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七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一二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萨婆国竭阇池岸。尔时世尊月十五日。在僧前坐说戒。当于是夜。月初出时。婆耆奢在彼众中。作是念言。我今欲以月为喻赞叹于佛。作是念已。从座而起。合掌向佛言。世尊。我今欲有所说。唯愿善逝垂哀听许。佛告婆耆奢。听汝所说。尊者婆耆奢。即说偈言。

犹如盛满月  无云处空中
光明照世界  一切皆乐见
释迦牟尼尊  世间大导师
端严甚殊特  名闻悉充满
月出白莲荣  日现红莲敷
从佛受化者  譬如华敷荣
开彼宿善根  悉令见道迹

时婆耆奢。说此偈已。欢喜踊跃。还于所止。

(一二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与无央数大众围绕而为说法。尔时尊者憍陈如。适从余处。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时尊者婆耆奢。亦在会中。作是念言。我今欲在佛前以偈赞憍陈如。作是念已从坐而起。白佛言。世尊。唯愿听我少有所赞。佛告婆耆奢。随汝所说。尊者婆耆奢。即说偈言。

上座比丘憍陈如  安处实语住利乐
常乐空闲寂静处  声闻所求佛教法
悉皆逮得不放逸  有大威德具三明
知心差别诸善根  如来长子憍陈如
归命稽首礼世尊

时婆耆奢。说此偈已。欢喜踊跃。还于所止。

(一二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舍利弗在讲堂中。为众说法。言音满足。能使听者心意喜乐言辞正直。闻者开解。心无所为。所说辩了。诸比丘众。至心听受。听者悦豫。尊重恭敬。至心忆念。等同欢喜。听受其法。

尔时尊者婆耆奢。在于会中。心作是念。我欲以偈赞舍利弗。作是念已。即正衣服。从坐而起。合掌白舍利弗言。唯愿尊者。听我所说。尔时尊者告婆耆言。若有所说。恣听汝意。即说偈言。

善哉舍利弗  明知道非道
为诸比丘僧  略广而宣说
此优波室驶  出于微妙音
闻者皆悦豫  出声和雅妙
可乐甚可爱  大众听无厌

时婆耆奢。说此偈已。欢喜踊跃。还于所止。

(一二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住龙山侧。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尽诸有结。心得解脱。尔时尊者目连。观察时坐。五百比丘。皆离爱欲。尔时世尊在众僧前。敷座而坐。当于尔时。月半说戒。时尊者婆耆奢亦在众中。而作是念。我今在于佛僧之前。欲有赞说。即从坐起。整其衣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唯愿世尊。听我所说。佛言婆耆奢。随汝所说。尔时尊者婆耆奢。即说偈言。

无上之商主  在于龙山侧
智慧能抚慰  五百比丘僧
目连神足者  观察五百心
知此诸比丘  咸断欲结使
一切皆具足  牟尼大圣尊
能度于苦岸  世间最后身
我今归命礼  瞿昙之大师

(一二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夏坐安居。尔时世尊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尽诸有结。正智心得解脱。唯除一人。如来记彼现身尽漏。于七月十五日。自恣时到。佛于僧前敷座而坐。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当知我是婆罗门。于般涅槃。受最后身。无上良医。拔于毒箭。汝等皆是我子。悉从于我心口而生。是我法子。从法化生。我今欲自恣。我身口意。无过失不。尔时尊者舍利弗。在众中坐。从坐而起。整其衣服。合掌向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我是婆罗门。于般涅槃。受最后身。无上良医。拔于毒箭。汝等皆是我子。悉从于我心口而生。是我法子。从法化生。我等不见如来身口有少过失。何以故。世尊能使不调者调。不寂灭者。使得寂灭。苦恼之者。能使安隐。未入涅槃者。使得涅槃。如来是知道者。是示道者。是说道者。是导道者。将来弟子相续不绝。世尊教法。次第修道。恒相教习。随顺正法。常应拥护亲爱善法。我等不见世尊若身口意有少过失。舍利弗言。世尊自恣。说我若身口意有所阙短。垂哀教敕。

