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六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一○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优楼频螺聚落泥连河岸菩提树下。成佛未久。尔时世尊独坐思惟。而作是念。夫人无敬心。不能恭顺于其尊长。不受教诲。无所畏惮。纵情自逸。永失义利。若如是者。众苦缠集。若人孝事尊长。敬养畏慎。随顺不逆。所愿满足。得大义利。若如是者。触事安乐。复作是念。一切世间。若天若人。若天世界。若人世界。若魔世界。若梵世界。沙门婆罗门。一切世间。有生类中。若有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胜于我者。我当亲近。依止于彼。供养恭敬。遍观察已。都不见于世间人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一切世间有胜于我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为我依止。复作是念。我所觉法。我今应当亲近供养恭敬诚心尊重。何以故。过去诸佛。一切皆悉亲近依止供养恭敬尊重斯法。未来现在诸佛。亦复亲近依止斯法。供养恭敬。生尊重心。我今亦当如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亲近依止供养恭敬尊重于法。尔时梵主天王。遥知世尊在优楼频螺聚落泥连河岸菩提树下。而作是念。观察世间。若天若人若魔若梵。沙门婆罗门。一切生类。若有胜我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者。我当依止。然都不见有能胜我者。又复观察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悉皆亲近依止于法。供养恭敬。生尊重心。我今亦当随三世佛之所。应作亲近依止供养恭敬尊重于法。时梵主天。彼作是念。我当从此处没。往到佛所。时梵主天。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至佛所。白佛言。世尊。实如所念。诚如所念。即说偈言。

过去现在诸如来  未来世中一切佛
是诸正觉能除恼  一切皆依法为师
亲近于法依止住  斯是三世诸佛法
是故欲尊于己者  应先尊重敬彼法
宜当忆念佛所教  尊重供养无上法

尔时梵王。赞叹世尊。深生随喜作礼而去。

(一○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优楼频螺聚落泥连河侧菩提树下。成佛未久。佛于树下。独坐思惟。而作是念。唯有一道。能净众生。使离苦恼。亦能除灭不善恶业。获正法利。所言法者。即四念处。云何名为四念处耶。观身念处。观受念处。观心念处。观法念处。若人不修四念处者。为远离贤圣之法远离圣道。若离圣道。即远离甘露。若远离甘露。则不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等人。我说终不能得离于一切诸苦。若修四念处。即亲近贤圣法者。若亲近贤圣法。即亲近贤圣道。若亲近贤圣道。即亲近甘露法。若亲近甘露法。即能得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若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等人。即说离苦。时梵主天。遥知如来心之所念。作是念言。我于今者。当至佛所。随喜劝善。思惟是已。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诚如世尊心之所念。唯有一道。能净众生。乃至得免忧悲苦恼。时梵主天。即说偈言。

唯此道出要  斯处可精勤
欲求远离苦  唯有此一道
若涉斯道者  如鹤飞空逝
释迦牟尼尊  逮得于佛道
一切正导师  当以此觉道
显示于众生  常应数数说
咸令一切知  生有之边际
唯愿说一道  愍济诸众生
过去一切佛  从斯道得度
未来及今佛  亦从此道度
云何名为度  能度瀑駚流
究竟于无边  调伏得极净
世间悉生死  解知一切界
为于具眼者  宣明如此道
譬如彼恒河  流赴于大海
圣道亦如是  佛为开显现
斯道如彼河  趣于甘露海
昔来未曾闻  转妙法轮音
唯愿天人尊  度老病死者
一切所归命  为转妙法轮

时梵主天。顶礼佛足。即没而去。

(一○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梵主天。于其中夜。光明倍常。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梵主威光。照于时会。赫然大明。即于坐上。而说偈言。

刹利二足尊  种姓真正者
明行已具足  人天中最胜

佛告梵主言。诚如是言。诚如是言。刹利二足尊。种姓真正者。明行已具足。天人中最胜。时梵主天。闻佛所说。踊跃欢喜。顶礼佛足。于彼坐没。还于天宫。

(一○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游拘萨罗国。时彼国中有一阿兰若住处。尔时世尊。与诸大众比丘僧俱在彼止宿。于时世尊。赞斯住处。说阿兰若住处法。时梵主天。知如来游于拘萨罗。与比丘众。止宿阿兰若住处。赞叹阿兰若住处。说阿兰若住处法。梵主天王。作是念言。我今当诣佛所。赞叹随喜。时梵主天。即于彼没。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即说偈言。

处静有敷具  应断于结缚
若不能爱乐  还应住僧中
恒应正忆念  调根行乞食
具足禁戒者  应至空静处
放舍于怖惧  坚住于无畏
断除憍慢者  坚心处中住
如是我所闻  不应怀疑惑
一千阿罗汉  于此断生死
学者二五百  千一百须陀
随流修正道  长不趣邪径
不能具宣说  诸道得果者
所以不能说  畏惧不信敬

时梵主天。说是偈已。顶礼佛足。还于天宫。

(一○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释翅迦毗罗卫林。与五百大比丘众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逮得己利。尽于后有。无复结使。正智解脱。复有十世界大威德诸天。来至佛所。问讯佛僧。于时世尊。说于随顺涅槃之法。有四梵身天。各作是念。今佛在释翅迦罗卫林。与五百比丘僧俱。皆是大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逮得己利。尽于后有。无复结使。正智解脱。复有十世界大威德天。来至佛所。问讯佛僧。世尊为其说于随顺涅槃之法。我于今者。当往于彼佛世尊所。时梵身天。作是念已。即于彼没。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立。时第一梵身天。而说偈言。

