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一

失译师名附秦录

(二二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一天子名曰因陀罗。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身光晖曜遍照只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不知寿  云何觉了寿
云何贪著寿  云何系缚寿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色不能知寿  行不觉了寿
贪著己身寿  爱寿为系缚

时因陀罗天子。复说偈言。

如佛之所说  色非寿命者
云何共意识  而得成身聚

世尊复以偈答曰。

识依歌罗罗  歌罗罗最初
歌罗罗生胞  从胞生肉段
肉段生坚[革*卬]  从[革*卬]生五胞
从胞生发爪  由是生五根
男女相别异  迁变不暂住
以是因缘故  云何有寿命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释迦。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身光晖曜遍照只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断于一切结  当舍众事务
若有教授他  不名善沙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夜叉应当知  诸种苦恼逼
智者宜悲愍  说法而教导
不应放舍彼  坠堕于苦道
罗汉怀慈慧  救拔无过咎

时释迦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最胜长者。神光晖赫遍照只洹。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常学说善偈  亲近敬沙门
恒乐空静处  寂定于诸根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常学说善偈  亲近敬沙门
恒乐空寂处  寂定于心意

时最胜长者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名曰尸毗。威光显曜颜色殊常。遍于只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应共谁止住  宜与谁和合
于谁得正法  获胜无过患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应共贤圣住  宜与贤和合
从贤咨正法  获胜无[亿-音+(夫*夫)]过

时尸毗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月自在。威光显照遍于只洹。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修禅至尽处  食草鸡鹿戒
成就于弃乐  逮得于四禅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虽复修彼禅  犹在生死网
能具正念者  独处心惔怕
远离于生死  如鹄出网罗

时月自在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毗忸。威光炳曜赫然大明。来诣只洹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诸亲近佛者  无不得欢喜
咸令一切人  乐于汝法教
能令修学者  获得不放逸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此法善教诫  知时不放逸
于魔得自在  魔不得其便

时毗忸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般阇罗。光色晖曜赫然甚明威仪详序。来诣佛所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在家缠众务  出家甚宽博
牟尼由专精  从禅出觉了
廓然而大悟  开发显大智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虽处众缘务  亦能获得法
能具念力者  由能专定故
唯有明智人  逮证于涅槃

时般阇罗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须尸摩。与其眷属五百人俱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尔时世尊告阿难言。世若有人。能称实说。彼当应言。舍利弗比丘持戒多闻少欲知定。乐于闲静精勤修定。有大念力。成就智慧速疾智利智。善知出要。深解出乘满足实智。阿难白佛言。世尊。诚如圣教。若称实说。彼应当言。舍利弗比丘。持戒多闻最为第一。乃至成就实智。时诸天子闻于如来及与阿难赞舍利弗。天之容貌。转复端严。其身光曜倍更殊常。遍照只洹赫然大明。时须尸摩天子。颜貌威光转炽盛已。合掌向佛。而说偈言。

舍利弗多闻  咸称为大智
持戒善调顺  世尊所赞叹

世尊复以偈答曰。

舍利弗多闻  威称为大智
持戒善调顺  世尊所赞叹
得无生寂灭  破魔住后身

时须尸摩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赤马。光色倍常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当于何处而能得有不生老死不没不出众生尽处。如是边际为可知不。

尔时世尊告赤马天子言。不生老死既不终没。亦不出生。无有人能行至边际。亦无有能往诣于彼尽其崖限。时赤马天子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说甚善希有。不生老死乃至无能得其边际。所以者何。念我过去。曾为仙人号名赤马。断于欲结得世五通。神力骏疾过于日月。举足一踔能渡大海。而作是念。我今神力骏疾如是。我当行尽众生边际。我于尔时志欲专求众生边故。心意[怡-台+(公/心)][怡-台+(公/心)]都无闲暇。唯除洗手并饮食时及大小便。于百年中竟不能得众生边际。而便命终。以是故知如来善说不生老死不出不没。欲往于彼知其边际都无是处。佛告赤马天子曰。如是如是。若有不生老死不出不没众生边际。实无是处。若欲知者。众生边际即是涅槃。若尽苦际是即名为得其边际。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虽有是神力  终无有能得
行尽众生边  若不得边际
何能尽苦际  是故我牟尼
得名善知世  唯有胜智人
能晓了边际  梵行已得立
正智众生边  度边之彼岸

