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八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一三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时此天光。甚为炽盛。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住阿练若处  寂灭修梵行
日常食一食  颜色极和悦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不愁念过去  亦不求未来
现在正智食  才欲为存身
欲于未来世  追念过去事
六情皆怡悦  是以颜色和
如新生茅苇  剪之置日中
凡夫自燋干  其事亦如是

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舍于嫌畏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三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时此天光。甚为炽盛。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诸有憍慢人  终不可调习
诈现修禅定  放逸在空林
由是放逸故  不能度死岸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舍慢常入定  别想尽知法
一切处解脱  不放逸空林
由不放逸故  能度彼死岸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怖畏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三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时此天光。甚为炽盛。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于昼夜  福业常增长
如法而持戒  何人趣天道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种植园苑林  洪流置桥船
旷野造好井  要路造客舍
是人于日夜  福业常增长
正法净持戒  如是趣天道

天赞偈曰。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三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时此天光。甚为炽盛。遍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得大力  并获于妙色
施何得安乐  何缘得净眼
云何一切施  愿为我说之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施饮食得力  施衣得盛色
施乘得安乐  灯明得净目
屋宅一切施  如法教弟子
能作如是施  是名施甘露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炽盛。遍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礼佛足已。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世间天及人  饮食生欢喜
世间都无有  饮食不生喜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若有能信施  使心极清净
今世若后世  饮食福随逐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白佛言。世尊。实为希有。善说斯偈。复白佛言。世尊。我忆过去。有一人王。名曰迟缓。然彼国王。于四城门。施于饮食。城中及市。亦施饮食。时王夫人。白于王言。王今作福。愿听我等助王为福。王闻其言。以城东门所施之食。回与夫人。王之太子。亦白父言。父母修福。我亦乐修王闻其言。以城南门所施之食。回与太子辅相后来。启白王言。王今修善。夫人太子。皆修福业。唯愿听我助修福业。王闻其言。以城西门所施之食。回与辅相。时有诸臣。复白王言。夫人太子及以辅相。咸修福德。我等今者。亦乐助修。王闻其言。即以北门所施之食。回与诸臣。时国中人。复白王言。夫人太子辅相。咸修福德。愿听我等助修福业。王闻其言。复以布施。回与人民。时典施人。白于王言。王之所有。于四城门及以布施。悉皆回与夫人太子辅相大臣国中人民。断于王施。兼竭库藏。王即答言。先所与者。已尔与尽。自今已后。他方小国所可贡献。半入库藏。半用修福。世尊我于尔时。长夜修福。我于长夜。获得胜报。常怀喜乐。所受福报。无有穷尽。不见边际。如我所受。得大果报。乃知世尊善说斯偈。时迟缓天子。闻佛所说。欢喜踊跃。顶礼佛足。还于天宫。

(一四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甚为炽盛。遍照只洹。却在一面。而说偈言。

如远至他国  谁为可亲者
于其居家中  复以谁为亲
于其资财中  复以谁为友
若至后世时  复以谁为亲

尔时世尊说偈答曰。

若远至他国  行伴名为亲
于自居家中  慈母最为亲
于生财利所  眷属乃为友
能修功福者  是名后世亲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赫。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人生寿不定  日日趣死径
无常所侵夺  寿命甚短促
老来侵壮色  无有救护者
恐怖畏向死  作福得趣乐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人生寿不定  日日趣死径
无常所侵夺  寿命甚短促
老来侵壮色  无有救护者
恐怖畏向死  欲得寂灭乐
应舍世五欲  不宜深生著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弃  能度世间爱

时此天子。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赫。遍照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四时不暂停  命亦日夜尽
壮年不久住  恐怖死来至
为于涅槃故  应当勤修福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四时不暂停  命亦日夜尽
壮年不久住  恐怖死来至
见于死生苦  而生大怖畏
舍世五欲乐  当求于寂灭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弃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夜中有一天子。光色倍常。来诣佛所。威光显赫。遍于只洹。悉皆大明。却在一面。而说偈言。

当思于何法  应弃舍何法
修行何胜事  成就何等事
能渡驶流水  得名为比丘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能断于五盖  弃舍于五欲
增上修五根  成就五分法
能渡驶流水  得名为比丘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苦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谁于睡名寤  谁于寤名睡
云何染尘垢  云何得清净

佛以偈答言。

若持五戒者  虽睡名为寤
若造五恶者  虽寤名为睡
若为五盖覆  名为染尘垢
无学五分身  清净离尘垢

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阿练若、憍慢  修福日夜增
云何得大力  何物生欢喜
远至、强亲逼  日夜有损减
思惟及眠寤

