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词
字体大小
16
速度(字/分钟)
1
倒计时
3
字体颜色
背景颜色
镜像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符秦三藏昙摩难提译

增壹阿含经序

晋沙门释道安撰

《四阿含》义同。《中阿含》首以明其旨,不复重序也。《增壹阿含》者,此法条贯,以数相次也,数终十,令加其一,故曰增一也。且数数皆增,以增为义也。其为法也,多录禁律,绳墨切厉,乃度世检括也。外国岩岫之士,江海之人,于《四阿含》多咏味兹焉。
有外国沙门昙摩难提者,兜佉勒国人也。龆乱出家,孰与广闻,诵二《阿含》,温故日新。周行诸国,无土不涉。以秦建元二十年来诣长安,外国乡人咸皆善之,武威太守赵文业求令出焉。佛念译传,昙嵩笔受。岁在甲申夏出,至来年春乃讫。为四十一卷,分为上下部。上部二十六卷,全无遗忘,下部十五卷,失其录偈也。余与法和共考正之,僧磐、僧茂助校漏失,四十日乃了。此年有阿城之役,伐鼓近郊,而正专在斯业之中,全具二《阿含》一百卷,《鞞婆沙》、《婆和须蜜》、《僧伽罗刹传》,此五大经,自法东流,出经之优者也。
《四阿含》,四十应真之所集也。十人撰一部,题其起尽,为录偈焉。惧法留世久,遗逸散落也。斯土前出诸经,班班有其中者。今为二《阿含》,各为新录一卷,全其故目,注其得失,使见经寻之差易也。合上下部四百七十二经,凡诸学士撰此二《阿含》,其中往往有律语,外国不通与沙弥、白衣共视也。而今已后,幸共护之,使与律同,此乃兹邦之急者也。斯谆谆之诲,幸勿藐藐听也。广见而不知护禁,乃是学士通中创也。《中本起》,康孟祥出,出《大爱道品》,乃不知是禁经比丘尼法,堪慊切直割而去之,此乃是大鄙可痛恨者也。此二经有力道士乃能见,当以著心焉。如其轻忽不以为意者,幸我同志,鸣鼓攻之可也。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序品第一
自归能仁第七仙,演说贤圣无上轨,
永在生死长流河,世尊今为度黎庶。
尊长迦叶及圣众,贤哲阿难无量闻,
善逝泥曰供舍利,从拘夷国至摩竭。
迦叶端思行四等,此众生类坠五道,
正觉演道今去世,忆尊巧训怀悲泣。
迦叶思惟正法本,云何流布久在世?
最尊种种吐言教,总持怀抱不漏失。
谁有此力集众法,在在处处因缘本?
今此众中智慧士,阿难贤善无量闻。
即击揵椎集四部,比丘八万四千众,
尽得罗汉心解脱,以脱缚著处福田。
迦叶哀愍于世故,加忆尊恩过去报,
世尊授法付阿难,愿布演法长存世。
云何次第不失绪?三阿僧只集法宝,
使后四部得闻法,已闻便得离众苦。
阿难便辞吾不堪,诸法甚深若干种,
岂敢分别如来教,佛法功德无量智!
今尊迦叶能堪任,世雄以法付耆旧,
大迦叶今为众人,如来在世请半座。
迦叶报言虽有是,年衰朽老多忘失,
汝今总持智慧业,能使法本恒在世。
我今有三清净眼,亦复能知他心智,
一切众生种种类,无有能胜尊阿难。
梵天下降及帝释,护世四王及诸天,
弥勒兜术寻来集,菩萨数亿不可计。
弥勒、梵、释及四王,皆悉叉手而启白:
一切诸法佛所印,阿难是我法之器。
若使不欲法存者,便为坏败如来教,
愿存本要为众生,得济危厄度众难!
释师出世寿极短,肉体虽逝法身在,
当令法本不断绝,阿难勿辞时说法!
迦叶最尊及圣众,弥勒、梵、释及四王,
哀请阿难时发言,使如来教不灭尽。
阿难仁和四等具,意转入微师子吼,
顾眄四部瞻虚空,悲泣挥泪不自胜!
便奋光明和颜色,普照众生如日初,
弥勒睹光及释、梵,叉十希闻无上法。
四部寂静专一心,欲得闻法意不乱,
尊长迦叶及圣众,直视睹颜目不眴。
时阿难说经无量,谁能备具为一聚?
我今当为作三分,造立十经为一偈。
契经一分律二分,阿毗昙经为三分,
过去三佛皆三分:契经、律、法为三藏。
契经今当分四段:先名增一、二名中,
三名曰长多璎珞,杂经在后为四分。
尊者阿难作是念:如来法身不败坏,
永存于世不断绝,天人得闻成道果。
或有一法义亦深,难持难诵不可忆,
我今当集一法义,一一相从不失绪,
亦有二法还就二,三法就三如连珠,
四法就四五亦然,五法次六六次七,
八法义广九次第,十法从十至十一,
如是法宝终不忘,亦恒处世久存在。
于大众中集此法,即时阿难升乎座,
弥勒称善快哉说,诸法义合宜配之。
更有诸法宜分部,世尊所说各各异,
菩萨发意趣大乘,如来说此种种别。
人尊说六度无极:布施、持戒、忍、精进、
禅、智慧力如月初,逮度无极睹诸法。
诸有勇猛施头目,身体血肉无所惜,
妻妾国财及男女,此名檀度不应弃。
戒度无极如金刚,不毁不犯无漏失,
持心护戒如坏瓶,此名戒度不应弃。
或有人来截手足,不起瞋恚忍力强,
如海含容无增减,此名忍度不应弃。
诸有造作善恶行,身口意三无厌足,
妨人诸行不至道,此名进度不应弃。
诸有坐禅出入息,心意坚固无乱念,
正使地动身不倾,此名禅度不应弃。
以智慧力知尘数,劫数兆载不可称,
书疏数业意不乱,此名智度不应弃。
诸法甚深论空理,难明难了不可观,
将来后进怀狐疑,此菩萨德不应弃。
阿难自陈有是念:菩萨之行愚不信,
除诸罗汉信解脱,尔乃有信无犹豫。
四部之众发道意,及诸一切众生类,
彼有牢信不狐疑,集此诸法为一分。
弥勒称善快哉说,发趣大乘意甚广,
或有诸法断结使,或有诸法成道果。
阿难说曰此云何?我见如来演此法,
亦有不从如来闻,此法岂非当有疑?
设我言见此义非,于将来众便有虚,
今称诸经闻如是,佛处所在城国土。
波罗柰国初说法,摩竭国降三迦叶,
释翅、拘萨、迦尸国,瞻波、句留、毗舍离。
天宫、龙宫、阿须伦,乾沓和等拘尸城,
正使不得说经处,当称原本在舍卫。
吾所从闻一时事,佛在舍卫及弟子,
只桓精舍修善业,孤独长者所施园。
时佛在中告比丘:当修一法专一心,
思惟一法无放逸,云何一法?谓念佛,
法念、僧念及戒念,施念去相次天念,
息念、安般及身念,死念除乱谓十念。
此名十念更有十,次后当称尊弟子,
初化拘邻真佛子,最后小者名须拔。
以此方便了一法,二从二法三从三,
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之法无不了。
从一增一至诸法,义丰慧广不可尽,
一一契经义亦深,是故名曰增壹含。
今寻一法难明了,难持难晓不可明,
比丘自称功德业,今当称之尊弟子。
犹如陶家所造器,随意所作无狐疑,
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无差别。
佛经微妙极甚深,能除结使如流河,
然此增一最在上,能净三眼除三垢。
其有专心持增一,便为总持如来藏,
正使今身不尽结,后生便得高才智。
若有书写经卷者,缯彩华盖持供养,
此福无量不可计,以此法宝难遇故。
说此语时地大动,雨天香华至于膝,
诸天在空叹善哉!上尊所说尽顺宜。
契经一藏律二藏,阿毗昙经为三藏,
方等大乘义玄邃,及诸契经为杂藏。
安处佛语终不异,因缘本末皆随顺,
弥勒诸天皆称善,释迦文经得久存。
弥勒寻起手执华,欢喜持用散阿难,
此经真实如来说,使阿难寻道果成。