时赤马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当于尔时有六天子。本是外道六师徒党。一名难胜。二名自在。三名显现。四名决胜。五名时起。六名轻弄。此六天子咸于其夜来诣佛所在一面坐。斯诸天光倍胜于常。遍照只洹赫然大明。尔时难胜即说偈言。

可讥毁比丘  四时自禁制
见闻其住已  是人离诸恶

自在天子。复说偈言。

苦行可讥毁  捡摄于己身
断恶口忿诤  苦乐同世尊
于其法主所  不造作众恶

显现天子。复说偈言。

斩截及伤害  祠祀火烧等
皆无善恶报  迦叶之所说

决胜天子。复说偈言。

尼干若提子  常说如是言
长夜修苦行  断除于妄语
离罗汉不远  堕于世尊数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从今令汝等  独己若多众
我观皆鄙秽  悉同于死尸
云何以野干  同彼师子王
汝尊裸形众  极恶喜妄语
如斯外道等  彼去罗汉远

时有天子。复说偈言。

作彼苦行者  深为可讥毁
虽处于闲静  徒为劳苦事
愿当拥护彼  为其作教导
必趣于色有  生梵世欢喜

尔时世尊。复以偈答。

世界所有色  此处及他处
并在虚空中  有大光明者
如是等一切  悉入魔罥弶
譬如捕鱼师  以网掩众鱼

又有一天。复说偈言。

说有及欲过  并诸痴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欲结
应向彼礼拜  供养以称赞
所以如是者  彼即世尊故

有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及嗔过  并诸痴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嗔结
应向彼礼拜  供养以赞叹
所以如是者  彼即世尊故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及痴过  并诸痴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痴者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憍慢过  并诸慢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憍慢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诸见过  并诸见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见者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爱著过  并诸爱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爱者

有一天子。复说偈言。

王舍城诸山  毗富罗最上
大地诸山中  雪山王最上
四方诸世界  上下及四维
一切天人中  如来最为尊

时诸天子闻佛所说。各说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因陀罗问寿  断于一切结
说善称长者  尸毗问共住
速疾问边际  婆睺咨大喜
大喜毗忸问  般阇罗揵持

须深摩问第一。有外道问诸见。

(二三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摩佉。来诣佛所光色炽盛赫然大明。礼佛足已却住一面。而说偈言。

害谁安隐眠  害谁不忧愁
灭何等一法  为圣所称叹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害嗔安隐眠  害嗔得无忧
嗔恚之毒根  诈亲伤害人
灭是等一法  贤圣所称叹

尔时摩佉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弥佉来诣佛所威光显耀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已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于世间  显发于照明
何者是无上  第一之照明
如是甚深义  愿佛为我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一切世间  凡有三照明
云何三照明  所谓日月火
能于昼夜中  处处为照明
天上及人间  唯佛无上明

时弥佉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昙摩尸。来诣佛所威光晖赫遍于只洹。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婆罗门今者  断三有欲结
不愿求诸有  竟何为所作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婆罗门无作  念作已终讫
涉水足尽底  以至于彼岸
若足不尽底  不能到彼岸
手足必运动  是名有所作
以此为方喻  以明无作义
昙摩汝当知  已尽于诸漏
住于最后身  诸有爱欲过
一切悉断除  超渡生死海

尔时昙摩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多罗健陀。来诣佛所光颜晖赫明遍只洹。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断除于几法  弃舍于几法
增进修几法  比丘成几法
凡修除几法  得度于驶流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除五欲受阴  弃舍于五盖
增进修五根  成就五分身
如是之比丘  超渡生死海

尔时多罗健陀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迦默。来诣佛所光色晖赫明照只洹。礼佛足已却坐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难为难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学者为难作  具足于戒定
得离众缘务  恬静而快乐

尔时迦默天子复白佛言诚如圣教。默静为难。尔时世尊。复以偈答。

迦默汝今者  难得而欲得
昼夜修定意  必能安静默

时迦默复白佛言。心意难定。世尊复以偈答。

定摄扰乱心  决定根难住
坏于死罥网  能获于圣智

迦默复白佛言。深崄道岨难何由得济渡。世尊复以偈答。

非圣必堕崄  颓坠莫由过
贤圣履崄途  安隐从中度

尔时迦默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迦默。来诣佛所光明赫然遍照只洹。礼佛足已却住一面。而说偈言。