佛告舍利弗。我不见汝有少过失。何以故。汝舍利弗。坚持净戒。多闻少欲知足。远离愦闹。乐于闲静。有精进具足定心智慧疾智捷智展转智有大种智别智。唯除如来诸余智慧。无能及汝深远之智。成就实智。示教利喜。心无嫉妒。见他有能。示教利喜。随喜赞叹。若为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法无有疲厌。是故汝今若身口意无有少过。舍利弗白言。世尊。颇见是五百比丘。于身口意有少过不。佛告舍利弗。我不见五百比丘于身口意有少过失。何以故。是五百比丘。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得解脱。以是义故。我不见是五百比丘若身口意有少过失。

舍利弗复白佛言。世尊。终不讥彼小阙。亦不见五百比丘若身口意有少过失。世尊。此五百比丘几具三明。几得俱解脱。几得慧解脱。佛言。此比丘众中九十比丘。具于三明有百八十。得俱解脱。其余之者。尽慧解脱。舍利弗言。此五百人离诸尘垢。无有腐败。悉皆贞实。尔时婆耆奢。在彼众中。而作是念。佛今自恣。我今欲说赞自恣偈。婆耆奢。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唯愿听我所说。佛言婆耆。随汝所说。婆耆奢。即说偈言。

此十五日清净朝  五百比丘同共处
皆悉断于结使缚  尽于后有之大仙
诚心亲近净世尊  悉得解脱离后有
断于生死所作办  诸漏已尽灭掉悔
除贪憍慢断有结  拔爱毒箭灭爱有
人中师子离诸取  尽诸有结灭怖畏
如似转轮大圣王  群臣翼从而围绕
游行大地至巨海  譬如斗战得大胜
无上商主弟子众  悉具三明灭于死
斯等皆是佛真子  离诸垢秽纯清净
如日亲友今敬礼

(一二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在空静处。时欲捡心。系念思惟。卒起异想。生不喜乐。即自觉知。我于今者。便失善利。夫出家者。名为难得。若有是心不名难得。我今便为退失善心。得于恶心今当说心多诸过恶说厌患偈。时彼尊者。即说偈言。

弃舍乐诸著  及不乐著者
舍衣贪嗜觉  不造烦恼林
欲枝下垂布  众生乐缘著
能断于欲林  是名为比丘
不垂下著欲  无林名比丘
第六意出觉  然此欲觉者
世间所乐著  若得出觉意
能离非结著  不乐于胜欲
乐出粗恶言  不名为比丘
乐嗜于受身  因见闻意识
想著生五根  能离欲想著
不受涂污辱  是名得解脱
大地及虚空  世间有色处
悉皆归散坏  一切同尽灭
知见是事已  行法已决定
诸处不生受  质直不谄伪
虽求念存身  为有所利益
若能如是者  同彼入涅槃

(一二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与阿难俱。著衣持钵。入城乞食。见一女人。年在盛壮。容貌端正。便起欲想。尔时婆耆。寻自觉知。极自呵责。我今名为不得出家之利。我之寿命。极为难得。若生是心。名为不善。宁舍寿命。不作欲想。我于今者。不名出家。何以故。见于盛壮端正女人。即起爱心。若生此心。非我所宜。即向阿难。而说偈言。

为欲结所胜  燋然于我心
唯愿为我说  除欲善方便

尔时阿难即说偈言。

起于颠倒想  能烧然其心
净想能生欲  应修不净观
独处而坐禅  速灭于贪欲
莫数受烧然  当观察诸行
无常无有乐  并及无我法
安心念此身  多厌恶生死
修习正智慧  除七慢结使
若知断慢已  苦则有边际

(一二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长者。请佛及僧施设大会。尔时世尊与诸大众围绕。至彼大长者家。时彼尊者婆耆奢。于僧直次守于僧房。当于尔时有多女人诣彼僧坊。时女人中有一端正美色之者。时婆耆奢见斯事已。为色坏心生于欲想。复自思念。我今妄想失于大利期于非利。人身难得命终亦然。若生是心名为不善。宁舍寿命不作欲想。我于今者不名出家。何以故。见于少壮端正女人。不自制心便生欲想。我今当说厌恶之患。即说偈言。