是时,尊者阿难及梵天将诸梵迦夷天,皆来会集;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来会聚;他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悉来会;兜术天王将诸天之众,皆来会聚;艳天将诸营从,悉来会聚;释提桓因将诸三十三天众,悉来集会;提头赖吒天王将乾沓和等,悉来会聚;毗留勒叉天王将诸厌鬼,悉来会聚;毗留跛叉天王将诸龙众,悉来会聚;毗沙门天王将阅叉、罗刹众,悉来会聚。
是时,弥勒大士告贤劫中诸菩萨等:“卿等劝励诸族姓子、族姓女,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使天、人奉行!”
说是语时,诸天、世人、乾沓和、阿须伦、伽留罗、摩睺勒、甄陀罗等,各各白言:“我等尽共拥护是善男子、善女子,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终不中绝!”
时,尊者阿难告优多罗曰:“我今以此增一阿含嘱累于汝,善讽诵读,莫令漏减!所以者何?其有轻慢此尊经者,便为堕落,为凡夫行。何以故?此,优多罗,增一阿含,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
时,大迦叶问阿难曰:“云何,阿难,增一阿含乃能出生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
阿难报言:“如是!如是!尊者迦叶,增一阿含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皆由此生。且置增一阿含,一偈之中,便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
迦叶问言:“何等偈中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
时,尊者阿难便说此偈:

“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所以然者?诸恶莫作,是诸法本,便出生一切善法;以生善法,心意清净。是故,迦叶,诸佛世尊身、口、意行,常修清净。”
迦叶问曰:“云何,阿难,增一阿含独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余四阿含亦复出生乎?”
阿难报言:“且置,迦叶,四阿含义,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及辟支佛、声闻之教。所以然者?诸恶莫作,戒具之禁,清白之行;诸善奉行,心意清净;自净其意,除邪颠倒;是诸佛教,去愚惑想。云何,迦叶,戒清净者,意岂不净乎?意清净者,则不颠倒;以无颠倒,愚惑想灭,诸三十七道品果便得成就。以成道果,岂非诸法乎?”
迦叶问曰:“云何,阿难,以此增一付授优多罗,不嘱累余比丘一切诸法乎?”
阿难报言:“增一阿含则是诸法,诸法则是增一阿含,一无有二。”
迦叶问曰:“以何等故,以此增一阿含嘱累优多罗,不嘱累余比丘乎?”
阿难报曰:“迦叶当知:昔者九十一劫,毗婆尸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此优多罗比丘名曰伊俱优多罗,尔时彼佛以增一之法嘱累此人,使讽诵读。
“自此以后三十一劫,次复有佛名式诘如来、至真、等正觉。尔时,此优多罗比丘名目伽优多罗。式诘如来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即彼三十一劫中,毗舍婆如来、至真、等正觉,复出于世。尔时,此优多罗比丘名龙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
“迦叶当知:此贤劫中有拘留孙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优多罗比丘名雷电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此贤劫中次复有佛,名拘那含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优多罗比丘名天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此贤劫中次复有佛,名迦叶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优多罗比丘名梵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
“迦叶当知:今释迦文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今此比丘名优多罗,释迦文佛虽般涅槃,比丘阿难犹存于世。世尊以法尽以嘱累我,我今复以此法授与优多罗。所以者何?当观其器,察知原本,然后授法。何以故?过去时于此贤劫中,拘留孙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现于世。尔时,有王名摩诃提婆,以法治化,未曾阿曲。寿命极长,端正无双,世之希有,八万四千岁中于童子身而自游戏,八万四千岁中以太子身以法治化,八万四千岁中复以王法治化天下。
“迦叶当知:尔时,世尊游甘梨园中,食后如昔常法,中庭经行,我及侍者。尔时世尊便笑,口出五色光。我见已,前长跪白世尊曰:‘佛不妄笑,愿闻本末!如来、至真、等正觉,终不妄笑。’尔时,迦叶,佛告我言:‘过去世时此贤劫中,有如来名拘留孙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复于此处为诸弟子而广说法。复次,于此贤劫中,复有拘那含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彼佛亦于此处而广说法。次复,此贤劫中迦叶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迦叶如来亦于此处而广说法。’
“尔时,迦叶,我于佛前长跪白佛言:‘愿令释迦文佛亦于此处,与诸弟子具足说法,此处便为四如来金刚之座,恒不断绝。’
“尔时,迦叶,释迦文佛于彼坐,便告我言:‘阿难,昔者此坐,贤劫之中有王出世,名摩诃提婆。乃至八万四千岁以王法教化,训之以德,经历年岁,便告劫比言:“若见我首有白发者,便时告吾。”尔时,彼人闻王教令,复经数年,见王首上有白发生,便前长跪白大王曰:“大王当知:首上已生白发。”时王告彼人言:“捉取金镊,拔吾白发,著吾手中。”尔时,彼人受王教令,便执金镊,前拔白发。
“‘尔时,大王见白发已,便说此偈:

“‘“于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
天使已来至,宜当时出家。

“‘“我今已食人中之福,宜当自勉升天之德,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
“‘尔时,王摩诃提婆便告第一太子,名曰长寿:“卿今知不?吾首已生白发,意欲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汝绍吾位,以法治化,勿令有失,违吾言教,造凡夫行!所以然者?若有斯人,违吾言者,便为凡夫之行。夫凡夫者,长处三涂八难之中。”尔时,王摩诃提婆以王之位授太子已,复以财宝赐与劫比。便于彼处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于八万四千岁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慈、悲、喜、护。身逝命终,生梵天上。
“‘时,长寿王忆父王教,未曾暂舍。以法治化,无有阿曲,未经旬日,便复得作转轮圣王,七宝具足。所谓七宝者:轮宝、象宝、马宝、珠宝、玉女宝、典藏宝、典兵宝,是谓七宝。复有千子,勇猛智慧,能除众苦,统领四方。
“‘时,长寿王以前王法,如上作偈:

“‘“于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
天使已来至,宜当时出家。

“‘“我今已食人中之福,宜当自勉升天之德,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
“‘时,长寿王告第一太子善观曰:“卿今知不?吾已首上生白发,意欲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汝绍吾位,以法治化,勿令有失,违吾言教,造凡夫行!所以然者?若有斯人,违吾言者,为凡夫之行。夫凡夫者,长处三涂八难之中。”时,王长寿八万四千岁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慈、悲、喜、护。身逝命终,生梵天上。时,王善观忆父王教,未曾暂舍,以法治化,无有阿曲。’
“迦叶,知不?尔时摩诃提婆,岂异人乎?莫作是观!尔时王者,今释迦文是;时长寿王者,今阿难身是;尔时善观者,今优多罗比丘是,恒受王法,未曾舍忘,亦不断绝。时,善观王复兴父王敕,以法治化,不断王教。所以然者?以父王教,难得违故。”
尔时,尊者阿难便说偈曰:

“敬法奉所尊,不忘本恩报,
复能崇三业,智者之所贵!

“我观此义已,以此增一阿含授与优多罗比丘。何以故?一切诸法皆有所由。”
时,尊者阿难告优多罗曰:“汝前作转轮圣王时,不失王教,今复以此法而相嘱累,不失正教,莫作凡夫之行。汝今当知:若有违失如来善教者,便堕凡夫地中。何以故?时,王摩诃提婆不得至竟解脱之地,未得解脱至安隐处,虽受梵天福报,犹不至究竟;如来善业,乃名究竟安隐之处,快乐无极,天、人所敬,必得涅槃。以是之故,优多罗,当奉持此法,讽诵读念,莫令缺漏!”
尔时,阿难便说偈曰:

“于法当念故,如来由是生,
法兴成正觉,辟支罗汉道。
法能除众苦,亦能成果实,
念法不离心,今报后亦受。
若欲成佛者,犹如释迦文,
受持三藏法,句逗不错乱。
三藏虽难持,义理不可穷,
当诵四阿含,便断天人径。
阿含虽难诵,经义不可尽,
戒律勿令失,此是如来宝。
禁律亦难持,阿含亦复然,
牢持阿毗昙,便降外道术。
宣畅阿毗昙,其义亦难持,
当诵三阿含,不失经句逗。
契经、阿毗昙,戒律流布世,
天人得奉行,便生安隐处。
设无契经法,亦复无戒律,
如盲投于冥,何时当见明?
以是嘱累汝,并及四部众,
当持勿轻慢,于释迦文佛!”

尊者阿难说是语时,天地六返震动,诸尊神天在虚空中,手执天华而散尊者阿难上,及散四部之众。一切天、龙、鬼、神、乾沓和、阿须伦、加留罗、甄陀罗、摩休勒等,皆怀欢喜而悉叹曰:“善哉!善哉!尊者阿难,上中下言,悉无不善,于法当恭敬,诚如所说,诸天、世人无不从法而得成就。若有行恶,便堕地狱、饿鬼、畜生。”
尔时,尊者阿难于四部众中而师子吼,劝一切人,奉行此法。尔时,座上三万天、人得法眼净。
尔时,四部之众,诸天、世人闻尊者所说,欢喜奉行。

十念品第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佛。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法。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众。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除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演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众众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戒。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除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施。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除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如是,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天。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休息。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安般。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身非常。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得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死。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得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法、圣众念,戒、施及天念,
休息、安般念,身、死念在后。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符秦三藏昙摩难提译

