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二十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三三九)
尔时众多比丘在俱萨罗园竹林中夏坐安居。彼园林中有天神住。天神愁念而作是言。今僧自恣月十五日已复欲去。更有天神即问之言。汝今何故愁忧如是。即说偈言。

天神汝今者  何以怀愁忧
净戒诸比丘  今日当自恣
得遇如是事  宜应自欣悦

彼林天神。以偈答曰。

我亦知彼等  今日当自恣
非是无惭愧  同诸外道等
斯等皆精勤  具有惭愧者
收敛衣钵已  自恣各散去
比丘既散已  此林空无人
更无所闻见  是故我愁忧

时诸比丘既自恣已。各散出林还其所止。尔时天神见其四散心怀忧惨。即说偈言。

诸比丘去已  但见游居处
牟尼诸弟子  多闻有知见
善能具分别  种种清净说
如斯持法人  今者安所诣

时余天神复说偈言。

此诸比丘等  四散道不同
有向摩竭提  或有诣跋耆
亦复有向彼  毗舍离国者
此阿练若处  集会诸比丘
譬如野鸟鹿  栖止无恒所
此诸比丘等  舍乐于缘务
常求空闲处  静坐得安乐

(三四○)
有一比丘。从俱萨罗国。诣俱萨罗林。于中止住昼日睡眠。时彼林中有天神作是念言。今此比丘处林而睡。甚非所宜非沙门法。污辱此林。我于今者当觉悟之。作是念已。即往其所。[口*磬]咳弹指。而说偈言。

咄比丘汝起  无得嗜睡眠
如是睡眠者  竟有何义利
身遭极重病  云何而安眠
毒箭中汝心  求拔云何眠
汝既能出家  舍离众缘务
当满本愿求  勿为睡所覆
[梦-夕+登]瞢无觉了  失于昔所愿
欲体性无常  掉动不停住
眴息不可保  凡夫愚惑著
汝今已出家  离于在家缚
云何离缚已  而复乐眠睡
若未断爱欲  其心未解脱
未得最上智  不具斯事者
不名为出家  云何安睡眠
欲称出家法  应当勤精进
昼夜不懈惓  坚固求涅槃
所求既未获  出家为何眠
慧识却无明  尽于诸漏结
善调于心行  获最后边身
能具如上事  乃可安眠睡

(三四一)
尔时复有一比丘。亦住于彼俱萨罗林。昼入房坐起于恶觉依于贪嗜。时林天神如彼比丘起于恶觉依于贪嗜。不能称可出家法式。是不善事处此林中起于恶觉。我于今者当[寤-吾+告]悟之。作是念已即往其所。而说偈言。

比丘恶怖欲  故来处此林
形虽坐林间  心意出林表
驰骋逐外尘  起于恶觉观
若灭诸欲著  然后得解脱
既得解脱已  乃尔知快乐
汝应舍不乐  安心乐此法
我今[寤-吾+告]悟汝  令汝还得念
欲如恶焦山  煎涸诸善法
恶焦无厌足  难可得小离
勿贪于欲乐  坌污已净心
如鸟为尘坌  奋翮振尘秽
比丘亦如是  禅思去尘劳
尘垢来染心  正念能除舍
爱欲即尘垢  非谓外埃土
欲觉及嗔痴  谓之为尘劳
摄心有智者  尔乃能除去