我今舍俗累  住于出家法
无明欲所逐  将失本善心
如牛食他苗  甘味无制者
五欲亦如是  贪嗜无惭愧
若不禁制者  必害善法苗
譬如刹利子  具习诸伎艺
设有善射术  具满一千人
如是刹利子  战斗力胜彼
比丘念具足  如彼刹利子
当持智慧力  断灭于欲觉
既除欲觉已  快乐常寂灭
我亲佛前闻  二种之亲友
趣向涅槃道  是我心所乐
我修不放逸  处林住空寂
我熟赞于心  是名立正法
后必趣于死  若得涅槃时
当知是恶心  云何能见我

(一二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于有德者谦顺柔软诸比丘所。心生憍慢。寻自觉知呵责于己。我极失利都无饶益。人身难得出家难遇。我既得之不能谨慎。轻于出家轻于受命。以己智能轻篾于彼谦顺柔软有德比丘。我今当说厌恶慢心。即说偈言。

汝悉舍诸慢  不应自贡高
莫以慢自退  后悔无所及
一切诸众生  皆为慢所害
为害堕地狱  是故我今者
不应恃才辩  而生憍慢心
若远憍慢者  能舍诸障盖
净心怀恭恪  获得于三明
谦卑如是者  名得念比丘
憍陈如舍利  龙胁及自恣
不乐及欲结  出离及憍慢

(一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独处闲静善能修己。勤行精进终不放逸。住如是地逮得三明。时尊者婆耆奢作是念。我今独处闲静逮得三明。我欲赞己所得三明。即说偈言。

我昔如荒醉  经历诸城邑
游行得值佛  即蒙大福利
瞿昙大悲愍  为我说正法
我闻正法已  即得清净信
思惟出家者  世间大导师
导化无不普  男女及长幼
中年及老病  佛曰是亲友
能示善方所  众生无明盲
将导示其门  云何名为门
所谓四真谛  从因则生苦
从苦得出家  见于八正道
拔出诸众生  安隐趣涅槃
我修不放逸  林野空寂处
获得于三明  作佛教已讫

(一三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佛告诸比丘。我今欲演说四句偈法汝等至心谛听谛听。我今当说。云何名为四句义。

善说最为上  仙圣之所说
爱语非粗语  是名为第二
实语非妄语  是名为第三
说法不非法  是名为第四
是名演四句  四句之偈义

尔时婆耆奢在众会中。而作是念。佛今演于四句之法。我今欲于一句以一偈赞。尔时婆耆奢即从座起。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我今婆耆奢欲有所说。唯愿听许。佛告之言。恣听汝说。尔时婆耆奢。即说偈言。

诸有所说不恼己  亦不害他名善说
常当爱语令他喜  亦不造作诸过恶
从诸佛口有所说  必得安乐趣涅槃
能断诸苦赞善说  实语甘露最无上
实语应语得大利  安立实说善丈夫

(一三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佛告诸比丘。世有良医能治四病应为王师。何谓为四。一善能知病。二能知病所从起。三者病生已善知治愈。四者已差之病令更不生。能如是者名世良医。佛亦成就四种之法。如来至真等正觉无上良医。亦拔众生四种毒箭。云何为四。所谓是苦是苦习是苦灭是苦灭道。佛告比丘。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此毒箭非是世间医所能知。生苦因缘及能断生苦。亦不知老病死忧悲苦恼因缘及能断除。唯有如来至真等正觉无上良医。知生苦因缘及以断苦。乃至知老病死忧悲苦恼。知其因缘及以断除。是以如来善能拔出四种毒箭。故得称为无上良医。尔时尊者婆耆奢在彼会坐。作是念言。我今当赞如来所说拔四毒箭喻法。即从座起合掌向佛。而说偈言。