增壹阿含经序

晋沙门释道安撰

《四阿含》义同。《中阿含》首以明其旨,不复重序也。《增壹阿含》者,此法条贯,以数相次也,数终十,令加其一,故曰增一也。且数数皆增,以增为义也。其为法也,多录禁律,绳墨切厉,乃度世检括也。外国岩岫之士,江海之人,于《四阿含》多咏味兹焉。
有外国沙门昙摩难提者,兜佉勒国人也。龆乱出家,孰与广闻,诵二《阿含》,温故日新。周行诸国,无土不涉。以秦建元二十年来诣长安,外国乡人咸皆善之,武威太守赵文业求令出焉。佛念译传,昙嵩笔受。岁在甲申夏出,至来年春乃讫。为四十一卷,分为上下部。上部二十六卷,全无遗忘,下部十五卷,失其录偈也。余与法和共考正之,僧磐、僧茂助校漏失,四十日乃了。此年有阿城之役,伐鼓近郊,而正专在斯业之中,全具二《阿含》一百卷,《鞞婆沙》、《婆和须蜜》、《僧伽罗刹传》,此五大经,自法东流,出经之优者也。
《四阿含》,四十应真之所集也。十人撰一部,题其起尽,为录偈焉。惧法留世久,遗逸散落也。斯土前出诸经,班班有其中者。今为二《阿含》,各为新录一卷,全其故目,注其得失,使见经寻之差易也。合上下部四百七十二经,凡诸学士撰此二《阿含》,其中往往有律语,外国不通与沙弥、白衣共视也。而今已后,幸共护之,使与律同,此乃兹邦之急者也。斯谆谆之诲,幸勿藐藐听也。广见而不知护禁,乃是学士通中创也。《中本起》,康孟祥出,出《大爱道品》,乃不知是禁经比丘尼法,堪慊切直割而去之,此乃是大鄙可痛恨者也。此二经有力道士乃能见,当以著心焉。如其轻忽不以为意者,幸我同志,鸣鼓攻之可也。