今于此林中  集会于大众
是故我等来  正欲观众僧
不以不善心  坏僧破和合

第二梵身天复说偈言。

比丘诚实心  宜应务精勤
犹如善御者  制马令调顺
比丘亦如是  应制御诸根

第三梵身天复说偈言。

譬如野马被羁系  拔柱蹋堑安隐出
诸比丘等亦如是  拔三毒柱断欲堑
世尊导师之所调  能出是等大龙象

第四梵身天复说偈言。

诸有归依于佛者  人中舍形得天身

时四梵身天。各说偈已。在于僧中。敬心战栗。作礼而去。

(一○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时梵主天。于其中夜。威光甚明。来至佛所。尔时世尊。入火光三昧。时梵主天。作是心念。今者如来。入于三昧。我来至此。甚为非时。当尔之时。提婆达多亲友。瞿迦梨比丘。谤舍利弗及大目连。此梵主天。即诣其所。扣瞿迦梨门唤言。瞿迦梨瞿迦梨。汝于舍利弗目连。当生净信。彼二尊者。心净柔软。梵行具足。汝作是谤。后于长夜。受诸衰苦。瞿迦梨即问之言。汝为是谁。答曰。我是梵主天。瞿迦梨言。佛记汝得阿那含耶。梵主答言。实尔。瞿迦梨言。阿那含名为不还。汝云何还梵主天。复作是念。如此等人。不应与语。而说偈言。

欲测无量法  智者所不应
若测无量法  必为所烧害

时梵主天。说是偈已。即往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以瞿迦梨所说因缘。具白世尊。佛告梵言实尔实尔。欲测无量法。能烧凡夫。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夫人生世  斧在口中  由其恶口
自斩其身  应赞者毁  应毁者赞
如斯恶人  终不见乐  迦梨伪谤
于佛贤圣  迦梨为重  百千地狱
时阿浮陀  毁谤贤圣  口意恶故
入此地狱

时梵主天闻是偈已。礼佛而退。

(一○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二天。一名小胜善闭梵。二名小胜光梵。欲来诣佛。时婆迦梵。见此二梵。即问之曰。欲何所至。二梵答言。我等欲往诣世尊所问讯礼敬。时婆迦梵。即说偈言。

四梵字鹳雀  三梵名为金
七十二五百  名曰为余毗
汝观我金色  赫然而明盛
所有威光明  晖光蔽梵天
云何不观我  乃欲诣佛所

尔时二梵以偈答言。

汝今有少光  映蔽于梵天
当知此光色  皆有诸过患
明智得解脱  不乐斯光色

尔时二梵。说是偈已。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二梵白佛言。世尊。我等欲来见佛。时婆迦梵。因问我言。欲何所至。我等答言。欲诣佛所。时婆迦梵。说此偈言。

四梵名鹳雀  三梵名为金
七十二五百  名曰为余毗
汝观我金色  赫然大炽盛
所有身光明  晖光蔽梵天
云何不观我  乃欲诣佛所

我等即便说偈答言。

汝今有少光  映蔽于梵天
当知此光色  皆有诸过患
智者得解脱  不乐斯光色

佛言。梵天。实尔实尔。彼梵虽复少有光色。映蔽梵天。当知光色皆有过患。智者解了。不应乐此。佛为二梵。称种说法。示教利喜。二梵闻法。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一○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婆迦梵。生于邪见言。此处常坚实不坏。不复往来。于其生死。若有过此不往来者。无有是处。尔时世尊。知婆迦梵心之所念。如来尔时。譬如壮士屈申臂顷。寻即往彼婆迦梵宫。时婆迦梵。语佛言。大仙。此处是常坚实不坏。都无往来。若有过此无往来者。无有是处。佛语梵言。此处无常。汝今云何横生常想。此处败坏。而复横生不败坏想。此处不定。横生定想。此处往来。汝今横生不往来想。更有胜处。都无往来。汝便横生更无胜想。时婆迦梵。即说偈言。

七十二梵作胜福  悉皆于此而终没
一切诸梵皆知我  唯我在此不退没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汝谓为长寿  其实寿短促
我知汝寿命  百千尼罗浮

时婆迦梵说偈答曰。

婆迦婆世尊  汝智实无尽
过于生老忧  为具眼者说
我先造何业  修何等戒行
在此梵天上  寿命得延长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往昔有群贼  劫掠坏聚落
剥脱系缚人  大取于财物
汝当于尔时  甚有大勇力
救解于诸人  然复不加害
寻共彼诸人  一劫中修善
慈仁好惠施  复能持戒行
汝于睡及寤  宜忆本所行
又有人乘船  于彼恒河中
恶龙提船人  尽欲加毒害
汝时为神仙  救济于彼命
此汝昔日时  修戒之所致

时婆迦梵即说偈言。

汝实能知我  寿命之修短
更有诸余事  汝亦悉知之
汝光甚炽盛  能蔽于诸梵
靡所不了达  故名婆伽婆

尔时世尊。为婆迦梵。说种种法。示教利喜。寻复于彼没。还只洹。

(一○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梵。起大邪见。而作是言。我此处常不见有能生于我宫。况复有能过于我上者。尔时世尊。入于三昧。从阎浮提没。现于梵顶虚空中坐。尊者憍陈如。以净天眼。观于世尊为至何处。即知如来在梵顶上虚空中坐。时憍陈如。亦入是定。于此而没。现梵顶上。处如来下。在于东面。

时尊者摩诃迦叶。以净天眼。观于如来为至何处。寻知世尊在梵顶上。复入此定。于此处没。在如来下。现梵顶上。在于南面。

尊者目连。以净天眼。观于如来为至何处。寻知世尊在梵顶上。即入是定。于此处没。现梵顶上。处如来下。现于西面。

时尊者阿那律。复以净天眼。观察如来为至何处。寻知世尊在梵顶上。亦入是定。于此处没。现梵顶上。处如来下。在于北面。

尔时世尊。告梵天言。汝本所见。为舍已不。复告梵天。汝本心念。我不见有能生我宫者。况能出过。汝今试观此等天身。容貌光明。胜汝已不。时梵白佛。唯然已见。而今见之。斯等光明。昔所不见。而今见之。斯等光明。真为殊胜。自今已后。更不敢言此处常恒无有变易。佛告梵天。此处无常。空不自在。佛为彼梵。种种说法。示教利喜。入如是三昧。从彼梵没。还于只洹。尊者憍陈如。摩诃迦叶。阿那律等。亦为彼梵。种种说法。示教利喜。亦入是定。从彼处没。还于只洹。唯尊者大目犍连。在彼而坐。尔时彼梵。问目连言。世尊弟子。颇有如汝有大威德神足者不。目连答言。诸余声闻。亦有如是威德神足。尊者目连。即说偈言。