贪欲及嗔恚  以何为根本
乐不乐恐怖  为是而谁耶
婴孩捉母乳  意觉从何生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从爱至我心  如尼拘陀树
根须从土生  然后入于地
各各于异处  爱著生于欲
亦如摩楼多  缠缚覆林树
若知其根本  夜叉当舍离
能渡生死海  度更不受有

时迦默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栴檀。来诣佛所光颜炽盛明照只洹。却立一面。而说偈言。

我今问瞿昙  种别大利智
除去诸障蔽  知见悉明了
止住于何处  为习何法教
于后世不畏  得善之果报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除弃口意恶  身不行非善
若处于居家  布施如流水
信心数受戒  摄念分财与
天当住此处  习学如上事
若能勤心行  后世都无畏

时栴檀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栴檀。来诣佛所光颜炽盛明照只洹却立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度驶流  昼夜恒精进
如此驶流中  涛波甚暴急
无有攀挽处  亦无安足地
谁能处深流  而不为漂没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一切戒完具  定慧充其心
思惟内心念  此能度难度
除去于欲想  度有结使流
尽于喜爱有  处深不沉没

时栴檀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迦叶。身光倍常来诣佛所。所出光明遍照只洹。却坐一面。而白佛言。比丘。我今欲说比丘胜利。佛告迦叶。恣汝所说。尔时迦叶即说偈言。

比丘能具念  心得善解脱
诸欲有所求  逮得无垢处
能知于世间  有垢及无垢
舍离一切有  亦无诸畜积
是名为比丘  有胜利功德

时迦叶天子说此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名曰迦叶。光色倍常。即于其夜来诣佛所。身光显照遍于只洹。却坐一面白佛言。比丘大德。我今亦复欲说比丘所得功德。佛言。迦叶。随汝意说。迦叶即说偈言。

比丘能具念  心得善解脱
愿求得涅槃  已知于世间
解有及非有  深知诸法空
是名为比丘  离有获涅槃

时迦叶天子说此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摩佉问所害  弥佉咨照明
昙摩诵应作  多罗询所短
极难及伏藏  迦默决二疑
实智及渡流  栴檀之所说
无垢有非有  斯两迦叶谈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一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一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一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十一

失译师名附秦录

(二二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一天子名曰因陀罗。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身光晖曜遍照只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不知寿  云何觉了寿
云何贪著寿  云何系缚寿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色不能知寿  行不觉了寿
贪著己身寿  爱寿为系缚

时因陀罗天子。复说偈言。

如佛之所说  色非寿命者
云何共意识  而得成身聚

世尊复以偈答曰。

识依歌罗罗  歌罗罗最初
歌罗罗生胞  从胞生肉段
肉段生坚[革*卬]  从[革*卬]生五胞
从胞生发爪  由是生五根
男女相别异  迁变不暂住
以是因缘故  云何有寿命

时彼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释迦。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身光晖曜遍照只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断于一切结  当舍众事务
若有教授他  不名善沙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夜叉应当知  诸种苦恼逼
智者宜悲愍  说法而教导
不应放舍彼  坠堕于苦道
罗汉怀慈慧  救拔无过咎

时释迦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最胜长者。神光晖赫遍照只洹。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常学说善偈  亲近敬沙门
恒乐空静处  寂定于诸根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常学说善偈  亲近敬沙门
恒乐空寂处  寂定于心意

时最胜长者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名曰尸毗。威光显曜颜色殊常。遍于只洹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应共谁止住  宜与谁和合
于谁得正法  获胜无过患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应共贤圣住  宜与贤和合
从贤咨正法  获胜无[亿-音+(夫*夫)]过

时尸毗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月自在。威光显照遍于只洹。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修禅至尽处  食草鸡鹿戒
成就于弃乐  逮得于四禅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虽复修彼禅  犹在生死网
能具正念者  独处心惔怕
远离于生死  如鹄出网罗

时月自在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二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毗忸。威光炳曜赫然大明。来诣只洹顶礼佛足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诸亲近佛者  无不得欢喜
咸令一切人  乐于汝法教
能令修学者  获得不放逸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此法善教诫  知时不放逸
于魔得自在  魔不得其便

时毗忸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般阇罗。光色晖曜赫然甚明威仪详序。来诣佛所顶礼佛足退坐一面。而说偈言。

在家缠众务  出家甚宽博
牟尼由专精  从禅出觉了
廓然而大悟  开发显大智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虽处众缘务  亦能获得法
能具念力者  由能专定故
唯有明智人  逮证于涅槃