(一四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赫。照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若人有子孙  则便生欢喜
财宝及六畜  有则皆欢喜
若人受身时  亦复生欢喜
若见无身者  则无欢悦心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若人有子孙  则能生忧恼
财宝及六畜  斯是苦恼本
若复受身者  则为忧恼患
若不受身者  则名寂灭乐

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至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义利胜  谁为最亲友
众生依何等  而得自济活
修造何事务  而能得聚敛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种田为义利  妻为最亲友
众生依热苗  而得自济活
若能勤作者  斯业胜聚敛

尔时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四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中夜。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爱中子第一  财中牛第一
明中日第一  渊中海第一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所爱无过身  能教第一财
慧为第一明  雨为第一渊

尔时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四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于其二足中  刹利最为胜
于彼四足中  牛最为胜者
若于娶妻中  童女为最胜
于诸儿息中  长子为最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两足最胜正觉是  四足中胜善乘是
娶妻中胜贞女是  儿子中胜孝者是

尔时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中夜。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生为胜  何物入地胜
种子何者胜  掷种谁为胜

时有天子。先身从种田中得因。以为名以偈答言。

苗稼生为胜  子入地第一
拥护于耕牛  儿掷种为胜

尔时彼天。语此天言。我不问汝。我欲问佛。复以偈问佛。

何物生为胜  何物入地胜
种子何者胜  掷种谁为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明生最胜苗  无明灭为胜
亲近供养佛  掷种僧最胜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生世间  云何得和合
几爱世间有  何物苦世间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六爱生世间  六触能和合
六爱能得有  六情生诸苦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劫世间  云何名苦恼
云何是一法  世间得自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意劫将诸趣  意苦恼世间
意名为一法  世间得自在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缚世间  云何得解脱
断于何等法  得至于涅槃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欲缚于世间  舍欲得解脱
能断于爱缚  是名得涅槃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覆世间  何物能围绕
何物缚众生  云何世间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老能覆世间  死能为围绕
爱缚于众生  如法住世间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迷世间  何物和合有
何谁污众生  云何竖于幢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无明迷世间  爱著和合有
嗔污染众生  我慢竖为幢

天复以偈问言。

何谁无盖障  何谁断于欲
谁出于污染  请能倒大幢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如来无盖障  正智得解脱
彼无有盖障  能尽于爱结
出离于尘垢  倾于我慢幢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人财何者胜  修行何善行
能得快乐报  味中何最胜
云何诸寿中  寿命得最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诸财物中  信财第一胜
如法修善行  能获快乐报
于诸滋味中  实语为第一
于诸寿命中  慧命为最胜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人于生死中  何者是二伴
谁为教授者  归向涅槃道
比丘乐何法  而断于结缚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诸生死中  信为第二伴
智慧如教授  能乐涅槃者
断诸结使缚  是则名比丘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善能至老  何善最安住
何宝为第一  何物贼不劫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持戒善至老  信最为安住
智慧人胜宝  福财贼不劫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众生谁所生  云何常驰求
云何于生死  流转不解脱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爱生于众生  意驰于诸尘
一切有命类  轮转于生死
恒受于诸苦  云何得解脱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众生谁所生  云何常驰求
于生死轮转  何者为怖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众生从爱生  心意驰不停
众生处生死  苦为大怖畏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众生谁所生  云何常驰求
生死常轮转  何者大怖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爱能生众生  意识驰诸尘
众生处生死  业为大怖畏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弃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名非道  何物日夜逝
梵行谁为垢  谁恼害世间
云何名澡浴  而能不用水
唯愿佛世尊  为我分别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欲名为非道  人命日夜逝
女为梵行垢  亦恼害世间
专修梵行者  洁净胜彼水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为第一  诸物中最胜
云何在处处  而得于最上
有何一种法  于世间自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诸世物中  四阴名最胜
善于彼处处  皆得为最上
四阴名一法  于世间自在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偈为何者初  云何为分别
偈何所依止  偈以何为体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偈以欲为初  字为偈分别
偈依止于名  文章以为体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以何知王车  云何知于火
云何分别国  云何知女人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以幢知王车  以烟知有火
以主知有国  以夫别女人

尔时此天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信财及第二  持戒及至老
种种生世间  非道最上胜
偈为何者初  别车为第十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八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八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八

别译杂阿含经卷第八

失译师名附秦录

(一三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时此天光。甚为炽盛。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住阿练若处  寂灭修梵行
日常食一食  颜色极和悦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不愁念过去  亦不求未来
现在正智食  才欲为存身
欲于未来世  追念过去事
六情皆怡悦  是以颜色和
如新生茅苇  剪之置日中
凡夫自燋干  其事亦如是