牟尼弟子大罗汉  有大威德具三明
得尽诸漏知他心  能现神变化群生
如是声闻甚众多  是故汝今宜恭敬

时尊者目连。说是偈已。种种说法。示教利喜。亦入是定。从彼梵没。还于只洹。

(一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尸那竭力士生地娑罗林中。尔时如来涅槃时到。告阿难曰。汝可为我于双树间北首敷座。于时阿难。受佛敕已。于双树间北首敷座。既敷座已。还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于双树间。北首敷座。所作已竟。尔时世尊。即从坐起。往趣双树敷上。北首右胁而卧。足足相累。系心在明。起于念觉。先作涅槃想。尔时拘尸那竭国。有一梵志。名须跋陀罗。先住彼国。其年朽迈。一百二十。时彼国中。诸力士辈。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是阿罗汉。时须跋陀罗。传闻人说婆伽婆于今日夜当入涅槃。作是念言。我于法中。有所疑惑。唯有瞿昙。必能解释。决我所疑。作是念已。即出拘尸那竭。往诣娑罗林。尊者阿难。在外经行时。须跋陀见阿难已。即诣其所。白阿难言。我闻他说。沙门瞿昙。于今日中夜。当入无余涅槃。吾今须见咨决所疑。阿难答言。梵志。佛身疲惓。汝今扰恼。须跋陀罗白阿难言。我闻如来今日中夜。入无余涅槃。我昔曾闻宿旧仙言。若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如优昙钵花。难可值遇。我有少疑。思得咨决。愿听我见。如是三请。阿难答言。莫扰恼佛。

尔时世尊。以净天耳。遥闻阿难遮须跋陀不听前进。佛告阿难。莫遮彼人。听其前进。随意问难。时须跋陀罗。闻佛慈矜听令前进。踊跃欢喜。即至佛所。问讯已讫。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有少疑。听我问不。佛言。恣汝所问。须跋陀罗。既蒙听许白佛言。世尊。外道六师。种种异见。富兰那迦叶未迦梨俱赊梨子阿阇耶毗罗坻子。阿阇多翅舍婆罗迦尼陀迦旃延尼乾陀阇提子。斯等六师。各各自称已为世尊竟。为实得一切智不。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三十一出家  尔来过五十
推求诸善法  戒定行明达
一切诸世间  不知实方所
况知实法者  若修八正道
能获于初果  乃至第四果
若不修八正  初果不可知
况复第四果  我于大众中
说法师子吼  如此正法外
亦无有沙门  及与婆罗门

佛说是时。须跋陀罗。远尘离垢。得法眼净。时须跋陀罗。整郁多罗僧。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我今已得过三恶道。时须跋陀罗白阿难言。善哉阿难。汝获大利。为佛弟子给侍第一。我于今者。亦得善利。于佛法中。愿得出家。阿难合掌白佛言。须跋陀罗。于佛法中。愿乐出家。尔时世尊。即告须跋陀罗。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衣著身。即得具戒。得具戒已。即成罗汉。须跋陀罗。即作是念。我今不忍见于世尊入般涅槃。我当先入。须跋陀罗。即时先入涅槃。如来于后亦入涅槃。尔时众中。有一比丘。而说偈言。

双树入涅槃  枝条四遍布
上下而雨花  缤纷散佛上
所以雨花者  世尊入涅槃

释提桓因复说偈言。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乃名涅槃

时梵主天复说偈言。

世间有生类  舍身归终灭
今者大圣尊  具足于十力
世尊无等伦  今入于涅槃

时尊者阿那律复说偈言。

法主意止住  出入息已断
如来所成就  行力悉满足
今入于涅槃  其心无怖畏
都舍于诸受  如油尽灯灭
灭有入涅槃  心意得解脱

时众睹已身毛皆竖佛入涅槃始经七日。尔时阿难阇维如来右绕说偈。

大悲梵世尊  体同真净宝
有大神通力  火出自然身
千氎用缠身  内外二不烧

(一一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比丘尼。名曰旷野。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将欲向彼得眼林中。时魔王波旬。作是心念。瞿昙沙门。今在舍卫得眼林中。其弟子旷野比丘尼。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将欲往诣于彼林间。我当为其而作扰乱。尔时波旬化作摩纳。于彼路侧。问旷野言。欲何所诣。比丘尼答言。我今欲诣闲静之处。尔时摩纳。闻是语已。即说偈言。

一切世间中  无有解脱者
汝诣空静处  将欲何所作
汝今年盛美  不受于五欲
一旦衰老至  后莫生忧悔

时比丘尼。而作是念。此为是谁欲恼乱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作是念已。入定观察。知是波旬。欲来恼乱。即说偈言。

世间有解脱  我今自证知
波旬汝愚鄙  不解如斯迹
欲如摽利戟  阴贼拔刀逐
汝言受五欲  欲苦可怖畏
欲能生忧恼  欲能生追念
欲能生百苦  欲是众苦本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证于尽灭  住于无漏法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旷野比丘尼。善知我心。懊恼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苏摩比丘尼。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魔王波旬。作是念。今苏摩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尔时波旬。化作婆罗门。在路侧立。而作是言。阿梨耶欲何所至。比丘尼答言。我今欲诣彼寂静处。尔时波旬。即说偈言。

仙圣之所得  斯处难阶及
非汝鄙秽智  获得如是处

时比丘尼。作如是念。此为是人。是非人乎。而欲恼我。入定观察。知是波旬。即说偈言。

女相无所作  唯意修禅定
观见于上法  若有男女相
可说于女人  于法无所能
若无男女相  云何生分别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证于尽灭  住于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苏摩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翅舍憍昙弥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尔时魔王波旬。作是心念。沙门瞿昙。在于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比丘尼。名翅舍憍昙弥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作是念已。化作摩纳。欲为扰乱。即说偈言。