我今归命佛  愍于群生类
最上第一尊  能拔出毒箭
世有四种医  能治四种病
所谓疗身疾  婴儿眼毒箭
如来治眼病  过于彼世医
能以智慧錍  决无明眼膜
如来治身患  过于彼世医
世医所疗者  唯能治四大
如来善分别  六界十八界
以此法能治  三毒身重病
能治婴愚病  最胜无有上
故我今敬礼  瞿昙之大师
医王名迦留  多施人汤药
复有一明医  名为婆呼卢
瞻毗及耆婆  如是医王等
皆能疗众病  是等四种师
治者必得差  虽差病还发
亦复不免死  如来无上医
所可疗治者  拔毒尽苦际
毕竟离生死  终更不受苦
无量亿那由  阿僧只众生
佛治令尽苦  毕竟不还发
我今白大众  诸贤在会者
甘露不死药  咸当至心服
诸人应受信  最上治目者
疗身拔毒箭  诸医无与等
是故宜至心  归命瞿昙尊

(一三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尔时尼瞿陀劫波比丘。住彼第一旷野林中。而此野中复有一林。时此比丘于彼遇病。尊者婆耆供给彼病尼瞿陀劫波比丘。因此病故即入涅槃。尔时尊者婆耆奢耶旬。供养和上尼瞿陀劫波已。渐次游行至王舍城迦兰陀竹林。时婆耆奢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乞食食已洗钵。收摄坐具往诣佛所。整其衣服合掌向佛。说偈问曰。

我今欲问佛  无量之解慧
现在断疑惑  于旷野城中
比丘入涅槃  生来有福德
守摄身口意  兼有大名闻
尼瞿陀劫宾  佛为作是名
佛为婆罗门  立如是名字

(一三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诸大声闻耆旧之等。于佛左右各造庵窟于其中住。时憍陈如颇发耆贤跋沟摩诃南耶舍那毗摩罗牛齝尊者。舍利弗。摩诃目连。摩诃迦叶。摩诃俱絺罗。摩诃劫宾那尊者。阿那律尊者。难陀迦尊者。钳比啰耶舍赊罗俱毗诃富那拘毗罗拘婆尼泥迦他毗罗。如是等辈及诸余大声闻。各于草庵诸窟中住。于月十五日布萨。尔时如来于众僧前敷座而坐。尊者婆耆奢亦在会中。即从座起。叉手合掌白佛言。听我所说。佛言。我今恣汝所说。尔时婆耆奢。即说偈言。

诸大比丘等  必干竭欲爱
弃舍诸积聚  勇扞无怖畏
知时知节量  不贪嗜五欲
离一切垢秽  深心有黠慧
有如斯事故  名为大比丘

(一三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来至毗舍佉鹿子母讲堂中遇病困笃。尔时富匿于彼瞻病。时尊者婆耆奢告富匿言。汝可往诣于世尊所。如我婆耆奢。顶礼世尊足下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无诸苦不。尔时富匿受尊者教往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合掌白佛言。世尊。婆耆奢比丘在毗舍佉讲堂中病疹困笃。而语我言。往世尊所称我名字。顶礼佛足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无诸苦不。尔时富匿复白佛言。此婆耆奢。或因困疾即入涅槃。唯愿世尊。屈意往彼。如来默然受富匿语。尔时富匿即还诣尊者婆耆奢所白言和上。我问讯已。复启世尊。婆耆奢或因困病入于涅槃。世尊默然听受我语。尔时世尊从禅定起。即往毗舍佉讲堂婆耆奢所。时婆耆奢遥见佛来自力欲起。佛告之曰。不须汝起。尔时世尊别敷座坐告婆耆奢。汝今身体苦痛为可忍不。能饮食不。时婆耆奢白言。此痛转增无有瘳损。今我所患。譬如力士捉儜人发[打-丁+(稯-禾)]搣揉捺。我患头痛亦复如是。又如大力杀牛之人以刀刺腹割其肠肚。我患腹痛亦复如是。又如瘦人为有力者强捉火炙身体燋然。我苦体痛亦复如是。我于今日欲入涅槃。我于最后欲赞于佛。佛告之曰。随汝所说。即说偈言(本无少偈)