增壹阿含经卷第一
序品第一
自归能仁第七仙,演说贤圣无上轨,
永在生死长流河,世尊今为度黎庶。
尊长迦叶及圣众,贤哲阿难无量闻,
善逝泥曰供舍利,从拘夷国至摩竭。
迦叶端思行四等,此众生类坠五道,
正觉演道今去世,忆尊巧训怀悲泣。
迦叶思惟正法本,云何流布久在世?
最尊种种吐言教,总持怀抱不漏失。
谁有此力集众法,在在处处因缘本?
今此众中智慧士,阿难贤善无量闻。
即击揵椎集四部,比丘八万四千众,
尽得罗汉心解脱,以脱缚著处福田。
迦叶哀愍于世故,加忆尊恩过去报,
世尊授法付阿难,愿布演法长存世。
云何次第不失绪?三阿僧只集法宝,
使后四部得闻法,已闻便得离众苦。
阿难便辞吾不堪,诸法甚深若干种,
岂敢分别如来教,佛法功德无量智!
今尊迦叶能堪任,世雄以法付耆旧,
大迦叶今为众人,如来在世请半座。
迦叶报言虽有是,年衰朽老多忘失,
汝今总持智慧业,能使法本恒在世。
我今有三清净眼,亦复能知他心智,
一切众生种种类,无有能胜尊阿难。
梵天下降及帝释,护世四王及诸天,
弥勒兜术寻来集,菩萨数亿不可计。
弥勒、梵、释及四王,皆悉叉手而启白:
一切诸法佛所印,阿难是我法之器。
若使不欲法存者,便为坏败如来教,
愿存本要为众生,得济危厄度众难!
释师出世寿极短,肉体虽逝法身在,
当令法本不断绝,阿难勿辞时说法!
迦叶最尊及圣众,弥勒、梵、释及四王,
哀请阿难时发言,使如来教不灭尽。
阿难仁和四等具,意转入微师子吼,
顾眄四部瞻虚空,悲泣挥泪不自胜!
便奋光明和颜色,普照众生如日初,
弥勒睹光及释、梵,叉十希闻无上法。
四部寂静专一心,欲得闻法意不乱,
尊长迦叶及圣众,直视睹颜目不眴。
时阿难说经无量,谁能备具为一聚?
我今当为作三分,造立十经为一偈。
契经一分律二分,阿毗昙经为三分,
过去三佛皆三分:契经、律、法为三藏。
契经今当分四段:先名增一、二名中,
三名曰长多璎珞,杂经在后为四分。
尊者阿难作是念:如来法身不败坏,
永存于世不断绝,天人得闻成道果。
或有一法义亦深,难持难诵不可忆,
我今当集一法义,一一相从不失绪,
亦有二法还就二,三法就三如连珠,
四法就四五亦然,五法次六六次七,
八法义广九次第,十法从十至十一,
如是法宝终不忘,亦恒处世久存在。
于大众中集此法,即时阿难升乎座,
弥勒称善快哉说,诸法义合宜配之。
更有诸法宜分部,世尊所说各各异,
菩萨发意趣大乘,如来说此种种别。
人尊说六度无极:布施、持戒、忍、精进、
禅、智慧力如月初,逮度无极睹诸法。
诸有勇猛施头目,身体血肉无所惜,
妻妾国财及男女,此名檀度不应弃。
戒度无极如金刚,不毁不犯无漏失,
持心护戒如坏瓶,此名戒度不应弃。
或有人来截手足,不起瞋恚忍力强,
如海含容无增减,此名忍度不应弃。
诸有造作善恶行,身口意三无厌足,
妨人诸行不至道,此名进度不应弃。
诸有坐禅出入息,心意坚固无乱念,
正使地动身不倾,此名禅度不应弃。
以智慧力知尘数,劫数兆载不可称,
书疏数业意不乱,此名智度不应弃。
诸法甚深论空理,难明难了不可观,
将来后进怀狐疑,此菩萨德不应弃。
阿难自陈有是念:菩萨之行愚不信,
除诸罗汉信解脱,尔乃有信无犹豫。
四部之众发道意,及诸一切众生类,
彼有牢信不狐疑,集此诸法为一分。
弥勒称善快哉说,发趣大乘意甚广,
或有诸法断结使,或有诸法成道果。
阿难说曰此云何?我见如来演此法,
亦有不从如来闻,此法岂非当有疑?
设我言见此义非,于将来众便有虚,
今称诸经闻如是,佛处所在城国土。
波罗柰国初说法,摩竭国降三迦叶,
释翅、拘萨、迦尸国,瞻波、句留、毗舍离。
天宫、龙宫、阿须伦,乾沓和等拘尸城,
正使不得说经处,当称原本在舍卫。
吾所从闻一时事,佛在舍卫及弟子,
只桓精舍修善业,孤独长者所施园。
时佛在中告比丘:当修一法专一心,
思惟一法无放逸,云何一法?谓念佛,
法念、僧念及戒念,施念去相次天念,
息念、安般及身念,死念除乱谓十念。
此名十念更有十,次后当称尊弟子,
初化拘邻真佛子,最后小者名须拔。
以此方便了一法,二从二法三从三,
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之法无不了。
从一增一至诸法,义丰慧广不可尽,
一一契经义亦深,是故名曰增壹含。
今寻一法难明了,难持难晓不可明,
比丘自称功德业,今当称之尊弟子。
犹如陶家所造器,随意所作无狐疑,
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无差别。
佛经微妙极甚深,能除结使如流河,
然此增一最在上,能净三眼除三垢。
其有专心持增一,便为总持如来藏,
正使今身不尽结,后生便得高才智。
若有书写经卷者,缯彩华盖持供养,
此福无量不可计,以此法宝难遇故。
说此语时地大动,雨天香华至于膝,
诸天在空叹善哉!上尊所说尽顺宜。
契经一藏律二藏,阿毗昙经为三藏,
方等大乘义玄邃,及诸契经为杂藏。
安处佛语终不异,因缘本末皆随顺,
弥勒诸天皆称善,释迦文经得久存。
弥勒寻起手执华,欢喜持用散阿难,
此经真实如来说,使阿难寻道果成。

是时,尊者阿难及梵天将诸梵迦夷天,皆来会集;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来会聚;他化自在天将诸营从,皆悉来会;兜术天王将诸天之众,皆来会聚;艳天将诸营从,悉来会聚;释提桓因将诸三十三天众,悉来集会;提头赖吒天王将乾沓和等,悉来会聚;毗留勒叉天王将诸厌鬼,悉来会聚;毗留跛叉天王将诸龙众,悉来会聚;毗沙门天王将阅叉、罗刹众,悉来会聚。
是时,弥勒大士告贤劫中诸菩萨等:“卿等劝励诸族姓子、族姓女,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使天、人奉行!”
说是语时,诸天、世人、乾沓和、阿须伦、伽留罗、摩睺勒、甄陀罗等,各各白言:“我等尽共拥护是善男子、善女子,讽诵受持增一尊法,广演流布,终不中绝!”
时,尊者阿难告优多罗曰:“我今以此增一阿含嘱累于汝,善讽诵读,莫令漏减!所以者何?其有轻慢此尊经者,便为堕落,为凡夫行。何以故?此,优多罗,增一阿含,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
时,大迦叶问阿难曰:“云何,阿难,增一阿含乃能出生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诸法皆由此生?”
阿难报言:“如是!如是!尊者迦叶,增一阿含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皆由此生。且置增一阿含,一偈之中,便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
迦叶问言:“何等偈中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
时,尊者阿难便说此偈:

“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所以然者?诸恶莫作,是诸法本,便出生一切善法;以生善法,心意清净。是故,迦叶,诸佛世尊身、口、意行,常修清净。”
迦叶问曰:“云何,阿难,增一阿含独出生三十七品及诸法,余四阿含亦复出生乎?”
阿难报言:“且置,迦叶,四阿含义,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及辟支佛、声闻之教。所以然者?诸恶莫作,戒具之禁,清白之行;诸善奉行,心意清净;自净其意,除邪颠倒;是诸佛教,去愚惑想。云何,迦叶,戒清净者,意岂不净乎?意清净者,则不颠倒;以无颠倒,愚惑想灭,诸三十七道品果便得成就。以成道果,岂非诸法乎?”
迦叶问曰:“云何,阿难,以此增一付授优多罗,不嘱累余比丘一切诸法乎?”
阿难报言:“增一阿含则是诸法,诸法则是增一阿含,一无有二。”
迦叶问曰:“以何等故,以此增一阿含嘱累优多罗,不嘱累余比丘乎?”
阿难报曰:“迦叶当知:昔者九十一劫,毗婆尸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此优多罗比丘名曰伊俱优多罗,尔时彼佛以增一之法嘱累此人,使讽诵读。
“自此以后三十一劫,次复有佛名式诘如来、至真、等正觉。尔时,此优多罗比丘名目伽优多罗。式诘如来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即彼三十一劫中,毗舍婆如来、至真、等正觉,复出于世。尔时,此优多罗比丘名龙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
“迦叶当知:此贤劫中有拘留孙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优多罗比丘名雷电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此贤劫中次复有佛,名拘那含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优多罗比丘名天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此贤劫中次复有佛,名迦叶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优多罗比丘名梵优多罗,复以此法嘱累其人,使讽诵读。
“迦叶当知:今释迦文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今此比丘名优多罗,释迦文佛虽般涅槃,比丘阿难犹存于世。世尊以法尽以嘱累我,我今复以此法授与优多罗。所以者何?当观其器,察知原本,然后授法。何以故?过去时于此贤劫中,拘留孙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众佑,出现于世。尔时,有王名摩诃提婆,以法治化,未曾阿曲。寿命极长,端正无双,世之希有,八万四千岁中于童子身而自游戏,八万四千岁中以太子身以法治化,八万四千岁中复以王法治化天下。
“迦叶当知:尔时,世尊游甘梨园中,食后如昔常法,中庭经行,我及侍者。尔时世尊便笑,口出五色光。我见已,前长跪白世尊曰:‘佛不妄笑,愿闻本末!如来、至真、等正觉,终不妄笑。’尔时,迦叶,佛告我言:‘过去世时此贤劫中,有如来名拘留孙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复于此处为诸弟子而广说法。复次,于此贤劫中,复有拘那含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尔时彼佛亦于此处而广说法。次复,此贤劫中迦叶如来、至真、等正觉,出现于世,迦叶如来亦于此处而广说法。’
“尔时,迦叶,我于佛前长跪白佛言:‘愿令释迦文佛亦于此处,与诸弟子具足说法,此处便为四如来金刚之座,恒不断绝。’
“尔时,迦叶,释迦文佛于彼坐,便告我言:‘阿难,昔者此坐,贤劫之中有王出世,名摩诃提婆。乃至八万四千岁以王法教化,训之以德,经历年岁,便告劫比言:“若见我首有白发者,便时告吾。”尔时,彼人闻王教令,复经数年,见王首上有白发生,便前长跪白大王曰:“大王当知:首上已生白发。”时王告彼人言:“捉取金镊,拔吾白发,著吾手中。”尔时,彼人受王教令,便执金镊,前拔白发。
“‘尔时,大王见白发已,便说此偈:

“‘“于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
天使已来至,宜当时出家。

“‘“我今已食人中之福,宜当自勉升天之德,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
“‘尔时,王摩诃提婆便告第一太子,名曰长寿:“卿今知不?吾首已生白发,意欲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汝绍吾位,以法治化,勿令有失,违吾言教,造凡夫行!所以然者?若有斯人,违吾言者,便为凡夫之行。夫凡夫者,长处三涂八难之中。”尔时,王摩诃提婆以王之位授太子已,复以财宝赐与劫比。便于彼处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于八万四千岁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慈、悲、喜、护。身逝命终,生梵天上。
“‘时,长寿王忆父王教,未曾暂舍。以法治化,无有阿曲,未经旬日,便复得作转轮圣王,七宝具足。所谓七宝者:轮宝、象宝、马宝、珠宝、玉女宝、典藏宝、典兵宝,是谓七宝。复有千子,勇猛智慧,能除众苦,统领四方。
“‘时,长寿王以前王法,如上作偈:

“‘“于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
天使已来至,宜当时出家。

“‘“我今已食人中之福,宜当自勉升天之德,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
“‘时,长寿王告第一太子善观曰:“卿今知不?吾已首上生白发,意欲剃除须发,著三法衣,以信坚固,出家学道,离于众苦。汝绍吾位,以法治化,勿令有失,违吾言教,造凡夫行!所以然者?若有斯人,违吾言者,为凡夫之行。夫凡夫者,长处三涂八难之中。”时,王长寿八万四千岁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慈、悲、喜、护。身逝命终,生梵天上。时,王善观忆父王教,未曾暂舍,以法治化,无有阿曲。’
“迦叶,知不?尔时摩诃提婆,岂异人乎?莫作是观!尔时王者,今释迦文是;时长寿王者,今阿难身是;尔时善观者,今优多罗比丘是,恒受王法,未曾舍忘,亦不断绝。时,善观王复兴父王敕,以法治化,不断王教。所以然者?以父王教,难得违故。”
尔时,尊者阿难便说偈曰:

“敬法奉所尊,不忘本恩报,
复能崇三业,智者之所贵!

“我观此义已,以此增一阿含授与优多罗比丘。何以故?一切诸法皆有所由。”
时,尊者阿难告优多罗曰:“汝前作转轮圣王时,不失王教,今复以此法而相嘱累,不失正教,莫作凡夫之行。汝今当知:若有违失如来善教者,便堕凡夫地中。何以故?时,王摩诃提婆不得至竟解脱之地,未得解脱至安隐处,虽受梵天福报,犹不至究竟;如来善业,乃名究竟安隐之处,快乐无极,天、人所敬,必得涅槃。以是之故,优多罗,当奉持此法,讽诵读念,莫令缺漏!”
尔时,阿难便说偈曰:

“于法当念故,如来由是生,
法兴成正觉,辟支罗汉道。
法能除众苦,亦能成果实,
念法不离心,今报后亦受。
若欲成佛者,犹如释迦文,
受持三藏法,句逗不错乱。
三藏虽难持,义理不可穷,
当诵四阿含,便断天人径。
阿含虽难诵,经义不可尽,
戒律勿令失,此是如来宝。
禁律亦难持,阿含亦复然,
牢持阿毗昙,便降外道术。
宣畅阿毗昙,其义亦难持,
当诵三阿含,不失经句逗。
契经、阿毗昙,戒律流布世,
天人得奉行,便生安隐处。
设无契经法,亦复无戒律,
如盲投于冥,何时当见明?
以是嘱累汝,并及四部众,
当持勿轻慢,于释迦文佛!”

尊者阿难说是语时,天地六返震动,诸尊神天在虚空中,手执天华而散尊者阿难上,及散四部之众。一切天、龙、鬼、神、乾沓和、阿须伦、加留罗、甄陀罗、摩休勒等,皆怀欢喜而悉叹曰:“善哉!善哉!尊者阿难,上中下言,悉无不善,于法当恭敬,诚如所说,诸天、世人无不从法而得成就。若有行恶,便堕地狱、饿鬼、畜生。”
尔时,尊者阿难于四部众中而师子吼,劝一切人,奉行此法。尔时,座上三万天、人得法眼净。
尔时,四部之众,诸天、世人闻尊者所说,欢喜奉行。

十念品第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佛。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法。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众。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除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演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众众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戒。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除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去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施。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除众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如是,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天。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休息。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安般。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逮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身非常。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得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便成神通,除诸乱想,获沙门果,自致涅槃。云何为一法?所谓念死。当善修行,当广演布,便成神通,去众乱想,得沙门果,自致涅槃。是故,诸比丘,当修行一法,当广布一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
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法、圣众念,戒、施及天念,
休息、安般念,身、死念在后。