汝今者何为  怀忧坐树下
歔欷而流泪  将不丧子乎
独处于林中  欲求男子耶

时比丘尼。而作是念。此为是谁。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而欲为我。作大扰乱。入定观察。知是魔王。即说偈言。

我断恩爱已  无欲无子想
端坐林树间  无愁无热恼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翅舍憍昙弥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莲华色比丘尼。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并洗足已。入得眼林。坐一树下。端坐思惟。住于天住。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莲华色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中。坐一树下。住于天住。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往至其所。而说偈言。

娑罗树下坐  如华善开敷
独一比丘尼  汝今坐禅耶
更无第二伴  能不畏愚痴

尔时莲华比丘尼。即作是念。此为是谁。扰乱于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波旬。即说偈言。

百千奸伪贼  皆悉令如汝
不动我一毛  故独无所畏

尔时魔王复说偈言。

我今自隐形  入汝腹中央
或入汝眉间  令汝不得见

时比丘尼复以偈答。

我心得自在  善修如意定
断绝大系缚  终不怖畏汝
我已吐诸结  得拔三垢根
怖畏根本尽  故我无所畏
我今住于此  都无畏汝心
汝军众尽来  我亦不怖畏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莲华色比丘尼。善解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石室比丘尼。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中有石室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往至其所。而说偈言。

众生是谁造  众生造作谁
云何名众生  众生何所趣

时石室比丘尼。闻是偈已。而作是念。此为是谁。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魔王。以偈答言。

众魔生邪见  谓有众生想
假空以聚会  都无有众生
譬如因众缘  和合有车用
阴界入亦尔  因缘和合有
业缘故聚会  业缘故散灭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于无漏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比丘尼。名曰鼻[口*(利/尒)]。在舍卫国王园精舍。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于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鼻[口*(利/尒)]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即于路侧。而说偈言。

谁造于色像  色像造作谁
色像从何出  色像何所趣

是比丘尼。闻斯偈已而作是念。此为是谁。恼乱于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魔王。说偈报言。

色像非自作  亦非他所造
众缘起而有  缘离则散灭
譬如殖种子  因地而生长
阴界诸入等  和合是色像
因苦故生长  因苦故散坏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毗阇耶比丘尼。从王园精舍。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王园精舍。毗阇耶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往诣其所。而说偈言。

汝今极盛壮  我年亦复少
五欲共欢娱  放意而受乐
何以独坐此  而不与我俱

时比丘尼。闻是偈已。而作是念。此为是谁。来恼于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魔王。说偈报言。

作乐纵歌舞  及余五欲乐
尽回用与汝  非我之所宜
人间一切乐  并及天五欲
尽回用与汝  都非我所宜
我断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一比丘尼。名曰折罗。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入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尔时魔王。作是念言。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中有一比丘尼。名曰折罗。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已洗钵。收摄坐具。入得眼林中。在一树下坐。入于天住。我今当往而作扰乱。尔时魔王。作是念已。化摩纳形。往至其所。而语之言。阿利耶。欲生何处。比丘尼言。如我今者都无生处。尔时摩纳。即说偈言。

有生必得乐  生必受五欲
汝受谁教敕  言不用复生

折罗比丘尼说偈报言。

生者必有死  众苦所缠缚
一切苦应断  是以不求生
具眼牟尼尊  说斯真谛法
苦因生于苦  皆应舍离之
修圣八正道  安隐趣涅槃
世尊教导我  我乐是教法
我证知彼法  是故不乐生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优波折罗比丘尼。住王园精舍。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乞食已。洗钵洗足。摄持坐具。诣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尔时魔王。作是念言。今瞿昙沙门。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王园精舍。有比丘尼。名曰优波折罗。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讫洗足。收摄坐具。诣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我今当往而作坏乱。作是念已。化作摩纳。即往其所。问比丘尼言。阿利耶。欲何处受身。比丘尼答曰。我都无受身处。尔时摩纳。即说偈言。

忉利及炎摩  兜率与化乐
他化自在天  是处极快乐
汝应愿乐彼  受于胜妙事

优波折罗比丘尼复说偈言。

忉利及炎摩  兜率与化乐
他化自在天  诸处虽受乐
不离于我见  必为魔所缚
世间皆动摇  彼亦归迁谢
无有诸凡夫  离魔之境界
世间皆炽然  世间皆烟出
离于动摇者  我乐如此处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魔王。而作此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王园精舍。有一比丘尼。名曰动头。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乞食已。洗钵洗足。摄持坐具。诣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尔时魔王。作是念言。瞿昙沙门。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有一比丘尼。名曰动头。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乞食已。洗钵洗足。收摄坐具。入得眼林中。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我今欲往而坏乱之。作是念已。化作摩纳。往诣其所。语比丘尼言。九十六种道。汝乐何道。比丘尼答言。此道我都不乐。尔时波旬。即说偈言。

受谁教剃发  自号比丘尼
不欲乐外道  汝为甚愚痴

动头比丘尼复说偈言。

此外诸异道  众为邪见缚
种种诸见缚  终竟堕魔网
释种大世尊  无比之丈夫
一切种中胜  降魔坐道场
悉过一切上  诸事皆解脱
能调尽有边  彼佛教于我
是我之世尊  我乐彼教法
我今知彼已  尽除诸结漏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旷野素弥  苏瞿昙弥  莲华石室  及与毗罗  毗阇折罗  忧波折罗