本如酒醉四句赞 龙胁拔毒箭 尼瞿陀劫宾入涅槃 赞大声闻 婆耆奢灭尽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七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七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七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七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一二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萨婆国竭阇池岸。尔时世尊月十五日。在僧前坐说戒。当于是夜。月初出时。婆耆奢在彼众中。作是念言。我今欲以月为喻赞叹于佛。作是念已。从座而起。合掌向佛言。世尊。我今欲有所说。唯愿善逝垂哀听许。佛告婆耆奢。听汝所说。尊者婆耆奢。即说偈言。

犹如盛满月  无云处空中
光明照世界  一切皆乐见
释迦牟尼尊  世间大导师
端严甚殊特  名闻悉充满
月出白莲荣  日现红莲敷
从佛受化者  譬如华敷荣
开彼宿善根  悉令见道迹

时婆耆奢。说此偈已。欢喜踊跃。还于所止。

(一二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与无央数大众围绕而为说法。尔时尊者憍陈如。适从余处。来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时尊者婆耆奢。亦在会中。作是念言。我今欲在佛前以偈赞憍陈如。作是念已从坐而起。白佛言。世尊。唯愿听我少有所赞。佛告婆耆奢。随汝所说。尊者婆耆奢。即说偈言。

上座比丘憍陈如  安处实语住利乐
常乐空闲寂静处  声闻所求佛教法
悉皆逮得不放逸  有大威德具三明
知心差别诸善根  如来长子憍陈如
归命稽首礼世尊

时婆耆奢。说此偈已。欢喜踊跃。还于所止。

(一二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舍利弗在讲堂中。为众说法。言音满足。能使听者心意喜乐言辞正直。闻者开解。心无所为。所说辩了。诸比丘众。至心听受。听者悦豫。尊重恭敬。至心忆念。等同欢喜。听受其法。

尔时尊者婆耆奢。在于会中。心作是念。我欲以偈赞舍利弗。作是念已。即正衣服。从坐而起。合掌白舍利弗言。唯愿尊者。听我所说。尔时尊者告婆耆言。若有所说。恣听汝意。即说偈言。

善哉舍利弗  明知道非道
为诸比丘僧  略广而宣说
此优波室驶  出于微妙音
闻者皆悦豫  出声和雅妙
可乐甚可爱  大众听无厌

时婆耆奢。说此偈已。欢喜踊跃。还于所止。

(一二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住龙山侧。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尽诸有结。心得解脱。尔时尊者目连。观察时坐。五百比丘。皆离爱欲。尔时世尊在众僧前。敷座而坐。当于尔时。月半说戒。时尊者婆耆奢亦在众中。而作是念。我今在于佛僧之前。欲有赞说。即从坐起。整其衣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唯愿世尊。听我所说。佛言婆耆奢。随汝所说。尔时尊者婆耆奢。即说偈言。

无上之商主  在于龙山侧
智慧能抚慰  五百比丘僧
目连神足者  观察五百心
知此诸比丘  咸断欲结使
一切皆具足  牟尼大圣尊
能度于苦岸  世间最后身
我今归命礼  瞿昙之大师

(一二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夏坐安居。尔时世尊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尽诸有结。正智心得解脱。唯除一人。如来记彼现身尽漏。于七月十五日。自恣时到。佛于僧前敷座而坐。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当知我是婆罗门。于般涅槃。受最后身。无上良医。拔于毒箭。汝等皆是我子。悉从于我心口而生。是我法子。从法化生。我今欲自恣。我身口意。无过失不。尔时尊者舍利弗。在众中坐。从坐而起。整其衣服。合掌向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说。我是婆罗门。于般涅槃。受最后身。无上良医。拔于毒箭。汝等皆是我子。悉从于我心口而生。是我法子。从法化生。我等不见如来身口有少过失。何以故。世尊能使不调者调。不寂灭者。使得寂灭。苦恼之者。能使安隐。未入涅槃者。使得涅槃。如来是知道者。是示道者。是说道者。是导道者。将来弟子相续不绝。世尊教法。次第修道。恒相教习。随顺正法。常应拥护亲爱善法。我等不见世尊若身口意有少过失。舍利弗言。世尊自恣。说我若身口意有所阙短。垂哀教敕。