(三四二)
尔时复有一比丘。亦住于彼俱萨罗林。昼入房坐。而于欲所起清净想。彼林天神知其所念。为觉悟故。即说偈言。

汝思欲净想  欲觉之所吞
舍欲不净心  妄取欲净想
比丘汝今者  处林独闲坐
应念佛法僧  及已所受戒
多获欢喜心  便知苦边际

(三四三)
尔时复有一比丘。游俱萨罗国。止一林中。于其日中盛热之时心生不乐。时此比丘。即说偈言。

日中既盛热  林木甚郁蒸
众禽以热故  各自停不飞
布谷厉其声  我闻生惊惧

彼林天神闻此偈已。即说偈言。

日中盛热时  众鸟皆停住
布谷厉声鸣  汝应生快乐
不应生怖惧  此处当畏谁

(三四四)
尔时尊者阿那律。游俱萨罗国止住一林。时阿那律天上本妻来至此林。礼尊者足在一面坐。即说偈言。

汝昔天上时  善巧奏琴乐
又复能歌舞  纵意受快乐
汝当发心愿  还向本宫殿
处三十三天  彼天丰诸欲
天女恒翼从  极乐甚可乐

尊者阿那律说偈答曰。

天女极为苦  依止于身见
诸乐生天者  一切无不苦
我不受后有  更不生彼天
天女汝当知  我尽于生死

(三四五)
尔时复有一比丘。在俱萨罗国止一林住。昼夜诵习精勤修道得阿罗汉。已得阿罗汉止不诵习。彼时天神。而说偈言。

汝常诵法句  精勤不休废
今何故默然  都无所诵习

比丘说偈答言。

我先求法句  未得离欲结
吾今既离欲  法句义已成
我今已知见  不堕于诸道
所其得出要  何用文字为
世间诸所有  一切闻见事
悉皆都舍离  不受于后有

(三四六)
尔时复有一比丘。在俱萨罗国依止彼林。眼视不明请医占之。医语之言。比丘。若能嗅莲华香眼还得明。彼比丘即信其言。又语之曰。我于何处得斯莲花。医即答言。汝若欲得莲花香者。当诣莲花池所。时彼比丘即用其言。至彼池所端坐嗅香。尔时天神见其如是。即说偈言。

池中所生华  香气甚馝馥
汝都不见主  云何偷花香
而汝于今者  真实得名盗
大仙汝何故  而盗于彼香

比丘说偈答言。

天神汝当知  莲华生池中
我不伤根茎  亦不偷盗取
但远嗅香气  以何因缘故
名为偷香者  我不受此语

天神复说偈言。

池中有香花  不问其主取
檀越不施与  世人名为盗
大仙汝偷香  一向成盗罪

时有一人来入此池。以镰芟截莲花根叶重负而去。比丘见已。复说偈言。

斯人入池中  斩拔花根子
狼籍而践蹈  重担而赍归
何故不遮彼  语言汝盗取

天神说偈答言。

彼人入池者  恒作于恶业
譬如乳儿母  而著于黑衣
虽有诸唌唾  都不见污辱
汝如白净衣  易受其点污
是故止制汝  不能遮于彼
恶人如衣黑  造恶不讥呵
鲜白上有点  犹如蝇脚等
世人皆共见  设诸贤智人
有少微细过  其喻亦如是
珂贝上黑点  人皆远见之
若断结使者  诸业皆洁净
有如毛发恶  人见如丘山

比丘复说偈言。

天今利益我  为欲拔济故
随所见我处  数数觉悟我

天神说偈答言。

汝不以钱财  而用市我得
又不破他国  虏掠见擒获
损益汝自知  谁逐汝觉悟
汝今应自忖  诸有损益事

(三四七)
尔时尊者十力迦叶。在俱萨罗国迻泥窟中。有一猎师名连迦。去尊者不远施鹿罥弶。尔时尊者怜愍猎师为其说法。彼不解法。尊者迦叶指端出光。猎师虽见亦不厌离如此恶事。但自思念。鹿来入罥为不入罥。尔时迻泥窟神。而说偈言。

猎师处深山  少智盲无目
非时又所说  从自失其言
假令汝十指  一时都出光
终不能令彼  得见于四谛
彼都无智故  造作诸非法
不乐及睡眠  厌离倒净想
安住阇利那  诵习花迦叶

(三四八)
尔时跋耆子。游俱萨罗国住止彼林。时彼国人一切皆作拘蜜提大会。七日七夜。尔时跋耆子见是事已。心小退坏。即说偈言。

我在林树间  譬如彼弃木
我今如弃木  独处寓空林
今日到满月  谁苦剧于我

尔时天神知其所念说偈问言。

汝今处空林  云何似弃木
地狱羡忉利  天慕汝亦然

(三四九)
尔时有一比丘。在俱萨罗止住彼林。修持禁戒。已为满足更不求胜。时彼天神。即说偈言。

不应以持戒  多闻及禅定
住于空静处  未尽诸漏结
不应作是事  用智自损减
远离凡夫法  逮得菩提乐

(三五○)
尔时俱萨罗国有一比丘。号曰龙与。住止彼林好乐家法。晨入聚落日暮乃还。尔时天神作是念言。此年少比丘亲近愦闹朝往暮还。我于今者为作觉悟。即说偈言。

去时何太早  回还何逼暮
瞻形观相貌  如似在家者
数数常往返  苦乐同世俗
龙与汝当知  宜应自思量
勿贪著居家  以损清净行
汝今慎勿为  无自在所牵

(三五一)
尔时复有众多比丘。在俱萨罗国止住彼林。众多比丘掉动不停。少于惭耻轻躁佷戾。识念不定心意惶惶诸根驰散。尔时天神作是念。比丘之法不应如是。斯甚不善。我当为其说觉悟偈。即说偈言。