第十名动头

无趣仙人 汝今丧子 莲敷于上 众生谁造 汝上壮年 欲生何处 何处受身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六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六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六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六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一○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优楼频螺聚落泥连河岸菩提树下。成佛未久。尔时世尊独坐思惟。而作是念。夫人无敬心。不能恭顺于其尊长。不受教诲。无所畏惮。纵情自逸。永失义利。若如是者。众苦缠集。若人孝事尊长。敬养畏慎。随顺不逆。所愿满足。得大义利。若如是者。触事安乐。复作是念。一切世间。若天若人。若天世界。若人世界。若魔世界。若梵世界。沙门婆罗门。一切世间。有生类中。若有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胜于我者。我当亲近。依止于彼。供养恭敬。遍观察已。都不见于世间人天魔梵沙门婆罗门一切世间有胜于我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为我依止。复作是念。我所觉法。我今应当亲近供养恭敬诚心尊重。何以故。过去诸佛。一切皆悉亲近依止供养恭敬尊重斯法。未来现在诸佛。亦复亲近依止斯法。供养恭敬。生尊重心。我今亦当如过去未来现在诸佛。亲近依止供养恭敬尊重于法。尔时梵主天王。遥知世尊在优楼频螺聚落泥连河岸菩提树下。而作是念。观察世间。若天若人若魔若梵。沙门婆罗门。一切生类。若有胜我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者。我当依止。然都不见有能胜我者。又复观察过去未来现在诸佛。悉皆亲近依止于法。供养恭敬。生尊重心。我今亦当随三世佛之所。应作亲近依止供养恭敬尊重于法。时梵主天。彼作是念。我当从此处没。往到佛所。时梵主天。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至佛所。白佛言。世尊。实如所念。诚如所念。即说偈言。

过去现在诸如来  未来世中一切佛
是诸正觉能除恼  一切皆依法为师
亲近于法依止住  斯是三世诸佛法
是故欲尊于己者  应先尊重敬彼法
宜当忆念佛所教  尊重供养无上法

尔时梵王。赞叹世尊。深生随喜作礼而去。

(一○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优楼频螺聚落泥连河侧菩提树下。成佛未久。佛于树下。独坐思惟。而作是念。唯有一道。能净众生。使离苦恼。亦能除灭不善恶业。获正法利。所言法者。即四念处。云何名为四念处耶。观身念处。观受念处。观心念处。观法念处。若人不修四念处者。为远离贤圣之法远离圣道。若离圣道。即远离甘露。若远离甘露。则不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等人。我说终不能得离于一切诸苦。若修四念处。即亲近贤圣法者。若亲近贤圣法。即亲近贤圣道。若亲近贤圣道。即亲近甘露法。若亲近甘露法。即能得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若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是等人。即说离苦。时梵主天。遥知如来心之所念。作是念言。我于今者。当至佛所。随喜劝善。思惟是已。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立。白佛言。诚如世尊心之所念。唯有一道。能净众生。乃至得免忧悲苦恼。时梵主天。即说偈言。

唯此道出要  斯处可精勤
欲求远离苦  唯有此一道
若涉斯道者  如鹤飞空逝
释迦牟尼尊  逮得于佛道
一切正导师  当以此觉道
显示于众生  常应数数说
咸令一切知  生有之边际
唯愿说一道  愍济诸众生
过去一切佛  从斯道得度
未来及今佛  亦从此道度
云何名为度  能度瀑駚流
究竟于无边  调伏得极净
世间悉生死  解知一切界
为于具眼者  宣明如此道
譬如彼恒河  流赴于大海
圣道亦如是  佛为开显现
斯道如彼河  趣于甘露海
昔来未曾闻  转妙法轮音
唯愿天人尊  度老病死者
一切所归命  为转妙法轮

时梵主天。顶礼佛足。即没而去。

(一○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梵主天。于其中夜。光明倍常。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梵主威光。照于时会。赫然大明。即于坐上。而说偈言。

刹利二足尊  种姓真正者
明行已具足  人天中最胜

佛告梵主言。诚如是言。诚如是言。刹利二足尊。种姓真正者。明行已具足。天人中最胜。时梵主天。闻佛所说。踊跃欢喜。顶礼佛足。于彼坐没。还于天宫。

(一○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游拘萨罗国。时彼国中有一阿兰若住处。尔时世尊。与诸大众比丘僧俱在彼止宿。于时世尊。赞斯住处。说阿兰若住处法。时梵主天。知如来游于拘萨罗。与比丘众。止宿阿兰若住处。赞叹阿兰若住处。说阿兰若住处法。梵主天王。作是念言。我今当诣佛所。赞叹随喜。时梵主天。即于彼没。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即说偈言。

处静有敷具  应断于结缚
若不能爱乐  还应住僧中
恒应正忆念  调根行乞食
具足禁戒者  应至空静处
放舍于怖惧  坚住于无畏
断除憍慢者  坚心处中住
如是我所闻  不应怀疑惑
一千阿罗汉  于此断生死
学者二五百  千一百须陀
随流修正道  长不趣邪径
不能具宣说  诸道得果者
所以不能说  畏惧不信敬

时梵主天。说是偈已。顶礼佛足。还于天宫。

(一○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释翅迦毗罗卫林。与五百大比丘众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逮得己利。尽于后有。无复结使。正智解脱。复有十世界大威德诸天。来至佛所。问讯佛僧。于时世尊。说于随顺涅槃之法。有四梵身天。各作是念。今佛在释翅迦罗卫林。与五百比丘僧俱。皆是大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逮得己利。尽于后有。无复结使。正智解脱。复有十世界大威德天。来至佛所。问讯佛僧。世尊为其说于随顺涅槃之法。我于今者。当往于彼佛世尊所。时梵身天。作是念已。即于彼没。譬如壮士屈申臂顷。来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立。时第一梵身天。而说偈言。

今于此林中  集会于大众
是故我等来  正欲观众僧
不以不善心  坏僧破和合

第二梵身天复说偈言。

比丘诚实心  宜应务精勤
犹如善御者  制马令调顺
比丘亦如是  应制御诸根

第三梵身天复说偈言。

譬如野马被羁系  拔柱蹋堑安隐出
诸比丘等亦如是  拔三毒柱断欲堑
世尊导师之所调  能出是等大龙象

第四梵身天复说偈言。

诸有归依于佛者  人中舍形得天身

时四梵身天。各说偈已。在于僧中。敬心战栗。作礼而去。

(一○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时梵主天。于其中夜。威光甚明。来至佛所。尔时世尊。入火光三昧。时梵主天。作是心念。今者如来。入于三昧。我来至此。甚为非时。当尔之时。提婆达多亲友。瞿迦梨比丘。谤舍利弗及大目连。此梵主天。即诣其所。扣瞿迦梨门唤言。瞿迦梨瞿迦梨。汝于舍利弗目连。当生净信。彼二尊者。心净柔软。梵行具足。汝作是谤。后于长夜。受诸衰苦。瞿迦梨即问之言。汝为是谁。答曰。我是梵主天。瞿迦梨言。佛记汝得阿那含耶。梵主答言。实尔。瞿迦梨言。阿那含名为不还。汝云何还梵主天。复作是念。如此等人。不应与语。而说偈言。