佛告舍利弗。我不见汝有少过失。何以故。汝舍利弗。坚持净戒。多闻少欲知足。远离愦闹。乐于闲静。有精进具足定心智慧疾智捷智展转智有大种智别智。唯除如来诸余智慧。无能及汝深远之智。成就实智。示教利喜。心无嫉妒。见他有能。示教利喜。随喜赞叹。若为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说法无有疲厌。是故汝今若身口意无有少过。舍利弗白言。世尊。颇见是五百比丘。于身口意有少过不。佛告舍利弗。我不见五百比丘于身口意有少过失。何以故。是五百比丘。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所作已办。舍于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正智心得解脱。以是义故。我不见是五百比丘若身口意有少过失。

舍利弗复白佛言。世尊。终不讥彼小阙。亦不见五百比丘若身口意有少过失。世尊。此五百比丘几具三明。几得俱解脱。几得慧解脱。佛言。此比丘众中九十比丘。具于三明有百八十。得俱解脱。其余之者。尽慧解脱。舍利弗言。此五百人离诸尘垢。无有腐败。悉皆贞实。尔时婆耆奢。在彼众中。而作是念。佛今自恣。我今欲说赞自恣偈。婆耆奢。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唯愿听我所说。佛言婆耆。随汝所说。婆耆奢。即说偈言。

此十五日清净朝  五百比丘同共处
皆悉断于结使缚  尽于后有之大仙
诚心亲近净世尊  悉得解脱离后有
断于生死所作办  诸漏已尽灭掉悔
除贪憍慢断有结  拔爱毒箭灭爱有
人中师子离诸取  尽诸有结灭怖畏
如似转轮大圣王  群臣翼从而围绕
游行大地至巨海  譬如斗战得大胜
无上商主弟子众  悉具三明灭于死
斯等皆是佛真子  离诸垢秽纯清净
如日亲友今敬礼

(一二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在空静处。时欲捡心。系念思惟。卒起异想。生不喜乐。即自觉知。我于今者。便失善利。夫出家者。名为难得。若有是心不名难得。我今便为退失善心。得于恶心今当说心多诸过恶说厌患偈。时彼尊者。即说偈言。

弃舍乐诸著  及不乐著者
舍衣贪嗜觉  不造烦恼林
欲枝下垂布  众生乐缘著
能断于欲林  是名为比丘
不垂下著欲  无林名比丘
第六意出觉  然此欲觉者
世间所乐著  若得出觉意
能离非结著  不乐于胜欲
乐出粗恶言  不名为比丘
乐嗜于受身  因见闻意识
想著生五根  能离欲想著
不受涂污辱  是名得解脱
大地及虚空  世间有色处
悉皆归散坏  一切同尽灭
知见是事已  行法已决定
诸处不生受  质直不谄伪
虽求念存身  为有所利益
若能如是者  同彼入涅槃

(一二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与阿难俱。著衣持钵。入城乞食。见一女人。年在盛壮。容貌端正。便起欲想。尔时婆耆。寻自觉知。极自呵责。我今名为不得出家之利。我之寿命。极为难得。若生是心。名为不善。宁舍寿命。不作欲想。我于今者。不名出家。何以故。见于盛壮端正女人。即起爱心。若生此心。非我所宜。即向阿难。而说偈言。

为欲结所胜  燋然于我心
唯愿为我说  除欲善方便

尔时阿难即说偈言。

起于颠倒想  能烧然其心
净想能生欲  应修不净观
独处而坐禅  速灭于贪欲
莫数受烧然  当观察诸行
无常无有乐  并及无我法
安心念此身  多厌恶生死
修习正智慧  除七慢结使
若知断慢已  苦则有边际

(一二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长者。请佛及僧施设大会。尔时世尊与诸大众围绕。至彼大长者家。时彼尊者婆耆奢。于僧直次守于僧房。当于尔时有多女人诣彼僧坊。时女人中有一端正美色之者。时婆耆奢见斯事已。为色坏心生于欲想。复自思念。我今妄想失于大利期于非利。人身难得命终亦然。若生是心名为不善。宁舍寿命不作欲想。我于今者不名出家。何以故。见于少壮端正女人。不自制心便生欲想。我今当说厌恶之患。即说偈言。