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久舍于嫌畏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三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时此天光。甚为炽盛。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诸有憍慢人  终不可调习
诈现修禅定  放逸在空林
由是放逸故  不能度死岸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舍慢常入定  别想尽知法
一切处解脱  不放逸空林
由不放逸故  能度彼死岸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怖畏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三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礼佛足已。在一面坐。时此天光。甚为炽盛。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于昼夜  福业常增长
如法而持戒  何人趣天道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种植园苑林  洪流置桥船
旷野造好井  要路造客舍
是人于日夜  福业常增长
正法净持戒  如是趣天道

天赞偈曰。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三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时此天光。甚为炽盛。遍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得大力  并获于妙色
施何得安乐  何缘得净眼
云何一切施  愿为我说之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施饮食得力  施衣得盛色
施乘得安乐  灯明得净目
屋宅一切施  如法教弟子
能作如是施  是名施甘露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还宫。

(一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炽盛。遍照只洹。悉皆大明。尔时此天。礼佛足已。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世间天及人  饮食生欢喜
世间都无有  饮食不生喜

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若有能信施  使心极清净
今世若后世  饮食福随逐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白佛言。世尊。实为希有。善说斯偈。复白佛言。世尊。我忆过去。有一人王。名曰迟缓。然彼国王。于四城门。施于饮食。城中及市。亦施饮食。时王夫人。白于王言。王今作福。愿听我等助王为福。王闻其言。以城东门所施之食。回与夫人。王之太子。亦白父言。父母修福。我亦乐修王闻其言。以城南门所施之食。回与太子辅相后来。启白王言。王今修善。夫人太子。皆修福业。唯愿听我助修福业。王闻其言。以城西门所施之食。回与辅相。时有诸臣。复白王言。夫人太子及以辅相。咸修福德。我等今者。亦乐助修。王闻其言。即以北门所施之食。回与诸臣。时国中人。复白王言。夫人太子辅相。咸修福德。愿听我等助修福业。王闻其言。复以布施。回与人民。时典施人。白于王言。王之所有。于四城门及以布施。悉皆回与夫人太子辅相大臣国中人民。断于王施。兼竭库藏。王即答言。先所与者。已尔与尽。自今已后。他方小国所可贡献。半入库藏。半用修福。世尊我于尔时。长夜修福。我于长夜。获得胜报。常怀喜乐。所受福报。无有穷尽。不见边际。如我所受。得大果报。乃知世尊善说斯偈。时迟缓天子。闻佛所说。欢喜踊跃。顶礼佛足。还于天宫。

(一四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甚为炽盛。遍照只洹。却在一面。而说偈言。

如远至他国  谁为可亲者
于其居家中  复以谁为亲
于其资财中  复以谁为友
若至后世时  复以谁为亲

尔时世尊说偈答曰。

若远至他国  行伴名为亲
于自居家中  慈母最为亲
于生财利所  眷属乃为友
能修功福者  是名后世亲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赫。普照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人生寿不定  日日趣死径
无常所侵夺  寿命甚短促
老来侵壮色  无有救护者
恐怖畏向死  作福得趣乐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人生寿不定  日日趣死径
无常所侵夺  寿命甚短促
老来侵壮色  无有救护者
恐怖畏向死  欲得寂灭乐
应舍世五欲  不宜深生著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弃  能度世间爱

时此天子。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赫。遍照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四时不暂停  命亦日夜尽
壮年不久住  恐怖死来至
为于涅槃故  应当勤修福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四时不暂停  命亦日夜尽
壮年不久住  恐怖死来至
见于死生苦  而生大怖畏
舍世五欲乐  当求于寂灭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弃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夜中有一天子。光色倍常。来诣佛所。威光显赫。遍于只洹。悉皆大明。却在一面。而说偈言。

当思于何法  应弃舍何法
修行何胜事  成就何等事
能渡驶流水  得名为比丘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能断于五盖  弃舍于五欲
增上修五根  成就五分法
能渡驶流水  得名为比丘

天赞偈言。

往昔已曾苦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谁于睡名寤  谁于寤名睡
云何染尘垢  云何得清净

佛以偈答言。

若持五戒者  虽睡名为寤
若造五恶者  虽寤名为睡
若为五盖覆  名为染尘垢
无学五分身  清净离尘垢

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阿练若、憍慢  修福日夜增
云何得大力  何物生欢喜
远至、强亲逼  日夜有损减
思惟及眠寤