时般阇罗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须尸摩。与其眷属五百人俱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尔时世尊告阿难言。世若有人。能称实说。彼当应言。舍利弗比丘持戒多闻少欲知定。乐于闲静精勤修定。有大念力。成就智慧速疾智利智。善知出要。深解出乘满足实智。阿难白佛言。世尊。诚如圣教。若称实说。彼应当言。舍利弗比丘。持戒多闻最为第一。乃至成就实智。时诸天子闻于如来及与阿难赞舍利弗。天之容貌。转复端严。其身光曜倍更殊常。遍照只洹赫然大明。时须尸摩天子。颜貌威光转炽盛已。合掌向佛。而说偈言。

舍利弗多闻  咸称为大智
持戒善调顺  世尊所赞叹

世尊复以偈答曰。

舍利弗多闻  威称为大智
持戒善调顺  世尊所赞叹
得无生寂灭  破魔住后身

时须尸摩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赤马。光色倍常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却坐一面白佛言。世尊。当于何处而能得有不生老死不没不出众生尽处。如是边际为可知不。

尔时世尊告赤马天子言。不生老死既不终没。亦不出生。无有人能行至边际。亦无有能往诣于彼尽其崖限。时赤马天子白佛言。世尊。世尊所说甚善希有。不生老死乃至无能得其边际。所以者何。念我过去。曾为仙人号名赤马。断于欲结得世五通。神力骏疾过于日月。举足一踔能渡大海。而作是念。我今神力骏疾如是。我当行尽众生边际。我于尔时志欲专求众生边故。心意[怡-台+(公/心)][怡-台+(公/心)]都无闲暇。唯除洗手并饮食时及大小便。于百年中竟不能得众生边际。而便命终。以是故知如来善说不生老死不出不没。欲往于彼知其边际都无是处。佛告赤马天子曰。如是如是。若有不生老死不出不没众生边际。实无是处。若欲知者。众生边际即是涅槃。若尽苦际是即名为得其边际。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虽有是神力  终无有能得
行尽众生边  若不得边际
何能尽苦际  是故我牟尼
得名善知世  唯有胜智人
能晓了边际  梵行已得立
正智众生边  度边之彼岸

时赤马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当于尔时有六天子。本是外道六师徒党。一名难胜。二名自在。三名显现。四名决胜。五名时起。六名轻弄。此六天子咸于其夜来诣佛所在一面坐。斯诸天光倍胜于常。遍照只洹赫然大明。尔时难胜即说偈言。

可讥毁比丘  四时自禁制
见闻其住已  是人离诸恶

自在天子。复说偈言。

苦行可讥毁  捡摄于己身
断恶口忿诤  苦乐同世尊
于其法主所  不造作众恶

显现天子。复说偈言。

斩截及伤害  祠祀火烧等
皆无善恶报  迦叶之所说

决胜天子。复说偈言。

尼干若提子  常说如是言
长夜修苦行  断除于妄语
离罗汉不远  堕于世尊数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从今令汝等  独己若多众
我观皆鄙秽  悉同于死尸
云何以野干  同彼师子王
汝尊裸形众  极恶喜妄语
如斯外道等  彼去罗汉远

时有天子。复说偈言。

作彼苦行者  深为可讥毁
虽处于闲静  徒为劳苦事
愿当拥护彼  为其作教导
必趣于色有  生梵世欢喜

尔时世尊。复以偈答。

世界所有色  此处及他处
并在虚空中  有大光明者
如是等一切  悉入魔罥弶
譬如捕鱼师  以网掩众鱼

又有一天。复说偈言。

说有及欲过  并诸痴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欲结
应向彼礼拜  供养以称赞
所以如是者  彼即世尊故

有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及嗔过  并诸痴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嗔结
应向彼礼拜  供养以赞叹
所以如是者  彼即世尊故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及痴过  并诸痴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痴者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憍慢过  并诸慢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憍慢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诸见过  并诸见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见者

时一天子。复说偈言。

说有爱著过  并诸爱幻恶
一切悉断除  赞叹断爱者

有一天子。复说偈言。

王舍城诸山  毗富罗最上
大地诸山中  雪山王最上
四方诸世界  上下及四维
一切天人中  如来最为尊

时诸天子闻佛所说。各说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因陀罗问寿  断于一切结
说善称长者  尸毗问共住
速疾问边际  婆睺咨大喜
大喜毗忸问  般阇罗揵持