我今舍俗累  住于出家法
无明欲所逐  将失本善心
如牛食他苗  甘味无制者
五欲亦如是  贪嗜无惭愧
若不禁制者  必害善法苗
譬如刹利子  具习诸伎艺
设有善射术  具满一千人
如是刹利子  战斗力胜彼
比丘念具足  如彼刹利子
当持智慧力  断灭于欲觉
既除欲觉已  快乐常寂灭
我亲佛前闻  二种之亲友
趣向涅槃道  是我心所乐
我修不放逸  处林住空寂
我熟赞于心  是名立正法
后必趣于死  若得涅槃时
当知是恶心  云何能见我

(一二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于有德者谦顺柔软诸比丘所。心生憍慢。寻自觉知呵责于己。我极失利都无饶益。人身难得出家难遇。我既得之不能谨慎。轻于出家轻于受命。以己智能轻篾于彼谦顺柔软有德比丘。我今当说厌恶慢心。即说偈言。

汝悉舍诸慢  不应自贡高
莫以慢自退  后悔无所及
一切诸众生  皆为慢所害
为害堕地狱  是故我今者
不应恃才辩  而生憍慢心
若远憍慢者  能舍诸障盖
净心怀恭恪  获得于三明
谦卑如是者  名得念比丘
憍陈如舍利  龙胁及自恣
不乐及欲结  出离及憍慢

(一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独处闲静善能修己。勤行精进终不放逸。住如是地逮得三明。时尊者婆耆奢作是念。我今独处闲静逮得三明。我欲赞己所得三明。即说偈言。

我昔如荒醉  经历诸城邑
游行得值佛  即蒙大福利
瞿昙大悲愍  为我说正法
我闻正法已  即得清净信
思惟出家者  世间大导师
导化无不普  男女及长幼
中年及老病  佛曰是亲友
能示善方所  众生无明盲
将导示其门  云何名为门
所谓四真谛  从因则生苦
从苦得出家  见于八正道
拔出诸众生  安隐趣涅槃
我修不放逸  林野空寂处
获得于三明  作佛教已讫

(一三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佛告诸比丘。我今欲演说四句偈法汝等至心谛听谛听。我今当说。云何名为四句义。

善说最为上  仙圣之所说
爱语非粗语  是名为第二
实语非妄语  是名为第三
说法不非法  是名为第四
是名演四句  四句之偈义

尔时婆耆奢在众会中。而作是念。佛今演于四句之法。我今欲于一句以一偈赞。尔时婆耆奢即从座起。合掌向佛白佛言。世尊。我今婆耆奢欲有所说。唯愿听许。佛告之言。恣听汝说。尔时婆耆奢。即说偈言。

诸有所说不恼己  亦不害他名善说
常当爱语令他喜  亦不造作诸过恶
从诸佛口有所说  必得安乐趣涅槃
能断诸苦赞善说  实语甘露最无上
实语应语得大利  安立实说善丈夫

(一三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佛告诸比丘。世有良医能治四病应为王师。何谓为四。一善能知病。二能知病所从起。三者病生已善知治愈。四者已差之病令更不生。能如是者名世良医。佛亦成就四种之法。如来至真等正觉无上良医。亦拔众生四种毒箭。云何为四。所谓是苦是苦习是苦灭是苦灭道。佛告比丘。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如此毒箭非是世间医所能知。生苦因缘及能断生苦。亦不知老病死忧悲苦恼因缘及能断除。唯有如来至真等正觉无上良医。知生苦因缘及以断苦。乃至知老病死忧悲苦恼。知其因缘及以断除。是以如来善能拔出四种毒箭。故得称为无上良医。尔时尊者婆耆奢在彼会坐。作是念言。我今当赞如来所说拔四毒箭喻法。即从座起合掌向佛。而说偈言。