瞿昙诸弟子  正命用自活
乞食及住时  常思于无常
于彼住坐卧  亦复思无常
已自难将养  佷戾心驰散
譬如世俗人  食讫皆睡眠
弃于自己舍  亲近著他家
如为人所迫  强逼作沙门
无实无信心  亦不求出家
强著僧伽梨  如老牛驾犁

尔时诸比丘。即答之言。今者汝欲讥我等耶。天复说偈答言。

我不见种姓  亦不称名字
我今敬礼僧  讥毁作过者
若能住精进  我今亦礼足

(三五二)
尔时憍萨罗国有一比丘。林中止住。与一长者共为亲友。是时长者有一儿妇年少端正。时此比丘少共语言。众人皆谤谓为非法。是时比丘闻是语已。心中懊恼。欲向林中而自刑戮。天神念言。彼比丘实无过患。于此林中若自刑害甚为非理。我当令其使得觉悟。时此天神。即便化作彼儿妇形至比丘所。比丘见已即向化妇而说偈言。

如市在四衢  甚为宽博处
唯有染污语  三四人众中
亲近生诽谤  汝知是事已
宜应速疾去  勿得此间住

时化天神。复说偈言。

出家应忍受  讥毁诽谤言
谤语是不实  不宜生愁恼
空声不著己  但是虚妄语
自省无过咎  不应生恼苦
闻谤而恐畏  云何处深林
譬如彼野鹿  终身行不立
能忍诸音声  善恶上中下
有识之佳人  成就具正行
不以他语故  得名贼牟尼
汝今自审己  既无诸过咎
贤圣及诸天  亦知汝无过

时化天神说是偈已。即于其处隐没不现。彼时比丘昼夜精勤心不懈息。断除烦恼得成罗汉。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二十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二十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二十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二十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三三九)
尔时众多比丘在俱萨罗园竹林中夏坐安居。彼园林中有天神住。天神愁念而作是言。今僧自恣月十五日已复欲去。更有天神即问之言。汝今何故愁忧如是。即说偈言。

天神汝今者  何以怀愁忧
净戒诸比丘  今日当自恣
得遇如是事  宜应自欣悦

彼林天神。以偈答曰。

我亦知彼等  今日当自恣
非是无惭愧  同诸外道等
斯等皆精勤  具有惭愧者
收敛衣钵已  自恣各散去
比丘既散已  此林空无人
更无所闻见  是故我愁忧

时诸比丘既自恣已。各散出林还其所止。尔时天神见其四散心怀忧惨。即说偈言。

诸比丘去已  但见游居处
牟尼诸弟子  多闻有知见
善能具分别  种种清净说
如斯持法人  今者安所诣

时余天神复说偈言。

此诸比丘等  四散道不同
有向摩竭提  或有诣跋耆
亦复有向彼  毗舍离国者
此阿练若处  集会诸比丘
譬如野鸟鹿  栖止无恒所
此诸比丘等  舍乐于缘务
常求空闲处  静坐得安乐

(三四○)
有一比丘。从俱萨罗国。诣俱萨罗林。于中止住昼日睡眠。时彼林中有天神作是念言。今此比丘处林而睡。甚非所宜非沙门法。污辱此林。我于今者当觉悟之。作是念已。即往其所。[口*磬]咳弹指。而说偈言。

咄比丘汝起  无得嗜睡眠
如是睡眠者  竟有何义利
身遭极重病  云何而安眠
毒箭中汝心  求拔云何眠
汝既能出家  舍离众缘务
当满本愿求  勿为睡所覆
[梦-夕+登]瞢无觉了  失于昔所愿
欲体性无常  掉动不停住
眴息不可保  凡夫愚惑著
汝今已出家  离于在家缚
云何离缚已  而复乐眠睡
若未断爱欲  其心未解脱
未得最上智  不具斯事者
不名为出家  云何安睡眠
欲称出家法  应当勤精进
昼夜不懈惓  坚固求涅槃
所求既未获  出家为何眠
慧识却无明  尽于诸漏结
善调于心行  获最后边身
能具如上事  乃可安眠睡