欲测无量法  智者所不应
若测无量法  必为所烧害

时梵主天。说是偈已。即往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以瞿迦梨所说因缘。具白世尊。佛告梵言实尔实尔。欲测无量法。能烧凡夫。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夫人生世  斧在口中  由其恶口
自斩其身  应赞者毁  应毁者赞
如斯恶人  终不见乐  迦梨伪谤
于佛贤圣  迦梨为重  百千地狱
时阿浮陀  毁谤贤圣  口意恶故
入此地狱

时梵主天闻是偈已。礼佛而退。

(一○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二天。一名小胜善闭梵。二名小胜光梵。欲来诣佛。时婆迦梵。见此二梵。即问之曰。欲何所至。二梵答言。我等欲往诣世尊所问讯礼敬。时婆迦梵。即说偈言。

四梵字鹳雀  三梵名为金
七十二五百  名曰为余毗
汝观我金色  赫然而明盛
所有威光明  晖光蔽梵天
云何不观我  乃欲诣佛所

尔时二梵以偈答言。

汝今有少光  映蔽于梵天
当知此光色  皆有诸过患
明智得解脱  不乐斯光色

尔时二梵。说是偈已。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二梵白佛言。世尊。我等欲来见佛。时婆迦梵。因问我言。欲何所至。我等答言。欲诣佛所。时婆迦梵。说此偈言。

四梵名鹳雀  三梵名为金
七十二五百  名曰为余毗
汝观我金色  赫然大炽盛
所有身光明  晖光蔽梵天
云何不观我  乃欲诣佛所

我等即便说偈答言。

汝今有少光  映蔽于梵天
当知此光色  皆有诸过患
智者得解脱  不乐斯光色

佛言。梵天。实尔实尔。彼梵虽复少有光色。映蔽梵天。当知光色皆有过患。智者解了。不应乐此。佛为二梵。称种说法。示教利喜。二梵闻法。欢喜顶礼。还于天宫。

(一○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婆迦梵。生于邪见言。此处常坚实不坏。不复往来。于其生死。若有过此不往来者。无有是处。尔时世尊。知婆迦梵心之所念。如来尔时。譬如壮士屈申臂顷。寻即往彼婆迦梵宫。时婆迦梵。语佛言。大仙。此处是常坚实不坏。都无往来。若有过此无往来者。无有是处。佛语梵言。此处无常。汝今云何横生常想。此处败坏。而复横生不败坏想。此处不定。横生定想。此处往来。汝今横生不往来想。更有胜处。都无往来。汝便横生更无胜想。时婆迦梵。即说偈言。

七十二梵作胜福  悉皆于此而终没
一切诸梵皆知我  唯我在此不退没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汝谓为长寿  其实寿短促
我知汝寿命  百千尼罗浮

时婆迦梵说偈答曰。

婆迦婆世尊  汝智实无尽
过于生老忧  为具眼者说
我先造何业  修何等戒行
在此梵天上  寿命得延长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往昔有群贼  劫掠坏聚落
剥脱系缚人  大取于财物
汝当于尔时  甚有大勇力
救解于诸人  然复不加害
寻共彼诸人  一劫中修善
慈仁好惠施  复能持戒行
汝于睡及寤  宜忆本所行
又有人乘船  于彼恒河中
恶龙提船人  尽欲加毒害
汝时为神仙  救济于彼命
此汝昔日时  修戒之所致

时婆迦梵即说偈言。

汝实能知我  寿命之修短
更有诸余事  汝亦悉知之
汝光甚炽盛  能蔽于诸梵
靡所不了达  故名婆伽婆

尔时世尊。为婆迦梵。说种种法。示教利喜。寻复于彼没。还只洹。

(一○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梵。起大邪见。而作是言。我此处常不见有能生于我宫。况复有能过于我上者。尔时世尊。入于三昧。从阎浮提没。现于梵顶虚空中坐。尊者憍陈如。以净天眼。观于世尊为至何处。即知如来在梵顶上虚空中坐。时憍陈如。亦入是定。于此而没。现梵顶上。处如来下。在于东面。

时尊者摩诃迦叶。以净天眼。观于如来为至何处。寻知世尊在梵顶上。复入此定。于此处没。在如来下。现梵顶上。在于南面。

尊者目连。以净天眼。观于如来为至何处。寻知世尊在梵顶上。即入是定。于此处没。现梵顶上。处如来下。现于西面。

时尊者阿那律。复以净天眼。观察如来为至何处。寻知世尊在梵顶上。亦入是定。于此处没。现梵顶上。处如来下。在于北面。

尔时世尊。告梵天言。汝本所见。为舍已不。复告梵天。汝本心念。我不见有能生我宫者。况能出过。汝今试观此等天身。容貌光明。胜汝已不。时梵白佛。唯然已见。而今见之。斯等光明。昔所不见。而今见之。斯等光明。真为殊胜。自今已后。更不敢言此处常恒无有变易。佛告梵天。此处无常。空不自在。佛为彼梵。种种说法。示教利喜。入如是三昧。从彼梵没。还于只洹。尊者憍陈如。摩诃迦叶。阿那律等。亦为彼梵。种种说法。示教利喜。亦入是定。从彼处没。还于只洹。唯尊者大目犍连。在彼而坐。尔时彼梵。问目连言。世尊弟子。颇有如汝有大威德神足者不。目连答言。诸余声闻。亦有如是威德神足。尊者目连。即说偈言。