(一四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赫。照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若人有子孙  则便生欢喜
财宝及六畜  有则皆欢喜
若人受身时  亦复生欢喜
若见无身者  则无欢悦心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若人有子孙  则能生忧恼
财宝及六畜  斯是苦恼本
若复受身者  则为忧恼患
若不受身者  则名寂灭乐

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一四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至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义利胜  谁为最亲友
众生依何等  而得自济活
修造何事务  而能得聚敛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种田为义利  妻为最亲友
众生依热苗  而得自济活
若能勤作者  斯业胜聚敛

尔时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四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中夜。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悉皆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爱中子第一  财中牛第一
明中日第一  渊中海第一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所爱无过身  能教第一财
慧为第一明  雨为第一渊

尔时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四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于其二足中  刹利最为胜
于彼四足中  牛最为胜者
若于娶妻中  童女为最胜
于诸儿息中  长子为最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两足最胜正觉是  四足中胜善乘是
娶妻中胜贞女是  儿子中胜孝者是

尔时天复说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中夜。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生为胜  何物入地胜
种子何者胜  掷种谁为胜

时有天子。先身从种田中得因。以为名以偈答言。

苗稼生为胜  子入地第一
拥护于耕牛  儿掷种为胜

尔时彼天。语此天言。我不问汝。我欲问佛。复以偈问佛。

何物生为胜  何物入地胜
种子何者胜  掷种谁为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明生最胜苗  无明灭为胜
亲近供养佛  掷种僧最胜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生世间  云何得和合
几爱世间有  何物苦世间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六爱生世间  六触能和合
六爱能得有  六情生诸苦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劫世间  云何名苦恼
云何是一法  世间得自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意劫将诸趣  意苦恼世间
意名为一法  世间得自在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显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缚世间  云何得解脱
断于何等法  得至于涅槃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欲缚于世间  舍欲得解脱
能断于爱缚  是名得涅槃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覆世间  何物能围绕
何物缚众生  云何世间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老能覆世间  死能为围绕
爱缚于众生  如法住世间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迷世间  何物和合有
何谁污众生  云何竖于幢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无明迷世间  爱著和合有
嗔污染众生  我慢竖为幢

天复以偈问言。

何谁无盖障  何谁断于欲
谁出于污染  请能倒大幢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如来无盖障  正智得解脱
彼无有盖障  能尽于爱结
出离于尘垢  倾于我慢幢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人财何者胜  修行何善行
能得快乐报  味中何最胜
云何诸寿中  寿命得最胜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诸财物中  信财第一胜
如法修善行  能获快乐报
于诸滋味中  实语为第一
于诸寿命中  慧命为最胜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七)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人于生死中  何者是二伴
谁为教授者  归向涅槃道
比丘乐何法  而断于结缚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诸生死中  信为第二伴
智慧如教授  能乐涅槃者
断诸结使缚  是则名比丘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八)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善能至老  何善最安住
何宝为第一  何物贼不劫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持戒善至老  信最为安住
智慧人胜宝  福财贼不劫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五九)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众生谁所生  云何常驰求
云何于生死  流转不解脱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爱生于众生  意驰于诸尘
一切有命类  轮转于生死
恒受于诸苦  云何得解脱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众生谁所生  云何常驰求
于生死轮转  何者为怖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众生从爱生  心意驰不停
众生处生死  苦为大怖畏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众生谁所生  云何常驰求
生死常轮转  何者大怖畏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爱能生众生  意识驰诸尘
众生处生死  业为大怖畏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舍弃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二)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云何名非道  何物日夜逝
梵行谁为垢  谁恼害世间
云何名澡浴  而能不用水
唯愿佛世尊  为我分别说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欲名为非道  人命日夜逝
女为梵行垢  亦恼害世间
专修梵行者  洁净胜彼水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何物为第一  诸物中最胜
云何在处处  而得于最上
有何一种法  于世间自在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于诸世物中  四阴名最胜
善于彼处处  皆得为最上
四阴名一法  于世间自在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四)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偈为何者初  云何为分别
偈何所依止  偈以何为体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偈以欲为初  字为偈分别
偈依止于名  文章以为体

尔时天复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一六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时有一天。光色倍常。于其夜中。来诣佛所。威光普照。遍于只洹。赫然大明。却坐一面。而说偈言。

以何知王车  云何知于火
云何分别国  云何知女人

尔时世尊以偈答曰。

以幢知王车  以烟知有火
以主知有国  以夫别女人

尔时此天以偈赞言。

往昔已曾见  婆罗门涅槃
嫌怖久弃舍  能度世间爱

尔时此天。说此偈已。欢喜而去。

信财及第二  持戒及至老
种种生世间  非道最上胜
偈为何者初  别车为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