(三四一)
尔时复有一比丘。亦住于彼俱萨罗林。昼入房坐起于恶觉依于贪嗜。时林天神如彼比丘起于恶觉依于贪嗜。不能称可出家法式。是不善事处此林中起于恶觉。我于今者当[寤-吾+告]悟之。作是念已即往其所。而说偈言。

比丘恶怖欲  故来处此林
形虽坐林间  心意出林表
驰骋逐外尘  起于恶觉观
若灭诸欲著  然后得解脱
既得解脱已  乃尔知快乐
汝应舍不乐  安心乐此法
我今[寤-吾+告]悟汝  令汝还得念
欲如恶焦山  煎涸诸善法
恶焦无厌足  难可得小离
勿贪于欲乐  坌污已净心
如鸟为尘坌  奋翮振尘秽
比丘亦如是  禅思去尘劳
尘垢来染心  正念能除舍
爱欲即尘垢  非谓外埃土
欲觉及嗔痴  谓之为尘劳
摄心有智者  尔乃能除去

(三四二)
尔时复有一比丘。亦住于彼俱萨罗林。昼入房坐。而于欲所起清净想。彼林天神知其所念。为觉悟故。即说偈言。

汝思欲净想  欲觉之所吞
舍欲不净心  妄取欲净想
比丘汝今者  处林独闲坐
应念佛法僧  及已所受戒
多获欢喜心  便知苦边际

(三四三)
尔时复有一比丘。游俱萨罗国。止一林中。于其日中盛热之时心生不乐。时此比丘。即说偈言。

日中既盛热  林木甚郁蒸
众禽以热故  各自停不飞
布谷厉其声  我闻生惊惧

彼林天神闻此偈已。即说偈言。

日中盛热时  众鸟皆停住
布谷厉声鸣  汝应生快乐
不应生怖惧  此处当畏谁

(三四四)
尔时尊者阿那律。游俱萨罗国止住一林。时阿那律天上本妻来至此林。礼尊者足在一面坐。即说偈言。

汝昔天上时  善巧奏琴乐
又复能歌舞  纵意受快乐
汝当发心愿  还向本宫殿
处三十三天  彼天丰诸欲
天女恒翼从  极乐甚可乐

尊者阿那律说偈答曰。

天女极为苦  依止于身见
诸乐生天者  一切无不苦
我不受后有  更不生彼天
天女汝当知  我尽于生死

(三四五)
尔时复有一比丘。在俱萨罗国止一林住。昼夜诵习精勤修道得阿罗汉。已得阿罗汉止不诵习。彼时天神。而说偈言。

汝常诵法句  精勤不休废
今何故默然  都无所诵习

比丘说偈答言。

我先求法句  未得离欲结
吾今既离欲  法句义已成
我今已知见  不堕于诸道
所其得出要  何用文字为
世间诸所有  一切闻见事
悉皆都舍离  不受于后有

(三四六)
尔时复有一比丘。在俱萨罗国依止彼林。眼视不明请医占之。医语之言。比丘。若能嗅莲华香眼还得明。彼比丘即信其言。又语之曰。我于何处得斯莲花。医即答言。汝若欲得莲花香者。当诣莲花池所。时彼比丘即用其言。至彼池所端坐嗅香。尔时天神见其如是。即说偈言。

池中所生华  香气甚馝馥
汝都不见主  云何偷花香
而汝于今者  真实得名盗
大仙汝何故  而盗于彼香

比丘说偈答言。

天神汝当知  莲华生池中
我不伤根茎  亦不偷盗取
但远嗅香气  以何因缘故
名为偷香者  我不受此语

天神复说偈言。

池中有香花  不问其主取
檀越不施与  世人名为盗
大仙汝偷香  一向成盗罪

时有一人来入此池。以镰芟截莲花根叶重负而去。比丘见已。复说偈言。

斯人入池中  斩拔花根子
狼籍而践蹈  重担而赍归
何故不遮彼  语言汝盗取

天神说偈答言。

彼人入池者  恒作于恶业
譬如乳儿母  而著于黑衣
虽有诸唌唾  都不见污辱
汝如白净衣  易受其点污
是故止制汝  不能遮于彼
恶人如衣黑  造恶不讥呵
鲜白上有点  犹如蝇脚等
世人皆共见  设诸贤智人
有少微细过  其喻亦如是
珂贝上黑点  人皆远见之
若断结使者  诸业皆洁净
有如毛发恶  人见如丘山