牟尼弟子大罗汉  有大威德具三明
得尽诸漏知他心  能现神变化群生
如是声闻甚众多  是故汝今宜恭敬

时尊者目连。说是偈已。种种说法。示教利喜。亦入是定。从彼梵没。还于只洹。

(一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拘尸那竭力士生地娑罗林中。尔时如来涅槃时到。告阿难曰。汝可为我于双树间北首敷座。于时阿难。受佛敕已。于双树间北首敷座。既敷座已。还至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于双树间。北首敷座。所作已竟。尔时世尊。即从坐起。往趣双树敷上。北首右胁而卧。足足相累。系心在明。起于念觉。先作涅槃想。尔时拘尸那竭国。有一梵志。名须跋陀罗。先住彼国。其年朽迈。一百二十。时彼国中。诸力士辈。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是阿罗汉。时须跋陀罗。传闻人说婆伽婆于今日夜当入涅槃。作是念言。我于法中。有所疑惑。唯有瞿昙。必能解释。决我所疑。作是念已。即出拘尸那竭。往诣娑罗林。尊者阿难。在外经行时。须跋陀见阿难已。即诣其所。白阿难言。我闻他说。沙门瞿昙。于今日中夜。当入无余涅槃。吾今须见咨决所疑。阿难答言。梵志。佛身疲惓。汝今扰恼。须跋陀罗白阿难言。我闻如来今日中夜。入无余涅槃。我昔曾闻宿旧仙言。若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如优昙钵花。难可值遇。我有少疑。思得咨决。愿听我见。如是三请。阿难答言。莫扰恼佛。

尔时世尊。以净天耳。遥闻阿难遮须跋陀不听前进。佛告阿难。莫遮彼人。听其前进。随意问难。时须跋陀罗。闻佛慈矜听令前进。踊跃欢喜。即至佛所。问讯已讫。在一面坐白佛言。世尊我有少疑。听我问不。佛言。恣汝所问。须跋陀罗。既蒙听许白佛言。世尊。外道六师。种种异见。富兰那迦叶未迦梨俱赊梨子阿阇耶毗罗坻子。阿阇多翅舍婆罗迦尼陀迦旃延尼乾陀阇提子。斯等六师。各各自称已为世尊竟。为实得一切智不。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三十一出家  尔来过五十
推求诸善法  戒定行明达
一切诸世间  不知实方所
况知实法者  若修八正道
能获于初果  乃至第四果
若不修八正  初果不可知
况复第四果  我于大众中
说法师子吼  如此正法外
亦无有沙门  及与婆罗门

佛说是时。须跋陀罗。远尘离垢。得法眼净。时须跋陀罗。整郁多罗僧。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我今已得过三恶道。时须跋陀罗白阿难言。善哉阿难。汝获大利。为佛弟子给侍第一。我于今者。亦得善利。于佛法中。愿得出家。阿难合掌白佛言。须跋陀罗。于佛法中。愿乐出家。尔时世尊。即告须跋陀罗。善来比丘。须发自落。法衣著身。即得具戒。得具戒已。即成罗汉。须跋陀罗。即作是念。我今不忍见于世尊入般涅槃。我当先入。须跋陀罗。即时先入涅槃。如来于后亦入涅槃。尔时众中。有一比丘。而说偈言。

双树入涅槃  枝条四遍布
上下而雨花  缤纷散佛上
所以雨花者  世尊入涅槃

释提桓因复说偈言。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乃名涅槃

时梵主天复说偈言。

世间有生类  舍身归终灭
今者大圣尊  具足于十力
世尊无等伦  今入于涅槃

时尊者阿那律复说偈言。

法主意止住  出入息已断
如来所成就  行力悉满足
今入于涅槃  其心无怖畏
都舍于诸受  如油尽灯灭
灭有入涅槃  心意得解脱

时众睹已身毛皆竖佛入涅槃始经七日。尔时阿难阇维如来右绕说偈。

大悲梵世尊  体同真净宝
有大神通力  火出自然身
千氎用缠身  内外二不烧

(一一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比丘尼。名曰旷野。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将欲向彼得眼林中。时魔王波旬。作是心念。瞿昙沙门。今在舍卫得眼林中。其弟子旷野比丘尼。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将欲往诣于彼林间。我当为其而作扰乱。尔时波旬化作摩纳。于彼路侧。问旷野言。欲何所诣。比丘尼答言。我今欲诣闲静之处。尔时摩纳。闻是语已。即说偈言。

一切世间中  无有解脱者
汝诣空静处  将欲何所作
汝今年盛美  不受于五欲
一旦衰老至  后莫生忧悔

时比丘尼。而作是念。此为是谁欲恼乱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作是念已。入定观察。知是波旬。欲来恼乱。即说偈言。

世间有解脱  我今自证知
波旬汝愚鄙  不解如斯迹
欲如摽利戟  阴贼拔刀逐
汝言受五欲  欲苦可怖畏
欲能生忧恼  欲能生追念
欲能生百苦  欲是众苦本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证于尽灭  住于无漏法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旷野比丘尼。善知我心。懊恼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苏摩比丘尼。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魔王波旬。作是念。今苏摩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尔时波旬。化作婆罗门。在路侧立。而作是言。阿梨耶欲何所至。比丘尼答言。我今欲诣彼寂静处。尔时波旬。即说偈言。

仙圣之所得  斯处难阶及
非汝鄙秽智  获得如是处

时比丘尼。作如是念。此为是人。是非人乎。而欲恼我。入定观察。知是波旬。即说偈言。

女相无所作  唯意修禅定
观见于上法  若有男女相
可说于女人  于法无所能
若无男女相  云何生分别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证于尽灭  住于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苏摩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翅舍憍昙弥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尔时魔王波旬。作是心念。沙门瞿昙。在于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比丘尼。名翅舍憍昙弥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作是念已。化作摩纳。欲为扰乱。即说偈言。

汝今者何为  怀忧坐树下
歔欷而流泪  将不丧子乎
独处于林中  欲求男子耶

时比丘尼。而作是念。此为是谁。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而欲为我。作大扰乱。入定观察。知是魔王。即说偈言。