我今归命佛  愍于群生类
最上第一尊  能拔出毒箭
世有四种医  能治四种病
所谓疗身疾  婴儿眼毒箭
如来治眼病  过于彼世医
能以智慧錍  决无明眼膜
如来治身患  过于彼世医
世医所疗者  唯能治四大
如来善分别  六界十八界
以此法能治  三毒身重病
能治婴愚病  最胜无有上
故我今敬礼  瞿昙之大师
医王名迦留  多施人汤药
复有一明医  名为婆呼卢
瞻毗及耆婆  如是医王等
皆能疗众病  是等四种师
治者必得差  虽差病还发
亦复不免死  如来无上医
所可疗治者  拔毒尽苦际
毕竟离生死  终更不受苦
无量亿那由  阿僧只众生
佛治令尽苦  毕竟不还发
我今白大众  诸贤在会者
甘露不死药  咸当至心服
诸人应受信  最上治目者
疗身拔毒箭  诸医无与等
是故宜至心  归命瞿昙尊

(一三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迦兰陀竹林。尔时尼瞿陀劫波比丘。住彼第一旷野林中。而此野中复有一林。时此比丘于彼遇病。尊者婆耆供给彼病尼瞿陀劫波比丘。因此病故即入涅槃。尔时尊者婆耆奢耶旬。供养和上尼瞿陀劫波已。渐次游行至王舍城迦兰陀竹林。时婆耆奢于其晨朝著衣持钵。入王舍城乞食。乞食食已洗钵。收摄坐具往诣佛所。整其衣服合掌向佛。说偈问曰。

我今欲问佛  无量之解慧
现在断疑惑  于旷野城中
比丘入涅槃  生来有福德
守摄身口意  兼有大名闻
尼瞿陀劫宾  佛为作是名
佛为婆罗门  立如是名字

(一三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诸大声闻耆旧之等。于佛左右各造庵窟于其中住。时憍陈如颇发耆贤跋沟摩诃南耶舍那毗摩罗牛齝尊者。舍利弗。摩诃目连。摩诃迦叶。摩诃俱絺罗。摩诃劫宾那尊者。阿那律尊者。难陀迦尊者。钳比啰耶舍赊罗俱毗诃富那拘毗罗拘婆尼泥迦他毗罗。如是等辈及诸余大声闻。各于草庵诸窟中住。于月十五日布萨。尔时如来于众僧前敷座而坐。尊者婆耆奢亦在会中。即从座起。叉手合掌白佛言。听我所说。佛言。我今恣汝所说。尔时婆耆奢。即说偈言。

诸大比丘等  必干竭欲爱
弃舍诸积聚  勇扞无怖畏
知时知节量  不贪嗜五欲
离一切垢秽  深心有黠慧
有如斯事故  名为大比丘

(一三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婆耆奢。来至毗舍佉鹿子母讲堂中遇病困笃。尔时富匿于彼瞻病。时尊者婆耆奢告富匿言。汝可往诣于世尊所。如我婆耆奢。顶礼世尊足下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无诸苦不。尔时富匿受尊者教往诣佛所。顶礼佛足在一面坐合掌白佛言。世尊。婆耆奢比丘在毗舍佉讲堂中病疹困笃。而语我言。往世尊所称我名字。顶礼佛足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无诸苦不。尔时富匿复白佛言。此婆耆奢。或因困疾即入涅槃。唯愿世尊。屈意往彼。如来默然受富匿语。尔时富匿即还诣尊者婆耆奢所白言和上。我问讯已。复启世尊。婆耆奢或因困病入于涅槃。世尊默然听受我语。尔时世尊从禅定起。即往毗舍佉讲堂婆耆奢所。时婆耆奢遥见佛来自力欲起。佛告之曰。不须汝起。尔时世尊别敷座坐告婆耆奢。汝今身体苦痛为可忍不。能饮食不。时婆耆奢白言。此痛转增无有瘳损。今我所患。譬如力士捉儜人发[打-丁+(稯-禾)]搣揉捺。我患头痛亦复如是。又如大力杀牛之人以刀刺腹割其肠肚。我患腹痛亦复如是。又如瘦人为有力者强捉火炙身体燋然。我苦体痛亦复如是。我于今日欲入涅槃。我于最后欲赞于佛。佛告之曰。随汝所说。即说偈言(本无少偈)

本如酒醉四句赞 龙胁拔毒箭 尼瞿陀劫宾入涅槃 赞大声闻 婆耆奢灭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