须深摩问第一。有外道问诸见。

(二三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摩佉。来诣佛所光色炽盛赫然大明。礼佛足已却住一面。而说偈言。

害谁安隐眠  害谁不忧愁
灭何等一法  为圣所称叹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害嗔安隐眠  害嗔得无忧
嗔恚之毒根  诈亲伤害人
灭是等一法  贤圣所称叹

尔时摩佉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弥佉来诣佛所威光显耀赫然大明。顶礼佛足已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于世间  显发于照明
何者是无上  第一之照明
如是甚深义  愿佛为我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一切世间  凡有三照明
云何三照明  所谓日月火
能于昼夜中  处处为照明
天上及人间  唯佛无上明

时弥佉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昙摩尸。来诣佛所威光晖赫遍于只洹。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婆罗门今者  断三有欲结
不愿求诸有  竟何为所作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婆罗门无作  念作已终讫
涉水足尽底  以至于彼岸
若足不尽底  不能到彼岸
手足必运动  是名有所作
以此为方喻  以明无作义
昙摩汝当知  已尽于诸漏
住于最后身  诸有爱欲过
一切悉断除  超渡生死海

尔时昙摩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多罗健陀。来诣佛所光颜晖赫明遍只洹。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断除于几法  弃舍于几法
增进修几法  比丘成几法
凡修除几法  得度于驶流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除五欲受阴  弃舍于五盖
增进修五根  成就五分身
如是之比丘  超渡生死海

尔时多罗健陀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迦默。来诣佛所光色晖赫明照只洹。礼佛足已却坐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为难为难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学者为难作  具足于戒定
得离众缘务  恬静而快乐

尔时迦默天子复白佛言诚如圣教。默静为难。尔时世尊。复以偈答。

迦默汝今者  难得而欲得
昼夜修定意  必能安静默

时迦默复白佛言。心意难定。世尊复以偈答。

定摄扰乱心  决定根难住
坏于死罥网  能获于圣智

迦默复白佛言。深崄道岨难何由得济渡。世尊复以偈答。

非圣必堕崄  颓坠莫由过
贤圣履崄途  安隐从中度

尔时迦默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三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迦默。来诣佛所光明赫然遍照只洹。礼佛足已却住一面。而说偈言。

贪欲及嗔恚  以何为根本
乐不乐恐怖  为是而谁耶
婴孩捉母乳  意觉从何生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从爱至我心  如尼拘陀树
根须从土生  然后入于地
各各于异处  爱著生于欲
亦如摩楼多  缠缚覆林树
若知其根本  夜叉当舍离
能渡生死海  度更不受有

时迦默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栴檀。来诣佛所光颜炽盛明照只洹。却立一面。而说偈言。

我今问瞿昙  种别大利智
除去诸障蔽  知见悉明了
止住于何处  为习何法教
于后世不畏  得善之果报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除弃口意恶  身不行非善
若处于居家  布施如流水
信心数受戒  摄念分财与
天当住此处  习学如上事
若能勤心行  后世都无畏

时栴檀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栴檀。来诣佛所光颜炽盛明照只洹却立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度驶流  昼夜恒精进
如此驶流中  涛波甚暴急
无有攀挽处  亦无安足地
谁能处深流  而不为漂没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一切戒完具  定慧充其心
思惟内心念  此能度难度
除去于欲想  度有结使流
尽于喜爱有  处深不沉没

时栴檀天子闻佛所说。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天子名曰迦叶。身光倍常来诣佛所。所出光明遍照只洹。却坐一面。而白佛言。比丘。我今欲说比丘胜利。佛告迦叶。恣汝所说。尔时迦叶即说偈言。

比丘能具念  心得善解脱
诸欲有所求  逮得无垢处
能知于世间  有垢及无垢
舍离一切有  亦无诸畜积
是名为比丘  有胜利功德

时迦叶天子说此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二四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名曰迦叶。光色倍常。即于其夜来诣佛所。身光显照遍于只洹。却坐一面白佛言。比丘大德。我今亦复欲说比丘所得功德。佛言。迦叶。随汝意说。迦叶即说偈言。

比丘能具念  心得善解脱
愿求得涅槃  已知于世间
解有及非有  深知诸法空
是名为比丘  离有获涅槃

时迦叶天子说此偈已。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摩佉问所害  弥佉咨照明
昙摩诵应作  多罗询所短
极难及伏藏  迦默决二疑
实智及渡流  栴檀之所说
无垢有非有  斯两迦叶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