我断恩爱已  无欲无子想
端坐林树间  无愁无热恼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翅舍憍昙弥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莲华色比丘尼。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并洗足已。入得眼林。坐一树下。端坐思惟。住于天住。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莲华色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中。坐一树下。住于天住。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往至其所。而说偈言。

娑罗树下坐  如华善开敷
独一比丘尼  汝今坐禅耶
更无第二伴  能不畏愚痴

尔时莲华比丘尼。即作是念。此为是谁。扰乱于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波旬。即说偈言。

百千奸伪贼  皆悉令如汝
不动我一毛  故独无所畏

尔时魔王复说偈言。

我今自隐形  入汝腹中央
或入汝眉间  令汝不得见

时比丘尼复以偈答。

我心得自在  善修如意定
断绝大系缚  终不怖畏汝
我已吐诸结  得拔三垢根
怖畏根本尽  故我无所畏
我今住于此  都无畏汝心
汝军众尽来  我亦不怖畏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莲华色比丘尼。善解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石室比丘尼。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中有石室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往至其所。而说偈言。

众生是谁造  众生造作谁
云何名众生  众生何所趣

时石室比丘尼。闻是偈已。而作是念。此为是谁。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魔王。以偈答言。

众魔生邪见  谓有众生想
假空以聚会  都无有众生
譬如因众缘  和合有车用
阴界入亦尔  因缘和合有
业缘故聚会  业缘故散灭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于无漏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比丘尼。名曰鼻[口*(利/尒)]。在舍卫国王园精舍。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于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有鼻[口*(利/尒)]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向得眼林。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即于路侧。而说偈言。

谁造于色像  色像造作谁
色像从何出  色像何所趣

是比丘尼。闻斯偈已而作是念。此为是谁。恼乱于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魔王。说偈报言。

色像非自作  亦非他所造
众缘起而有  缘离则散灭
譬如殖种子  因地而生长
阴界诸入等  和合是色像
因苦故生长  因苦故散坏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毗阇耶比丘尼。从王园精舍。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尔时魔王。而作是念。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王园精舍。毗阇耶比丘尼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至得眼林。坐一树下。住于天住。我当为其而作扰乱。作是念已。化为摩纳。往诣其所。而说偈言。

汝今极盛壮  我年亦复少
五欲共欢娱  放意而受乐
何以独坐此  而不与我俱

时比丘尼。闻是偈已。而作是念。此为是谁。来恼于我。甚为欺诈。为是人耶。是非人乎。入定观察。知是魔王。说偈报言。

作乐纵歌舞  及余五欲乐
尽回用与汝  非我之所宜
人间一切乐  并及天五欲
尽回用与汝  都非我所宜
我断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尽灭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有一比丘尼。名曰折罗。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讫洗钵。收摄坐具。入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尔时魔王。作是念言。沙门瞿昙。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中有一比丘尼。名曰折罗。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食已洗钵。收摄坐具。入得眼林中。在一树下坐。入于天住。我今当往而作扰乱。尔时魔王。作是念已。化摩纳形。往至其所。而语之言。阿利耶。欲生何处。比丘尼言。如我今者都无生处。尔时摩纳。即说偈言。

有生必得乐  生必受五欲
汝受谁教敕  言不用复生

折罗比丘尼说偈报言。

生者必有死  众苦所缠缚
一切苦应断  是以不求生
具眼牟尼尊  说斯真谛法
苦因生于苦  皆应舍离之
修圣八正道  安隐趣涅槃
世尊教导我  我乐是教法
我证知彼法  是故不乐生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一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优波折罗比丘尼。住王园精舍。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乞食已。洗钵洗足。摄持坐具。诣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尔时魔王。作是念言。今瞿昙沙门。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王园精舍。有比丘尼。名曰优波折罗。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食讫洗足。收摄坐具。诣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我今当往而作坏乱。作是念已。化作摩纳。即往其所。问比丘尼言。阿利耶。欲何处受身。比丘尼答曰。我都无受身处。尔时摩纳。即说偈言。

忉利及炎摩  兜率与化乐
他化自在天  是处极快乐
汝应愿乐彼  受于胜妙事

优波折罗比丘尼复说偈言。

忉利及炎摩  兜率与化乐
他化自在天  诸处虽受乐
不离于我见  必为魔所缚
世间皆动摇  彼亦归迁谢
无有诸凡夫  离魔之境界
世间皆炽然  世间皆烟出
离于动摇者  我乐如此处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魔王。而作此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一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王园精舍。有一比丘尼。名曰动头。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城乞食。乞食已。洗钵洗足。摄持坐具。诣得眼林。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尔时魔王。作是念言。瞿昙沙门。在舍卫城只树给孤独园。有一比丘尼。名曰动头。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舍卫城乞食。乞食已。洗钵洗足。收摄坐具。入得眼林中。在一树下。正身端坐。入于天住。我今欲往而坏乱之。作是念已。化作摩纳。往诣其所。语比丘尼言。九十六种道。汝乐何道。比丘尼答言。此道我都不乐。尔时波旬。即说偈言。

受谁教剃发  自号比丘尼
不欲乐外道  汝为甚愚痴

动头比丘尼复说偈言。

此外诸异道  众为邪见缚
种种诸见缚  终竟堕魔网
释种大世尊  无比之丈夫
一切种中胜  降魔坐道场
悉过一切上  诸事皆解脱
能调尽有边  彼佛教于我
是我之世尊  我乐彼教法
我今知彼已  尽除诸结漏
断除一切爱  灭诸无明闇
逮得于灭尽  安住无漏法
以是故当知  波旬堕负处

尔时波旬。而作是念。此比丘尼。善知我心。忧愁悔恨。惭愧还宫。

旷野素弥  苏瞿昙弥  莲华石室  及与毗罗  毗阇折罗  忧波折罗

第十名动头

无趣仙人 汝今丧子 莲敷于上 众生谁造 汝上壮年 欲生何处 何处受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