比丘复说偈言。

天今利益我  为欲拔济故
随所见我处  数数觉悟我

天神说偈答言。

汝不以钱财  而用市我得
又不破他国  虏掠见擒获
损益汝自知  谁逐汝觉悟
汝今应自忖  诸有损益事

(三四七)
尔时尊者十力迦叶。在俱萨罗国迻泥窟中。有一猎师名连迦。去尊者不远施鹿罥弶。尔时尊者怜愍猎师为其说法。彼不解法。尊者迦叶指端出光。猎师虽见亦不厌离如此恶事。但自思念。鹿来入罥为不入罥。尔时迻泥窟神。而说偈言。

猎师处深山  少智盲无目
非时又所说  从自失其言
假令汝十指  一时都出光
终不能令彼  得见于四谛
彼都无智故  造作诸非法
不乐及睡眠  厌离倒净想
安住阇利那  诵习花迦叶

(三四八)
尔时跋耆子。游俱萨罗国住止彼林。时彼国人一切皆作拘蜜提大会。七日七夜。尔时跋耆子见是事已。心小退坏。即说偈言。

我在林树间  譬如彼弃木
我今如弃木  独处寓空林
今日到满月  谁苦剧于我

尔时天神知其所念说偈问言。

汝今处空林  云何似弃木
地狱羡忉利  天慕汝亦然

(三四九)
尔时有一比丘。在俱萨罗止住彼林。修持禁戒。已为满足更不求胜。时彼天神。即说偈言。

不应以持戒  多闻及禅定
住于空静处  未尽诸漏结
不应作是事  用智自损减
远离凡夫法  逮得菩提乐

(三五○)
尔时俱萨罗国有一比丘。号曰龙与。住止彼林好乐家法。晨入聚落日暮乃还。尔时天神作是念言。此年少比丘亲近愦闹朝往暮还。我于今者为作觉悟。即说偈言。

去时何太早  回还何逼暮
瞻形观相貌  如似在家者
数数常往返  苦乐同世俗
龙与汝当知  宜应自思量
勿贪著居家  以损清净行
汝今慎勿为  无自在所牵

(三五一)
尔时复有众多比丘。在俱萨罗国止住彼林。众多比丘掉动不停。少于惭耻轻躁佷戾。识念不定心意惶惶诸根驰散。尔时天神作是念。比丘之法不应如是。斯甚不善。我当为其说觉悟偈。即说偈言。

瞿昙诸弟子  正命用自活
乞食及住时  常思于无常
于彼住坐卧  亦复思无常
已自难将养  佷戾心驰散
譬如世俗人  食讫皆睡眠
弃于自己舍  亲近著他家
如为人所迫  强逼作沙门
无实无信心  亦不求出家
强著僧伽梨  如老牛驾犁

尔时诸比丘。即答之言。今者汝欲讥我等耶。天复说偈答言。

我不见种姓  亦不称名字
我今敬礼僧  讥毁作过者
若能住精进  我今亦礼足

(三五二)
尔时憍萨罗国有一比丘。林中止住。与一长者共为亲友。是时长者有一儿妇年少端正。时此比丘少共语言。众人皆谤谓为非法。是时比丘闻是语已。心中懊恼。欲向林中而自刑戮。天神念言。彼比丘实无过患。于此林中若自刑害甚为非理。我当令其使得觉悟。时此天神。即便化作彼儿妇形至比丘所。比丘见已即向化妇而说偈言。

如市在四衢  甚为宽博处
唯有染污语  三四人众中
亲近生诽谤  汝知是事已
宜应速疾去  勿得此间住

时化天神。复说偈言。

出家应忍受  讥毁诽谤言
谤语是不实  不宜生愁恼
空声不著己  但是虚妄语
自省无过咎  不应生恼苦
闻谤而恐畏  云何处深林
譬如彼野鹿  终身行不立
能忍诸音声  善恶上中下
有识之佳人  成就具正行
不以他语故  得名贼牟尼
汝今自审己  既无诸过咎
贤圣及诸天  亦知汝无过

时化天神说是偈已。即于其处隐没不现。彼时比丘昼夜精勤心不懈息。断除烦恼得成罗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