说四法句,我当以四种赞叹称誉随喜。”即从座起,整衣服,为佛作礼,合掌白佛言:“世尊,欲有所说。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若善说法者,于己不恼迫,
亦不恐怖他,是则为善说。
所说爱说者,说令彼欢喜,
不令彼为恶,是则为爱说。
谛说知甘露,谛说知无上,
谛义说法说,正士建立处。
如佛所说法,安隐涅槃道,
灭除一切苦,是名善说法。”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与千比丘俱,皆是阿罗汉,尽诸有漏,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
尔时,尊者婆耆舍住王舍城寒林中丘冢间,作是念:“今世尊住王舍城那伽山侧,与千比丘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作,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善解脱。我今当往,各别赞叹世尊及比丘僧。”作是念已,即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言:

“无上之导师,住那伽山侧,
千比丘眷属,奉事于如来。
大师广说法,清凉涅槃道,
专听清白法,正觉之所说。
正觉尊所敬,处于大众中,
德阴之大龙,仙人之上首,
兴功德密云,普雨声闻众。
起于昼正受,来奉觐大师,
弟子婆耆舍,稽首而顶礼!

“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汝所说,莫先思惟。”
时,婆耆舍即说偈言:

“波旬起微恶,潜制令速灭,
能掩障诸魔,令自觉知过。
观察解结缚,分别清白法,
明照如日月,为诸异道王,
超出智作证,演说第一法!
出烦恼诸流,说道无量种,
建立于甘露,见谛真实法。
如是随顺道,如是师难得,
建立甘露道,见谛崇远离。
世尊善说法,能除人阴盖,
明见于诸法,为调伏随学。”

尊者婆耆舍说是偈已,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波罗奈国仙人住处鹿野苑中。
尔时,世尊为比丘众说四圣谛相应法,谓此苦圣谛、此苦集圣谛、此苦灭圣谛、此苦灭道迹圣谛。
时,尊者婆耆舍在会中,作是念:“我今当于世尊面前赞叹拔箭之譬。”如是念已,即从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唯然,世尊,欲有所说。唯然,善逝,欲有所说。”
佛告婆耆舍:“随所乐说!”
时,尊者婆耆舍即说偈言:

“我今敬礼佛,哀愍诸众生,
第一拔利箭,善解治众病。
迦露医投药,波睺罗治药,
及彼瞻婆耆,耆婆医疗病,
或有病小差,名为善治病,
后时病还发,抱病遂至死。
正觉大医王,善投众生药,
究竟除众苦,不复受诸有!
乃至百千种,那由他病数,
佛悉为疗治,究竟于苦边!
诸医来会者,我今悉告汝,
得甘露法药,随所乐而服。
第一拔利箭,善觉知众病,
治中之最上,故稽首瞿昙。”

尊者婆耆舍说是语时,诸比丘闻其所说,皆大欢喜!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
时,有尊者尼拘律想住于旷野禽兽之处,疾病委笃,尊者婆耆舍为看病人,瞻视供养。
彼尊者尼拘律想以疾病故,遂般涅槃。时,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和尚为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我今当求其相。”
尔时,尊者婆耆舍供养尊者尼拘律想舍利已,持衣钵,向王舍城。次第到王舍城,举衣钵,洗足已,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而说偈言:

“我今礼大师,等正觉无减,
于此现法中,一切疑网断。
旷野住比丘,命终般涅槃,
威仪摄诸根,大德称于世,
世尊为制名,名尼拘律想。
我今问世尊,彼不动解脱?
精进勤方便,功德为我说。
我为释迦种,世尊法弟子,
及余皆欲知,圆道眼所说,
我等住于此,一切皆欲闻。
世尊为大师,无上救世间,
断疑大牟尼,智慧已具备,
圆照神道眼,光明显四众,
犹如天帝释,曜三十三天。
诸贪欲疑惑,皆从无明起,
若得遇如来,断灭悉无余。
世尊神道眼,世间为最上!
灭除众生愚,如风飘游尘,
一切诸世间,烦恼覆隐没,
诸余悉无有,明目如佛者,
慧光照一切,令同大精进。
惟愿大智尊,当为众记说,
言出微妙声,我等专心听。
柔软音演说,诸世间普闻,
犹如热渴逼,求索清凉水,
如佛无减知,我等亦求知。”

尊者婆耆舍复说偈言:

“今闻无上士,记说其功德,
不空修梵行,我闻大欢喜。
如说随说得,顺牟尼弟子,
灭生死长縻,虚伪幻化缚。
以见世尊故,能断除诸爱,
度生死彼岸,不复受诸有。”

佛说此经已,尊者婆耆舍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